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章(1 / 8)

            “架!架??!”一陣策馬聲響起,原來是任無涯他們回來了?!按笕?!卑職已走遍附近州道,讓鷹羽衛的弟兄們散出消息了!”“嗯,”他含笑應了聲,指著遠處那只老虎道:“去吃些虎肉,補補身子吧?!狈凑浅圆粍恿?,再補估摸著就該流鼻血了!

            “名不正言不順,這句話沒錯,可用在這卻是不太對。真到了這般地步,什么把柄,什么籌碼,都有些不夠看,只會徒惹人厭惡?!蔽闊o郁喃喃道:“說到底,還得看實力啊……”聽不見對面說了什么,符門主眉頭一皺正欲再喊,卻見一名鷹羽衛上前,說要取回欠條。

            見此,他眼中頓時涌現濃濃的不屑,隨手將這欠條扔在了這名鷹羽臉上。鷹羽衛漢子一怒,可現在卻不好發作,于是只得惡狠狠的瞪了眼,氣憤回去?!苞椚?,令人作嘔!”他剛剛說完,就看對面坐在玄豹上的伍無郁伸手,當著他的面將那張欠條,緩緩撕碎。

            這是做什么?!只聽伍無郁朗聲道:“這些事,就當貧道興起,開的一個玩笑吧?!甭劥?,符門主心中頓時浮現一個念頭,然后冷笑道:“惺惺作態!逼我兒寫欠條的是你,撕欠條的也是你!莫非以為老夫這般好騙不成?”“隨你怎么想吧,上前來,貧道有話與你講?!?br>
            淡淡說完,只見符門主冷笑道:“你以為老夫是你麾下鷹犬之流,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不成?”“不來,滅門?!彪S著伍無郁面無表情的說出四個字后,千柄寒刀頓時沖天而起。森森刀鋒,斜指青山!無邊氣勢威壓而至,這位符門主頓時一怔,有點錯愕。

            剛剛還嬉笑討趣的道士,這會兒怎變得如此……如此迫人?不待他多想,鷹羽之中,古秋池便拔劍而起,縱身前奔數步,同時一抹匹練當空而至,將其衣衫盡碎!只一劍,古秋池出完即收,折身而返。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說一句話,而且只用了短短幾個呼吸。

            望著腳下大地裂紋跟身上破碎的衣衫,符門主額前冷汗,頓時滴落?!皻⒛?,易如反掌。滅青山派,亦是手到擒來。懂嗎?”伍無郁平淡道:“上前答話?!币宦暵淞T,上千鷹羽亦是沉聲怒喝:“上前答話!”聲如雷,攜寒刀鋒芒之威勢,力迫其身!

            “師兄……我們跟他們……拼了吧?”身后有人開口,說出的話看著硬氣,聽著卻是氣勢大弱。默默回頭,掃視一圈。只見身后門人,各個面生驚恐,目光堅毅者,不過兩三人……心中一嘆,這老人便默默邁開腳步,走了上前?!罢f吧,你想讓老夫做什么?”

            看著面前垂頭喪氣的老人,伍無郁勾唇一笑,將說給曾天豪與重巔奇的話,又講了一遍?!安豢赡?!”符門主當即抬頭,咬牙道:“如此行事,我青山派豈不被天下人恥笑?!”“貧道給你時間,想好了再說?!薄敖o多少時間都不行!老夫絕不做朝廷走狗!絕不!殺吧!下令吧!”符門主咬牙道:“七門十三派,老夫倒要瞧瞧看,你一路殺過去,等入藏武,還能剩下幾人!”

            “呵呵呵……”武英低低一笑,然后淡淡道:“起來吧?!笔钦f我嗎?伍無郁愣了半響,這才遲疑著起身。壯著膽子抬頭看了一眼,只見武英目光緩緩變冷,掃視著群臣,沙啞道:“李涇,沒死?!笔裁??眾臣一驚。那名刑部侍郎更是連忙開口道:“陛下,臣親自驗看,那李涇……”

            “李涇在入城之前,便被內衛接走了。進你們刑部的,不是李涇?!迸鄞搜砸怀?,那名侍郎當即抬頭,滿臉不敢置信。朝堂上開始沉默,粗重的呼吸聲響起。內衛?!伍無郁更是靈光一閃,想起了張閣老跟他說過的,陛下真正的親信耳目,紅鵑內衛!

