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章(1 / 1)

            仿佛打心底覺得,伍無郁根本不敢動他們?!氨虅ψ谂赡銈儊淼??”此話一出,十三人頓時一靜??磥硎橇?,伍無郁搖搖頭,喃喃道:“夜郎自大,難道是被誰忽悠傻了?怎么一副這山南道是碧劍宗的樣子?”“哼!小白臉,你……”

            鷹羽之中,飛豹為精。飛豹旗下鷹羽,可以說是鷹羽衛中的好手,竟然整隊被滅。由此不難看出,這柏嶺洞的十三個魔頭,有多厲害。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竟然喜食嬰孩之血?死人他伍無郁見得不少,惡人兇人也都遇到過,可像這樣的,卻還是第一次。

            心中頓時升騰起無邊怒火?!皨牒⒅?,純陽溫和?!倍鹄言谂园櫭嫉溃骸叭绻仙頉]猜錯,他們應是練武,走火入魔了。需要嬰孩之血來壓制?!薄皩?,是有這個可能,以前江湖上也不是沒出現過?!憋L伯咂咂嘴道:“不過但凡出現這樣的人,最多也就逞兇一時,就會被其他門派或者鷹羽衛清剿,怎么可能為禍多年而不滅?還有了躋身入藏武的資格?不合理啊……”

            清剿?伍無郁雙眸一縮,抬頭喝道:“本地飛鷹旗都統何在?!”一名矮瘦的漢子聞聲連忙上前,“卑職在?!笨粗@人,伍無郁冷聲道:“這十三人,可曾在鷹羽緝拿榜之列?”“回大人,在?!薄澳菫楹畏湃尾还??!”這漢子一驚,苦笑道:“非是不管啊。當年他們逞兇,出手殺了飛豹旗的弟兄,還堂而皇之的追殺任都統??墒求@動了整個山南的鷹羽衛,二十八州都統聞訊集結,山南道半數鷹羽齊出啊?!?br>
            “沒抓到?”有些不可思議的發問。誰知這名飛鷹旗都統卻是苦笑道:“怎么可能,山南道半數鷹羽齊出,怎會抓不到?當年我等死傷慘重,可這十三人卻是皆被生擒。連刑場都準備好了,可是卻……”伍無郁瞪著眼喝道:“到底怎么了?!”

            “這十三人……乃是碧劍宗棄徒??擅麨闂壨?,實則與碧劍宗,仍有千絲萬縷的關系。正是因為他們食嬰孩之血,為了顧及名聲,碧劍宗這才驅逐了他們。當日行刑之時,為了以防萬一,足有數百名弟兄守法場,為的就是要明正典刑,用以震懾??勺詈筮€是被人給救了。

            劫法場的僅有四人……”第一百六十章:十三個傻缺“是碧劍宗的人?”古秋池在側沉聲道?!安恢??!边@名飛鷹旗都統苦笑道:“無人知其來歷……那次之后,山南道鷹羽衛元氣大傷,這十三人也漸漸收斂。因此這才沒有再……”

            伍無郁萬萬沒有想到,這么一個柏嶺洞,竟然牽扯出這么多的事!碧劍宗,十大門派之首?還是小看你了……“大人,這柏嶺洞我們去不去?”一旁的任無涯攥著拳頭,喘息詢問?!盀楹尾蝗??”伍無郁迎著所有人的目光,幽幽道:“殘害百姓,目無王法,殺害鷹羽衛,他們該死?!?br>
            雙眼一亮,任無涯頓時一喜,心中更是默默道:兄弟們,報仇的日子到了……“可是大人,這十三人跟碧劍宗……”那名飛鷹旗都統遲疑道。伍無郁淡淡一笑,“貧道此行入藏武,正愁兩手空空?,F如今送上門的禮物,為何不收下?對吧,古前輩?”

            干柴猛油?火燒藏武?!武成鴻再難維持神情,而是大驚道:“藏武延綿數百里,其間生靈何止萬千?火燒藏武,如此行事,國師……這未免太過駭人聽聞,未免太過有傷天和了吧……”說話如此,武成鴻心中對這個白面國師,已然升起了一絲凝重。

            “非是如此?!蔽闊o郁再次搖頭,深沉道:“只是作勢如此,而非真要縱火。大人在外如此威嚇,貧道在內便可借此行威壓恐嚇之事。若最后失敗,貧道命喪藏武,那大人自行撤軍便是……”目光幾轉,武成鴻半響不曾開口。沙沙風過,他終于喑啞道:“國師此行,幾分把握?”

