<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9842章(1 / 6)

              那些存放在她的空間內、本應由人類來駕駛才能行動的機甲,此刻竟然如同擁有了生命一般……  而那些冷兵器也絕非尋常的兵器,更似是人類及其神明在漫長年代交疊中,淬煉遺留下來的神兵利器?!  扒衣?!”顏天失聲喊道。

            ------------第58章 祠堂讀書聲滿大廳的人,一聽說這里面竟然還有這等緣由,頓時氣的郁悶難當。董承甚至把桌案拍的邦邦響,定要去天子面前告御狀,派人把曹德給抓起來,下進大獄!就在眾人你來我往、口沫四濺時,王朗突然一聲冷笑,盯著楊修喝道:“楊修,你說來說去,都是曹德如何如何。你自己做過什么,難道已經忘得一干二凈了?”

            楊修忽的一顫,隨即穩了穩心神,一本正經的問道:“小侄若有不足之處,還請師伯指摘。但小侄剛才所說,句句屬實!”王朗冷哼一聲,怒道:“添油加醋,煽風點火,這也算是句句屬實?那曹德為何要辱罵小寶先生,那曹德為何會與你當場對賭?那蔡貞姬為何會趕到司空府,連扇你三個巴掌?這其中的緣由,你怎么不說?”

            楊修面如土色、目光閃躲,支支吾吾的不敢吭聲。老太尉見狀,便對王朗說道:“賢徒,你若知道其中原委,就當著大家的面講出來吧。我楊氏世代鴻儒,家門清凈,必會有所決斷?!蓖趵蕦χ咸旧钌钜灰?,說了聲是,隨后起身離席,來到大廳中央,沖著楊修叫道:“還不過來跪下!”

            此話一出,趙溫、伏完等人全都嚇了一跳。這里是楊府,楊修是楊家的嫡子,你王朗再怎么說,終究是個外姓人,如何敢在楊府中稱大?董承怒不可遏,正要站出來給楊修出頭,一旁孔融急忙攔住他道:“老哥,家風門規,各有不同。王朗雖是外姓,但卻是老太尉的親傳弟子,與子侄無異!再說了,王朗算是楊修的半個老師?!?br>
            眾人聽到這里,方才明白過來。董承攥了攥拳頭,見老太尉和楊彪都不反對,只得重重的捶了捶桌案,把頭埋到一邊,不再去看。楊修身子哆嗦,臉色蒼白,走到大廳中央,對著堂前規規矩矩的跪在了地上。王朗朝老太尉一抬手,接著轉過身,盯著楊修質問道:“五月初五端陽節,你到哪里去了?”

            楊修戰戰栗栗,小聲答道:“侄兒,侄兒和幾名友人,去喝了幾杯酒?!蓖趵室宦晹嗪?,高聲叫道:“我問你去了哪里,你便老實說去了哪里!以前教給你的規矩,全都忘了?”楊修眼圈微紅,被訓得都快哭了。但楊氏家風,一向十分嚴厲。他自幼在家族學堂里讀書,王朗曾做過他的啟蒙恩師,包括楊亮、楊寬等人在內,沒少被他用戒尺打、用柳條抽。

            楊修見搪塞不過去,只得如實答道:“小侄去了醉花樓?!弊砘鞘菬熁ㄖ?、風塵之所,在場眾人雖說誰都去過,也未必就是找姑娘廝混去了。但這種事情,只可私底下討論,明面上仍舊有些不清不白。更何況,楊氏乃清流一派的領頭羊,若是連他家里的嫡子都去那種地方鬼混,傳出去怕是要為世人所不齒。

            好在王朗并沒有揪著這一點不放,只隨口說了句:“醉花樓呵,還有專人專座。哪怕貴人不去,這最好的位置也得空著,對吧?方便你看姑娘吶,正對著大舞臺,隔了不到一丈遠,連姑娘們的褻褲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是不是?”楊修噗通一聲磕了個響頭,誠惶誠恐的道:“弟子知錯了,弟子知錯了?!?br>
            因此,做賬有多難、有多費事,荀攸比誰都清楚。就說曹德那些單據,雖然只是幾處廠區的進貨出貨,可五六名干事一起下手,仍是足足用了半個時辰。那蔡貞姬只花了盞茶功夫,轉眼之間就弄好了?她還是一個人!荀攸越想越是心驚,越想越難以置信。他趁曹德不注意,一把將賬本拿了過來,口中猶自問道:“二爺,你倆莫不是在演戲,故意做個樣子要我們幾個難堪?”

