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9章(1 / 3)

            隨即揮袖一掃,又是一盤落地?!按藶槊裥??!边青赅辍按藶槔糁??!焙衾怖病詈?,伍無郁趴在桌上,看著最后一道菜,吃吃一笑,囈語道:“這菜好,這叫人間成功名,天上做神仙……”說著,便笨拙地揮舞著手,就要去抓菜。

            鼓點輕敲,隨著女帝的腳步而響。當她來到城墻之上時,鼓槌這才重點,而后止??!群臣與使者隨后而至,在這特意營造的場景中,皆是凝神肅穆?!半拚堉T使,一觀我大周將士!”女帝沉聲說罷,隨即右手微微揚起,而后果決落下。

            在她這般動作之后,一側令旗則飛快揮舞,傳達消息?!白篁斝l大將軍,李廣義!參見陛下,吾皇萬年!”一聲大喝自遠處城下響起,而后便見五千騎士,自東向西而來。與此同時,另一邊,亦是一聲大喝響起,“右武衛大將軍,趙炎,參見陛下,吾皇萬年!”

            刀盾悍卒在前,長矛槍手,列陣在后,皆是邁著統一的步伐,自西向東而來?!斑?,咚,咚!”重錘擂鼓而響,節奏由緩至急,而兩側將士,亦是速度加快,跟著鼓點迅速而至。很快,左驍衛與右武衛便一同來至了城墻之下,在女帝以及眾使的面前,停住。

            “吾皇萬年!吾皇萬年!”兩衛共合萬人,列陣于此,怒吼出聲。萬人聲浪,說是驚天動地,也不為過。很快,當他們平息之后,便聽李廣義催馬上前,仰頭道:“請陛下,檢閱重騎!”重騎二字一出,伍無郁雙眼不禁一瞇,然后看向女帝。

            只見其身穿冠冕,微微頷首道:“閱?!贝俗忠怀?,城樓之上的鼓手皆是重重一揮,發出一聲巨響。然后便見東側,一片烏央之色映入眼簾。眾使眺首看去,這才分辨出,這是數千人馬皆著重甲的騎軍!咚,咚咚,咚……伴隨著鼓聲,沉默且凝重。

            重甲皆為黑色,騎士藏身甲內,除了面甲下的一雙眼睛,什么也看不到,而他們胯下戰馬,亦如是。就仿佛一群鋼鐵怪物一般,讓人望之生畏。噠,噠噠,噠……鐵蹄踩著鼓點如常,數千重甲騎士列陣于前,在左驍衛之后,默默列陣。

            “咚!”又是一聲重錘,只見這群甲士統一捶甲,怒喝道:“吾皇萬年!”胸甲震震,喊聲如雷??粗麄?,膽小些的使臣更是早已沁出了冷汗。三通喊罷,便見趙炎催馬上前,“請陛下,檢閱陌刀軍!”“閱?!庇质且宦曋仨?,西側一隊悍卒,邁步而出。

            吸引所有人目光的,不是別處,正是這群九尺漢子手中的,長刀!柄長,刀長,人高的長刀厚重而又鋒利,被魁梧的右武衛軍卒拿在身前,一步一步而來。刀身透亮,折射著艷陽之芒,讓人只覺雙眼一陣刺痛。長刀之下,人馬皆碎!

            無力慘嚎,那人額上汗水匯聚成流,沖刷著臉上血污??善漤?,卻是明亮異常?!坝蟹N的……殺了老子!王八羔子,狗娘養的鷹崽子……老子做鬼……啊……”臉上仍舊掛著笑意,看著第三根鐵釘,陰柔鷹羽握了握鐵錘,低聲道:“被破丹田的滋味,不好受吧?接下來直到一十八根全部用完,我都不會再問一句?!?br>
            說著,側頭看向那名滿臉胡子的鷹羽?!昂煤糜盟?,別讓他流血流死了?!毖燮ひ惶?,胡子鷹羽嘟囔一句,默默上前給那人抹藥?!皻⒘恕献印边?!回應他的,是鐵錘敲擊之聲?!坝蟹N的……”咚!“求求你……殺……”

            咚!“嗬嗬,殺……”咚!“……”咚!………………“持捶鷹羽叫什么名字?”伍無郁坐在牢房外,淡淡詢問。恭年也是不知,于是看向一側帶他們進來的鷹羽?!盎卮笕?,他叫曹羽?!薄肮?,記下。明日我要看到這曹羽的一切履歷?!?br>
            “明白!”……最后一根鐵釘在手,曹羽臉上開始散發病態的狂熱,“我有些后悔了,不該這么早破你的功夫,應該留著的,你是第一個撐過這十八根鐵釘的人。真想知道,若是功夫不破,你又能撐到什么地步?”頭顱低垂,宛如死人一般身上遍布鐵釘的漢子艱難抬起頭,目光渙散,細弱蠅聞的囈語道:“大……大人,活命……之恩……孫潛……還了……”

