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章(1 / 9)

            “老板,在我小的時候,族里的老人就說詛咒之地封印著一個強大的惡魔,殺人不眨眼……我真不是在開玩笑,你也看到了,剛才那個蒙面人就警告過我們的?!崩夏咎峥谥械拿擅嫒俗匀痪褪蔷攘宋乙幻纳咂つ樐凶?,他剛才的確說了讓我不要進去詛咒之地,否則就要與他為敵。

            兩三秒鐘后,我終于邁開了離周小舍的最后一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使出最后的力氣,將他的身體直接丟了出去?!袄吓?,接著!”周小舍身體很瘦,被我這么一丟,頓時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后,被不遠處的牛建國接了個正著。

            周小舍一脫離太陽墓,身體立即恢復了正常,臉色也紅潤了不少。周小舍是出去了,可我還留在原地,周圍的刀劍弓斧就跟搞交響樂似的,嘶鳴連連,我痛苦的抱住了腦袋,猛地一抬頭,五官盡是鮮血橫流……“不好,化凡兄弟被困住了?!甭欁语L不安道。

            “師哥那怎么辦?臭無賴他會死的,不行,我要去救他?!甭櫺“字钡?。聶子風連忙攔住她,道:“別沖動,你進去也救不了他,我想想辦法……”聶子風還在思考辦法,但他身后忽然有一道身影魚貫而出,卻是樓玉蘭沖進了太陽墓。

            聶子風嘆了口氣,樓玉蘭就跟風一樣,他想攔都攔不住?!盎残值苣苁盏竭@么一個忠仆,也算是前世修來的福報?!甭欁语L道。剎那間,我抬頭一看,只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往我這邊跑來。他速度很快,可是他五官流的鮮血也多,不到兩三個呼吸的時間,他已經血流滿面,但那雙眼睛的目光,卻堅定異常。

            我不用猜都知道這道身影是誰,我笑罵了句:“你這個傻子,就這樣一頭扎進來,真當自己是大羅神仙了……”我的身體都扛不住,更別說是樓玉蘭,但好在他的意志力十分堅定,愣是一步一個腳印來到了我的面前,二話不說就把我扛在了肩上。

            樓玉蘭瘦削的肩膀烙得我的身體很疼,但這一刻,我心里滿滿都是感動,大爺的,這個二貨平時雖然傻是傻了點,但關鍵時刻還算靠得住……十幾秒鐘后,樓玉蘭硬生生將我扛出了太陽墓。他如釋重負的將我放下來,顧不上擦掉臉上的鮮血,急忙就看向了我,生怕我會有什么意外。

            我露出笑容,對樓玉蘭點頭道:“干得不賴!”樓玉蘭也學著我的模樣,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十分開心,我見狀趕緊給他擦去了臉上的鮮血,免得鮮血進了眼,已經夠傻了的,可別又成了瞎子……我們一行人在離太陽墓幾米開外的地方停留了下來,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覷,皆是不由自主松了口氣,大爺的,剛才真是命懸一線,要不是有樓玉蘭,我估計真得歇在里頭了。

            “奶奶個熊,這個鬼地方真是太邪門了!”周小舍咒罵道。我抬頭看去,的確,從外面看太陽墓,簡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跟是小孩子玩耍隨意插的沙盤一樣,只不過沙盤山的木棍換成了刀劍弓斧。聶子風盯著太陽墓觀察了一圈,道:“化凡兄弟,這些武器,每一把都是沾滿鮮血,經過蒼蒼歲月遺留下來的,上面都散發著一股很強的戾氣?!?br>
            弒地也終于察覺到了不妙,剛才它的那一錘子下來,雖然給我造成了傷害,但也卻間接幫助了我。我怒吼一聲,體內的血脈之力盡數被我施展在了戰劍上。這是我對弒地的致命一擊,也是我的最后一擊,成者生,敗者死??!無數道眼睛瞬間投了過來,我的這一擊,對他們來說性命攸關……

            不遠處的秦若萱則是閉上了眼睛,眼角處兩行清淚流下,精致的小臉上猶顯得楚楚可憐,我知道,她這是在心里給我默默祈禱……我手中的戰劍落下,弒地的巨錘也砸了過來。不少人看直了眼,他們緊張萬分,弒地的巨錘勢大力沉,我身上雖然穿著盔甲,但也絕對扛不住這么一股巨大的力量。

