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975章(1 / 6)

            就如那個八百塊買來的帝皇御賜硯臺,還有從另外一家古董店花三十萬塊買下來的一塊宋朝木雕,人家那店鋪老板還以為遇上了冤大頭,就隨便一塊木雕賣了我三十萬,殊不知我真正看上的是那塊木頭,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極品梨花木,估摸著要是請人拆了做成串珠,估計湊合賣個五六百萬都可以……

            超級水蛭一陣翻滾,力大無窮的它,身體一甩,頓時就形成了一股暗涌,但沒想到的是,這股足以將我掀翻的暗涌,對于那些尸體卻絲毫沒有影響,我看了下,那么多尸體,紋絲不動,該站的站,該懸浮的懸浮,人家壓根就跟被定住了似的,任你暗涌再猛,它們就是不動如鐘。

            這是一張猙獰到無法形容的臉龐,雙眸如血,空洞卻又泛著一股冰冷,臉上長滿了細小茂密的黑色鱗片,鷹鼻虎口,嘴有獠牙,不倫不類,儼然一副四不像的模樣,腦袋卻還偏偏長了一頭白色的長發,隨著水流飄動,密密麻麻的,讓人頭皮發麻……

            有時候,我們經常能聽到這樣的新聞和怪事:哪里的河里又有人掉水了,結果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體……而有時候,一條河里同個位置,往往能死上好多人,但偏偏在那里卻怎么也找不著尸體;有些老人,說是曾見過河里經常死人的地方,突然冒出一個人影,而仔細一看,那人影卻長著一副比怪物還要嚇人的臉龐,一頭白發,就跟水草似的,專勾活人……

            我原本以為會有一番惡斗,但沒想到超級水蛭在水猴的面前,柔弱得就跟個小學生似的,先是被頭發纏住了身體,接著,水猴張開嘴巴一口咬在了水蛭的身上,用它鋒利的獠牙破開了水蛭的外皮后,順勢一撥,當場在那水蛭的身上劃開了一道好幾米長的口子……

            水猴嘴有獠牙,鋒利得跟刀刃似的,它每咬一口下去,那條超級水蛭就多虛弱上一分,而后邊,我看到其他的薄皮黑棺里,爬出來了更多的水猴,它們面無表情的全部貼在了超級水蛭的身上,任憑超級水蛭的身體再碩大和綿長,也經不住這么多的水猴同時撕咬……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古書籍,則述說了祭壇這種東西,往往是一種封印之類的東西,而它可不是小說中動輒就能封印什么上古神獸的那種……五色祭壇,集五生之門,封印的是風水靈氣;而風水這種東西說起來就更玄乎了,生活中,建房修路,甚至是挖墳做墓,不管你是有錢還是沒錢的,都得尋上個大師來瞧瞧風水,一來為了安心,二來,風水這東西,也許關鍵時刻真能派上用場,這又有誰能說得定呢。

            我心頭猛地一震,在那團血霧下,五色祭壇迅速破裂,眨眼間功夫,五色祭壇毀滅不在,而那些薄皮棺材,也被那股巨大的沖擊力給轟得一干二凈;但這還沒完,隨著五色忌憚一消失,地下河底開始搖晃起來,源源不斷的河水從地下冒出,就如那滔滔洪流一般,將所有的水猴和尸體沖擊得七零八落……

            只見在那涌出的河水中,地底崩塌之后,那原本只是冰山一角的古城遺跡露出了更多的面目,無數的巨大雕像、甚至是浩蕩不絕的宮殿和寺廟都觸目可見,只是這些東西,全部被滔滔河水所掩蓋,而我見到的東西,幾乎算得上是九牛一毛,至于更多的建筑和地下,則沉在了那看不清望不盡的綿長地下河底……

            于禁嘿的一聲,反而問道:“不然呢?你宛城大火是誰放的?糧草府庫全被燒干燒凈,是野狗放的?我曹營十幾萬大軍,為何不找個水草肥美的營地?為何非要駐扎在這鳥不拉屎的樹林里?實話告訴你,你今天前來截寨,二爺早就知道了。你的一言一行,全在二爺的算計之中!”

            曹德呵呵一笑,壓根就不管他,自顧自的說道:“你既然想聽,那我就說了。昨夜一戰,宛城兵馬死傷大半,留下的不過是些傷殘老弱,你張家軍已經無力守城。不如趁早投降,念在往日的情面上,我可饒你不死,并且,依舊按你主動投誠處理。你可愿意?”

