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626章(1 / 9)

            矮小男子忽然咳嗽了幾聲,鮮血流在他的手心上,緊接著,他臉上忽然浮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將手上的鮮血往半空中一拋撒,嘴角念念有詞的喊著古怪咒語。就兩三秒鐘的時間不到,矮小男子流出來的鮮血落在地上,先是融成一灘,隨即鮮血冒出了一層泡沫,一陣冷風吹來,泡沫被吹破后,一具身體從血泡中緩緩站起身,滿身猩紅,雙眼冒著詭異的綠色光芒。

            不遠處的紅眼異尸在看到這一幕,忽然跳出來,揚起腦袋向天空發出一道沙啞的嚎叫聲,而它的聲音就像是號令一樣,在它身前的異尸頓時如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向我圍了過來。頃刻之間,即便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也沒想到會有這么多的異尸同時聽從紅眼異尸的命令,全部放棄了沖擊墻頭轉為擊殺我。

            一時間下,我進退不得,眼睜睜看著無數的異尸堵住了我各個方向,我拼命揮動手中的古劍,雖然每一劍落下都會有異尸的腦袋被斬落地,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異尸沖到了我的身旁,用它們鋒利的獠牙與指甲刺向我身體。我瞬間陷入到了絕境當中,這一刻,我腦袋有些恍然失神,竟是想起了我那一段殘缺記憶里的一個畫面:在樓蘭古城的城門下,我滿身是血的與無數敵軍進行鏖戰,直至耗盡最后一絲力氣,戰死在沙場上……

            第541章 面具男在那一段殘缺的記憶中,我浴血奮戰,而月璃似乎就站在城門上。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在墻頭上見到了月璃的身影,漆黑的夜空中,她的雙眼仿佛就如星星一般,閃爍著動人的光芒。我一劍將身前的一只異尸斬成兩半,但下一秒,更多的異尸撲上來,我一個躲閃不及我,一下子被它們的黑色指甲刺穿了手臂。

            我只覺得自己的手臂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讓我瞬間有些失神。黑色的血液從我手臂上的傷口流下,漆黑如墨。尸體中的紅眼異尸似乎也看到了我的受傷,當即眼中迸發出血色的光芒,慢慢推開身旁的異尸,直往我這邊埋伏而來。

            我心頭一動,自然知道這頭已經具備了一定靈智的異尸終于要對我下手了。我故意露出疲態,動作越來越慢,幾秒鐘后,紅眼異尸終于按耐不住,從異尸群中突然殺出,鋒利的獠牙直刺向我面門,根本不給我一絲躲閃的時間。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你再有靈智還能聰明得過我?

            紅眼異尸一殺過來,我忽然摸出了陰兵虎符,一縷黑煙冒出,在半空中化為無數厲鬼陰兵,頃刻間便將撲上來準備伺機擊殺我的紅眼異尸給圍??!我這一次也算是下了血本,足足放出了上千陰兵,一下子把紅眼異尸嚇了一跳,它意識到不妙再想往回跑時,我手里的古劍已經斬下!

            沒有任何的意外,紅眼異尸被我當場斬首,它的腦袋滾落在地,被不少陰兵給撕裂成碎片,但陰兵的實力終究是太弱,雖然我放出來了上千,但在異尸的攻擊下,逐漸魂飛魄散。我心頭大疼,虎符里的陰兵數量有限,但現在也顧不上其他的了,墻頭即將被沖垮,我也只能動用這最后的壓箱底。

            我沒有猶豫,將虎符里的陰兵盡數釋放出來!原本依稀的月光頓時顯得無比暗淡,周圍漆黑一片,唯有冷風陣陣下,鬼哭狼嚎的聲音響徹整個夜空。無數的陰兵從虎符里冒出來,它們瘋狂撲向最前面的異尸,先是解決了墻角處的幾百具異尸后,陰兵們匯集成一處堵住了源源不斷涌來的異尸大軍。