            哪知賬本一到手,荀攸只看了一眼,瞬間呆了……------------第67章 縱橫方圓說是賬目,但細究起來,其實是一個個表格。表格之中,使用的也并非是平常的文字,而是阿拉伯數字??绍髫徽J識啊,他見各處表格中全是一串串鬼畫符,頓時一臉茫然。

            看了許久,實在看不懂,荀攸便指著其中一處問道:“二爺,這個小棍棍是什么東西?”“小棍棍?”曹德啞然失笑,他這是正兒八經的賬本,怎么會牽扯到小棍棍?掃了一眼,曹德噗嗤一聲,答道:“這是‘一’,不是什么小棍棍?!?br>
            荀攸咋了咋舌:“一?確實有點像。那這個倒著的掛鉤又是什么?”“這是‘二’?!薄斑@個像耳朵一樣的東西呢?”“這是‘三’?!薄八弧?,妙,妙??!”不得不說,荀攸還是有些眼光的,雖然是初次見到數字,但已經體會到了它的好處。乍看之下,是有些奇怪,可極其容易辨識。尤其是混在文字之中,更是一眼就能瞧出來。

            他一邊細細品扎,一邊接著往下看去??粗粗?,荀攸忽然再次問道:“二爺,這兩個黏在一起像是干壞事的,又是幾和幾?”曹德瞄了瞄,嘿嘿道:“那是69,69懂嗎?老兄,人家干什么壞事了?”荀攸臉上一紅,沒好意思繼續往下說。

            他扭過頭來,盯著曹德道:“二爺,這些都是你發明的?”曹德搖了搖頭,“這是阿拉伯數字,從0到9總共十個。兩個連在一起表示十位,三個連一起表示百位,四個就是千位。個、十、百、千、萬,剛才那個數目,就是一萬兩千三百六十九?!?br>
            這么一解釋,荀攸頓時明朗了。他再次看著賬本,喃喃自語道:“阿拉伯?這是曹家哪位大伯?沒聽說你家有人叫阿拉的……”曹德稍稍低頭,掩著嘴偷笑。蔡貞姬所做的賬目,以表格和數字為主,以文字和注解為輔。表格抬頭,是每個階段的日期,如5月1日,5月2日,5月3日等;表格左側,是各種材料的名稱,如石灰石,河沙,黏土等。

            把這些單元匯集在一個表格中,本來是十分尋常的基本操作??稍谲髫磥?,仿佛是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一般。他從未見過有如此簡單直白,又如此清晰明了的賬本。別說是司空府里的書吏、干事,哪怕是兩三歲的幼童,只要認清了數字,都能毫無遺漏的說出來。

            看著看著,荀攸忍不住長嘆一聲,把賬本遞給幾名干事,感慨的道:“都看看,都過來看看。平日里仗著自己有幾分能耐,個個眼高于頂、目中無人?,F在都仔細的看清楚了,看看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幾人早就有些心癢難耐,此時聽荀攸如此一說,全都忍不住湊上前去。等賬本傳到手中,見了其中的表格數字后,眾人心里便五味雜陳,說不出來是什么感受。