            膽大如牛建國,也是惶恐得不敢看我,生怕見到我被巨錘砸爛的慘狀。倒是秦十三,一動不動的看著我,平靜如水的眼中,似乎還閃過了一絲堅定的信任……也許是秦若萱的祈禱出現了作用,也可能是我冥冥之中自有命運在保佑,我手中的戰劍率先落在了弒地的面門上,電光火石間,我見到弒地的頭盔最先裂成了兩半,接著便是它干癟得沒有一絲血肉的腦袋……

            弒地的巨錘無力掉落了下來,我瞇著眼,看著自己手中的戰劍將弒地的面門劈成了兩半后,這才徹底松了口氣。弒地的身體和腦袋一樣都被我用戰劍劈開,至此,我身體最后一絲力氣也徹底煙消云散,整個人如同散了架一般虛弱不堪。

            “守墓者死了,天??!陳門主居然連續殺死了三尊守墓者!”“我等感謝陳門主救命大恩??!”歡呼和感激聲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這一次擊殺了三尊守墓者,我差不多救下來了一百五十號盜墓者,而至于另外的一百來號盜墓者,澤是徹底葬身在了這座殺神白起的大墓中……

            我身體已經虛弱到了極點,整個人搖搖欲墜。這個時候,我看見秦若萱往我這邊跑了過來,似乎想要來扶住我,但可惜她離我的距離有點遠。但在地獄道的那些盜墓者們,見到我即將摔倒時,一大群人魚涌而上,如潮水一般向我圍了過來。

            人群中,我聽到有人在呼喊?!瓣愰T主要倒下了,快扶助他!”“陳門主救了我們的性命,我們做牛做馬都報答不來,大家能扶的趕緊扶一把……”上百號盜墓者,一下子將我圍得了里三層外三層,而最先跑過來的幾個,再將我扶住之后,又將我手腳架了起來,然后往高空中拋了好幾下。

            “感謝陳門主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我等沒齒難忘!”在感恩戴德的聲音中,秦若萱被隔在了人群外頭。但那些盜墓者也聰明,干脆就將我架在了半空中,然后三兩個相互接力,將我身體慢慢移向了秦若萱那邊……幾秒鐘后,我已經被他們架到了秦若萱的面前,當我被抱下來時,雙腿還沒站穩,秦若萱已經撲到了我的懷里。

            “你這個小混蛋,老是喜歡逞英雄,你要死了,本姑娘怎么辦?”秦若萱哭得梨花帶雨的,我見狀也不由得心頭一動……我身體踉踉蹌蹌要倒下,身后一眾多盜墓者則連忙給我當了人墻,擋住了我的身體,好讓我繼續抱著秦若萱,大一群人沒羞沒臊的喊起了我和秦若萱的名字,惹得秦若萱小臉羞紅。

            但沒過多久,忽然,我聽到前面傳來了一陣異樣的聲響。我連忙抬頭看去,卻是見到在我不遠處的骸骨橋上多了十幾道身影。我定睛一看,頓時不由得心頭一震!那十幾道身影的正中間,赫然站著一個我再是熟悉不過的人;絕美的小臉,秀氣的鼻子,還有那兩瓣紅潤的櫻唇,再加上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匯集成了一道足以讓任何男人都為之側目的身影。

            “是你,冷瞳!”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道?!笆俏?,好一對你儂我儂的恩愛戀人,呵呵,我也真是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歡你?!崩渫珦u動著一把扇子,眉目之間透著一抹冷意,我知道,她恨我入骨,在妖龍嶺的時候她沒死,今天來,肯定是早有預謀!

            只是讓我不解的,她怎么會從骸骨橋的另外一端走過來呢?按道理,那里應該是白起墓的主墓室才對!“居然是冷家的人!”“她怎么會從那邊出來??”不少盜墓者也是面露疑惑,對于冷家,他們早就耳熟能詳,那是目前實力最強的盜墓世家,比起盜門來更是不相上下,而眼前這個面容精致的女子,便是這個龐然大物盜墓世家的代言人。

            冷瞳拍了一下扇子,一臉傲然道:“一群甕中之鱉,白起本是我冷家祖宗,我想進來這里,難不成還需要和你們通報?”第425章 群起攻之冷瞳這話一說出來,場上一眾盜墓者們頓時一陣嘩然?!笆裁??殺神白起居然是冷家的祖先?”

