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78章(1 / 5)

            地球儀擺在床邊,景泰帝瘦得皮包骨的手指點在上面,微微擺動著?!案富?!”朱見濟揉了把臉,把面容上的憔悴揉下去,坐到了景泰帝病床邊上。景泰帝看著地球儀,良久聲音輕微的感嘆一句,“可惜了……”“為父還等著派人下西洋的時候,去看看所謂的奧斯曼和泰西諸國呢?!?br>
            不如先讓他們沖一波,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是?“回來的差不多了,讓炮手做好準備!”大明此時的隊伍排列,仍然非常的規整,完美符合強迫癥的要求——步兵居中,展開成三線,各線相距50至200步,每線又分為6列。騎兵位于兩翼,仆從軍被召喚回來后,也匆匆忙忙的跑到旁邊,根本不敢去沖撞大明排好的戰列線。

            因為那一萬人組成的巨大方陣,此時已經舉起了長槍,通過上面安裝的瞄準鏡對準了對面。而火炮,則是分布在各線之間。他們隨著仆從軍的撤退而緩緩行動起來,向著前方推進。他們的速度很慢,但非常的穩。在武會老師的棍棒教育下,這些人的紀律性是很強的。

            因為如果不服從紀律,那處罰會非常的嚴重。小到關小黑屋,大到拖累家人,全家被貶為奴籍。所以他們保持著戰線的統一,舉著槍,推著炮,碾壓過腳下的青草。而當這么多人采取統一的行動時,視覺效果是很震撼的。起碼在孛來看來,雖然大明的隊列動作緩慢,可壓迫力卻遠超了之前的靜態。

            等仆從軍跑回來大部分時,方瑛抬手。跟隨在他身邊的一整排衛兵即刻拔槍向天,按動了扳機。就像跑步比賽開始的鳴槍示意?!伴_炮!”“開炮!”“開炮!”隊列里的指揮官幾乎同時下令。于是火炮被發射了出去。這是和大將軍炮款式不一的新式炮。

            前者體量沉重,加上初步制造,有些地方還無法得到完善,難以移動,所以目前的應用,一般是安放在城墻之上的。但是這一次新運來的大炮,則是在體量上進行了縮減,并且安裝了一些支撐物和滑輪,讓人可以更輕松的將之挪動起來,成為了行軍中可能帶上的武器。

            這炮所用材質也不同。完全用熟鐵,再運用上兵仗局集思廣益想出來的水力捶鍛之法打制,制造簡單,價格低廉,比起生產起來還有些艱難的大將軍炮,能夠做到更好的量產,還改造了膛線,提升了炮擊的準確率。而因為這種大炮的外形有些類似竹節,于是也被稱之為“竹節炮”。

            方瑛和李秉他們第一次見證竹節炮開火時,就對這個大家伙愛不釋手。守邊關多年,他們是有些清閑的。因為蒙古弱而大明強,又有經濟貿易的順利展開,從而降低了雙方爆發戰爭的概率。起碼大同、大寧一線的戰事的確較少。大將軍炮至今都沒用過幾次,讓李秉非常惋惜,恨不得拉著大炮去遼東,把那邊跳的很快樂的女真人給炮幾下。

            用在蒙古佬身上……可惜了。不過等竹節炮運來,他們就立馬收回了這個想法,并且非常激動想用對方的血來給新火炮“開刃”。至于排隊前進,則是方瑛總結了朱見濟訓練東宮六率的經驗后總結出來的戰法。這個時代的火槍雖然廣泛運用于戰場,可射擊率還是個問題。

            誰他媽想披著一身羊皮出去?本以為大明的食鹽很豐富來著,誰能想到還有如此的當頭棒喝?問題大了!小太子當時就砸巴了一下嘴,努力的從腦子里搜刮起了前世的知識,企圖為自己挽尊。好在文科生搞不懂物化原理,卻是能背。

            朱見濟想腫了臉,終于回憶起了海鹽的曬制方法。他現在把張鳳跟石璞找來,就是讓他倆去負責新法制鹽一事的。石璞聽完,只是將朱見濟提前寫好的曬鹽法看了又看,最后沉默不語。他的才干在六部長官中,算是比較低下的,甚至于當上這個尚書,也脫不開走后門氪金這事,私生活也是此時尋常士大夫的模樣,但石璞在工作上有個非常讓朱見濟夸贊的優點,就是拿了任務不多說,能乖乖的去做。

            張鳳更是如此。最近的各種開支已經快把這人給逼瘋了,做夢都逃不開各種表格,睜眼閉眼都要手撫心臟,念叨著戶部里面剩余的一點銀錢。難怪前任金濂會死在工作崗位上!小太子在這時候能給他提供一個新的賺錢方法,張鳳恨不得當場給他跪下!

