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25章(1 / 5)

            “爹,你的意思是……”“嶺南道絕對有問題!”張安正瞇眼喃喃道:“三十二州刺史,加上一個節度使,大小官員數百人,這些人竟然全都視而不見,朝廷沒得到一封折子,其中大有蹊蹺啊……”“不是說叛亂已平?”“來時老夫詢問過平叛的右武衛將軍,據他所講,平叛大軍一到嶺南,便遭遇了十萬叛軍,而后一戰平其亂。根本未入嶺南道……”

            “小心?。?!”伍無郁腦袋一片空白,張口大吼。張安正一怔,瞥了眼伍無郁,有些迷茫?!盁o郁,怎么了?”根本來不及回話,利箭已然越過無數甲士,勁飛而來!雙眼瞪得死大,伍無郁努力伸長手臂,想要將張安正拉過來??上ЫK是徒勞。

            利箭已然臨身!就在這萬急之時,張安正身后一名鷹羽衛大漢竟是飛身而來,抽刀在半空中狠狠一攪,便將這箭羽悉數擋下!根本不用誰說什么,便又是十幾名鷹羽護衛飛身而起,一個個凌空踩踏著甲士肩膀,飛向那群持弓刺客。

            張安正回頭見此一幕,淡淡一笑,給了伍無郁一個安撫的神情,就繼續跟李廣義聊天。這……遇刺都這么淡定嗎?真不愧是……張閣老。而剛剛那十幾名鷹羽衛凌空而去的身影,更是牢牢吸引住了伍無郁的眼球。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輕功?

            仔細看去,只見這些鷹羽衛如同虎入羊群,長刀開合揮舞,皆是殘肢斷臂!太血腥,太暴力了!一刻鐘后,動亂終于平息。左驍衛軍卒開始收拾尸體,一名鷹羽衛提著一個被廢去四肢的漢子,邁步走來?!胺A大人,行刺一百二十三人,皆以伏誅!”說著,便將手中的漢子,扔在張安正馬前。

            四肢被廢,這漢子卻仍是一臉怒容,“妖女篡國,天誅地滅!爾等今日助紂為虐,日后必遭天譴,不得好死?。?!”臉色一冷,張安正皺眉道:“沒什么好問的,不必提來?!薄笆?!”那名鷹羽衛伸手一拱,然后倒拖著這人邁步遠去。

            伍無郁在一側神情呆滯,看著那地上不斷扭動掙扎的大漢,一時間有些恍惚,甚至分不清這一切的真假?!疤煺D妖女!復我大唐……”凄厲的嚎聲戛然而止,當伍無郁看到那人頭高高飛起的一幕后,頓時雙眼一黑,昏死過去?!皣鴰?!國師?!”

            “無郁?!”第六章:賜名去病當伍無郁再次蘇醒,便已然是入夜時分。躺在大帳內,伍無郁看著一旁關切的張安正,蠕動一下喉頭,沙啞道:“讓閣老擔心了?!薄鞍?,未曾想青玄子竟把你教的……如此……”張安正上前,坐在床榻一側,苦笑道:“無郁,以前沒見過死人?”

            默默搖搖頭,伍無郁抿唇不言。再次一嘆,張安正輕輕拍了拍伍無郁的手,垂首開口?!按笾艹?,幅員遼闊,人人尚武。這是我大周強盛的原因,卻也是動亂不止的根由。特別是陛下登基之后,這天下,就一日亂過一日了?,F在還到是好了點,至少明面上的動亂,少了些。初圣年間,那才叫天下大亂。

            “晚輩謹記?!蔽闊o郁躬身一拜?!班?,”張安正把手搭在伍無郁的肩頭,笑道:“好孩子,不要害怕。國師之位,你師曾來信囑托過,老夫不會不管的。不過你無功年少而得尊位,確實會惹人眼紅。什么都不要做,聽陛下的話,跟老夫走一走便是?!?br>
            怪不得皇帝要讓自己跟著去,算是混資歷的?嘖嘖,看來自己那個便宜師父還是很給力的嘛,皇帝鋪路,宰輔關照。妥妥的!“閣老愛護之情,無郁銘記于心?!钡谒恼拢悍钪細J差看著尊敬異常的伍無郁,張安正的雙眼,不免流露出一絲感慨,沖他擺了擺手,就負手搖搖晃晃的離去。

            站在原地,一直注視著張安正走出宮門,伍無郁這才回神。人有千面,或許其中假面九百,但總會有那么幾面真情。上一世,自己無父無母,為了討生活,入行銷售,無人扶持,一切都要靠自己,那叫一個心酸。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神態動作,假以亂真。這些都是為了生存下去,而練就的。