            “那她怎么會讓我們進來墓穴??”盜墓者們紛紛錯愕,換做是其他人,也不樂意自家的祖墳被倒斗吧,但冷瞳不是,這個宛若美杜莎一般的女人,對于那么多盜墓者進入白起墓,非但沒有一絲惱怒,反而還露出了冷笑。顯然,這一切都是她冷瞳的陰謀。

            這一下,所有的盜墓者頓時都恍然大悟!他們進來的時候,有好幾百號人,到現在已然只剩下了一百來號人,但冷瞳顯然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皠邮?!”冷瞳忽然拍了一下手中的扇子,隨即,我感覺到背后一陣冷風襲來,在盜墓者的人群中,有足足有一二十號人掀開身上衣服,然后拔出了自己隱藏的手刃,直接就向著旁邊的其余盜墓者痛下殺手。

            不少盜墓者猝不及防下,當場被這十幾號隱藏的冷家殺手給砍翻在地。一時間下,上百號盜墓者亂成一鍋粥,許多人反應不及,直接成了這些冷家殺手的刀下亡魂,好在我身后的秦十三及時出手,一連擊殺了三四個冷家殺手,這才稍稍穩住了局面。

            “娘匹西的,這個小娘皮藏得還真深!”牛建國大吃一驚,連忙也拔出自己的斧頭加入到了戰斗中,在他和秦十三的聯手下,十幾個冷家殺手眼看局勢出現變化,迅速撤回了冷瞳的身旁。冷瞳一看不免惱怒,這十幾個冷家殺手可是她很早之前就安插好的棋子,眼下卻沒能完成她的計劃。

            “廢物!一群廢物!”冷瞳冷聲一喝,那十幾個冷家殺手噤若寒蟬,其中兩三個更是被冷瞳身后的高手給就地砍下了腦袋。我瞳孔一縮,這個冷瞳下手還真是狠,連自己的人都敢殺。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后多了十幾具盜墓者的尸體,他們至死都不瞑目,惹得其他盜墓者也人心惶惶。

            冷瞳再次拍了拍手中的折扇,很快,我便看見在她身后,幾道高大的身影慢慢出現。我定睛看去,那幾道身影打著赤膊,上半身盡是結塊的肌肉,十分的觸目驚心,而他們下面則只是掛了塊黑布,但隨著他們一邁開步子,下面隱隱約約能見到一坨黑又粗的玩意甚。

            我旁邊的秦若萱一看,羞得趕緊捂住了眼睛。牛建國則是不滿道:“哼,狗東西還挺大的,可惜跟胖爺的傳家之寶比,你們只是幾條小臘腸?!蔽也铧c哭笑不得,大爺的,這老牛還跟不人不鬼的東西比上了。幾道高大的身影走近后,我才看到他們的腰上都捆住了一條鐵鏈,此時的他們,身上青筋暴起,一塊塊肌肉就跟瘤子似的掛在身上,他們使勁渾身解數,拼命拉動鐵鏈。

            鐵鏈很長很沉,上面銹跡斑斑,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在鐵鏈的后頭,我看見了一口青銅棺材,上面蓋著一副人皮,刻著一個‘冷’字。青銅棺材一出來,頓時給人一股極大的威壓感,棺材蓋都還沒掀開,就已經有不少盜墓者們露出了慌張的神情……

            我心頭驀地一緊,這口青銅棺材,里頭躺著的,十有八九怕就是殺神白起本人吧。這個白起,是秦國的大將軍,按照年代來推算,至今已經足足有好幾千年,而關于白起最讓人記憶深刻的傳聞,那便是他一夜坑殺了三十萬趙國士兵。

            如今這個大殺神就躺在我面前不遠處,而他居然是冷家的祖先,這一點是我始料未及的。冷瞳的意圖很明顯,她想要用我身后一百多號盜墓者們的鮮血,來喚醒自己的祖先……青銅棺材被擺在了冷瞳的面前,冷瞳紫色的眸子中流露出幾分恭敬的神色。

            “冷家后人,冷瞳拜見先祖;沉睡幾千年,化尸在即,只待滴血成僵……”冷瞳口中念念有詞,在青銅棺材的下面,我見到了一絲絲血線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然后被青銅棺材吸得一滴不剩。我回頭看了一眼,剛才身后十幾具盜墓者的尸體,這會功夫已然是只剩下了一具干癟的骸骨,他們身上的鮮血早已干枯,就連后面墓道里的尸體和血跡,全部統統不見,顯然,這些鮮血都被吸進了青銅棺材。

            此刻,我感覺到情況有些不太妙。單是一個冷瞳就不好對付,更別說還多了一個幾千年就惡名遠傳的殺神白起……冷瞳跪倒在地,五體投地,嘴里則是念起了一些我聽不懂的古怪咒語。我眉頭緊皺,心里自然知道冷瞳這是在用咒語喚醒白起。

            我感受了一下自己疲憊不堪的身體,吐了口濁氣后,最終還是握緊了戰劍。身后的盜墓者人數雖多,但此時此刻卻沒有一個人愿意挺身而出去破壞冷瞳喚醒白起。我不能再等下去,白起要真是化尸成僵了,我們所有人加起來都對付不來……

