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975章(1 / 4)

            我眉頭一挑忍不住想罵娘,大爺的,這家伙還真是不靠譜,讓他值班守門會,居然給我睡著了?我趕緊走了過去,只見周小舍咋巴著嘴,睡得好不愜意。而再看看門外邊一片寂靜,就連孌尸也沒了蹤影……我趕緊弄醒了周小舍,問:“孌尸呢?”

            “呵呵,村長啊村長,當初可是你一個勁的慫恿我去當領隊帶他們下洞,現在村子有瘟疫你倒怪上我來,你這鍋甩得真漂亮,我看要是有鬼神生氣,肯定也是第一個找你?!薄昂f,要不是你自己貪錢,你又怎么會答應……”老禿頭和小禿頭一個德行,這對父子我早就看清楚,只是這一次,我確實是掉坑了。

            嗎的,我越想越氣,正準備再給小禿頭幾拳的時候,忽然村子里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靶》?,不要沖動?!甭曇魝鱽?,我抬頭一看,卻是見到住我隔壁的趙姨步履蹣跚的走了出來,一邊走,還一邊拉著一根繩子,后邊拖著一口被燒得跟炭似的薄皮棺材。

            “趙姨,你怎么來了?”我連忙道。趙姨雙眼有些看不清,只能緩緩地拉著薄皮棺材走出來,道:“小凡,姨之前聽見他們要燒你家,姨知道這口棺材對你來說很重要,所以特別讓阿虎搶了出來?!壁w姨身子單薄,就這樣辛苦地拖著那口燒得漆黑的薄皮棺材,一步一步,蹣跚地往前走著;身旁那些聞訊趕來的村民,在看到是我之后,紛紛停下腳步,目帶警惕的盯著我……

            “趙姨,你慢點,別摔倒了?!蔽亿s緊提醒道?!耙虥]事,這口棺材是你父親留下的,姨一定要交給你……”趙姨拖著棺材出來,但在走到一半的時候,被老禿頭給攔住了。老禿頭沖我打了個眼神,示意要讓我放了他兒子,他才會讓趙姨出去。

            我猶豫了下,只得點頭道:“我放人,你也放手,你要是耍賴的話,我不會放過你?!崩隙d頭道:“好!”我松手讓小禿頭跑了過去,老禿頭也放手給趙姨讓開了路。趙姨艱難的拖著棺材繼續走出來,道:“小凡,你可不要再打人了,姨把這個棺材給你拖出去……”

            “趙姨您慢點,小心地上……”就在我話音落下,小禿頭忽然折過來,一把惡狠狠將趙姨推倒在地,可憐趙姨上了年紀,一個身形不穩,腦袋磕在了棺材邊上,一下子昏了過去?!摆w姨??!”我這一看,頓時怒不可及,當場沖過去拼盡全力將小禿頭按在地上一陣狂揍……

            【作者題外話】:昨晚才到家,今天開始恢復正常更新,先去碼字,稍晚還有更新'第50章 人皮地圖我氣啊,這禿頭父子欺人太甚了,我已經放人,結果居然還弄傷了趙姨,我哪能忍!小禿頭當場被我揍得鼻青臉腫,這王八蛋太不是東西了,但我這邊身體也受了傷,尤其是左手更使不上力氣,沒過一會,便被老禿頭帶人沖過來踹翻在地。

            接著,老禿頭毫不客氣的領著人對我一陣圍毆,各種拳打腳踢。就連小禿頭也趕緊爬了起來,直接就對著我胸口來了一腳?!奥楸?,陳化凡你剛才不是很狂的嗎?給我打,他娘的,一個死孤兒,也能這么囂張?!毙《d頭一聲招呼,他那幾個狐朋狗黨頓時打得更來勁了,而周圍那些村民們,則面面相覷了下,一個個的都跟木頭似的,都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尤其路悠悠這種,年齡還小,又在上學,有個經紀人替她管雜事,其實挺好。所以蘇躍今天來,還真不是單純找陳嬌嬌。也有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見到路悠悠,跟她談談的成分。結果,剛張嘴,就被陳嬌嬌給看出來了,人家小姑娘,話里話外的都是跟他劃清界限,告訴他,別想通過她,打路悠悠的主意!