            “來時三成,至此五成,大人若愿相助,則有七成!”伍無郁說著,望向山南方向喃喃道:“若進山南道之后的事情順利,可再加一兩成?!薄凹词侨绱?,那本官定不讓國師失望!”武成鴻沙啞道:“調兵入山,本官做不到,可若只是換防駐扎,作勢威嚇,此事容易?!?br>
            “那貧道就謝過節度使大人了……”“本官陪國師入山南?”“不必,貧道入山南之后,還要做些事。大人可先去準備?!薄澳呛?,本官就先行一步。等國師出山之后,再與國師把酒言歡!”“一定!”望著奔騰而去的輕騎,伍無郁目光深邃,沉默半響,這才出聲喝道:“啟程,進山南!”

            “是!”第一百四十九章:山南七門十三派“大人!到山南了?!闭骨G勒馬止住,沖伍無郁拱手道?!班?,”應了一聲,他攤開手,望著手中的一份情報。除了大同所在的霍州,其余山南各方門派,皆在這份情報中?!斑@上面寫的門派,都是夠資格參加大同盛會的,對嗎?”

            “是,”展荊沉聲道:“霍州難入,然這山南其余州,卻亦有鷹羽衙門坐鎮。因此此間情報,不難知曉?!甭劥?,伍無郁默默將這份情報揣入懷中,走到山南道界碑前,伸手撫去。黃土滿手,身后上千鷹羽按刀而立。一時間,肅殺之氣彌漫!

            “離盛會之日,還有多久?”撐著山南界碑,伍無郁望著界碑之后?!盎卮笕?,還有半月時日!”“好!”豁然轉身,伍無郁望著一眾鷹羽,喝道:“挺起胸膛來!這半月里,便走遍這山南道,七門十三派!活著出來,人人有賞!”

            “誓死追隨大人?。?!”手中黃土未曾拭去,只見他深吸一口氣,望著界碑之后的大地,終是沉聲道:“入山南!”“是?。?!”重跨玄豹,位居正中,兩側鷹羽虎背熊腰,皆是按刀肅穆,隨著這聲呼喝,千名鷹羽,便入了山南道的地界。

            山南道,除卻藏武山脈,其余大都平地,產糧之田,不在少數。一路走來,伍無郁看的真切。如此糧田,可其上稅之糧,卻不足河南道三州之數。那這么多的糧食,去哪了?毫無疑問,皆進了藏武山脈之中,供給了那些武人。朝廷難道不管?

            錯!非是不管,而是未曾做好準備?;蛘哒f是沒有做好針對藏武山脈的準備。為何運糧難出山南?全是因為武人阻攔!山南之糧,大部分皆要被低價‘買’入藏武山脈,以及各個大大小小的門派,若是不運,這些糧食就會被火燒于此,除非派重兵護送,否則根本走不出山南道!

            不敢置信吧?可這偏偏就是事實。每次產量,能運出去供給朝廷的數目,早已有了默契。到了這個數目,若是再想往外運,便會發生許多意外。糧車被燒,運送官員一家被殺,糧田被毀,運糧農夫受人威脅……除非節度使派山南衛大軍護送,否則根本走不出去。

            可話說回來,若真派山南衛護送,則又有不妥。其一,山南衛隸屬朝廷十二衛之一,乃是悍兵勇將之軍,作戰之軍。他們要坐鎮山南,防備外敵。用來運糧,大材小用不說,耗資糧餉,重鎮無兵,皆是麻煩。其二,一旦動用重兵護送,那些武人自然無法,這糧食也能送出去??蛇@山南道與江湖武人之間的默契,便算是打破了。

            屆時武人群起鬧事,山南必將大亂。非是危言聳聽,事實爾!早些年歲,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求穩,求安,這便是朝廷的態度。再說大周乃中土上國,這些糧食,尚且不足以讓朝廷動真格的。不然你將山南道與河南道互換一下試試,朝廷早就盡出精銳了!

            “大人,此地應是鄚州,情報上有寫,其中有資格參與大同盛會者,有兩家。一是歸劍山莊,另一家是虎門?!薄盎㈤T?”聽著展荊如此說,伍無郁默默點點頭,回想著虎門的情報,然后淡淡道:“令鄚州鷹羽衛前來迎接,我等直去虎門所在?!?br>
            “看!”伍無郁嘴角一勾,冷笑道:“讓他們看!”“大人的意思是……”“不必理會。我等此來,可不是偷偷摸摸毛蒜皮的勾當的?!薄懊靼??!贝箨犂^續行進,沿著道路,直往虎門所在之地而去。行進了約莫半個時辰,道路中央,卻是五六糧糧車,攔在了路中央。