            叫孫潛?曹羽眼中精芒一閃,沒有絲毫遲疑,將最后一根鐵釘,狠狠刺入。悶哼一聲,這孫潛竟是昏死過去。大人還在門外看著,自然不可能就這么放過他。因此毫不留情的便又是一桶冷水,迎頭潑去。強迫著他抬起頭,曹羽陰鷙的拿起一排指長鐵針,威脅道:“三十六根鐵針,我能把他們一一放在你皮下,懂嗎?說吧,孫潛,說吧,誰讓你行刺的……說出來,就沒事了……”

            嘴中血沫不止,孫潛已然神志不清,呢喃附和道:“說了……沒事……讓我死……”“對!”曹羽微微有些激動,但還是克制著誘導道:“說了就沒事,說了就讓你死。一個名字而已,說吧……”發白染血的嘴唇微張,孫潛剛要發出聲響,忽然記起什么,眼神瞬間清明??戳搜劢阱氤叩牟苡?,閉上了嘴。

            見此,曹羽搖頭嘆氣,眼眸深處卻是浮現一抹異彩,“唉,看來你得試試這皮下針了……”“開門!”伍無郁猛然起身,沉聲喝道?!按笕?,里間臟污,怕有損……”“開門!”側頭看著恭年,伍無郁沉聲道?!笆恰崩伍T打開,伍無郁大步走來進去,濃烈數倍的血腥味迎面而來,他卻理也不理,徑直走到他們身前。

            “你叫曹羽?”聽見自己的名字,曹羽一愣,隨即趕忙低頭,收斂眼神道:“回大人,是卑職?!薄班?,貧道記住你了?!庇涀??是好……是壞?曹羽心中一凜,不知如何開口。卻見伍無郁走到孫潛面前,擰眉復雜道:“我想不通,是真的想不通。你們這些古人,為何總把恩情忠義看的這么重?你背后之人,究竟給了你什么?是萬貫家財,是嬌妻美妾?沒有吧?

            所謂恩情,深究下來,不過是一碗飯,或是一件對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你們怎就……怎就……這么死心眼?我真覺得,你這樣活得,很可悲……”所有人看著國師大人,只見那孫潛沙啞的笑了幾聲,卻是已經沒了氣力說話。眼神復雜地看了他半響,伍無郁轉身離去,臨走前只說了一句話。

            “給他個痛快!”“是……”第二百二十七章:黑虎幫快步回到觀機樓,登到六樓時,伍無郁沒有絲毫遲疑,徑直過去。到是楠兒聽到動靜,正欲轉身,可聽到沒有停留的聲音,頓時身體僵住。躺在榻上,伍無郁扯下衣袍,便欲安睡。

            可無論如何,他都睡不著。滿腦子都在想,若那人還有氣力,會怎么回應他?道不同不相為謀?忠義所在,此身何惜?………………不知道,他……不知道?!乩沃?,曹羽一臉可惜的看著孫潛,咂舌道:“頭兒,就這么弄死,太可惜了吧?要不……要不交給我,看看我能不能再問出什么來?”

            引路的鷹羽瞥了他一眼,煩躁道:“去去去,大人親口說的話,你聾了?趕緊弄死,別耽誤老子回去睡覺?!薄芭丁睗M臉失望的曹羽走到孫潛身前,看著其眼眸中的期待,撇撇嘴,右手一揮,一條血痕便出現在其咽喉處。咽喉揮刀,向來是鮮血噴涌而出。

            然曹羽這一刀,卻是占盡了快準狠穩四字。血痕細小,血液竟是滲出來,而不是噴出來!看著因缺氧而瞪大雙眼的孫潛,曹羽滿意的笑了。這時,噌一聲一柄寒刀出鞘,狠狠刺入其腹中,給了他一個痛快?!安苡?!”緩緩拔出刀,引路的鷹羽咬牙道:“你在老子手下做事,老子能護著你??扇舯淮笕丝粗辛?,還這么辦事,小心你的狗命!”