            蘇躍就只好想著,用慕遠套路悠悠試試。結果,他魚餌放出去了,人家就是不上鉤。他說‘沒事’。路悠悠就不繼續追問,反而瞧了瞧電梯,分明是在想:陳嬌嬌怎么還沒帶護工阿姨下來?這一看,倒把蘇躍看的有點兒著急。他可不想當著陳嬌嬌的面兒,跟路悠悠談簽約的事兒??!

            只好清清嗓子,尷尬的直接說:“路悠悠,我聽說,你接跟慕遠那個戲了?接戲以后,你考慮簽個經紀人嗎?”“昂?”路悠悠好像沒聽清,回頭,懵懂看他。蘇躍就頭大啊,這是真傻,還是裝傻呢?怎么他也算圈子里混的如魚得水的一個人,好像就轉不過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

            ------------第二百二十五章:亙古不變,約法三章其實蘇躍哪兒知道?路悠悠也就是看著小,心里,可是住著個實打實在人間摸爬滾打過八十多年的老太太!這老太太,還跟他住過好幾年。就他那點兒小九九,在她面前,都不夠看的!

            路悠悠在心里‘呵呵呵’冷笑,臉上還是傻乎乎,眨眨眼,那意思:你說不說,不說我走啦!蘇躍自暴自棄了,一狠心,一閉眼,拍大腿:“這么說吧,路悠悠,你提條件,怎么著,你就肯簽給我?”路悠悠笑了,一偏頭,反問他:“你為什么非要簽我?圈子里,比我長得好,演的好,有天分,有背景,有前途的,應該多的很。而且以你現在的地位,要簽個差不多的,也沒多難?”

            她這個問題,反倒讓蘇躍想了想。最后的結果,就很簡單:“緣分吧,就覺得,欠了你的,不簽你,后悔一輩子?!蹦?,是上輩子欠的嘍?路悠悠眉頭一挑?!靶邪?,那我說條件,你要是都能答應,咱就簽?!边@么痛快?蘇躍一臉狐疑,趕緊問:“你什么條件?”

            “第一,我就簽三年,三年以后,無論我出名、不出名,咱們的合同,都要終止,是否續簽,我說了算,不能自動續約?!甭酚朴粕斐鲆桓∪馐种?,第一個,就是個從來沒有過的,極端苛刻的條件。這簡直就是在告訴蘇躍,你用三年把我培養起來,我就要自由飛,自己跑啦!

            蘇躍當然不愿意,本能的就說:“可這三年,我可都是給你發工資的,賺來的錢,也有你一份兒!”所以,我憑啥干這虧本買賣?“嗯,不僅有我一份兒,我還要至少三成!”路悠悠點頭?!安贿^,我會讓你賺的盆滿缽滿,不讓你吃虧?!?br>
            蘇躍笑了:“你還挺自信?”“你可以不簽??!”路悠悠眨眨眼。蘇躍:……靠!真特么想抽自個兒個嘴巴子,怎么這么欠呢!“那三成利潤,算第二個條件吧?”他趕緊問?!八?,還有一個?!薄澳阏f?!痹缌系搅?,女人提條件,自古至今都是三個!看看趙敏就知道!蘇躍心里翻白眼。

            “跟陳嬌嬌的一樣,不能耽誤我學習、考試、參加比賽,而且,不許試圖改變我的志向或者用什么方式逼迫我改變志向。當然,相對應的,我也保證,只要是合理的通告,我都會盡全力配合,絕不會破壞你的名聲?!泵??蘇躍一挑眉!