            他們回頭看了看自己做的賬本,六個人花了半個時辰,弄出來的東西合在一起,厚厚的疊成一摞,都等于一本書了。而且密密麻麻的,能把人累死,折磨死。反觀手中的表格,簡簡單單,最多三頁。一眼掃過去,全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兩者一對比,高下立判!幾名干事臉頰羞得通紅,剛剛,自己還瞧不起二爺,嫌他不肯服氣,要等到他出丑時給他好看??膳阶詈?,小丑竟然是自己!人家二爺哪里是不服氣?人家那是懶得搭理你。就自己做的東西,雜碎一樣,自己看著都嫌惡心,還在這里大言不慚,當個寶貝似的……

            一想到這里,幾人恨不得拿大嘴巴子抽死自己?!岸?,我等,我等真是,唉……”曹德笑了笑,沒當回事。雖說荀攸領著他們過來,必然有他們的目的。但這幾名干事還算客氣,也沒安什么壞心思,沒必要跟他們較真。此時,蔡貞姬已經理清了火鍋城的出賬入賬。

            她將一張畫著坐標軸的草紙交給曹德,說道:“自入了五月以來,火鍋城的生意每況愈下。從原來的日入百萬,降到了六七十萬,而且還在往下降?!避髫谝慌月牭妙^皮發麻,一天入賬六七十萬,這還算生意差?人比人,氣死人!

            他正要將餅狀圖遞給蔡貞姬,誰知荀攸突然走了過來,伸手將那張草紙搶了去??戳丝?,荀攸便指著坐標軸問道:“二爺,這條橫線是什么東西?”曹德隨口答道:“X軸,喔,就是橫軸?!薄斑@條豎線呢?”“那是縱軸??v橫兩軸,把空間分成了四份,形成了一個坐標?!?br>
            荀攸捧著一張草紙,就跟拿著圣旨似的,時而滿臉狂喜,時而滿心震驚。他想象著把司空府的出賬入賬套入縱橫之中,想象著把朝堂之上的各項開支化入到餅狀圖中,偶有心得,竟因為激動而導致雙手發起抖來。幾名干事聚在周圍,許久許久,都沒有人開口說話。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小院內已然沒了人影。曹德和蔡貞姬,帶著小碗、美卿兩個小姑娘,趕往郊野之外的水泥廠中巡查去了。只留下荀攸他們幾個,站在屋內盯著草紙,靜靜的發呆……------------第68章 我特么謝謝你??!一直到中午,幾人連飯都顧不上吃,就在那里圍著一張草紙討論來討論去。

            有的說可以把軍營中的糧草、器械等各種開支做成餅狀圖,有的說可以把許都的人丁、土地等各種數目匯總到縱橫圖里,還有的說可以把朝堂之上各級官員的俸祿、月供統一歸納,寫入同一張表格之中。大伙心知肚明,只要是主簿院中過手的賬目,全都可以按照縱橫圖軸、方圓圖表的形勢記錄在一處。

            簡單明白,一目了然!荀攸激動震撼,如獲至寶一般,將草紙小心翼翼的展開,小心翼翼的疊好,又小心翼翼的放入懷中。他滿臉興奮,又滿臉嚴肅,對幾名干事敦敦告誡道:“二爺真不愧是二爺,于算術之道竟然能有如此造詣!今天,我們算是大開眼界了!以后,你們無論是誰,萬不可盲目托大,當謹言慎行,多多向二爺討教指導?!?br>
            幾人早就沒有了剛才的狂態,此時全都老實的跟個鵪鶉一樣。大伙尷尬的笑了笑,紛紛長吁短嘆的感慨起來?!按笕?,就算你不說,在二爺面前,我們哪還有臉托大?”“是啊,本以為二爺不過是個土財主,許都城里新晉的暴發戶。誰能想到,他竟然是我輩之中的大家!”