            曹德哈哈笑了起來,“張繡,你莫要以為區區幾個人,就能牽住我的鼻子。你錯了,我讓你放了他們,不是因為我有多在乎,而是因為我不想把關系鬧得太僵。曹安民奸猾狡詐,早就該死,就算你不說,我也依然不會饒他??赡闳羰钱斦姘阉麄儦⒘?,我曹德必報此仇。你若能把他們放了,我曹德絕對既往不咎。你若不從,那我們也沒什么好說的,各自回營,調兵遣將,準備決一死戰吧!”

            “所謂,死皇帝不死世家,死道友不死貧道。你張繡若是沒了,那你張氏宗族也別想活??赡闶窒履切┲\臣、兵卒,甚至是幕僚、密友,依舊會活得好好的,有些甚至會成為我許都的得力手下,這個道理,我想你應該比誰都清楚?!?br>
            賈詡呢?他上下嘴皮一動,一句話害死了幾萬精兵,到頭來,竟跟個沒事人一樣,在張府大廳里又是閑坐品茗,又是隔岸觀火。張繡幾乎敢斷定,宛城若是真的沒了,張氏宗族內絕對會被誅殺殆盡,而賈詡,妥妥的會反水投誠,跑到曹操那邊,繼續做他的謀士。

            感慨了這么一句話,張繡便回到府中,刻意把賈詡支開,將宗族內的老少子侄、貼身的將領親衛召集起來,說道:“剛才曹德明言,只要我們肯獻出城池、交出俘虜,他便既往不咎,依舊按原來的既定的規劃收納我等。諸位意下如何?”

            郭嘉忽然點了點頭,附和道:“二爺此言,十分有理。這事吧,不掰扯清楚,對誰都沒有好處。一來,二爺和鄒夫人,以后都沒法做人;二來,事情發生了,卻沒個說法,大家以后心里都有個疙瘩,時間長了,難免會心生怨恨?!?br>
            郭嘉神秘一笑,對著張繡身后幾名父老施了一禮,抬手說道:“二爺愛慕鄒夫人,那是你我都知道的事情,瞞也瞞不過去。二爺的手段、計謀,你們昨晚上也都看到了。要說他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郭某第一個不信。眼下,你們鄒夫人既然和我家二爺出了這么一檔子事,那也是他們之間的緣分。郭某斗膽,今日要做一個媒,替我家二爺向鄒氏求親!還望諸位好好思量思量?!?br>
            郭嘉瞥了他一眼,訓斥道:“那你說怎么辦?要曹氏就此落下罵名?要張氏就此成為笑柄?要鄒夫人以淚洗面,再也抬不起頭?是個男人,就得負起責任來,鄒夫人哪點配不上你?多少人上桿子的往里湊,想要都要不了,你還在這較勁?你可省省吧?!?br>
            典韋提前被張繡抓了起來,沒逃掉,昨晚上那場大戰就沒參加。他見幾人一直圍著胡車兒互吹牛皮,心里十分不爽。走到胡車兒面前,抽出一把軍刺,面無表情的道:“小胡啊,幸虧你們識時務,投降了。不然,你們現在怕是勝不了幾個人。我曹軍不僅兵多將廣,而且裝備十分先進。你瞧!”

            許褚急忙嚷道:“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不能見別人發明個東西,就說是自己的。這是你的箱子嗎?這分明是主公、茍大人、郭軍師的!主公,你別怕他,還有狗貨、軍師,是你們發明的,那就是你們發明的,別人搶也搶不走。你們是咱許都的大發明家,怕什么?”

            許褚湊到他耳邊,一臉猥瑣的道:“兄弟,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每次看向鄒夫人,眼都直了,一直噴火。白天怕是沒滿足吧?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等到晚上,好好的釋放釋放。理解,理解。曹洪、夏侯惇他們,帶兵打仗時不就差點沒把自己搞廢?話說回來,反正不見到好東西,我就不走?!?br>
            徐晃新進許都,在場的都是曹操身邊最為重要的謀臣、將軍,所以不敢放肆,抽了個空,小心翼翼的問道:“主公,你說的玄鐵究竟是怎么回事?普天之下的玄鐵我也不少,可那東西稀罕啊,百年難遇。哪怕二爺再怎么有手段,想要打造出一支鐵軍,怕是鐵料也不夠吧?”