            有蹊蹺!伍無郁心中一突,眺眼望去,只見十幾名青年農夫,正汗流浹背的推著糧車,一旁三名勁衫漢子,正提著鞭子,站在一側?!按笕?,卑職上前驅趕?”任無涯躬身詢問。抿唇未言,伍無郁思慮片刻,然后輕輕拍了拍胯下玄豹,走了過去。

            身后眾人連忙追上,只見伍無郁望著那幾名農夫,笑著問道:“幾位小哥,敢問這糧食,運往何處???”那幾名青年農夫看著伍無郁這番架勢,有些膽怯。也不敢回話,只是轉頭望向旁邊提著鞭子的三名勁衫漢子。見此,那三名漢子齊齊上前,其中一人瞇眼道:“這些糧食,乃是我門采購之糧?!?br>
            我門?伍無郁微微直起身,環視看去,只見兩側麥田之中,有不少人正望著這邊。這算什么?試探?來看看他的態度?心中權衡一陣,伍無郁定下神來,下了玄豹,走近糧車。展荊一眾連忙湊近,只見他從糧袋中取出一把糧食,細細打量一陣后,沖一旁的農夫笑道:“上好的糧啊。不知這些糧食,要多少錢一斤?”

            農夫仍是膽怯,垂首不敢回話?!按笕藛栐?!還不速速回答?!”任無涯在旁恐嚇。其中一名農夫這才打著膽子,顫顫巍巍道:“三文一袋?!薄昂f!”旁邊勁衫大漢擰眉喝道:“明明是五十文一袋!”“是是是,俺糊涂了,是五十文……五十文……”

            三文一袋?伍無郁右手猛然攥緊,漠然看向那名勁衫大漢,冷冷道:“誰允你開口了?”“我……”這勁衫大漢還沒開口,伍無郁便又問道:“你門派叫什么,在哪?”“這……”勁衫大漢遲疑一陣,互相看了看,這才咬牙道:“我們是長拳派的?!?br>
            右手一松,手中之糧粒?;??!叭囊淮蔽闊o郁閉眼一嘆,然后走到農夫面前,看著這皮膚黝黑,眼神怯懦的農人,輕聲道:“他們三文買走這些糧,那你們如何過活?”“我們是……”一旁勁衫漢子剛張嘴,噌一聲,一柄寒刀便猛然出鞘。

            身后重物撲倒在地,展荊則在側神情冷漠,緩緩收刀還鞘。第一百五十章:麒麟锏之威沒有理會身后,望著面前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不住磕頭的農人,伍無郁伸手將其攙起?!斑@天下,這大周,是有公道的?;蛟S會來的晚些,但總歸是會來的。不要怕,告訴貧道,他們三文買走你家糧食,你們怎么活?”

            這農人還未開口,身后剩下的兩名勁衫漢子便開始張口呼喝?!澳銈冊趺茨軞⑷??”“沒王法了!沒王法了!”噌!噌!又是兩道抽刀聲。背對鷹羽,伍無郁淡淡道:“門派記下了?若貧道沒記錯,不是能進藏武參加盛會的門派吧?”

            “是!回大人,應是一小門小派?!薄皳褚欢冀y,令其率人前去,滅其門!”“是!”目光復歸溫和,伍無郁緊緊抓住這農人的手腕,認真道:“貧道伍無郁,當朝國師。奉皇帝之命來此,只為給山南百姓,一個公道。不要怕,把你知道的事,說出來?!?br>
            “國……國師……”這農人一片茫然,半響才回過神,哭喊道:“燒蝗神的神仙啊……”“不要怕,你說便是?!薄盎厣裣衫蠣數脑?,他們買糧,根本沒有價??!都是讓我們裝車運去,然后看他們的臉色,心情好些就扔幾個銅板,心情不好,便動輒打罵,甚至打殺啊……”

            “哪怕豐年,我們能留下的糧食,也不夠一家過活啊?!薄叭杖辙r忙,然后入城乞討,不敢養活兒女,養不起啊……”“他們還搶了我閨女,說是要教她習武,可沒幾日,就有人看見俺閨女的尸首,給扔在荒地了……”聽著這些農人越說越激動的話,伍無郁臉上頓時陰沉如水,“此地縣令不管?你們怎么不去告狀?”

            “神縣老爺您不知道啊,這縣太爺跟這些人,都有關系啊,他們……”這人還沒說完,遠處便有一隊人馬匆匆而來。高轎明牌,數十衙役在后。見此,這農漢不敢再說,伍無郁則望著這些人,心中盡是怒意。未至山南,僅在神都去看情報,怎能盡知山南事?不親自來這看看,怕還以為只有那霍州大同一地,武人猖獗吧?誰能想到,這山南竟是這般?!