            我收回手掌,微笑對青松道:“青家年輕一代第十名的高手,果然不同凡響?!蔽艺f的是真心話,但落敗的青松卻是沒這么想,他面如土灰,宛如一只斗敗的公雞,臉上掛著苦澀的表情,他喃喃自語道:“我竟然敗了……十年了,我好不容易搏到的年青一代十大高手,沒想到你在一個路人前不堪一擊……”

            青松說話間,我抬頭看去,發現剛才滿臉傲氣的三小姐,櫻桃紅唇張得大大的,略施粉黛過的小臉滿是震驚之色?!澳愕降资钦l?”三小姐美眸中露出古怪的神色,說話的語氣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傲然,我目光掃去,她連忙垂下眼眸并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兩步。

            我離她不過六七米的距離,如果要動手那只是一瞬之間。但我今天來青家的目的,并非是與他們為敵,畢竟追根溯源來說,三小姐還算得上是我的表姐妹。我當即露出笑容,一臉真摯道:“我是你哥?!钡?33章 造城三小姐一臉錯愕,她打量了我一圈,道:“不可能,我從未聽家族里說過有外放男兒一事,你雖然實力高強,但青家也不是你能為非作歹的地方?!?br>
            三小姐一口否定了我的身份,我聽在心里也是覺得無奈,估摸著我母親的事情應該僅限于青家年老一輩才知道,至于這個年紀和我相仿的三小姐,應該是絲毫不知了。我正想走近過去和三小姐仔細談一談,但就在這時,我感覺到自己右心口處傳來一陣劇烈的麻痹感。

            我瞬間感覺到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前腳剛踏出去,兩眼有些發黑,而離我不遠的三小姐以為我是要對她動手,迅速從衣袖里摸出一把小匕首,直向我刺來。若放在平常,三小姐的身手我并不放在眼里,但此時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全身一陣乏力,隨著右心口處傳來的麻痹感,眼皮子不由自主的攏下來,竟是看不清眼前的東西。

            即便如此,我仍然憑直覺徒手抓住了三小姐刺來的匕首,但下一秒鐘,我便聽到了三小姐興奮的話語?!扒嗨?,快動手!”在一旁的老神棍失聲叫道:“小子,你命不久矣……”老神棍的話剛說完,我便感覺后背結結實實挨了一掌,喉嚨一甜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鮮血,隨后整個人如散架了一般癱在地上。

            至于后頭的事情,我再無任何知覺,雙眼一蒙黑,放佛是陷入到了一處黑暗當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全身慢慢恢復了知覺后,我艱難睜開雙眼,卻是看到自己雙手雙腳被套上了厚厚的鐵鏈,而老神棍則站在我身旁,像看妖怪一樣盯著我看。

            我露出苦笑,他娘的這回算是栽了。老神棍伸手捏了捏我的臉,又探了一下我的氣息,一臉狐疑道:“咋回事,剛才都死沒氣了,現在又氣息壯如虎狼,邪門了?!薄笆悄憔鹊奈??”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得,多了一個坑,不過骨頭倒是沒斷裂,看樣子青松倒是沒下殺手。

            “嘿嘿,咱哪有那能耐,話說你受了那一掌,那三小姐剛好有事,沒來得及把你丟坑里,便叫人把你手腳用鐵鏈子綁住,說是等她騰出手來再好好收拾你?!蔽艺{整了下呼吸,回想著之前怎么就莫名陷入到了昏迷中,結果我尋思了半天,當我把手放在右心口上時,忽然整個愣住了。

            我咬了一下舌尖,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然后又摸了摸左邊的胸口,結果目瞪口呆。老神棍一臉鄙夷的盯著我,道:“年輕人,再怎么喜歡胸大的,也不能自摸吧……”我沒好氣瞪了一眼老神棍,道:“滾犢子!”此刻,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身體,竟是一左一右都有著心臟的跳動。