            什么話都不說了,能給國家想辦法攬財,那小太子就是永遠的神!“都是古人的功勞,”朱見濟沒有把張石二人的夸贊厚臉皮收下,只是感嘆著說道,“這些法子,不少都是從《永樂大典》中尋求到的,可見我華夏先民之聰慧!”

            “奈何如此妙法,即便記于典籍之中,竟也慢慢失傳,以至于二位尚書都不曾聽聞,尤為可嘆!”張鳳順勢說道,“當年太宗編修《永樂大典》,所用人力物力,何其浩大?臣等眇眇之身,如何能于當時世間大半俊才相比?”“何況《永樂大典》編修之后,由于體量之巨,內容之多,令人難以翻閱識記,刊印更是艱難……”

            就這種情況,使得《永樂大典》修好之后,很長時間都是束之高閣。對于尋常的讀書人來說,他們只需要去關注四書五經就好,如果要開辟新方向,也有不少專門典籍查閱,沒必要去翻如此的大部頭??蛇@么好的一本書,朱見濟如何能狠心讓它不見天日?

            ------------第115章:太上皇如喪考批“父皇前段日子不是讓翰林院修了《寰宇通志》嗎?孤也想給他們一個任務,便是查閱《永樂大典》以及別的典籍,將古今經世濟用之法通通編修入一本書中,名為《天工開物》,發行天下,如何?”

            借著這個忽然而來的話題,朱見濟提出了這個要求。張鳳和石璞當然不會拒絕朱見濟的提議。反正修書這種辛苦活又不是他們來干,怕什么?何況,書修的多了,也能證明國家如今的強盛。畢竟只有盛世之下,才有足夠的精力去折騰文化藝術方面的事。

            二人事后返回各自的辦公場所,又迅速的找來相應的官員,要求他們前去朝廷各地的鹽場,將這種新法實驗一番,只要成效良好,便要迅速的推廣。張鳳方面則是約談了一下太府寺,請胡安壽去調查一下民間食鹽的價格,還有鹽商販賣后的獲利,好為之后的開中法定好基本方向。

            于外界看起來,京城仍然是風平浪靜的一天。只是在鳳陽,已經被迫給老祖宗守陵多日的朱祁鎮再次迎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他在瓦剌的野生老婆和孩子終于通過景泰帝的手,送到了鳳陽。而朱祁鎮仍舊保持了他的薄涼本性,對于許久未見的異域妻和子根本沒什么感動。

            他甚至覺得景泰帝來這么一出,是在惡心自己!自己娶也先的妹妹,然后跟這個野蠻粗魯的女人生孩子,本來就是形勢所迫!沒看見自己回來以后一點都沒提過這事嗎?景泰帝已經把自己困在了鳳陽這個鬼地方,現在還在如此折辱他?!

            土木帝為此大怒,又氣得想打老婆。但也先妹妹帶來的消息,卻是澆滅了朱祁鎮心中的火焰?!安仭佀懒??”驚聞此話的朱祁鎮面色灰白,比起當初打了敗仗被俘虜還要失態,癱坐在椅子上。錢氏見他面如死灰,一派頹唐,忍不住上前安慰丈夫。

            結果她才靠近幾步,就被猛然竄起的朱祁鎮給狠狠推了一把,“你想干什么?!”“你也要來看朕的笑話?”“伯顏!伯顏都死了!”朱祁鎮悲痛難耐,捂著臉哭了起來。那個在草原上誠懇對待自己,會對自己說“我的皇帝”這種親近話語的漢子……竟然就這么沒了!

            朱祁鎮放空自己,不再去理身邊的人,失魂落魄的飄蕩去里面的房間,繼續痛哭?!罢媸莻€沒用的男人!”也先妹妹拉著孩子的手,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煩躁和猶豫,“我竟然要和這樣的男人度過接下來的生命,這是長生天對我的懲罰嗎?”

            她們之間,誰錯了?而且錢氏心中對于“伯顏”也無比好奇,想知道能讓性情刻薄寡恩的丈夫如此哀悼的人物,又是何等身份?!懊妹?,不知伯顏是哪位英雄?”錢氏靠近仍然一副蒙古打扮的也先妹妹,強笑著發問。對方抱住孩子,冷硬回道,“他們那么要好,你天天跟著人卻不知道?”