            可上一世到死,他都沒遇見過誰真心待自己?;蚴菫榱隋X,或是為了方便,混跡在那樣的功利之地,有時候回到家,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都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F在,沒想到竟然在這個異世,被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老人,所關懷。

            真情流露,是真是假,他伍無郁一眼便知。雖然自己知道,這老人多半是為跟青玄子的交情,才如此待自己??赡且环菥眠`的心暖,還是讓他難以自持。人待我差一分,我還之十分。人待我好一厘,我還之百尺!上輩子沒遇見過真心對自己好的,后半句話自然也就沒用得上,那么這輩子,定當用一用!

            “哈哈哈哈??!”仰頭朗朗一笑,伍無郁轉身欲走。就在這時,一旁一名白袍青年路過,瞇眼道:“國師何故發笑?”認識我?伍無郁心情大好,見這人樣子陌生,便隨意擺擺手,大步離去?!靶σ恍?,十年少。遇快活事,見真情人,當值一笑!”

            “殿下!”白袍青年身后一名扈從皺眉上前。青年卻是伸手止住,望著前方一身道袍,微風飄揚的青年,輕笑道:“有趣?!蓖耆恢砗蟀l生了什么,伍無郁大步走在青石大道上,臉上滿是舒心??蛇€沒到一刻,他就呆愣住了。

            完犢子了,迷路了……這地方怎么看著這么陌生?這宮殿看著好像是來過?啀!這個侍衛大哥,剛剛是不是見過?————————圣功三年,晚春。城北大營門外。伍無郁一身道袍,頂上發髻扎的一絲不茍??粗h處默立的威武甲士,有些百無聊賴,低頭不住的蹂躪著小草。

            “嘿!那道人?!此地不可駐足,速速離去!”許是站的有些久了,一名甲士便上前沖他呼喝。撓撓頭,看著遠處滿是陌生的甲士,伍無郁作輯道:“貧道伍無郁,是……”“管你是誰!速速離去!”這甲士身形魁梧,面色嚴肅,“早就看見你了,一大早鬼鬼祟祟的在軍營徘徊,沒看見我等有要務在身?!速去,否則抓你下大牢!”

            這軍漢面容嚴肅,壓根不理。見此,伍無郁抓耳撓腮的想要解釋,可每此都是被大漢粗狂打斷?!鞍パ?!嘰嘰喳喳也說不清個來由!你這道人究竟欲要作甚?!真想嘗嘗牢飯的滋味不成?!”被大漢的嗓門震的腦瓜子嗡嗡響,伍無郁一臉郁悶,你倒是給我說完一句話的機會啊。

            就在這時,一名跨刀騎士架馬而來,老馬上駕到,像什么樣子?!”“稟將軍!此道人一早就在軍營前,徘徊不肯離去。屬下正在驅逐?!迸??馬上將軍擰眉看向伍無郁,腦中電光一閃,似乎想起什么,可還沒來得及發問,就見遠處一隊輕騎趕來。

            “張閣老至!左驍衛將軍李廣義何在!”閣老來了?!將軍再也顧不得其他,連忙調轉馬頭,離去時還撂下一句話,“不要讓他生事!”看著遠處的人馬,伍無郁也是一臉興奮,繞開大漢就要過去??蓻]曾想大漢一擰胳膊,就將伍無郁擒拿在手。

            “呔!閣老架前,爾欲何為?!難不成要謀刺不成!”“疼疼疼!”伍無郁一陣驚呼,眼淚刷刷直流?!拔沂菄鴰?,奉旨陪同閣老欽差出行啊……”喊出這句話的時候,伍無郁心中滿是憂傷?;叵肫鹨粋€時辰前,被宮中侍衛丟在這,然后苦等到現在,就覺得欲哭無淚。

            怎么說也是堂堂國師,怎么連個侍仆都沒有?還被人當成賊子!跟誰說理去!這國師也太掉價了吧!“哼!你要是國師,俺就是天王老子!”我算是明白了,跟你丫的莽夫說不通!于是干脆沖遠處高喊,“閣老!閣老!是我??!無郁??!唔唔唔……”

            “他也沒給我機會啊……”伍無郁揉了揉發痛的肩膀,嘟囔道。前面那名左驍衛將軍一臉尷尬,踹了身邊那莽漢一腳,拱手道:“閣老國師恕罪,這糙漢不識尊駕,行事莽撞了?;熨~東西!還不跪下,給國師賠罪?!”那九尺高的軍漢也是面若死灰,看著笑瞇瞇的伍無郁,雙腿發顫。