            剛才的昏迷,我估摸著應該和右心口有一定的關聯,可我仔細一想,他娘的,我怎么竟有了兩顆心臟呢?我想破了腦袋,最后聯想到了此前的雙魚玉佩,那玩意自我得到后,莫名融進了我的身體里,再之后,就如斗轉星移一般到了我的右胸口,如此,我宛若一個新生的嬰兒一般,楞是比尋常人多了一顆心臟。

            在老神棍鄙視的目光下,我捂著右邊胸口,對比著左邊的心臟,右邊的明顯跳動得更厲害沉穩,而更讓我感到不妙的是,我右邊的心臟好像在快速吞噬著我體內的鮮血。我想剛才的眩暈感也許就是這右邊心臟供血不足形成的,我現在身體發虛,估計一頭牛都要被我當場吃掉。

            “老神棍,你摸摸,看我這是怎么回事?”我想要去抓老神棍的手,結果他連忙躲到了一旁,怒氣沖沖對我道:“臭小子,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竟有這種嗜好,怎么,好好的小娘子不要,偏看上咱的旱道了?!薄吧锻嬉?,旱道?”“跟你說個球,咱年輕時也算是一表人才,多少黃花閨女翹首以盼的要跟咱同床共枕,沒想到老了,竟是要被你這臭小子看上……”

            我一臉懵逼,尋思著自己只是單純的想要他感受一下我的右心口,怎么就成了專走旱道的臭小子了。我冤得沒處說,老神棍一臉鄙夷的與我保持著距離,沒多久,地道里走出來一隊身影,是青家的人來了,他們手上握著鞭子,只要看到人二話不說便先用鞭子伺候上去。

            老神棍一臉討好,說:“咱也是一把年紀的人了,要不就不下去挖土,給你們算算命成不?”青家人一鞭子抽在了老神棍的腳上,疼得他直哭爹喊娘?!澳銈冞@群不尊老的家伙,挖土便挖土,用鞭子抽咱搞什么?”青家人冷冰冰指著我道:“老家伙,把他也給帶下去?!?br>
            老神棍一怔,道:“他身上還有傷……”啪!鞭子的聲音響徹在半空中,老神棍打了個機靈,連忙將我從地上拖了起來,義正言辭的沖我道:“年輕人就是要多勞動,這樣傷才好得快!”老神棍的不要臉是我意料之中,我手腳被綁上了鐵鏈子,走一步便嘩嘩作響,沒多久,我便被老神棍帶到了地道下邊。

            我落定站住,低頭往昏暗的地道下面掃去,目光所及,不僅倒吸了一口冷氣!我瞳孔劇烈一縮,喃喃道:“青家,這是要造一個地下城啊……”第634章 青家女仆更別說,以青家這種上古家族的底蘊,指不定他們就有什么法寶可以代替太陽發熱。

            我心頭震撼無比,渾渾噩噩的老神棍也是吃驚得眼睛都瞪圓了?!霸劭烧媸穷^一回見到,青家這是窺探了天機不成……”老神棍喃喃道?!笆裁刺鞕C不天機的,青家造城,地下白骨蒼蒼,這是要有違天和?!蔽业?。老神棍眼珠子一轉,道:“天都要變了,還管什么和不和的,咱看,能活下去便成?!?br>
            青家人這時注意到了我和老神棍,提著鞭子湊上前來,道:“我說你們倆嘀咕什么,還不趕緊干活?!薄昂俸?,干活便干活,咱有話好好說?!崩仙窆鲾[明了是個軟骨頭,三言兩語求饒后,拖著我來到了河邊,然后給我挑了一把鋤頭,說是年輕人就要多勞動勞動。

            我翻了個白眼,這個老家伙說話倒是挺好聽的,給我弄了個沉甸甸的鋤頭,自己卻搗鼓著一把小叉子,還美其名曰他干的是技術活……我和老神棍加入到了勞作的隊伍中,我環顧四周,發現身旁都是清一色的男子,但不少都是瘦骨嶙峋的,想必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城里沒少受折磨。