            在聽聞內衛二字之后,朝堂上,所有大臣甚至包括武深思一眾,皆是生出一絲懼意。無人知曉其建制,無人知曉其身份……這文武百官之中,或許就有人,身兼內衛,為皇帝張目!見無人應答,武英不禁垂眸一笑,“曹卿,朕到是好奇,那個被內衛掉包的李涇,當真……招供了?說他有秘庫?”

            曹長恭,正是先前那名神情陰鷙的老人,官居刑部尚書!只見曹長恭聞聲跪下,咬牙道:“回陛下,確有此事!”“哦~”武英淡淡應了一聲,然后視線掃過群臣,幽幽道:“朕昨夜見過李涇了?!贝嗽捯怀?,朝中頓時不少人,臉上都閃過一絲慌亂。

            當然,他們隱在群臣之中,低頭未惹人注意。只聽女帝繼續開口,“此子之能,朕心中有數。在嶺南密謀造反多年,朝廷卻一無所知。這一點,僅憑他一個李涇,就算加上楊淳,也斷然辦不到!”聲音由緩轉急,說道最后,更是怒斥出聲。

            嘩啦啦,群臣跪俯?!半迒査?,既知必死,何以囚身入京受辱。他說,要問朕一個問題?!闭f到這,女帝眼中閃過一道復雜,然后繼續幽幽道:“朕允了,但要他招出朝中與其密謀者,他……也應了?!比撼奸g,聞此當即便有人冷汗涔涔!

            “古人云: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迸勐曇舳溉灰晦D,厲聲喝道:“可那些人,你們可曾有過一瞬的忠君之念?!國朝大事,你們充耳不聞!萬民疾苦,你們置之不理!可論這陰謀詭計,論這密謀造反,你們確實個頂個的上心!”

            “臣等罪該萬死……”群臣呼喝,女帝怒意更盛,“該死,何止是該死?!天下間那么多的事,朕樁樁件件,無一不想去做??蓞s終日只能被爾等奸賊,困于朝堂之上!認朕為君,當一世忠臣,共造盛世,就那么難嗎?!???!”

            跪俯在地上,伍無郁心中一陣后知后覺。今日神都,又要動蕩了……“李涇給了朕一些名字,皆是四品以下者。難道四品以上,朝中都是忠臣嗎?呵!”嗤笑一聲,女帝漠然道:“一會朕念出名字,爾等不必喊冤。內衛早已連夜探查,這些人,罪證確鑿?!?br>
            她剛剛說完,便見一名中年臣子,猛然起身,握笏怒指女帝道:“妖女……”話沒說完,便見武深思猛然起身,一腳將其踹到在地。而后跟沒事人一樣,繼續復歸原位,跪下??床怀鰜?,這和善相的梁王,動起手來也是雷厲風行啊。

            “拿下!那些話,就別喊了,你們喊了幾十年,朕聽了幾十年,煩了……就算是給爾等與朕,這幾十年虛假的君臣情誼,留些薄面吧?!逼沉搜畚渖钏?,武英深吸一口氣,沉聲喝道:“諫議大夫盧志!”話音剛落,便又有兩名侍衛大步走來,將群臣中一名如喪考妣,身軀軟癱的官員拖走。

            “御史中丞,葉席?!薄吧向T都尉,耿三川?!薄啊币粋€個名字念出,一雙雙侍衛入殿,將一名名臉色發白,滿目絕望的臣子,拖走。其間不是沒有怒斥求饒者,只是女帝皆是不予理會,仍是不急不緩的念著?!拔渖钏??!?br>
            啥?!梁王也有份?!伍無郁腦子遲鈍一下,頓時又明悟了,這是念完了,喊梁王回話呢。果不其然,只見武深思沉聲道:“臣在!”“即刻出宮,將上述之人,抄家……滅族!”“臣遵旨!”“伍無郁?!焙拔腋缮??!伍無郁一個激靈,連忙回應,“臣在!”