            我命休矣!閉眼屈膝就要跪下,卻發現被人扶住。睜眼一看,只見那年輕的小國師齜牙咧嘴的笑道:“不知者不罪,九尺高的漢子跪來跪去作甚。算了!嘿,不過你這廝手勁還真大!”雙眼一紅,軍漢張張嘴,卻是不知該說什么。

            “國師不怪罪,還不速速退下?!”旁邊那名將軍擰眉大喝。軍漢連忙拱手一禮,“謝國師?!比缓髶炱痖L刀,匆匆退回軍卒中。此間事了,張安正笑了笑,然后拿出一卷黃綢,“李將軍,若無他事,就接旨吧?”“是!”“皇帝令:命左驍衛將軍李廣義率一萬左驍衛將士,充任欽差衛隊。護送欽差前往環州,聽從調遣!”

            短短一句說罷,張安正一臉肅容,從懷中取出一枚虎符,上前道:“請將軍驗勘?!崩顝V義神情嚴肅,上前接過虎符仔細勘驗一陣后,然后雙手奉還?!俺?,李廣義接旨!末將即日起,便在大人麾下,聽從調遣!”其實這一切只是流程,一切諸事早在皇帝下旨之后,各部便知曉準備妥當。

            “那好!出發!”一聲令下,一萬左驍衛將士這才踏出營門。同時一桿桿大旗,更是迎風而起。奉旨欽差,環州大都督,嶺南道礎置使,左驍衛……呦呵,還有國師的旗子?!伍無郁驚訝發現,十幾面大旗之中,竟然還有一面是說自己的。

            只不過很不起眼就是了。第五章:淡定的張閣老暖陽傾撒,微微撩人。沒有坐上馬車,年近六旬的張安正悠閑的騎著駿馬,時不時側頭看眼馬背上戰戰兢兢的伍無郁,有些哭笑不得?!皣鴰煼判尿T架便是,我左驍衛的戰馬,皆通人性?!?br>
            李廣義一身鱗甲,在旁打趣?!皶缘?,曉得……?。?!”正說著,胯下駿馬隨意甩了一下脖頸,嚇得伍無郁驚呼一聲,俯下身抱住馬脖子?!肮?!”這舉動,頓時惹得張安正與李廣義捧腹大笑?!盁o郁啊,你都從你師父哪學到了什么???他可是奇人,老夫就沒見過他不會的,怎么沒教你騎馬嗎?”

            張安正笑夠之后,和煦詢問。騎馬?騎個鬼的馬!伍無郁顫顫巍巍的直起身,咽下一口唾液苦笑道:“師父什么都沒教過晚輩?!边@話不是放假,而是真事。反正在記憶中得知,雖然他從小長在青玄子身邊,可從來沒見青玄子教過自己什么,至多也就是撂幾本書,讓他翻著看。

            在他的印象里,青玄子不是在煉丹,就是在找煉丹的材料……“嗯,那就趁此機會,好好學學。大好男兒,怎能不會架馬?”十足的長輩叮囑,讓伍無郁又是心中一暖,連忙稱是。悠悠前行,半日過去??粗胺揭谎弁坏筋^的軍卒,伍無郁坐在馬上,也不再膽顫心驚了。

            可還沒容他舒心一會,不遠處的山坳里,便涌現出上百名勁衫大漢?!皻ⅲ。?!”喊殺聲起,隊伍頓時止住。行刺?!伍無郁看著遠處持刀飛速接近的大漢,一臉驚慌?;仡^正想詢問,卻見張安正與李廣義二人相視一笑,李廣義更是嘟囔道:“真是混賬!又得耽擱了?!?br>
            “呵呵,”勒馬站住,張安正看著迅速將自己圍攏住的甲士,淡笑道:“李將軍,賊人不多,就讓鷹羽衛出動吧?”李廣義瞥了眼遠處飛速接近的大漢,點了點頭?!耙埠??!敝灰姀埌舱齻阮^看向一群身穿暗繡鷹羽的護衛,令道:“交給諸位了?!?br>
            身穿羽服的一名男子咧嘴一笑,抽刀在手,“遵命!”“架?。?!”足足五十騎鷹羽衛離開大隊,猛沖而去?!按笕诉@次出行,陛下竟調撥了百名鷹羽衛?”“沿途兇險啊?!睆埌舱龂@氣道:“此次反叛太過蹊蹺,據環州刺史上報,受災區區三縣,根本不是什么大災??删谷粐[聚了十萬反賊。也正因此,才遣本官去查明根由?!?br>
            “可恨!”李廣義面白無須,可怒聲之時仍時讓人心悸,“這群賊心不死之徒!”二人交談,伍無郁則望著遠處的廝殺,神情微怔。只見五十名鷹羽衛人人揚刀重揮,胯下駿馬來回沖撞,那些大漢竟是連抵擋都難,被沖撞的七零八落。