            我一眼望去,這地下城幾乎是和地上的青城一個模樣,但這里卻是用上千號人的血汗一點點挖出來的,地下河兩旁白骨累累,死去的人尸骨未寒,活著的人神經麻木,茍延殘喘……老神棍是個閑不住的主,拿著一把叉子輕描淡寫叉了幾塊土石后,便試探問起了身旁的人,但不料別人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顧自干著活。

            “哎,豈有此理,簡直有違天和,要換做咱年輕的時候……”老神棍話還沒說完,身后結結實實挨了一鞭子。一個路過的青家人可不心軟,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老神棍身上,疼的他直抱頭亂竄?!坝性捄煤谜f,咱都是明事理的人啊……”

            一鞭子下去后,老神棍聳得跟一只剛被強制播種的公豬一樣,攏拉著腦袋撥弄腳下的土石,嘴里念叨著自己年輕時何等英明神武,要換做年輕時,非得把那三小姐抓到一處小樹林里好生教育一番?!岸6?,開飯了?!睕]一會,地道走下來了一隊手提飯桶的身影,現在是飯點時間,青家人也知道干活的人不吃飯,沒一兩天功夫都得暴斃,所以飯菜倒是準備得挺多。

            老神棍垂頭喪氣,道:“咱只是個孤苦的老人,誰來可憐可憐咱……”老神棍這一哀嚎真別說還有幾分作用,一個年紀約莫著十八歲出頭的女孩留意到了坐在地上假惺惺抹眼淚的老神棍,連忙提著一個飯盒走了過來?!袄先思?,這盒飯給你,不用跟他們搶了?!?br>
            小姑娘模樣算不上出眾,但也長得有幾分小家碧玉的感覺,我注意到她應該是青家的女仆,剛才給苦力漢子們分飯的時候,是她一邊攔著青家人不要用鞭子抽打他們,一邊忙不迭的把飯菜分給眾人?,F在又給老神棍送飯,就沖這一點,這個丫頭妮子心性不賴。

            小姑娘也注意到了一旁沒有飯吃的我,美眸流轉了下,轉身重新拿了一個飯盒,然后走到我面前親手遞了過來?!斑€剩最后一個了,給你?!毙」媚镎0土讼卵劬?,表情真誠道。我搖搖頭,那飯盒里裝的是尋常飯菜,對此時的我來說,作用不大。

            “怎么,你不要?”小姑娘詫異道。老神棍一邊狼吞虎咽,一邊鄙視我道:“嘿,也不知是哪個富家子弟,尋常飯菜都吃不得,小姑娘,他不吃給咱便是……”老神棍說著將飯盒搶了過去,小姑娘這下犯了愁,別人都在大快朵頤,就我癱坐在地上。

            小姑娘看了一眼身邊沒有青家人在注意她時,這才低頭沖我道:“你想吃什么,我看能不能弄來給你……”這會的我已經是口干舌燥到不行,看見這小姑娘挨近過來,目光不由自主的盯上了她秀氣雪白的脖子。一股強烈的嗜血感充斥了我的腦袋,我吞了口口水,神色一愣,脫口而出道:“我想吃你……”

            我這話一說出來便知道錯了,一旁的老神棍聽得一口飯噴了出來,老眼一瞇對我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賤兮兮道:“咱還以為你小子專走旱道呢,沒想到是水陸兩道通行……”小姑娘這下徹底紅了臉,她也沒想到好心問我吃啥,卻問出了這么一句讓她惱羞不堪的話來。

            “二小姐說得對,我就不該下來的,活該餓死你……”小姑娘氣得直跺腳,冷哼哼一聲轉身便走,還不忘罵了我句流氓,色痞子……我哭笑不得,真想給自己一耳光,只是剛才看到小姑娘雪白的脖子,心口處涌來的強烈嗜血感真讓我有些不由自主。