            被怒罵的曹羽也不惱,笑呵呵道:“頭兒,說什么呢,說不定國師大人是覺得我心狠手辣,記下來名字后,要驅逐遠離嘞……”瞪了他一眼,引路鷹羽嘆氣道:“別胡說八道了,你小子,怕真要起來了。說不得日后,就該我叫你頭兒了……”

            “你這貨怎地這般不識好人心?!”“好好好,您繼續嘮叨?!薄啊薄稳找辉?,伍無郁一邊喝著白粥,一邊翻看著關于曹羽的履歷?!熬瓦@么點?”不怪他發問,因為上面就寫了年齡籍貫,其他一個字都沒有。一旁的恭年連忙躬身,有些為難道:“大人,卑職去尋鷹羽冊,找到的只有這點。不如卑職再去……”

            “罷了!”伍無郁將白粥放在桌上,淡淡道:“職責劃分混亂,記錄收納檔案無人。這些過段時間會處理的,不能怪你?!蔽⑽⑻ь^,恭年瞇眼道:“那這曹羽……”“呵,”瞥了眼桌上的履歷,伍無郁笑了笑,“倒也是個人才,且觀察觀察吧。這些時日,你不妨多注意一下他?!?br>
            “卑職明白!”“下去吧?!薄笆?!”恭年退去,七層之上便只剩下伍無郁跟上官楠兒兩人?!澳阕蛞谷ァ遍獌哼t疑道?!暗乩?,審問?!备┦鬃腊?,伍無郁頭也不抬的說出四個字。見他這般清冷,楠兒咬著嘴唇,眼神很是復雜。

            就在這時,艾漁卻是匆匆而來。聽到腳步急切,伍無郁連忙抬頭看去,瞇眼道:“怎地了?”只見艾漁臉色一沉,開口道:“大人,白小花在外求見,說是求大人救一救他爺爺?!卑仔』??白……求恩?既然葉誠都收下了,那這個高手,沒理由放過啊。

            心中起了心思,他便起身,淡漠道:“帶路?!薄笆?!”下了觀機樓,尋來葉誠,伍無郁瞇眼道:“你與那白求恩……”葉誠顯然也知曉外頭白小花的事,因此跟在他身后沉聲道:“環州城頭,恩怨已了。大人不必在意?!蹦蔷秃?。

            默默點點頭,伍無郁便走到了衙門外。剛出來,一道身影便慌忙上前,只見白小花扎著兩個小辮,流淚道:“小國師,求求你救救我爺爺……”“不急?!蔽闊o郁安慰道:“發生了何事,你慢慢講?!鼻笄竽?,我在這除了你不認識別人,你一定要救救我爺爺啊……嗚嗚……”

            黑虎幫?打傷了白求恩?伍無郁瞇眼,看向艾漁。只見她沉吟片刻,然后低聲道:“大人,神都城中,人眾且雜。其中市井間,不乏一些混混幫派。這黑虎幫,便是其中之一?!薄澳軐浊拜叴騻麕ё?,難道其中也有高手?不對啊,神都怎會有江湖門派?”

            伍無郁狐疑道。艾漁卻是搖搖頭,“非是江湖武者之門,不過是一群無賴地痞之流罷了。至于帶走白前輩,不難猜測。除了官身,其余人等街頭不可亮白刃,這是城中規矩。這些人想必都是鉆了空子,用下三濫的手段打傷的。神都打架,他們這些人最是拿手。一些初來乍到的武者,一個不甚,就會中了他們的招?!?br>
            “沒錯!”白小花含淚恨聲道:“爺爺不能出刃,他們還用石灰迷眼,加上人多,這才被他們制住。要不是當時他們沒發現我,我也就……”懂了。點點頭,伍無郁瞇眼道:“去,帶上一隊鷹羽,去黑虎幫。小花,你帶路?!薄班?!”

            黑虎幫?爛俗的名字!馬車中,伍無郁瞇眼琢磨著,一會該如何救下白求恩,并收下他??赡X中忽然靈光一閃,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浮現心頭?!鞍瑵O?”輕喚一聲,艾漁便迅速來到馬車一側,“大人?”撩起車簾,伍無郁瞇眼道:“這些市井無賴組成的幫派,在神都很多嗎?靠什么營生?”

            “不在少數!這個黑虎幫,卑職也想起來了,算是城中排的上名號的,傳聞其幫眾過千,靠刁難一些沒靠山的門鋪,以及欺壓百姓過活?!钡诙俣苏拢貉劬€“過千?!”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伍無郁沉聲道:“如此勢力,背后不會沒人吧?”