            荀彧搖了搖頭,“先不提鐵料的問題,單說模具,咱們的水平就達不到。主公你看,這段角鐵筆直勻稱,一點雜質都沒有,想要靠鐵匠一點一點的敲打出來,那得費死功夫,而且還不一定能成。你說二爺是怎么弄的?這狗東西,別看整天吊兒郎當的,可手里的東西全是寶貝?!?br>
            徐晃嘿的一聲重嘆,“主公,你太小瞧我了,怎么說末將以前也是天子帳下的一名大將,而且還是個侯爺,這點小事如何能難得住我?主公請放寬心,哪怕萬一末將真的弄不出來,我就去求二爺。他是你親弟弟,肯定會幫忙的?!?br>
            曹操呵呵笑了笑,“我兄弟教給我的,他說,程昱程老弟似乎不喜歡女人,是個同志。我一想,同志同志,不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嗎?程老弟兢兢業業,為了許都,為了你我的基業,連女人都不碰了,可是真不錯。這個詞兒形容的貼切,極好,所以我就拿來用了?!?br>
            夏侯惇、夏侯淵兄弟,也算是曹營之中拔尖的。但夏侯惇脾氣暴躁,容易沖動。十四歲時,有人羞辱他師父,他上去就把那人給殺了。年前征討呂布時,他急于冒進,被流矢射瞎了左眼,從此以后就更加暴躁了。每天早起照鏡子,只要看到自己瞎了的左眼,就會把鏡子推倒在地,亂砸亂踩。

            武帝之前,雖然也允許民間制鹽,但制作出來的食鹽只能賣給官府。如果誰敢私自賣給百姓,那可是要殺頭的。官府賣鹽,自然能夠很好地調控價格,而且,古時的鹽稅很重。武帝時,僅僅是賣鹽的稅收,就將近占了國庫收入的一半。

            劉能急忙湊過來解釋道:“二爺,他們是學徒,是來學本事的,給什么工錢?一天能管三頓飯就不錯了,有時還有宵夜,還有酒。要是換做其他地方,一天最多管一頓飯,能不能吃飽還得另說。咱們這每頓都有雞有肉,而且隨便吃,管飽管夠。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求都求不來,誰還敢要工錢?依我看啊,他們也不是來學本事的,他們是來享福的!”

            曹德抬了抬手,讓他們全都站了起來,“我也知道,兵荒馬亂的,你們過的也不容易,有些甚至吃了上頓沒下頓。不過,你們既然來了,二爺也不會虧待你們。好好學,好好干,等哪天你們之中,誰的水平超過趙師傅了,我賞他一趟房子,替他操持一門親事,所有的花銷二爺全包,都記住沒?”

            曹德親手將他扶了起來,柔聲安慰道:“好,說得好啊,二爺就喜歡你這樣的人。一會兒,我讓下人收拾收拾,給你專門騰出一個院子。另外再找人打聽打聽,給你娶一房婆娘。以后啊,這個鑄造廠就交給你了。好好干,有什么要求盡管提,我全都滿足?!?br>
            為了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調解一下緊張的情緒,曹德一邊幫鄒夫人拿飯菜,一邊笑呵呵的開玩笑道:“女孩子嘛,還是不要亂跑。外面壞人多。聽說,許都城里有專門哄騙女孩子的,騙到手把人家的身子玩弄了,結果卻不娶回家,你說這人渣不渣?”

            曹德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的安慰道:“以前小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怎么辦。后來,有個女孩兒脫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我立馬就知道該做什么了。這種事不需要教,就像喝水吃飯一樣,除了各人有各人的花樣,目的和結果都大同小異。實在不會,你就趁她喝醉了,抱住她胡作非為就行了。你不是想有個家嗎?今晚就就給安一個家?!?br>
            張茜自己都忍不住樂了,噗噗的捂著肚子,一邊憋著笑意一邊無奈的道:“后來,我實在受不了了。他左手抱著我,右手打鐵,一晃一晃的,累的我腰疼。我就干脆不裝醉了,從他懷里掙脫,說‘你別一個人玩呀,咱倆玩點有意思,能兩個人一起玩的?!?br>
            “二爺,一個月后,武場大校。主公已經下令,所有的將士謀臣,別管是本家的,還是外來投誠的,都得參加。曹洪、曹仁,夏侯淵、夏侯惇,典韋、許褚,李典、樂進,包括在下,都要在校場之中的比對武藝、騎射、征討、廝殺?!?br>
            他看了看手中鋼刀,意氣風發的道:“一來,主公想要考校一下諸位將士們的勇武;二來,也要試一試新鑄造出的兵器。徐某來許都已經有一個多月了,盡在軍工部里幫閑!此次武場大校,徐某定當以手中鋼刀,打出一個名聲來!二爺,告辭!”