            我本以為這小姑娘估摸著是不會來了,但沒想到在晚上的飯點時間卻再次見到了她的身影。如萬花叢中一點綠,在瘦骨嶙峋的眾多苦力漢子中,她善良殷勤的分發著飯菜,等到大家伙散去后,她目光似有似無的往我這掃了幾眼,最后只見她低著頭,手上捧著兩個飯盒遞給了老神棍,并在他耳邊說了句話后就離去。

            老神棍嘿嘿一笑,將底下的飯盒丟了過來,自己則埋首在飯盒上,頭也不抬道:“你小子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撞上了個心善丫頭……”我打開小姑娘留下的飯盒,只見上面是一層白飯,而用勺子挖開米飯后,底下全部是清一色的肉菜,也幸好老神棍不知道,要不然非得來搶不可。

            我抬頭瞅了一眼已經遠去的那道倩影,心頭微暖,對我來說,這個青家的小女仆,可遠比那個刁蠻的三小姐可愛得多……第635章 要點甜頭女仆丫頭送來的飯菜雖然可口,但我吃著總有點乏味,這會的我,腦海里總是有股嗜血的沖動,尤其是我的右心口,隱隱又吞噬了我體內不少鮮血,讓我不由得身體發虛。

            “他娘的,難不成真要去吸血?”我暗自苦笑道。我抬頭瞥了一眼剛狼吞虎咽過的老神棍,這個為老不尊的家伙看到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愣是捂住了自己的屁股,沖我啐了一口,道:“不要臉的臭小子,休想走咱的旱道?!蔽曳藗€白眼,叫他滾犢子,我剛才心里閃過一個念頭是想著要不就在老神棍脖子上咬一口,只是看他那骨瘦如柴的小身板,估計我一口咬下去非得成干尸不可。

            身體的虛弱感愈發的強烈,我連忙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希望可以減緩這種讓我忍不住吞食別人鮮血的沖動……好在沒多久,不遠處的人群中傳來一陣躁動。聽著好像是有人從地下挖出了一個蛇窩,惹得不少人紛紛跳到一旁,生怕被蛇咬到。

            老神棍一臉看熱鬧的湊了上去,沒一會便捏著一條足足半米來長的青皮蛇笑嘻嘻走到我身旁,道:“嘿嘿,可惜了一窩青花蛇,大十幾條呢都被弄死了,這條我看著挺肥的,晚點趁沒人了,咱烤了吃?!蔽移沉艘谎矍嗷ㄉ?,倒算得上是肚兒圓肥,老神棍將它腦袋和尾巴綁在一起,然后丟在我腳下的一個土坑里藏起來,看樣子是準備當今晚的宵夜了。

            “小子,青花蛇有毒可別被咬了,晚點咱教你怎么作烤蛇?!崩仙窆鞯靡庋笱蟮霓D身離去,我瞅了著在腳下土坑里卷縮的青花蛇,喉嚨竟是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強烈的嗜血感迅速充斥了我的腦?!仙窆骰貋淼臅r候已經是歇息的時間點,他趁得四下無人,連忙跑到之前藏青花蛇的地方。

            結果當從土坑里將青花蛇撈出來的時候,這個老頭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老臉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表情?!霸趺椿厥??咱的青花蛇怎么成這樣了?”老神棍捏著他的青花蛇,只見幾個小時前還肚兒圓滾滾的家伙,這會已然干癟得只剩下一層皮包肉,而在蛇腹處,還有一個不起眼的牙印。

            蛇血迅速融進我體內被右邊的心臟吞噬殆盡,接著便轉化成一股異樣的暖流充斥到我全身,我低頭看了一眼腳下的鐵鏈子,尋思只要我愿意,這條鐵鏈子瞬間就能斷成好幾截。但這個地下城的幾個出口都有青家人把守,我深呼吸了口氣,決定還是繼續在這呆幾天,這不,在不遠處又有人發現了一個蛇窩……