            數十刺史,上百縣令,這些人都在做什么?!也對,能在這樣的地方,安安穩穩的當好官,怎能不跟武人有牽扯?可若是伙同武人來魚肉百姓,那他們這些官,到底是為大周當的,還是給武人當的?!“本官接到舉報,竟是有人青天白日,持刀殺人!到底是何人,竟敢如此猖狂?!”

            一名大腹便便的縣官在衙役的攙著走下轎子,身子還沒直起,便開口呼喝。見此,伍無郁雙目一凝,冷冷道:“有人仗勢欺人,貧道下令??捎胁煌??”“哦?”這胖縣令雙眼瞇成一條縫,“你是何人?”“放肆!此乃當朝國師!奉皇帝圣旨而來!”

            任無涯按刀怒喝。這縣令卻是散漫的拱拱手,然后瞇眼道:“既然是國師大人,那便算了。還望國師此后不要再肆意妄為,否則本官可……”“你要如何!”伍無郁雙目一瞪,沉聲喝道:“貧道問你,此間百姓之事,你究竟知是不知?!”

            這胖縣令被嚇了一跳,小聲嘀咕一句,然后才抬頭道:“此乃本縣內政,國師怕是無權干涉吧?還望國師莫要越權!”越權?冷冷一笑,“看來是知道了。那為何不懲治?為何不上報?在此山南,你上有刺史、節度使,為何朝廷未見一封奏折?!”

            “刺史大人公務繁忙,這些許小事,怎好驚擾?”縣令撇撇嘴道:“國師還是趕緊進藏武山,莫要在本官轄內指手畫腳了?!薄胺潘?!”展荊眉眼一怒,腰間寒刀出鞘半寸。伸手按住展荊,伍無郁又想起武成鴻的面孔,莫非這山南節度使被……

            而那胖縣令見此,還以為國師不敢妄動,頓時更加得意道:“本官還有要事要處理,就不送國師了。對了,你們這群賤骨頭,記得把糧食給好好送去……”話沒說完,伍無郁便猛然伸腳,將他踹到在地。栽了個跟頭,他連官帽都丟了,趴在地上一臉大怒的指著伍無郁道:“你敢出手毆打命官?!本官定要……”

            “命官?你是朝廷的命官,還是那些江湖武夫的命官?!”伍無郁來到玄豹一側,猛然一抽,麒麟锏便被提在手中!玄黑長锏在手,伍無郁一步一步走向這名縣令,同時怒道:“身為縣令,卻對轄內百姓疾苦,不聞不問!助紂為虐,不當人子!”

            “你……你要做什么?”這縣令連連后退,可卻被伍無郁一腳踩住大腿,后退不得?!罢骨G!看住這群衙役,但有妄動者,殺無赦!”噌噌噌??!一片抽刀之聲頓響,“是!”低頭看著縣令眼中的驚恐,伍無郁瞇眼道:“認識此物嗎????!陛下賜貧道麒麟锏,此锏在手,如何打不得你?!”

            說罷,長锏重重一揮,這縣令頭上頓時鮮血四溢。一下,又一下,伍無郁氣急,下手根本沒有輕重,任由他慘嚎求饒,長锏仍是不住揮舞。就在這時,一陣馬蹄聲響起?!白∈郑?!”武成鴻的聲音傳來。伍無郁抬頭看了眼,然后右手一緊,長锏繼續下落,這一下,地上那名縣令頓時栽倒在地,再無聲響。

            “國師!你糊涂??!”武成鴻飛馬而來,快速下馬查看一番,看著面前提長锏,衣袍染血的伍無郁,眼底泛出一絲忌憚?!叭绱斯饭?,貧道持陛下欽賜麒麟锏,難道打殺不得?”“唉,”武成鴻嘆氣道:“罷了,既然人已死,那多說無益。這里本官為你善后,你莫要再沖動了……”

            “沖動?”擦拭著長锏,伍無郁抿唇一笑,“貧道可不是沖動。此來山南,貧道就是要殺人的!殺藏武,殺惡官,殺出一個真正屬于大周的山南!”武成鴻目光一凝,正欲開口,伍無郁卻是冷笑道:“節度使,掌管一道之軍政大權,一言出,一道震!如此才是朝廷節度使!武大人只管山南衛,可算得節度使?充其量也就是個山南衛大將軍?!?br>
            一陣沉默,武成鴻淡淡道:“不必激我?!钡谝话傥迨徽拢涸囂健柏毜罌]那個意思?!蔽闊o郁收锏入懷,望向四周道:“貧道甘愿成大人之刀,斬平山南荊棘,助大人成為真正的節度使。至于入得藏武之后是生是死,總歸與大人再無關系。如此,不好嗎?”