            曹操根本就不理他,扭頭對徐晃、曹彰、張繡、曹彪等人叮囑道:“這段時間,你們好好的盯著他,務必要讓這小子騎射。若是能有一兩門看家本領,那就更好了。不管怎么說,他馬上就要成為你們鐵軍的統領,不能丟人現眼!”

            曹操面目威嚴,向前走了兩步,緩緩說道:“曹某能入主許都,全仰仗諸位。曹某能坐擁一方,也全仰仗諸位。我許都日益昌盛,而三軍將士也越發壯大。今日校場比武,一來,是要揚我軍威,讓大伙看一看我們的本事;二來,自然是挑選其中最為杰出者,拜為將軍,統領兵事。愿諸君拿出真本事,共同奮進!”

            臨別之際,徐晃特意來到曹德面前,說道:“二爺,末將要登場了。此次我們的對手,無一不是當世有名的大將軍、大人物。末將雖身經百戰,也絕不敢掉以輕心。論勇猛,末將怕是比不過許褚、典韋,論突襲,末將怕是比不過夏侯淵、夏侯惇,論算計,末將怕是比不過曹仁。二爺,您作為陣外指揮,有什么妙計沒有?”

            曹操瞥了他一眼,不無打擊的道:“前有許褚、典韋,后來,曹仁、夏侯惇,與徐晃對壘的,是曹營中的大將軍夏侯淵。五路人嗎,全都虎視眈眈,盯著你的鐵軍。你只不過有一名徐晃,哪怕把張繡算上,也不夠打的。有何資格說拿下比試?老二呀,可不能牛氣吹的比天大,結果光說不練呀!”

            曹操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道:“這樣,你做這個統領,也不讓你太操心。徐晃,張繡,曹彰,曹彪已經給你了。我把荀攸、楊修他們,也全都調過去,給你出謀劃策。只要你好好練兵,偶爾出去打打仗,隨便攻幾座城池回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管?!?br>
            曹彪一抬頭,笑道:“哦,父親,是這樣的。荀攸不是負責管理軍政院嗎,他一聽說要調去鐵軍,立馬帶著手下人就來了。還有主簿院,原本大多都是二叔的弟子,現在二叔從政從軍,他們也沒理由不來幫忙。父親,你司空府現在空了一半,大伙都想著要登上二叔這艘巨輪,想要跟著二叔一起建功立業?!?br>
            曹彰急忙把他拉到一旁,苦口婆心的勸誡道:“夏侯淵叔父是箭術大家,三軍營寨,沒有比得過他的。他手里那把弓,名叫霸王弓,是楚霸王項羽的隨身之物。弓身由玄鐵打造,重127斤,弓弦由龍筋所制,堅韌異常。他有如此神兵利器,誰也贏不了他!二叔,你連六十斤的軟弓都拉不開,就別逞能了。這一場,咱們認輸?!?br>
            他一邊撫摸著弓身,一邊打起了曹德的主意,“兄弟呀,你現在是鐵軍的統領,應當以大局為重。既不能掉以輕心,也不可敝帚自珍,有什么好東西,該拿出來才是。就比如這把神弓,倘若人人都能配上一套,那我軍豈不是所向披靡,天下無敵?”

            張繡嚇了一跳,順著曹德的目光,在花名冊上瞄了瞄,隨后忍不住笑道:“二爺,不用大驚小怪,就是這個人出口不遜,大言不慚??钢话雁y槍,說能挑翻整個許都,我瞧他年紀輕輕的,實在能吹,就一頓臭罵,把他給罵走了?!?br>
            曹德笑道:“也難怪,你最近一段時間確實不順,兄長病死,公孫瓚那老貨又不待見你,所以整天郁悶的很。難怪你一時半會記不住我了。沒關系,咱們有的是時間。阿云啊,你本來是常山人,卻在公孫瓚那里做別部司馬,順心順意嗎?”

            待前戲做足,眾人全都眼巴巴的盯著時,曹德拉著頭暈目眩的趙云,爽利的往地上一跪,說道:“我曹德,愿與趙云趙子龍皆為兄弟。自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的朋友就是趙云的朋友,我的敵人就是趙云的敵人。若違此誓,天誅地滅,人神共憤!”

            楊修道:“人趙云樂意,簡簡單單一頓飯,不僅騰空了整座三樓,還生生吃了幾十萬。別說趙云,我都想跟二爺磕頭,做八拜之交。二爺是真舍得下血本。只是,過不來幾日,全天下都知道趙云是他的兄弟了。哈哈,你說劉備會是個什么表情?”