            “二爺啊二爺,唉,真是天縱之才!就說這俺大伯數字,二爺說是他伯父造的,可誰信呢?這分明就是二爺自己弄出來的!”眾人感慨一陣,看看時候也差不多了。就再次過了一遍賬本,將里面的種種細節銘刻在心后,規規矩矩的放在桌上,一路往司空府趕去。

            到了司空府,大伙仍是難以平靜。先再次熟悉了一遍阿拉伯數字,就拿著自己原來做的賬本,把它們全都改成了表格、圖軸。一眼看去,簡單明了、直白通透!大伙對曹德的敬佩、仰慕,便愈發難以收拾。荀攸拿出草紙,一會兒圍著它百感交集的來回踱步,一會兒又捧著它搖頭晃腦的細細鉆研。

            那感覺,就像是餓了三天三夜的落魄公子,突然間碰到了一份珍珠翡翠般的美味佳肴,既想好好的痛快的大吃一頓,又怕自己太過唐突,玷污了這件藝術品一般。整整一個下午,主簿院里什么也沒干,全都坐在廳堂內欣賞起那張草紙來。

            曹操進來的時候,院內的干事正激烈的討論著。他乍看之下,只以為水泥的事有了眉目,急忙走過去問道:“公達,秘方到手了?”荀攸轉過身來,看了看曹操,忽然深深一揖,鄭重其事的道:“主公,荀某能在你手下做事,真是三生有幸!多謝主公,多謝主公!”

            底下幾名干事也紛紛行禮道:“司空大人,能跟著曹家打天下,實在是我們的福氣!天大的福氣!”他們突然來了這么一下子,不僅曹操大為震驚,就連郭嘉、荀彧也跟著茫然起來。曹操求賢若渴,這事兒誰都知道。荀攸是當世大才,這也是普天之下全都公認的。

            當初,荀攸正滯留在荊州時,曹操為了請他出山,每天一封信,每天一封信,一連撩撥了大半個月,荀攸這才答應過來跟他干。主簿院的干事們,也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曹操為了將他們收為己用,沒少下功夫。連派發給他們的俸祿,都比其他文職要高,基本上和賣命的武將等同。

            哪怕這樣,曹操還是不放心。他就擔心這幫能力出眾的賢才們,哪天突然不樂意了,不高興了,就此撂挑子不干了。因此,他是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變著法子寵著哄著,想和他們搞好關系?,F在,這幫個個牛氣沖天的人物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間就良心發現了。知道我曹操對他們的好了,所以全都開始表忠心了。

            曹操欣喜若狂,滿臉的激動難以掩飾。他急忙上前,一把握住荀攸的雙手,感慨萬千的道:“公達,諸位,你們大可不必如此??炜烀舛Y,免禮……”曹操喜形于色,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多年的媳婦熬成婆,自己費勁千辛萬苦,終于把這些人物徹底的收服了。

            曹操一臉懵逼:嗯?你幾個意思?身旁五六名干事也連連點頭,一起附和道:“荀大人所言極是。若非跟著老曹家,我們哪里會碰到二爺這號人物?說句實在的,司空大人,您能有二爺這樣的兄弟,曹家能有二爺這樣的子孫,是你們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吶!”

            曹操呆若木雞,眼睛瞪得銅鈴一般大,嘴巴張的跟大瓷碗似的。他盯著眾人,難以置信的問道:“你們,你們剛才對我又是作揖又是行禮的,是因為曹老二?”荀攸抬起頭,一臉不解的反問道:“要不然呢?主公以為是什么?”草!

            我草草草!我特么臥了個大草!我曹操還以為你們這伙逼人們突然良心發現,體會到我的用情之深,體會到我的用情之切了。誰能想到,竟然是因為我缺德的兄弟曹老二!全特么一群白眼狼!曹操氣的鼻子都歪了,臉上又羞又怒,瞬間變得鐵青。

            他聽到身后有些動靜,扭過頭,就看到荀彧、郭嘉二人,正在那里低著頭、聳著肩,努力的憋笑。曹操更加氣的不打一處來,瞪著荀彧、郭嘉質問道:“笑笑笑!手里的工作做完了?閑的沒事了?”二人急忙收了笑容,清了清嗓子,莊重威嚴的站在那里。