            好聰明的丫頭!也好重的一個承諾!在這圈子里,名聲當然很重要!別看現在已經有不少人對藝人放松了要求,有的藝人經紀人也跟著上天,可在圈子里,經紀人的名聲好,仍舊是能拿到優質資源的一個重要條件!更何況,蘇躍相信,未來的演藝圈,只會對藝人、經紀人,把控更嚴格!

            帶出一個能嚴格管理自己的藝人,遠比帶出一堆曇花一現的明星,更具備價值!看來, 這丫頭可不是悶頭進圈子的,她對這個圈子還挺了解。蘇躍想清楚,就抬起手,要跟路悠悠擊掌?!昂?,我都答應!”路悠悠撩著眼皮兒,看看他那只手,沒理他。

            “那簽合同吧,我提的條件,必須都在合同里哦!”蘇躍:……就想拍腦門!我特么干嘛還跟路悠悠耍這小聰明??!有個屁用!------------第二百二十六章:路悠悠越來越值錢蘇躍和路悠悠,就在手術室外面,直接簽了合同。等陳嬌嬌辦完事回來,路悠悠已經跟她一樣,都是‘賣給’蘇躍的人了。

            陳嬌嬌目瞪口呆,瞅著蘇躍,湊到耳邊悄悄跟路悠悠說:“也太便宜他了!”“我哪有那么值錢!”路悠悠心里還是知道的。這畢竟是重活一世,不是前世啦,蘇躍不管是為什么簽她,在她還啥都沒有的情況下,肯答應她那么多條件,還肯這么‘紆尊降貴’的,已經是對她很好、很重視啦!

            蘇躍半點兒不想浪費時間,邊開車,就邊給導演、制片人打電話。一則,宣布:路悠悠,被老子搞定了!二則,問清楚她的進組時間,要劇本啥的。結果,剛說完第一條,制片人就笑:“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行,今早就讓人把劇本送你辦公室去了,誒,你小子,是不是為了簽路悠悠,跟人家小姑娘屁股后面,跟泡泡糖兒似的,黏巴了一天???”

            蘇躍:……他選擇,直接跳過這個話題,問:“路悠悠幾號進組???”制片人愣了下,大概意識到,可能說話不方便,就說了句:“等等,我問導演?!比缓竽沁呉魂囙须s,很快又回話:“三天后吧,直接跟劇組的飛機,飛天山,拍外景。那劇本兒,讓她趕緊看??!”

            瞬間,聰明的換了語氣。蘇躍一本正經答應下來,車也到了警察局門口。他趁路悠悠下車前,告訴她:“我晚點兒給你送劇本兒,你把電話給我一個?!甭酚朴凭徒o了他自己的小靈通號兒。蘇躍有點兒嫌棄?!暗扰耐赀@部,給你換個手機吧,摩托羅拉,剛出了一只,折疊的,又小又精干!”

            “不用?!甭酚朴菩??!拔也话谆愕腻X?!闭f完,一開門兒,下車了。蘇躍就砸吧嘴,他看起來,有那么精于算計嗎?至于路悠悠跟防狼似的,防著自個兒?想著偏頭一看,又樂了。他就見,路悠悠一下車,就跟只小鳥兒似的,往派出所門口,跟根長長的電線桿似的,站的筆直的瘦削少年面前沖。

            那少年,本來一張臉冷冰冰的,看見路悠悠的動作,臉上的冰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融化瓦解,然后嘴角一挑,露出個特別好看,特別溫暖的笑容!蘇躍就托腮幫子:這也是個當明星的好料子??!底子,太好了!路悠悠撲到顧柏旸面前,趕緊剎住腳,他好像怕她摔倒,趕緊拉住她的手。

            路悠悠被他拉著,也不介意,嘿嘿傻笑著,問他:“沒事兒吧?累了吧?餓了吧?咱吃涮羊肉去吧!”顧柏旸那憋在心里的別扭,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第二百二十七章:默認一家人顧柏旸在被帶到派出所,陳述案情的時候,就發現,他好像,已經習慣了總在路悠悠身邊,她不在的時候,他的世界會變成下雪的冬夜,過于安靜、寂靜,一點兒波瀾都沒有,還冷冰冰的。