            “率鷹羽衛協同梁王,而后不必回宮復命,將其所有人押赴武德門前,具斬!”讓我當劊子手……“臣……臣是道……”有心拒絕,可當他觸及女帝冷漠的眸子后,頓時收緊嘴巴,不敢多言?!跋氯グ?!”“遵旨!”梁王率先起身,沖伍無郁笑了笑,然后一同走出大殿。

            夜闖大牢,留下寒刀?哼!虧你們想的出來!當滿朝文武跟朕,都是三歲稚童不成?!”曹長恭慌忙跪下,連忙道:“臣回去之后,定當嚴加追查,絕不放過誣陷國師大人之賊人!”“呵,”女帝望著他,嗤笑一聲,“不必了,就這樣吧?!?br>
            說罷,便甩袖離去?!巴顺瘇”群臣望著離去的皇帝,互相看著皆是一臉慶幸。嗯,劫后余生的慶幸。到是狄懷恩望了眼曹長恭,看著其冷汗森森的面容,搖了搖頭就徑直離去。還以為是何等計謀,原來竟是如此不堪。到是白擔心一場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監斬說回伍無郁這邊。當他跟梁王一同走出宮門時,便看到了早已等候多時的任無涯。這幾日,他常去城外視察鷹羽衛挑選的如何,因此這駕車之職,便交給了任無涯?!皡⒁姶笕?,梁王?!比螣o涯上前拱手見禮,而后遲疑道:“大人今日可還要……”

            臉色略青,伍無郁強笑著看向武深思,“梁王,陛下旨意,讓貧道協助您,那您看這……”“呵呵,”和煦一笑,武深思瞇眼道:“陛下點名鷹羽衛,因此此事,應是你我二人,共同執行。這樣吧,各自下令,由本王屬下與鷹羽,一同行事?”

            “也好,”伍無郁點點頭,看著梁王走向一旁沖下屬下令。這才復雜的望著任無涯,嘆氣道:“即刻出城,命展荊率人入城,協同梁王……抄家?!背??!這事怎落到鷹羽頭上了?任無涯一怔,可當觸及伍無郁的眼神,頓時沉聲道:“是!”

            他領命匆匆離去,梁王這時也含笑走來?!百t弟,你我二人去青園歇歇腳,等他們辦完差事,再一同去武德門監斬如何?”“???”伍無郁又是一怔。這樣做……好嗎?似是看出伍無郁的疑慮,武深思瞇眼笑道:“賢弟放心,本王早已安排好了,那些人的府邸,都有本王的人看守?!?br>
            也對,既然女帝決心殺人,自然事先要做準備。沒有推辭,有些心煩意亂的伍無郁跟著梁王,便上了馬車。青園內,并無他客。他二人坐在堂中一張桌前,臺上幾名身段妖嬈的女子,正扭動著腰肢。當然了,二人的心思,都不在臺上。

            不知過了多久,外間傳來動靜。只見展荊與一名陌生男子,結伴而來?!巴鯛?,人犯二百七十一人,具已緝拿,無一漏網?,F已押赴至武德門外!”聞此,伍無郁看向展荊,只見其默默點了點頭。出青園,上馬車,一路上伍無郁都心煩意亂,到現在他都沒明白過來,女帝為何讓他來辦這事,還是跟梁王一起。

            對面,武深思望著沉思中的伍無郁,淡淡道:“賢弟是在想,陛下因何派你與本王辦此事?”見梁王開口,伍無郁也沒二話,當即正色開口?!盁┱埩和踔附??!薄按耸潞唵?,”武深思把玩著不知從哪摸出來的玉核桃,淡笑道:“無非是,助賢弟立威于朝爾?!?br>
            “立……威?”“不錯!”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武深思嘿嘿一笑,“賢弟想想,今日朝堂上,那老匹夫曹長恭跟其刑部一眾,是在針對誰?賢弟再想想,他為何要這么做?”伍無郁眉頭一皺,“欲除貧道?”“不,”武深思搖頭道:“賢弟此時圣眷正隆,可謂是如日中天,無人可除。他如此行事,不過是一群老賊,看賢弟不順眼,使了些下作手段,想削賢弟權柄罷了。

            可惜,弄巧成拙,竟不知反王李涇,陛下早已有了安排。這才誤打誤撞,有了朝堂上那一幕?!薄翱杉词侨绱?,這立威二字,又從何談起?”“賢弟糊涂了不是?你這樣想,他曹老匹夫,為何敢這樣對你?無非是欺你根基尚淺,位尊而無威罷了?!蔽渖钏颊f到這,便笑呵呵的指著自己,“他怎么不敢這樣對本王?