            “伯顏,是我的兄長!”“也是個跟咱們丈夫關系匪淺的人!”說到這句話,也先妹妹還有些恨意。她并不是也先很看重的親屬,當初意外俘虜了大明皇帝,也先太師驚喜的想把人留住,便隨意挑了她嫁過去,名為“結兩家之好”,其實就是要把朱祁鎮綁上蒙古的船。

            也先妹妹起先覺得還行。畢竟她嫁人的對象好歹是個皇帝,在蒙古能被也先好吃好喝的拉攏,回去大明更是直接成為上國妃子,到時候也先為了蒙古的利益,也會作為外援,讓她不至于在深宮中受欺負。但伯顏的出現直接讓她的美夢破碎了。

            那兩個男人怎么就動真感情了?!回想去過去被迫成為第三者的事,還有自己跟孩子繼續被牽連,被人從蒙古打包送到了鳳陽,也先妹妹也十分氣惱。她在來的路上就從侍衛嘴里打聽過目前朱祁鎮的地位,知道這人政斗失敗,不需要多慮,所以把心中的不麻煩都釋放了出來。

            如果下半輩子都要跟著這人過,那憋著委屈自己干嘛!“你的丈夫不是條好漢,我不愛他,你可以放心的繼續和他生活?!薄敖o我安排的院子在哪里?我帶著孩子過去,以后沒事可以不用常見!”也先妹妹打了聲招呼,然后在仆人的引導下走了。

            只留下不敢置信的錢氏?!本┝?,剛剛完成治理黃河工程的徐有貞被召令回京。景泰帝帶著兒子一塊接見了他?!俺及菀姳菹?,太子!”徐有貞長的頗為矮小,但一副精明強干的模樣,尤其是在工地上工作久了,風吹日曬出了滿臉滄桑,乍一看,還有些“國家棟梁”的感覺。

            只是當景泰帝讓他抬起頭來說話的時候,這人臉上討好的笑容,又把他的“名臣風度”破壞的一干二凈。朱見濟對這人嘖嘖稱奇?!皭矍渲嗡泄?,朕都不知該如何封賞于你了……”景泰帝卻是很欣賞徐有貞的態度,對著人好言好語的拉家常,時不時問兩句黃河的情況。

            “臣為天家效力,理所應當,不足以讓陛下說這話!”徐有貞笑得更加賊眉鼠眼,發黃的牙齒都露出來了幾顆?!爱斨械闹饕?,還得是太子爺做出了水泥這等神物,只需要短短幾天,就能鑄成大堤,讓洪水不能滲透……”“這都是陛下與太子的功勞??!”

            用真情實感的詠嘆調大聲喊出這一句,徐有貞對著景泰帝父子深深拜下,感動的景泰帝都淚目了。也許是第一次有人這么熱忱的贊嘆自己,讓景泰帝賞賜的小手又蠢蠢欲動。但是天天看著兒子除了批閱奏疏還要審查各種表格,景泰帝也強化了一點財政概念,知道自己隨手一扔,就能把不少人一輩子賺不到的錢給砸出去。

            這么一對比,景泰帝就主動節省起來了,就連唐妃的家里都不怎么賞賜了,還在考成法中,把觸犯了規矩的官員曾經被賜下的田地收回不少,然后轉手就交給兒子開皇莊。所以為了每天都要考慮收支問題的兒子,景泰帝放棄了給徐有貞賜金子的想法,只是拉著他的手一口一個“愛卿”,然后讓他以僉都御史的身份,幫助王竑一起管理都察院。

            這就擴大徐有貞的權力。反正對于當官的來說,掌權了就是掌錢了,升官后面自然能發財。徐有貞雖然有些失望,沒有直接提拔成國家大員,但還是接受了一個任命。在考成法出臺之后,都察院的權力和待遇其實是提升了不少的,不少官員的前途都在御史手中的小本本上,一旦有污點,就容易成為政敵攻擊的對象。

            于是很多官老爺都對來考察自己工作績效的御史們尊重了起來。朱見濟一直含笑不語。直到景泰帝說累了,轉過去喝起了茶潤喉,他才小聲的對徐有貞說道,“孤聽說,徐愛卿此前叫做徐珵?”徐有貞渾身一抖,才被景泰帝的和顏悅色說到飄飄然的靈魂瞬間落地,吶吶的說不出話。