            根本沒有絲毫抓活口審問的意思,這些鷹羽衛出手便是殺招,血污噴涌,染紅了遠處荒野。而就在鷹羽衛即將全殲賊人之時,近下重重護衛甲士竟然忽然炸開!就是炸開!只見十幾道人影從地下飛出,刀劍狠狠砍向四下甲士。其中有一蒙面大漢,離伍無郁只有兩丈!

            刀光揮舞間,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甲士被長刀分裂,濃郁的血腥更是涌入鼻腔?!皻ⅲ?!”“保護大人??!”隊伍稍稍一亂,然后四面八方的甲士開始挺起刀盾,圍攻上去。這些人完全不同遠處那些,在圍攻之下,竟然還有余力上前!

            刀光漸近,手腳發涼的伍無郁再次看向張安正。卻見他二人還在聊天?!胺偶?!”軍中有人高呼。咻咻咻,無數根利箭開始勁射而出,一剎那這十幾人便死傷大半!“擋!”又是一人大喝,上百面人高的大盾被御在前方。

            “迫!”大盾之后,持槍甲士紛紛挺槍前行。戰陣配合熟練,左驍衛之戰力如何,可見一斑!呼~輕吐一口氣,伍無郁擦了擦冷汗,可不經意一瞥,卻赫然發現,左側一直相安無事的原野上,數十人一言不發的直起身,人人手持勁弓,直指張安正!

            “小心?。?!”伍無郁腦袋一片空白,張口大吼。張安正一怔,瞥了眼伍無郁,有些迷茫?!盁o郁,怎么了?”根本來不及回話,利箭已然越過無數甲士,勁飛而來!雙眼瞪得死大,伍無郁努力伸長手臂,想要將張安正拉過來??上ЫK是徒勞。

            利箭已然臨身!就在這萬急之時,張安正身后一名鷹羽衛大漢竟是飛身而來,抽刀在半空中狠狠一攪,便將這箭羽悉數擋下!根本不用誰說什么,便又是十幾名鷹羽護衛飛身而起,一個個凌空踩踏著甲士肩膀,飛向那群持弓刺客。

            張安正回頭見此一幕,淡淡一笑,給了伍無郁一個安撫的神情,就繼續跟李廣義聊天。這……遇刺都這么淡定嗎?真不愧是……張閣老。而剛剛那十幾名鷹羽衛凌空而去的身影,更是牢牢吸引住了伍無郁的眼球。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輕功?

            仔細看去,只見這些鷹羽衛如同虎入羊群,長刀開合揮舞,皆是殘肢斷臂!太血腥,太暴力了!一刻鐘后,動亂終于平息。左驍衛軍卒開始收拾尸體,一名鷹羽衛提著一個被廢去四肢的漢子,邁步走來?!胺A大人,行刺一百二十三人,皆以伏誅!”說著,便將手中的漢子,扔在張安正馬前。

            四肢被廢,這漢子卻仍是一臉怒容,“妖女篡國,天誅地滅!爾等今日助紂為虐,日后必遭天譴,不得好死?。?!”臉色一冷,張安正皺眉道:“沒什么好問的,不必提來?!薄笆?!”那名鷹羽衛伸手一拱,然后倒拖著這人邁步遠去。

            伍無郁在一側神情呆滯,看著那地上不斷扭動掙扎的大漢,一時間有些恍惚,甚至分不清這一切的真假?!疤煺D妖女!復我大唐……”凄厲的嚎聲戛然而止,當伍無郁看到那人頭高高飛起的一幕后,頓時雙眼一黑,昏死過去?!皣鴰?!國師?!”

            “無郁?!”第六章:賜名去病當伍無郁再次蘇醒,便已然是入夜時分。躺在大帳內,伍無郁看著一旁關切的張安正,蠕動一下喉頭,沙啞道:“讓閣老擔心了?!薄鞍?,未曾想青玄子竟把你教的……如此……”張安正上前,坐在床榻一側,苦笑道:“無郁,以前沒見過死人?”