            因為他知道本王的手段,只要他敢這么做,朝上定有人出言反駁,維護本王。而且本王還會狠狠揍他一頓!他不敢,他沒這個膽子……”似是聽出武深思話中深意,伍無郁呵呵一笑,并未開口。見此,武深思意味深長的望著他,半響才搖頭道:“陛下真是用心良苦啊。不過賢弟,監斬立威可止一時之患,卻非長久之計。

            若欲在朝堂上長久立足,自身威信是一點,更重的是,要多些朋友。當然了,君子朋而不黨。本王如此之言,只是希望賢弟在朝廷上,多些朋友罷了……”這話,差不多算是直言拉攏,明言相告了吧!心中嘀咕著,他便開始思索該怎么推諉。

            他可從始至終,都沒有想加入梁王一派。雖然他們都能算是女帝親信,可終究還是不同的。梁王所求,滿朝皆知。一旦加入他們,怕是麻煩將會接踵而至。同時無形之中,更會給他樹立許多敵人。而就在這時,還沒等他開口,馬車便停住了。

            “王爺,到了?!庇窈颂业穆曇粢恢?,武深思瞇眼道:“賢弟好好想想吧。本王可是真心把你當作朋友,而且在他人眼中,說不得賢弟已經…哈哈哈…”看著大笑著走下馬車的梁王,伍無郁抿唇一線,最后竟是淡淡一笑,這才隨之走下了馬車。

            一下馬車,入眼便是人潮人海,前來看熱鬧的百姓。不得不說,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到哪都不缺愛湊熱鬧的人。被護衛著,他很快便來到了一處臺上。這個時候,伍無郁才見到了那些犯官家眷。只見臺前一長串,跪著哭嚎咒罵的人。

            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長者已生華發,幼者尚未出齒。他們有的哭泣求饒,有的一言不發,有的瘋癲癡笑,有的掙扎怒罵??粗媲斑@些人,伍無郁還在發呆。武深思卻是湊過來,瞇眼道:“賢弟,下令吧?”讓我下令?伍無郁指著自己,一臉驚愕。

            只見武深思含笑點頭,也不開口。見此,伍無郁只得深吸一口氣,趕鴨子上架般的扭頭,就要開口??僧斔吹侥切├婊◣I的俏麗女子,跟哭鬧的幾歲孩童時,口中的話卻是無論如何,都喊不出來?!傲和?,這些人難道真要全都……”

            “這可是陛下的旨意,具斬,滅族。莫非賢弟,不忍?”………………最終,伍無郁還是開了口,下了令。他一眼都沒敢看面前行刑的場景,可即便如此,光是那濃郁的血腥味,就讓他嘔吐不止。二百七十一人,死在他的令下。欲掌權,必染血。怪不得總有人說,權利的味道,是血腥的。

            當回到觀星殿時,已然是日落黃昏。他連柔兒滿懷期待的端來涼茶都沒顧得上,就軟在了床塌上。第一百二十七章:偶遇太子殿下女帝雖殺伐果斷,但也好華尚奢,喜虛慕榮。這一點,從各地上奏所謂祥瑞的折子數量上,就不難看出。

            而南郊珍獸苑,便是因各地跟番邦上貢之珍奇獸類所造。竹葉青青,延綿不絕。清新的空氣,彌漫四周,似乎就連空氣都帶著一絲甜味?!按笕?,玄豹當真乃是神駿異種,是小人所見,難得的神獸啊?!鼻懊嬉幻±舸┲躺?,邊在前面引路,邊獻媚討好。

            似是被這環境影響,伍無郁的心情也好了起來,笑瞇瞇的望著四周,隨口道:“哦?是嗎,怎么個難得法?”他今日出城去看鷹羽衛,就在回宮時,臨時起意,這才想起那駝了他一路的玄豹。于是便調轉腳步,來這瞧瞧?!昂?,”這小吏嘿一聲,一臉贊揚道:“國師大人之玄豹,體大神駿不說,行進之間,更有威嚴之氣!剛來沒幾日,這珍獸苑的其他獸類,就皆臣服了。

            而且這玄豹,非熟肉不食,非軟絨不窩,非甘冽之泉不飲,雖有利爪尖齒,卻從不傷人,對人十分友善,乃是十足十的福善之獸?!甭犞@小吏的話,伍無郁一臉古怪,回頭看了眼任無涯,心中不禁嘀咕,福善之獸?瞎扯呢吧!你是沒看見它作孽的時候。

            還非熟肉不食,非軟絨不窩……這不就是好吃懶做嘛,還讓你說成優點了?!鞍?!到了!”小吏腳步停住,指向前方。伍無郁邁步走去,只見黑鐵所鑄成網,攔住左右兩壁,借山地之勢,在前面圍出了一方足有三個足球場大小的地界。

            里面各種奇花異草,應有盡有。眾多的奇珍異獸,也是散落其間。伍無郁一眼就看到了玄豹,這貨正十分歡快的,蹂躪一只……孔雀?一旁的小吏見此,喟嘆道:“大人瞧哪,何其威武的身姿??!天降神獸,百獸臣服啊……”一只大豹子,在欺負一只孔雀,你管這叫威武???