            雙目一沉,武成鴻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可半響仍是未言?!柏毜罋⒁蝗?,大人便上報一人。朝廷派遣,山南換血。一切罪責,皆在貧道身上。二十八州山南道,二十八名刺史,上百名縣令,這些官員俯首,大人成為山南道真正的節度使,不好嗎?”

            望著似有意動的武成鴻,伍無郁淡笑不已?!皣鴰熑羰侨绱诵惺?,那本官……”說到這,武成鴻猛然醒神,指著伍無郁半響,這才咬牙道:“國師誆我?這上百縣令,莫非國師能盡數……”“哈哈哈!”將長锏遞給展荊,伍無郁伸個懶腰,笑瞇瞇道:“既然知曉大人有心,那貧道就放心了。再說了,貧道這哪是誆你?命官不能多殺,可貧道此行,是為整治江湖,遇到那些大人平時力有不逮之地,貧道自然要出手。

            貧道在前,大人在后。待到入藏武之時,想必這山南道,也該差不離了。如此不管貧道能不能活著走出藏武山脈,大人又怎會虧本?”“這么做,對國師有何好處?”武成鴻心有余悸,仍是不可輕信。見此,伍無郁目光一轉,深沉道:“貧道要造勢,造足夠的勢!讓藏武山脈,早早知曉貧道來了,早早知曉外間的動蕩,讓他們不安,讓他們驚懼!只有如此,待到貧道入藏武之時,才能火中取栗,才能完成陛下的任務?!?br>
            “原來如此……”武成鴻喃喃一聲,隨意踢開腳下的縣令尸首,瞇眼道:“這樣一來,本官到是明白了。配合國師,也是應當的。只是……”“是啊,何苦呢……”抬頭望天,他囈語一聲,然后垂頭輕笑,“若是那樣,貧道終究不過是一高臺宣口之輩罷了??v使陛下賜權,可貧道又豈敢動用?說來說去,不過是名利二字。

            名利,千人從,萬人盼。貧道又怎能免俗?只不過貧道與旁人不一樣的是,貧道真心想為這天下做些什么,真心想步入盛世。師父夜夜入夢催促,神尊之令日日于腦中回響。貧道若真在神都貪歡一世,日后怕是入不得仙家門了……”

            雙瞳微微一縮,武成鴻攥緊手,低語道:“青玄子大國師常常入夢……”“呵呵呵,”伍無郁笑得高深莫測,也不多說。見此,武成鴻臉色一轉,左右看了看,然后走上前,輕聲道:“本官愿全力相助國師大人,只是有一小事,盼望大人指點?!?br>
            “節度使大人但說無妨?!蔽闊o郁心中一突,暗道自己是不是裝過頭了。只見武成鴻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糾結半響,才咬牙道:“本官已過四十,可膝下仍是無子無女,求國師大人指點一二……”這特么,老子說的那么高大上,你丫的還讓我算命,算子嗣?老子怎么知道你為啥生不出娃……

            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了笑,無奈道:“煩請大人伸手?!蔽罩@只滿是厚繭的大手,第一個反應便是不愧為武將之手。嘖嘖嘖,相比之下,老子的手怎么這么嫩……心中胡思亂想一通,一段瞎話便想好了,于是伍無郁放開手,深吸一口氣道:“大人殺戮過甚,有傷功德啊……”

            “???”武成鴻緊張道:“執掌山南衛,怎能不染血孽。煩請國師,點明前路啊?!薄安患辈患?,”伍無郁瞇眼思索一陣,然后換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擊掌道:“對了,觀大人脈紋,察其命格。雖說將星濃郁,可應是不該禍及子嗣才對。

            現在想起,大人位處山南,對應天宮神院,這應是命運之變?!蓖耆牪欢?,武成鴻抓耳撓腮的急的不行,“國師明言,還請明言吶……”攏袖在手,伍無郁氣定神閑的笑了笑,“大人不必如此,血孽亦可用功德相抵。坐鎮山南,豈不正是命運之變?為的就是讓大人有機會去造福山南百姓,功德贖罪。只要功德足夠,福澤自來。

            對了,貧道見大人命中紅線,似是就在這山南,應當收山南之女,而后多用補物。如此而行,料想幾載便有喜訊?!薄叭⑸侥现蔽涑渗櫮樕蛔?,有些糾結。沒辦法,他家中有悍妻,連小妾都不讓納。這讓他收山南女子,豈不是……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