            曹操哼了一聲,又指著荀攸訓斥道:“水泥呢?我要的水泥呢?你這去了一整天,正經的東西一樣沒弄到,就學會瞎扯淡了?!避髫灰恍?,擺擺手道:“主公不必心急,水泥早晚都能弄到手。屬下多去幾次,和二爺搞搞關系,定能讓你得償所愿?!?br>
            幾名干事們一聽這話,頓時兩眼放光,急忙爭先恐后的叫道:“我也去!荀大人,帶上我,我也要去!”曹操一捂額頭,忍不住仰天長嘆:去去去,我可去你馬勒戈壁的……------------第69章 在座的都是垃圾主簿院內鬧了這么一出,曹操實在是一點心情也沒有了。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想要讓荀攸去偷配方,那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掰扯到最后,說不定配方沒到手,反而要把荀攸給倒貼進去。真到了那一地步,曹操哭都沒地兒去哭。就目前這種狀況而言,配方是沒指望了。要得到水泥,最穩妥的辦法,還是得去求曹德。

            看看他水泥的產量有多少,除了醫院里所必需的,能不能空出來一部分,先讓自己用著,把城墻、軍營等重要設施先建起來。弄明白這一點,曹操便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荀攸尷尬的笑了笑,急忙將草紙寶貝似的收了起來,答道:“主公,這事實在是急不來。水泥廠那邊,一天的產量約在五千袋左右,醫院里勉強夠用。短時間內,二爺怕是騰不出來空了?!?br>
            曹操一聲驚呼,詫異道:“一天產量五千袋,勉強夠用?他這是拿水泥填坑了?”荀攸皺眉道:“聽二爺說,昨天剛剛打完地基。到底能用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第一次遇到水泥這玩意?!辈懿贌┎粍贌?,擺著手嘟囔道:“走走走,去工地上看看。唉,一個個的,誰都不讓我省心?!?br>
            幾人也沒辦法,只得乖乖的跟在身后。工地上熱火朝天,人滿為患。攪拌泥沙的、搬運磚石的,測量看圖的、砌墻刮灰的,成百上千號人物聚在一起,揮灑著汗水,正在烈日下埋頭苦干。一眼看去,面前的墻壁已經壘到一丈多高。各處院落雖然還沒有劃分清楚,但已然初具規模,有了大致的雛形。

            這特么是剛剛打完地基的樣子?曹操猛然回頭,指著工地上的墻壁,盯著荀攸質問道:“你瞧瞧,你仔細的瞧瞧。你家地基打的有一丈多高?”荀攸滿臉尷尬,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午時,他到曹府之中,親耳聽曹德說的。醫院昨晚上剛剛打好基地,今天才開始砌墻。怎么才只半天功夫,竟然有一丈高了?

            幾人一臉茫然,盯著面前的場景左看右看,實在想不明白。尤其是工地上那些奇奇怪怪的設備,更是讓眾人找不著北。比如,運磚用的車不是牛車,而是一個輪子的獨輪車;吊泥沙的繩索不單單是繩索,而是套了幾組滑輪;還有劉能、趙四兒幾個,手里拿著的尺子不是直尺,也不是卷尺,而是幾塊白鐵套在一起的組尺。

            這些東西,他們連見都沒見過。荀攸一臉懵逼,抓耳撓腮,百思不得其解。他把劉能叫了過來,指著他手中的尺子問道:“你這手里拿的是什么東西?”因為偷水泥一事,劉能與他們見過一面。此時再度重逢,難免感到有些尷尬。他笑呵呵的搓了搓手,急忙打招呼道:“司空大人,幾位,昨晚上真是,真是……”

            荀攸大手一揮,沒心思聽他閑扯,盯著尺子繼續問道:“這是什么玩意?”劉能急忙答道:“這個啊,這個是三角尺,用來測量繪圖的工具,二爺給的?!避髫眠^來仔細看了看,只一眼,頓時大驚失色。他雖然不是工匠出身,但許都城的擴建、改造事項,都是由他主持負責的。因此,對于建筑上的事情,荀攸要比荀彧、郭嘉等人在行的多。

            他一見到三角尺,立刻就明白了它的妙用,當即就有些齁不住了?!斑@,這是二爺發明的?”劉能撇了撇嘴,不以為然。對他來說,曹德無論發明出什么東西,都不值得大驚小怪。在他眼里,二爺就是二爺,是獨一無二的二爺!和二爺比起來,所有人都是渣渣!所有人都是垃圾!二爺是鶴立雞群的鶴,其他人就是鶴立雞群的雞拉出來的狗屎!