            所以,他感覺到了害怕,害怕被丟棄。他感覺到了失落,失落被遺忘。感覺到了忐忑,忐忑被放棄。直到那小胖子,帶著一張大大的小臉兒,一身火熱的出現在他面前,他的所有情緒,都融化了,變成了滿心歡喜,滿心期待,和說不清的,被填的熱熱的,滿足感。

            他們倆,是第一次,就倆人兒,在外面吃火鍋。路悠悠把他走以后發生的事情,全告訴他。還跟他說,簽了蘇躍,三天以后,去天山拍戲。顧柏旸正給她夾羊肉的手,頓時就頓住了,也就一下,就立刻自然的送進她麻醬香菜滿滿的小碗里。

            “天山這會兒,肯定特冷?!甭酚朴七炅镞炅?,吸羊肉:“我得想辦法,讓我哥,給我弄個可暖和的軍大衣,我可怕、可怕冷呢!”“嗯?!鳖櫚貢D答應,心里盤算:弄啥軍大衣,又硬又重,明天就買個羽絨服去!“不過,我聽說,新疆的烤馕和奶豆子啥的,都特好吃,到時候,我買一堆回來,給你,還給顧叔叔!”路悠悠笑的傻呵呵,得不得的,說個不停。

            顧柏旸皺眉:“他都那么胖了,給他買那些干啥!”“顧叔叔不胖!”路悠悠爭辯?!邦櫴迨逄嫖遗侥敲春玫姆孔?,我都沒謝謝他!”“不用謝!”顧柏旸輕描淡寫。都是一家人了,謝啥謝?那都是他該干的。路悠悠也不反駁他,高高興興,往嘴里塞羊肉。

            正吹熱氣兒呢,一個高高大大身影,大馬金刀的,就坐她跟前,偏頭問了句:“好吃不?”路悠悠眼睛就亮了?!案?!你咋來了,不是調查案子?”“調查案子,也得吃飯吧?”魏之煊叫來服務員,讓加了雙筷子??纯疵妹?,再看看對面,剛剛不自在的停止了給妹妹投喂的顧柏旸,心里,重重嘆了口氣!

            青春的躁動,真是無法阻擋??!“何況,你倆吃飯,還選我單位外面,我一出來,就看見你倆!”路悠悠一愣,順著魏之煊的視線往后面一看。嗬!可不就是!立刻就有點兒慫慫的,眨眨眼,趕緊想解釋一下:今天去幫忙陳嬌嬌,都沒吃午飯,這會兒太累啦,才隨便找個地方吃晚飯,不是故意不回家,而且,跟外婆報備過啦!

            只是,還沒說,魏之煊就懶洋洋的說:“嗯,我知道了,我今天累了,懶得收拾你們兩個小東西!”他拿著筷子,指指倆人兒?!澳銈儍蓚€,到處惹事兒,現在只怕整個西市,沒幾個派出所你們沒去過,沒幾個派出所的民警不認識你們,你哥哥我,都跟著你倆出名兒了!”

            路悠悠瞪眼:“陳嬌嬌家那事兒,你也知道?”“嗯?!蔽褐雍蛉?,表情酷酷的:“你們兩個就等著吧,一開學,至少倆錦旗,給你們來個‘開門大吉’!”------------第二百二十八章:趙老師的問題路悠悠聽的,咯咯笑。

            魏之煊拿筷子,戳她小肉臉:“你啊,怎么這么愛管閑事兒?!闭f著,吃了口羊肉,也看看顧柏旸,狀似無意的問:“這么愛管,趙老師家的情況,你們知道嗎?”倆人都是一愣。路悠悠立刻問:“趙老師有問題?”魏之煊一嗆,連連咳嗽,抬起頭,驚訝的瞪她。

            “你怎么知道?!”路悠悠:……哥你以為你裝的很好?顧柏旸:……嘿嘿,大舅哥智商一般,以后好對付!魏之煊尷尬笑笑,擦干凈嘴,指著他倆告誡:“可別瞎說啊,我可啥都沒說!”路悠悠趕緊點頭:“昂,哥,我啥都不說!”