            我不明白自己身體怎就出了這個異樣,一連兩三天的時間,我吞了三條青花蛇,還外加幾只說不清楚是什么萬一的生物,只知道它們的血挺涼的,但一入肚便一股腦全被右心臟給吞了。在這幾天的時間,我也注意到之前負責送飯的青家丫頭來得沒之前勤快了,看她的表情掛著一抹難以言語的悲傷,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事情。

            這個青家女仆丫頭送了幾天飯,深得那些苦力漢子的心,這不,老神棍更是借得給她算命的機會,把她名字和年齡都探了出來。我有點看不下去,老神棍這套說辭我聽了不下五遍,不是什么血光之災,便是大富大貴之征兆,也慶幸青家女仆丫頭心地單純,要換做其他潑辣女人,不得把老神棍挖個坑給埋了。

            這時,女仆丫頭忽然嘆了口氣,面露出悲傷之色。老神棍問道:“怎么丫頭,我給你算的這命可是上上等,還嘆氣作甚?”女仆丫頭垂下眸子,眼中閃過一絲無奈,道:“我怕是等不來老人家您說的如意郎君了,過幾天,我就要嫁人了?!?br>
            “嫁人?”“不,準確來說,是算作陪嫁女仆,這輩子再無任何自由……”老神棍老臉暗紅,似乎沒想到自己算的命如此不堪,但仍然強行鎮定道:“丫頭,你倒是跟咱說說,也許有什么破解之法……再說了,還有誰,能強迫你青家的人嫁與外人?”

            青語說到這里有些淚眼婆娑,也不怪她,畢竟如花一般的年紀,本對著自己的終身大事有美好的寄托,可不料,身在上古家族不由己,自己連外面的世界都沒見識過,卻要成了陌生男人的暖床丫頭。老神棍啞然無語,一個勁嘆道:“這晉家來的什么人,竟如此厲害?”

            “來了三個,據說是晉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這不,我們連敗了五場,今天是最后一場,再敗,便只能將三小姐也嫁與過去了……”聽到這里,我忽然莫名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忍不住拍手叫好道:“那可真是太妙了?!鼻嗾Z一怔,滿面狐疑的抬頭看向我,又怒又氣道:“我好心給你送吃的,你為什么還替別人叫好?”

            “別人我倒不會叫好,但如果是三小姐被嫁過去,我當然是高興還來不及,這個丫頭妮子,要是過去晉家,肯定是禍害一方?!鼻嗾Z怨怒瞪著我,氣得直咬嘴唇。我看在眼里樂在心頭,這個女仆丫頭生氣起來,倒好像還多了幾分風情。

            我瞇著眼對青語道:“這事不怪晉家人太強,只能怪你們的高手太弱,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薄澳恪闶遣恢?,那三個晉家的年輕人是有多厲害?!鼻嗾Z氣呼呼道。我摸了摸鼻子,道:“厲不厲害,你說了不算……不過我倒是好奇,你們青家的年輕人都輸了五場,最后一場可怎么打?”

            說到這里,青語眸子都暗淡了幾分,道:“族里的長輩們都氣壞了,但也無可奈何,只好懸賞那些未出戰的人,只要能贏下今天的比試,大可提出任何要求做獎勵?!薄芭??任何要求都可以?”我頓時來了興趣?!爱斎?,只可惜,到現在還沒有人敢站出來……”

            “青家丫頭,我想問問,要是我去幫你們比試,你能答應我一件事不?”青語一臉錯愕,沒想到我會說出這種話來。我也不含糊,嘴角微微一笑,伸出手將腳下足足有拳頭粗的鐵鏈子硬生生扯成了幾截,站在旁邊還準備笑話我的老神棍見狀,當場驚訝得合不攏嘴……

            “怎么樣,這點實力夠不夠?”我道。青語下意識的點頭?!凹热粚嵙蛄?,但我也要跟你討點甜頭,總不能白幫你們去比試吧?”我目光在青語身上故意肆無忌憚的打量了一圈,嚇得她趕緊捂住了自己飽滿的胸口,道:“你想要什么甜頭?”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