            曹德曹二爺,天底下沒人比得上!劉能淡然一笑,滿臉驕傲的道:“三角尺而已,算不得什么。您若感興趣,我這里還有些其他玩意,都是二爺給的?!闭f著,他從工具箱里取出五六樣東西,一一擺在眾人面前?!斑@是圓角尺,二爺給的。這是高度尺,二爺給的。這是深度尺,二爺給的。這是游標卡尺,二爺給的……”

            劉能每說一句,都要在后面加上“二爺給的”這四個字;每擺出一樣東西,荀攸幾人的眼皮都要抽上一抽。荀攸實在受不了了,連連捂著眼睛哀求道:“行了行了,你特么可別說了。讓我緩緩,讓我緩緩?!爆F場的一幕幕,給他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他真的難以接受。就比如這些工具、設備,無論拿出來哪一樣,都能引起建筑行業的極大震蕩。

            可這位二爺倒好,日他媽,一下子搞出來十幾樣,樣樣全特么是劃時代的產品。眾人這脆弱的小心肝,哪里能受得了???荀攸一邊摸摸這個,一邊摸摸那個,問道:“二爺呢?二爺在哪里?”荀攸瞥了他一眼,哼了哼,拿起他的工具箱往自己肩膀上一挎,說道:“你這幾套工具我先用幾天,有空了還你?!?br>
            隨后,他也不管曹操等人,直接一路小跑著溜了?;氐郊抑?,荀攸第一時間打開工具箱,就地開始鉆研起來。他越琢磨越是心驚,越琢磨越是震撼。甚而至于,在摸透了圓角尺、三角尺這些東西后,荀攸猛的握緊拳頭,捶胸頓足的嚎啕大叫道:“二爺,我的二爺??!你真是天縱奇才!天縱奇才!”

            想起來劉能所說的話,二爺正在家里備課,等晚上下工后,給他們培訓培訓,荀攸一顆心再也按奈不住了。他將工具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藏到地窖之中,用落葉和泥沙掩埋好,以免被人發現。隨后,荀攸便走回自己房間,脫下官吏的制服,換上學子的裝束,取出自己的算盤,背上自己的書包,畢恭畢敬、誠誠懇懇的向曹府走去。

            他要去聽課,他要重新做一個學子,去聽曹德曹二爺講課……------------第70章 開課授業小院之內,已經聚集了三撥人。第一撥是劉能、趙四兒幾個,他們是地地道道的工匠,是醫院工程的一線指揮者。所以,曹德要求他們必須參加培訓。

            不僅要參加培訓,還必須要好好的學習、認真的聽講,爭取把個人的數學水平提高到現代初中的階段。第二撥是蔡貞姬、小碗、美卿三人,蔡貞姬是曹德的大掌柜,也就是集團總裁,不管是火鍋城、醫院,還是水泥廠、石灰廠,她都要過問。因此,曹德對她的數學素養要求更高,必須要達到現代高中的水平。

            至于小碗和美卿兩個,因為閑來無事,也就跟著過來了,算是旁聽。曹德想了想,這二人心思縝密,又溫柔可人,培養成貼身秘書之類的最好不過。第三撥,則是司空府主簿院的干事們,也就是上午來小院里幫忙做賬的那幾位。他們的出現,其實很讓曹德感到驚訝。但人家既然來了,又誠心誠意的想要聽講,曹德自然不能敝帚自珍,一棍子把人家打出去。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