            “這是自然?!卑瑵O解釋道:“不過跟他們有關系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官吏,他們互相勾結,壓榨百姓。至于背后是否還有真正的權貴……這個不得而知?!庇杏?,很有用!只是自己想要插足,先得試探出他們背后的人是誰。于是乎,他放下車簾,陷入了沉思。

            傳聞過千幫眾,或許是夸大,然數百應該是有的。這些人混跡市井,消息定然很是靈通。在這神都城,若有他們這些人為眼線,許多事將會輕松不少。直接讓他們成為明面上的附屬,還是暗線呢?片刻后,他便選擇了后者。因為利弊很是清楚,選擇前者,容易落人把柄,遭人攻訐。而且放到明面上后,作用就未必有那么大了。

            反之,若是后者,那益處自然不言而喻?!巴O?!”伍無郁沉聲一喝,皺眉道:“恭年葉誠,你二人帶隊去黑虎幫,救出白前輩后帶回衙門。行事不妨強硬些,艾漁,你上來,隨貧道先回衙門?!奔热幌胍屗麄兂蔀榘抵醒劬€,那他就不好親去了,那樣太過扎眼。

            眾人不知大人是什么意思,但還是躬身領命?!靶鴰熌恪蓖忸^白小花疾呼一聲。伍無郁掀起車簾,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不要擔心,你爺爺會沒事的。我想起來還有事沒處理,讓他們去,夠了?!薄澳恰冒??!瘪R車調轉,艾漁也入了車內。

            “大人?”嘟嘟嘟……食指輕叩著馬車,伍無郁思量片刻,然后開口道:“去查一查這黑虎幫的底細,我要知道他們背后有沒有人,是什么人,他們幫內的事,不分巨細,一一查明?!薄笆?!”“辦這事的時候,讓底下人換去羽服,不要讓人看出是鷹羽衛?!蔽闊o郁想了想,然后問道:“心中有數嗎?大概多久能查清?”

            “唔……”艾漁沉吟片刻,“并不難查,一兩日內,應當能查清?!薄班?,那就好?;匮瞄T之后,便開始著手辦理此事?!薄笆??!薄芸?,馬車便轉道回了衙門。又叮囑了一下艾漁后,他這才走向觀機樓。登上七樓,便看到上官楠兒眼神帶著委屈看向自己,“不是去救人了嗎?白小花,她又是誰?”

            看見她這幅樣子,頓時覺得心中好笑,不過面上卻是一片淡然。邁步走過去,拿起密報一邊翻看,一邊隨口回道:“這些事,讓底下人處理便是。我還……”話沒說完,就覺得臂膀一痛,轉頭看去,只見楠兒竟是一口咬了上去,眼中滿是委屈不滿。

            “你是小狗嗎?怎還咬人呢?!”啞然失笑的將其頭撥開,然后故意板著臉道:“搬上來?你不上來,我就讓白小花住上來了?!薄澳愀?!”說著就呲著牙又要上口。兩人關系,終于破冰。隨后又跟她講了講黑虎幫的事,以及自己的想法。

            “你怎么看?”“你沒親自去,是正確的?!被謴途?,楠兒皺眉道:“這件事,的確不好辦的太過顯眼。但這黑虎幫,若真有數百上千人,那這么一股勢力,背后不可能沒人。等艾漁調查出來他們身后之人后,你打算怎么做?”

            習慣性摩挲著手指,伍無郁瞇眼道:“走一步,看一步。先知道背后之人是誰再說。若是動不得,大不了換個幫派便是,神都城內的幫派不在少數。只要我真有心想要插足,沒道理分不到一杯羹?!薄坝米鼹椨鹦l的暗線?”“姑且一試罷了,能成最好,反正沒什么損失?!?br>
            “這些人都是些市井混混,靠你國師跟鷹羽衛的名頭,能嚇住他們一時,卻不能長久。若真想讓他們為我們辦事,還得下點本錢的?!遍獌簱u頭反駁?!昂呛?,”摟著她,伍無郁瞇眼道:“一些銀子罷了,我還不缺這點。欲用其人,無非是獎懲并用罷了?!?br>
            依在他懷中,楠兒想了想,然后搖搖頭瞇眼道:“不說這個了,剛剛又有密報傳來,是展荊傳回來的。猜猜是什么事?”猜?瞥了眼桌案上纏著黃帶的密報,伍無郁心中一突,沉聲道:“南地出事了?!”說著便伸手拿起那份密報。

            見他這么緊張,楠兒頓時呵呵一笑,“別急,不是壞事,是好事。他們做的不錯,已經略定南地三道,剩下之地,正在進行。算是報喜的?!狈_密報,見果真如此,伍無郁這才松了一口氣?!罢骨G也是,報喜用什么黃帶!”“略定三道,不是小事。用黃帶也不為過?!?br>
            “……”————三川之水匯聚,獨一城而存之。大城之西,日照高懸。展荊面無表情,看著面前的刺史。這次理清門派,所有的事,展荊都沒插手,但有一樣,卻是非他不可。那就是跟這些當地官員,打交道。畢竟他,才是這次鷹羽衛的最高長官,此次行動的統領者。