            ------------第116章:徐有貞被太子認可了徐珵是什么人?是在當初土木堡大變消息一傳來,就鼓動朝臣遷都的“奸臣”。是在朝堂之上被救時宰相于謙怒斥的不法分子。北京保衛戰之后,徐珵這個名字已經算是爛透了,正好封建時代又沒有身份證這種東西,雖然講究“父母賜名,不可更改”,但只要人不要臉,改名字還是很方便的。

            于是徐珵不見了,朝堂中多了個名叫徐有貞的大臣。景泰帝不知道還有這變化,只當“徐珵”后面受不住罵聲自個兒引咎辭職了,黃河水患一來,又見“徐有貞”主動請纓,便提拔了后者。之前皇帝的舉動,讓徐有貞還以為這事已經徹底過去了,心里還琢磨著如何獲得圣心,討好面前這對天底下最尊貴的父子。

            結果小太子偷偷一句話,就讓他嚇出了一身汗?!靶烨浼也槐囟鄳],”朱見濟笑著對他提了提腰帶,勒住雖然減肥了很久,但仍然不見癟下去的小肚腩,“孤既然把這事跟你說開了,便是既往不咎的意思?!薄澳闵系淖嗍韫潞透富识伎戳?,很不錯。你治理黃河也有功勞,幾年前的糊涂話……只是心急導致的,如今也不必再抓著不放?!?br>
            他學著景泰帝的樣子跟大汗淋漓的徐有貞握手,誠懇的告訴他,“日后好生做事,卿家既然精通天文水利,自然會是我朝棟梁!”以大明朝令朱見濟胃疼的各種自然學科普及程度,能找個通曉多方面事務的家伙還真難得。雖然小太子相信民間自有能人,可官方又不重視,科舉也不搞那玩意,朝堂上的官員中能來個理科人才,簡直堪稱一寶了!

            為了徐有貞的本事和馬屁,朱見濟決定對他好一點。徐有貞被這又是蘿卜又是大棒的手段弄的頭昏腦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讓小太子如此針對。不過對方既然如此說了,日后有人再拿這問題攻擊自己,他也有話可說了?;实劭瓷先ψ约汉軡M意,

            太子只是敲打了一番,八成是不滿于自己改名換姓的“欺君之罪”,只要以后好好干活,估計也沒啥問題。于是徐有貞擺出一副感動的含淚模樣,“臣必然為天家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你們說什么了?”飲茶完畢的景泰帝回過頭,就見兒子和徐有貞心心相惜的模樣,不由笑了出聲。

            自己兒子身材矮胖,臣子中的大多數即便跪下,也得微微低頭跟他對視。這個徐有貞倒是正好,跪下后能讓太子享受下來自別人的仰視。難怪青哥兒喜歡!“沒什么,只是問了一些治水的事情?!敝煲姖χ艿胶冒职稚磉?,父子倆聊起了中午吃什么的問題。

            徐有貞見此機會,請求告退。等著走出大殿,明明是即將入暑的大好日頭,卻讓徐有貞覺得自己背巾濕透了。朱見濟卻是不在意他的感受。在接觸巔峰權力日久,朱見濟也慢慢的不再對過去歷史上的各種“名人”過于看重了。誰讓歷史書就那么一點,只能撿著那些人有代表性的經歷說?

            于謙的人品足夠好,但他在生活上死板的作風讓他老婆都受不了,錦衣衛隔墻有耳的時候,還聽到過他倆夫妻間的吵架,甚至還有過于謙被趕出臥室打地鋪睡覺的事。他做事情還有典型的“我行你也行”理念,導致很多官員都對其不滿。

            而且于少保在經濟方面的確不怎么行,他可以認真的去操練士卒,兼職文武,但他再怎么認真的對賬本,也無法賺出來金銀財寶。足以見得人無完人。所以一個徐有貞,朱見濟是不怕的。他是臣子,是皇權規則體系下的一個正常打工人,只要沒有太上皇這個上位的捷徑在,他要想獲得權力和地位,就只能抱住景泰帝和自己的大腿。

            再說了,這人明顯有眼力見,溜須拍馬的功夫,能把小太子的厚臉皮都拍紅了,本事又足夠,是個值得一用的。小太子決定“任用佞臣”,以后讓徐有貞幫自己背一些黑鍋。如果曹吉祥在天有靈,只怕會因為小太子的雙標而痛哭出聲。

            明明……明明他倆干的都是差不多的事!怎么就自個兒被宰了?對此,朱見濟只能表示自己當時初來乍到,操作不熟,真是不好意思。另外,曹吉祥和徐有貞的身份也不一樣嘛——后者是臣子,是有機會改換門庭的自由打工人,所以明末才有那么有投降闖王和滿清的士大夫。