            “小混蛋,你要干嘛?”秦若萱吃驚看著我道,她清楚我已處于在身體的虛弱狀態,如今要是再強行出手,對我的身體無疑是一次巨大的透支。我沖秦若萱露出了堅定的神色。秦若萱搖頭,道:“不要,我不要你去……”“掌柜,我去?!?br>
            秦十三想要代替我上前,但被我一把攔住,我看得出來,秦十三的傷也不輕,剛才對付那些冷家殺手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他要是代替我上前去,只能是以卵擊石。我就是如此,有時候,再艱難再危險,我更寧愿自己只身一人前行……

            在眾目睽睽下,我右手拖著沉重的戰劍,步步前行。秦若萱在后邊眼睜睜看著我,淚眼朦朧?!澳氵@個小混蛋,為什么就喜歡逞能,你會死的?!迸=▏馕渡铋L看了我一眼,道:“秦姑娘,不要怪我們掌柜,有些事,他不出頭,可就沒人出頭了?!?br>
            “那為什么每次都是他出頭呢?他能得到什么?”“能得到什么?”牛建國苦笑了一聲道:“他只能得到兩樣東西,要么是榮耀、要么是死亡……”我沒有理會牛建國和秦若萱的對話,此時的我,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冷瞳和那口青銅棺材上。

            冷瞳顯然也注意到了我的舉動,她頭也不抬道:“攔住他!”冷瞳話音剛落,立即有幾道身影往我這邊沖了過來。我抬起頭,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即握緊了手中的戰劍迎上去。一陣刀光劍影中,我身上頓時多了兩道傷口,鮮血順著我手臂流了下來,而在我面前則多了幾具冷家殺手的尸體

            “你們還愣著做什么,一起上,殺了他,不,把他生擒下來,我要將他千刀萬剮!”冷瞳終于抬起頭,一雙紫色的眸子里,滿是無盡的怨怒。十幾道身影挺身而出,我嘴角噙著一絲苦笑,用盡自己最后的氣力揚起了戰劍。而就在這時,我身后的秦十三和牛建國忍不住沖了過來!

            “娘匹西的,掌柜,我來幫你!”牛建國一聲怒吼,和秦十三一左一右出現了我的身邊,他們兩個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但在此刻,他們選擇了與我并肩作戰!我與牛建國和秦十三浴血奮戰,十幾個冷家殺手只能將我們勉強圍住。冷瞳回過頭,冰冷的目光看到這一幕,冷哼一聲后,連拍了三下手中的折扇。

            下一秒,我看見那拉青銅棺材的幾道赤身壯漢往我這邊壓了過來,他們一個個身形魁梧如虎狼,身上肌肉成塊,手中皆是抓著一截鐵鏈當武器,面目猙獰,來勢洶洶?!靶』斓?,要死一起死!”秦若萱也跑了過來,在她身后的眾多盜墓者們頓時面面相覷,不少人神情古怪不已。

            秦若萱的加入并沒有給我帶來多大幫助,我們幾個人在冷家殺手和赤身壯漢的攻擊下,只能堪堪抵擋住。好在沒多久,我就聽見了身后盜墓者中傳來了一陣躁動聲?!八锏?,死就死吧,陳門主,我來幫你!”聲音傳來,一個年輕的盜墓者率先沖了過來。

            一石激起千層浪,其他的盜墓者也紛紛喊道:“陳門主為了救我們,已經殺了三尊守墓者,我們難不成還因為害怕冷家,就要眼睜睜看著他死嗎?”“不行,我們的命是陳門主救的,今天我胡老三豁出去了,什么鬼冷家,老子不怕!”

            “狗玩意的冷家,我也和你們拼了……”一時間下,所有的盜墓者們都沖了過來,十幾個冷家殺手和赤身壯漢頓時反落入到了下風中。第426章 擒賊先擒王親眼目睹了盜墓者們群起而攻之的冷瞳,小臉上的表情難看到了極點?,F在正是她召喚白起化尸成僵的關鍵時刻,絕對不能被其他人給擾亂。

            冷瞳冷哼一聲,揮動手勢,在她身邊還有十幾個真正的冷家高手,這些人我早已就看出來了,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存在,也正因為有他們,冷瞳才敢如此云淡風輕。十幾個冷家高手加入到戰團中,迅速扭轉了局勢。盜墓者雖多,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秦十三那樣的身手,所以不到幾個回合,就開始出現了傷亡情況,有幾個盜墓者當場被冷家高手砍翻在地身首異處,不過這樣一來,反倒激起了盜墓者們的勇氣。