            “那,趙老師到底有啥問題???”魏之煊被追問的無奈,只好告訴他們:“現在,還沒證據,就是查出來,有些來路不明的錢?!薄坝??!甭酚朴期s緊說:“趙老師,私下里開培訓班!”“我知道?!蔽褐影櫭键c頭。這消息,他們早調查到了。

            覺得,這也賺不到多少,怎么也不可能賺來五套房子,一間店吧?“在校教師私自開培訓班,是違規的,要是她家真這么有錢,她其實,沒必要開培訓班賺錢,對吧?”顧柏旸眉頭一揚,魏之煊隨即瞇了瞇眼睛。臭小子,挺有腦子??!

            趙老師這行為,的確有點兒問題,可以著手,調查試試。魏之煊含著筷子,想了想,就扔了筷子,站起來?!澳銈z吃著,吃完早點兒回家,哥回局里去了!”話說完,人已經不見了。路悠悠嘆了口氣。果然,這輩子,想阻止她哥當刑警,阻止他涉險,基本是不可能了。

            不過,她上輩子怎么也沒想過,那個想盡辦法賺錢的趙老師,居然家里那么有錢?她是去過一次她家里的。房子很大,裝修特漂亮,兒子的玩具堆了滿地!她想,這些,肯定都是坑學生坑來的!然后也實在想不起來因為什么,她在她家里大鬧了一場,從此,就再沒去過。

            外婆還想讓魏淑琴幫忙,說句好話,讓她回去補課,不要耽誤學習。結果,電話里,魏淑琴冷嘲熱諷:“說什么好話?她有那膽子跟老師吵架,就別回去,反正,也不是學習的料,回去干嘛?不是白費錢?”這話,路悠悠站在一旁,都聽到了。

            外婆氣得罵魏淑琴,氣得哭。她也哭,很怕很怕的哭。如今,經歷過魏淑琴什么都沒有以后,全靠著她過的日子,她反倒已經想不起來,當初,為什么要哭呢?又為什么,要害怕???明明沒有媽媽,她反而活的很好呢!------------

            第二百二十九章:快樂肥宅水的快樂一只黑乎乎,卻飄著甜甜辣辣香氣兒的杯子,突然湊到眼前。路悠悠眨眨眼,隔著熱氣騰騰的火鍋,看見顧柏旸英俊帥氣卻臭屁的一張臉,和修長握著杯子的雪白手指。忍不住伸出手,接過杯子。

            “給我噠?”“廢話,不給你給誰?”顧柏旸翻白眼,低著腦袋,裝模作樣塞肉吃。其實,耳尖尖早就紅彤彤啦!路悠悠就嘿嘿笑,喝了一口?!斑?!”立刻幸福的,整個人都冒泡泡。冬天里,加了生姜的滾燙快樂肥宅水!簡直不要太美好!

            “那么好喝?”顧柏旸皺著眉頭,嫌棄的看她?!鞍?,可好喝!你喝呀!”路悠悠大眼睛亮晶晶,大腦袋點不停。顧柏旸就忍不住,跟著咧嘴巴,嘗了一口。嘖,辣乎乎,甜滋滋,的確很好喝??!原來,路悠悠偶爾脫口而出的‘快樂肥宅水’是這個意思,喝了,果然可以快樂!

            第二天,蘇躍來小區,給路悠悠送劇本。仰著頭,看著她從顧柏旸家的樓道里出來,托著下巴研究。陳嬌嬌不是說,顧柏旸家挺有錢嘛?怎么還住這種舊小區?現在的有錢人,不都流行住別墅?難道,是陳嬌嬌少見多怪,沒見過真正的有錢人?