            話說你們怎么不把他們分開???食肉的跟食草雜食的混在一起,真沒問題嗎?嘴角微微抽搐,伍無郁也看出來了,這玄豹完全不是要進食,而是在玩耍??粗砩蟽H剩幾根羽毛的孔雀,他終是忍不住,開口喝道:“孽畜!”正玩得開心的玄豹一愣,碩大的頭顱一抬,頓時就瞧見了鐵網外的伍無郁幾人。

            “嗷~”大好人!送俺進這天堂的大好人吶……玄豹當即放過那只可憐巴巴的孔雀,興奮的撲來。兩只前爪前伸,趴在鐵網上,玄豹興奮的低呼著?!按笕巳粲H近,盡管放心便是。卑職在此,定保無憂?!比螣o涯看出國師的激動,于是淡笑道。

            心中略有些激動,不過還是矜持的點點頭,示意那小吏開門。一開門,玄豹當即便湊上來,圍著他的來回打轉,完全沒有一絲兇戾之氣。珍獸苑?真是個神奇的地方。狠狠揉搓著玄豹的耳朵,伍無郁笑罵道:“你這孽畜,未曾想到讓你落得如此福地……非熟肉不食?好家伙,日子過的比貧道都滋潤!”

            正說著,忽然遠處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皣鴰煷笕苏婺松袢艘?,如此兇悍之獸,竟能在大人面前,如此乖巧?!鼻?,那是這貨被打服了,貪生怕死!伍無郁心中嘀咕一句,便抬頭看去。這一看不要緊,當看清來人之后,頓時心中一顫。

            怎么會是他?輕踹一下玄豹,示意其一邊玩去,然后快步上前,拱手道:“參見太子殿下,未曾想能在此地,見到殿下?!薄昂呛?,本宮一向清閑,這珍獸苑風景優美,便常來散心?!崩铒@含笑點頭,神情溫潤。同那夜東宮之中,判若兩人。

            怕又是一個演技派啊……心中一嘆,伍無郁正想著如何搭話,誰知不經意一瞥,頓時瞧見了李顯身后隨從中的一人。雙瞳一縮,伍無郁心中一驚。念憐兒?孟長青?!他怎么跟著太子?!察覺到伍無郁的視線,李顯含笑揮手,握著孟長青的手,輕聲道:“這是憐兒,來,見過國師大人?!?br>
            望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伍無郁一臉古怪。那日攔車相問,原來所送之人,是太子……太子好男風?這可……不得了啊……“殿下,憐兒認識國師大人。大人去青園聽過憐兒唱曲呢~”全無往日清高,此時的孟長青,語氣輕柔,眉眼舒緩,也不見俗眉之態,可偏偏卻讓人心動不已。

            “哦?”捏著孟長青的手沒有松開,李顯詫異道:“是如此嗎?本宮還想著憐兒給國師一展歌喉,也好讓本宮與國師在這清幽之地,把酒言歡呢?!蔽闊o郁尬笑著應和,心中卻是不由的深思起來。梁王送孟長青到太子身邊,定有謀劃!

            “想請不如偶遇,今日端的是巧,不知國師大人可愿給本宮一個薄面,一同把酒言歡?”李顯輕笑著,搖頭道:“也為那夜東宮之事,給國師賠罪?!薄澳睦锬睦?,”伍無郁連連擺手,“那夜之事,與殿下有何關系?殿下不必如此?!?br>
            雙眼一亮,李顯連忙松開孟長青的手,一臉激動道:“國師能懂,本宮實在欣慰。來人吶,就在此地,擺下桌席!本宮要與國師醉飲!”“是!”身后隨從當即開始忙碌。太子這般熱情,伍無郁自是不好拒絕,只得默默順從。然就在這時,遠處卻見一人快速奔來。

            “呃,參見太子殿下,國師大人……”展荊?他怎么來了?伍無郁擰眉問道:“展將軍,怎地了?”展荊老回京了!剛剛入宮出來,便急找大人。派人尋到末將所在,末將這才……”閣老回京了?在找我?!心中咯噔一跳,頓時強作笑顏,看向李顯,“太子殿下,這……”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