            對于這些盜墓者來說,換做以前,冷家絕對是他們不敢直視的龐然大物,但在今天不一樣,他們是為了自己的性命和尊嚴在戰斗。冷家高手雖然強,但盜墓者們人數眾多,而且死戰不退;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盜墓者圍到了我的身旁,拼死將我護住。

            “陳門主,你做得已經夠多了,后面的就交給我們吧?!庇斜I墓者道。我嘴角露出微笑,聽到這一句話,我感覺自己之前做的都值了。人心并非石頭,誰也都會有被感動的時刻,慶幸的是,我現在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我舉起了戰劍,朗聲道:“冷家不讓我們活,我們不能束手就擒,誰想要我們的鮮血,先讓他問過我們手中的武器!匹夫雖力弱,唯尊嚴不可褻!”

            “陳門主說得不錯,命是我們自己的,憑什么要束手就擒!”更多的聲音從盜墓者的口中響起?!霸概c陳門主并肩作戰,我們可以沒了性命,但不能沒了尊樣!”“我們不是羔羊,不能任人宰割,冷家?算什么東西!”牛建國也吼道。

            喊聲陣陣,盜墓者這邊頓時士氣大振,不少人則是被激起了火氣,殺得雙眼血紅。場上的局面稍稍有了些好轉,但我不敢大意,我見到冷瞳已經連續磕了幾個響頭,而她面前的青銅棺材,隱隱約約棺材蓋也有了松動的跡象。我暗道了一聲不妙,白起這是要化尸成僵了!

            我面前有冷家高手在死命阻攔,我招呼了一聲牛建國和秦十三道:“老牛,十三,幫我開路!”“好勒,看胖爺我的!”牛建國吐了口唾沫在手上,操起斧頭就迎著前面的冷家高手來了一記橫掃千軍,一下子將那些冷家高手掃退了兩三米遠。

            “十三,看你的了!”牛建國話音剛落下,秦十三一躍而起,手中的軟劍如鬼影一般閃爍,很快在他面前就多了兩具冷家高手的尸體。秦十三對于這個‘戰績’略有些失望,要換做正常情況下,這一次攻擊少說也得死上五六個冷家高手才是,但可惜現在的他已經是身無余力。

            牛建國見狀連忙安慰他道:“沒事,兩個也不錯了,像我,也就只能殺四五個……”秦十三翻了個白眼,一臉的郁悶。與此同時,我趁得秦十三和牛建國打下來的空隙沖了過去,直撲向冷瞳!“快,攔住陳化凡,不要讓他靠近!”冷瞳也意識到了不妙,迅速喊道。

            立即就有兩個赤身壯漢往我這邊堵了過來!我也不客氣,手中的戰劍迅速砍向他們的肉身。這兩個赤身壯漢身體結實得很,剛才我也注意到,盜墓者們的武器打在他們的身上,幾乎沒有任何的殺傷力,所以他們這幾個赤身壯漢雖然人數少,但卻給盜墓者們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力。

            眼下,這兩個攔截我的赤身壯漢似乎也認為我手中的戰劍和尋常盜墓者的武器并無區別,所以干脆也不躲閃,直接想用自己結實的肉身來硬抗我的戰劍。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兩個蠢貨,真以為我手中的戰劍是吃素的?不等兩個赤身壯漢靠近,我手起劍落,頓時兩道血箭灑向天空,而它們的主人,則是睜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

            戰劍落下,兩個赤身壯漢都還沒來記得發揮出自己的實力,便被我當場斬殺。冷瞳看到一幕,頓時氣得直咬牙切齒?!皬U物!蠢貨??!”冷瞳氣壞了,不過她臉上表情很快多了一抹欣喜之色,她面前的青銅棺材劇烈搖晃了幾下后,逐漸開始多了一團裂痕,密密麻麻的,如蛛絲一般。

            我倒吸了口冷氣,這是要棺裂的節奏??!以前我就曾在一處古墓中見過這一幕,一口棺材忽然裂開后,里邊忽然就跳出來了一頭僵尸!如今,這口青銅棺材的材質比尋常棺材要堅硬得很多,但依然出現了裂痕,可見這棺材里頭的主,得是個怎么樣的狠角色……

            我竄了過去,雖然身體疲倦到了極點,但仍然沒有絲毫停留。我印象中的冷瞳,雖然詭計多端,但身手卻很一般,要抓住她并不難。冷瞳瞳孔中閃過一絲不安,她又喊來了兩個冷家高手堵截我,可惜很快被牛建國沖上來,一斧頭直接剁翻在地……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