            “城北彭家,勾連此州七門,行抗拒之事?,F如今已被查證,彭家也悉數打進大牢。這還要多謝大人鼎力相助?!闭骨G看著面前一個勁抹汗的刺史,心中閃過冷笑。這彭家身后,不就是他這個刺史大人嗎?“哪里哪里,為朝廷辦事,應該的?!边@刺史面白無須,長得肥頭大耳,說起話來也是十分客氣。

            跟前日所見,判若兩人!那時的他,可是擺足了官威,可是抖盡了威風!“既然此間事了,那末將這就告辭了?!辈幌攵嗯c他糾纏,反正事情辦完了,因此展荊便開口請辭?!氨竟偎蛯④?,呵呵,送送將軍……”這刺史眼珠一轉,尬笑道:“那個,不知這次事,展將軍打算如何向國師大人稟報???”

            嘴角一勾,展荊看著手上被遞來的銀票,堂而皇之的收入了懷中?!芭砑易锎髳簶O,大人一片公心,末將是在大人的幫助下,這才理清此地?!薄肮?,很好,很好?!甭劥?,這刺史頓時笑得牙不見眼,十分滿意。他不知道,這里的事早被記錄成冊,發往神都了。

            ……第二百二十九章:欲行大善事情很順利,不到黃昏散職,恭年與葉誠便將白求恩帶了回來。他身上確實有傷,不過并不重。伍無郁聽著恭年的稟報,神情淡然?!按巳?,死了三名幫眾,但不是卑職殺的?!惫昕戳搜蹏鴰煷笕?,沉聲道:“是黑虎幫幫主,親自動手,當著我們面殺的。還給了一千兩……”

            親自動手?一千兩?神都繁華,物價亦貴。然這不代表,一千兩就不多??磥碜约旱弥匦聦徱曇幌?,這個黑虎幫,以及這個黑虎幫幫主了。收斂心緒,伍無郁含笑上前,沖白求恩道:“前輩來神都,貧道也沒好好招待,反倒讓前輩落入了小人之手,罪過,罪過?!?br>
            國師說話客氣,不代表他白求恩就能理直氣壯。只見他連忙躬身,苦笑道:“不敢不敢,大人能出手相救,已是感激不盡?!眱扇擞挚吞滓环?,伍無郁正在笑吟吟的看了眼白小花,“不知兩位接下來有什么打算?也不妨告訴前輩,鷹羽衛此時正值用人之際,憑白前輩的武功,加上貧道與小花姑娘的關系,若是愿留下來,自不會虧待二位。

            當然,若二位嫌棄鷹羽名聲不好,要走也可,那黑虎幫給的一千兩,就贈與二位,權當賠罪了?!弊詈笠痪?,顯然帶著點激將的味道。只見白小花胸脯一挺,嬌憨道:“你這小國師,當我跟爺爺是什么人?留下就……”“小花!”

            白求恩皺眉呵斥一聲,然后苦笑著看向伍無郁,“小老兒非是不通情理之人,大人出手相救,小老兒報答大人,是理所應當的。只是這小花爹娘走的早,白家就她這一個孩子。不如這樣,等小老兒見到小花嫁人的那一天,便來這,報效大人?!?br>
            “我不嫁人!”白小花一臉氣憤,等著白求恩呲牙道:“就不嫁!”“你!”白求恩正欲訓斥,伍無郁卻是擺擺手,笑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貧道只是提議罷了,若是前輩不欲,也不強求?!薄八@臭老頭不來,我來!”白小花撇撇嘴,固執道。

            見此,白求恩張嘴欲言,可又覺得場合不對,因此只能作罷?!傲T了,小老兒便帶著小花,跟隨大人了?!毙』ü媚镎媸呛萌搜?,又多了一個高手。心中暗笑,伍無郁面色卻仍是云淡風輕道:“即是如此,恭年,你帶兩位去尋個住的地方,先安頓下來。這些時日暫且修養,以后就算是鷹羽衛的人了?!?br>
            “卑職明白!”“小……大人,卑職明白?!卑仔』ㄐξ膶W著恭年的模樣,拱手道。見此,伍無郁掛著笑意,目送他們離去?!皾M意了?”上官楠兒走出內室,媚態橫生地白了他一眼?!坝钟幸幻呤秩胙?,當然滿意?!薄澳强刹?,買一送一,一個高手,一個小美人?!?br>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