            楊修云淡風輕,壓根每當一回事,“無妨無妨,家祖父與二爺關系極好。你既然是二爺的兄弟,那自然也是我楊家的好朋友。子龍啊,你趕緊收拾一下。一會兒,孔融孔北海,王朗王諫議,還有劉真、陳琳、王粲、徐干他們也會到場,陪你喝兩杯。大伙都是二爺的朋友?!?br>
            “你踩壞了我的鉛筆盒,當然要賠我。你不賠我,就是故意損壞他人財物罪,雖然現在數額不夠,還不能判刑,可我會記著的,等到數額達到立案標準,我就去申請立案,根據《刑罰》第七百五十二條規定,故意損壞公私財務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即便到時候你還是未成年人,也會被拘役,拘役就是坐牢,坐牢就會有案底,有案底就沒法參加高考……”

            路悠悠趕緊一把抱住他,把清清瘦瘦的少年抱了個滿懷的同時,一股好聞的,混著清晨微風的超能檸檬味肥皂味道把她包裹了個嚴嚴實實,再對上那張棱角分明,少年氣十足的白皙臉龐,她差點兒就沒忍住,老夫聊發少年狂,狠狠親這中二少年一口!

            其實她一點兒也不丑,反而還挺好看的,那臉蛋白白圓圓的,像只剛出鍋的大白饅頭,眼睛也大大圓圓的,像秋天里剛摘下來洗干凈的大黑葡萄,嘴巴鼻子卻又小小的,特別秀氣,尤其是嘴唇,唇線分明,顏色柔嫩,像春天里剛開的芙蓉花,嬌嫩的讓人舍不得碰一下。

            眾所周知,西橋街中學是按照入學成績分班的,一班的學生,基本上都是初升高時候成績排在全省前兩三百名以內的,也就是未來清北的苗子,師資力量好,教學進度快,參賽機會多,所以這個班級才被稱為‘金牌一班’,即便將來分班,以西橋街中學偏理科的慣例來說,最好的班級,依然是一班。

            顧老大媳婦兒在得知顧柏旸有先天性心臟疾病的時候就把他們父子兩個給甩了,為了救兒子的命下了海,顧老大辭職下海,搞了個歌廳,幾年下來,也算小富,就是難免也有點兒飄,亂搞了一次男女關系,就把歌廳里負責駐場唱歌的小妹子變成了媳婦兒。

            “我真是,看見你們就生氣!我辛辛苦苦教你們,你們倒是有一個知道感恩也好??!不說幫我做什么,讓你們補課,一個個就像要了你們的命似的!我就不信,你們家里已經窮到補不起課,買不起課外書的地步?既然窮成這樣,那還上什么學,掏糞去算了!”

            “不過,你也不要怕,一會兒你要是看到陳嬌嬌他們,就趕緊跑,跑出去校門外那個小賣鋪,打電話給110,就跟警察叔叔說,看到學校有人打架,還拿著兇器,讓他們快點過來。哦,對了,你一定要報詳細地址地址,否則,警察找不到的?!?br>
            可看看路悠悠可憐巴巴的樣子,劉老師又不忍心,嘆了口氣,道:“悠悠啊,老師不管你之前的成績為什么那么差,但現在,既然你想好好學,就不能再松懈了。你想想,高中統共三年,現在已經過去快半年,也就是六分之一的時間了,你還有時間浪費嗎?”

            經過前世天天在地鐵里寫劇本的鍛煉,路悠悠特別容易集中精神,幾乎是在讀題的那一秒,就進入考試狀態,迅速找到自己會做的題,一道道快速刷下去,刷完抬頭看表,已經過去二十分鐘,還有將近半數大題,一半她能看懂,一半,她連題干讀起來都費力。

            這種方式,簡直比劉老師一張張發卷子還有威懾力,基本上,高老師打個叉叉,路悠悠的神經就要下意識的抽一抽,等到一張卷子批完,大大的六十二分寫在上面,哪怕是個老人家的靈魂的路悠悠,也沒忍住,胖臉通紅,垂著腦袋,不敢看高老師。

            “怎么,我說的話,你們沒聽懂?還是覺得,警察不會來?我可告訴你們,剛剛那個,就是報警去了,最近的警察局離這兒也就不到兩公里,出警的話,用不了十分鐘就到。你們是等著被抓進去撿肥皂呢,還是準備跟他一樣,殘廢在這兒?”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