            但前者是皇帝的家奴!一個奴婢敢對主子下手,這問題不是更嚴重嗎?曹吉祥飄在天上落淚又能如何?朱見濟當初,殺他和石亨,可都是“師出有名”的!他才不會不講道理,做個肆意殺人的暴君!小太子可是一個喜歡好名聲的人。

            ——————“老徐怎么還不回來?”“他是想死在外面了嗎?”九月份的咸陽宮里,外面的太陽滾燙灼熱,但擺放了大量冰塊的宮廷之內卻是充滿了涼氣。解決了手頭上幾個大問題,近來沒有太多煩惱的朱見濟終于有空,和小伙伴們對坐吃瓜。

            翠皮紅壤的西瓜被三個小伙子一人抱住一個,用勺子挖著吃,清甜可口。作為一種在洪武元年就被太祖欽定為“太廟貢品”的水果,西瓜在大明的培育算得上發達的了,而老朱家的每代皇帝,也都挺喜歡吃瓜。自遷都北京后,先帝爺們還特意命人在京城周邊開辟瓜地,以為特貢之物。

            而朱見濟弄出來了玻璃后,得知皇家竟然還有“種瓜”這一業務,還特意著人弄了個小小的溫室出來,讓人在里面種植一些綠色果蔬。于是在北京的九月里,小太子還能和他的伴讀天團一起共享吃瓜之樂??上ё钅苋氯碌男煊缹幉辉?。

            經過一個暑期,被曬黑了不少的柳承慶跟張懋啃了一大口瓜,滿嘴汁水含糊不清的回道,“老徐最近傳信,說去了山東那邊……這個月怕是趕不回來了?!背诵煊缹幈慌沙鋈プ龅讓有麄鞴ぷ?,其實這一年下來,他們兩個小少年也沒閑著。

            在農莊集體化推廣到其他地方的時候,朱見濟就讓這兩個錦衣玉食的小少爺下鄉去“體驗生活”了。作為太子的伴讀,現在對方年紀小,是無法做什么大事的,但卻注定了他們長大之后,會隨著新帝登基而得到重用。所以朱見濟要從現在開始培養起他們。

            他可不想以后做事了,身邊的人手竟然是個不知民間疾苦的官二代。認真工作,要從娃娃抓起!于是在這暑熱的幾個月里,柳承慶和張懋被迫下田參與了夏收和新一輪的播種,還去參觀了織布廠等等地方,總算是明白為什么小太子會時時盯著賬本了。

            他們身為傳承數代的勛貴,日?;ㄤN動不動就是幾十上百兩的,對于正常的社會情況自然有些脫離。如果不是有個晉惠帝提前說出了“何不食肉糜”這句名言,想來還會有后來的權貴們喊出來?,F在好了,勞動改造過的兩個貴少爺迅速的成熟了起來,慢慢的脫離了哇派護法的身份。

            效果比變形記還顯著。只有徐永寧這個二哈,仍然是原來的模樣。自打朱見濟給了他方便之權,去各地充當罪惡克星,這家伙便樂不思蜀,偶爾才有一兩封信送回來,給大家報個平安。為此,徐永寧他叔嬸親娘都擔憂不已,兩位女性長輩甚至入宮求見過杭皇后,想借對方的口跟朱見濟說一聲,趕緊把飛起來的狗子找回來。

            老徐家的嫡系只剩下這么一個了!朱見濟能有什么辦法?他敢讓錦衣衛把人綁回來,第二天徐二哈就能給太子殿下制定一個全新的“咸陽宮裝修計劃”。為了省點錢,朱見濟決定假裝不知道這事。不過今日一問,對于徐永寧跑去了山東,小太子還是很驚訝的。

            他捧著瓜皺眉,仿佛手中的西瓜不再甜美,“他去哪里干什么?”總不能跟徐有貞一樣,也要去治理黃河吧?------------第117章:徐永寧在山東“老徐在信上說,你趁著推廣農莊的機會,把地方上的不少惡人都給抓了,搞的他沒地方發揮本事,干脆出直隸,去山東那邊了!”

            張懋憨笑著告訴朱見濟,對于徐永寧這樣的腦回路也是非常理解了。他們是親身參與過集體化建設的人,雖然因為年少,無法過多的做什么,但該了解的還是了解到了的。比如說在大明的光輝無法覆蓋到的地方,人們很多時候都是被當地的地主給統治著。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