            默默搖搖頭,伍無郁抿唇不言。再次一嘆,張安正輕輕拍了拍伍無郁的手,垂首開口?!按笾艹?,幅員遼闊,人人尚武。這是我大周強盛的原因,卻也是動亂不止的根由。特別是陛下登基之后,這天下,就一日亂過一日了?,F在還到是好了點,至少明面上的動亂,少了些。初圣年間,那才叫天下大亂。

            一月一反叛,三月一大亂!前朝舊王原本有上百之數,到今日卻只有不足雙手。民間江湖,賊匪假以俠名,橫行無忌!百姓們苦不堪言。人命如草芥!百里無雞鳴!知道鷹羽衛嗎?是本官提議組建的,廣召天下武者,以俠制俠!可仍是難以遏制天下任俠之風!

            賊心不死之輩,包藏禍心之徒,他們混在其中,日夜謀劃。無郁,這大周興亂,隨時可能顛覆??!”默默聽完,伍無郁老有話直說便是?!薄澳闶莻€聰明的孩子?!睆埌舱Φ溃骸斑B年征戰殺戮,百姓不堪其苦。而陛下卻是日漸多疑,兇戾,所幸青玄子入宮,才能安撫住陛下,讓其少動兵戈??汕嘈右蝗?,誰能安撫陛下呢?

            此間天下,好比一團亂麻??删従徶沃?,圖之,而不可大刀劈砍,否則再來幾刀,這天下也就毀了……”“閣老的意思是……”“你要做的,就是讓陛下,靜心理政,不妄動殺念?!薄拔倚袉??”“還記得你七歲時嗎?青玄子第一次攜你見老夫,他說過,此子可平天下亂,可鎮國朝氣運,乃天降麒麟瑞獸。

            青玄子是老夫為數不多,佩服的人之一,他說的話,老夫愿意一信?!笨粗抗庾谱频睦先?,伍無郁苦笑一聲,直起身道:“晚輩真行?”“先前殿上奏對,老夫就看出來了,陛下愿意信你,或者說愿意信青玄子。要不然,為何塞你來這里?”

            ………………二人夜下相談,一晃便至深夜?!稳粘科?,大隊啟程。騎在馬上,伍無郁看著前后延綿不知多少里的隊伍,還是有些恍惚。說到底,他還是沒適應這里的生活,總想著一覺醒來,這都是一場夢。直到昨日那場刺殺,那一百多人死在面前的一幕,才讓他徹底驚醒。

            都知道古代的命不值錢,可如果不是鮮血清清楚楚的灑在你眼前,殘肢斷臂被一刀刀砍在你腳下,你怎會將命如草芥這四個字,看透,看懂?神駿的健馬在噠噠行進,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伍無郁開始迷茫。我憑什么能在這活下去?

            我可以靠什么?所謂的穿越主角?笑話!抬頭看天,萬里無云。這天的下面,再也不是那個法治社會,再也不是那個打個架都算是重案的現代?!皣鴰煛蔽闊o郁喃喃低語,看著身上的道袍,自嘲一笑?!皣鴰煷笕??”一旁有人呼喚,伍無郁當即回神,看著羽服漢子遞來的水囊,收拾一下心情,沖其淡淡一笑。

            “大人在想事情?”看著接過水囊喝了一口的伍無郁,那漢子撓頭問道。咕咚,咽下水,他搖了搖頭,“你是鷹羽衛?”“回大人。正是,卑職鷹羽衛飛豹旗下,甲隊隊正任無涯?!甭犞@漢子的話,伍無郁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日那飛來飛去的身影,以及昨夜張安正跟自己說的話。

            好像這個世界,是武者橫行,有武功這種東西的。來了興趣,于是就笑瞇瞇的問道:“那你的功夫應該很厲害吧?”“呃……”任無涯面色拘謹,撓頭道:“回大人,厲害不敢當,不過幾十個宵小,卑職還不放在眼里?!边@漢子說的謙虛,但眉宇間的自信卻是掩不住的。

            伍無郁也相信他說的話,因為昨日他可是親眼看到這人飛身而去,在一群刺客之中,久戰而不傷的?!坝惺??”他看人很準,從這漢子上前遞水時就看出他眼光微閃,似有懇求卻難以說出口。只見任無涯翻身下馬,竟是跪在路旁。

            見此,伍無郁也是一驚,連忙勒馬止住?!澳氵@是……”“回大人,卑職家中新添一子,還無大名。此子生來羸弱,病痛不斷,能否請大人賜名,保其安穩……”讓他給取名字?!伍無郁一怔還未開口,一側李廣義便皺眉喝道:“大膽!國師大人何等尊位,你怎敢放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