            “他有沒有錢,跟你有關系呀?”猝不及防,一個聲音從下面傳來,蘇躍嚇得跳起來,低頭看,就見路悠悠板著張肉乎乎的小臉兒,正戒備的瞪他。蘇躍就皺眉倒抽一口氣:“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看眼睛嘍?!甭酚朴票持?,老神在在:“你那眼睛,在放金光??!”

            “放金光,也有可能太陽照的?你這小丫頭,別胡思亂想的,還有,能不能別這么沒大沒小,你看看人家嬌嬌多乖,一口一個老師、老師的喊著,我作為經紀人,聽著也舒坦!”“嗯,嬌嬌是很乖??!”路悠悠贊同:“可你也沒時時刻刻想著,怎么算計她?!?br>
            “我也沒算計你!”蘇躍瞪眼。路悠悠瞪回去,那意思:你確定?蘇躍:……的確,不太吧?主要是,路悠悠這人吧,給他的感覺就是,身上素材多,人聰明,好像也很幸運,就是天生混演藝圈的料,而且不止她一個人,她周圍的人,好像對他,也都挺有吸引力。

            從陳嬌嬌,到顧柏旸,甚至最近,那叫杜高的小子,跟著陳嬌嬌跑了幾趟公司,他都覺得,那娃,很有諧星的天分嘛!但這,不能算算計吧?頂多就是他有眼光,有雙發現的眼睛嘍?蘇躍自我安慰一番,又能坦然的面對路悠悠了。

            從包里掏出劇本?!澳阊?,別總覺得吃虧,現在吃虧的可是我!兩天以后,你要是給我丟了人,我看你怎么囂張!”說完,劇本就想往路悠悠大腦袋上輕輕敲一記。剛抬手,就覺得不對勁,再一抬眼。好嘛!顧柏旸站在樓門口,雙手插兜,一雙冷颼颼的、黑黢黢的眼睛,正透過紫毛兒劉海兒,死死的盯著他。

            那眼神分明在說:你打一下試試?小爺打斷你的手!蘇躍丟下劇本,撒腿就跑!------------第二百三十章:珍惜歲月,不負韶華蘇躍跑了。路悠悠一回頭,就跟顧柏旸笑,顛兒顛兒跑回去問他:“你怎么下來啦?”“你沒穿外套?!?br>
            顧柏旸順手就拿外套給她裹上,問了句:“上去還有事兒沒?”他們剛剛,剛好做完全部寒假作業,路悠悠已經開始刷包老師給她的題。等過完年,中學生奧數競賽班的預選班就開班。競賽班是開班先考試,考試不合格,直接刷下去。

            路悠悠現在的成績,雖然看著還挺好看,可跟競賽班比,簡直天差地別,她想進去,就得抓緊每一分鐘,刷題!她拿到題的時候,距離過年,已經只剩十二天。劉老師覺得,時間太緊,私下里勸她:“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還是以目前的學習為重。就算高二要選理科,奧數比賽也不是必須參加,只是錦上添花?!?br>
            說是這樣說,看路悠悠的眼神里,滿是期待。她怎么會不懂?又怎么會不珍惜?上輩子,劉老師不止一次這樣看過她,可她最終,讓她失望了。這輩子,劉老師還是這樣看她,她覺得,要不負期待,也不負韶華歲月!所以,雖然這幾天,她天天因為各種事,在外面跑,可每天包老師要求她做的題,刷的卷子,她一點兒沒少做。

            同時,還得兼顧化學。孟老師那里,也是過完初七就開班,一樣要開班考試,路悠悠這回,不想輸給章茉茉。畢竟,章茉茉也抓緊著呢!她打電話跟她抱怨:“我媽真是瘋了,給我搞來一堆化學題,跟看犯人似的,看著我做!我的世界,現在就剩下化學倆字兒,煩都煩死!”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