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5641章(1 / 4)

            搬山道人出身的周小舍,對炸藥這東西那是專家,他對挖坑埋線的要求也很高,所以這家伙才非要自己親自動手,不肯別人來動……“少主,你們快一點,粽子那邊有動靜了?!睎|守成跑回來道。我心頭一緊,連忙加快了速度。周小舍在巨石的外圍一連挖了十幾個小坑,每個小坑里,都會放上一份炸藥,分量不能多不能少,因為旁邊就是巨石,分量一旦太大,容易把石頭也給炸沒了,可分量大小,又不能對粽子形成太大的殺傷力。

            這里是最黑暗的地方,就連其他氏族的族民也不敢在這里住,太陰暗和潮濕了,就連氣溫,也比其他的地方低得不少。我看著著周圍滴水的墻壁,目光一掃落在了不遠處的一間主墓室里。墓室門外是用一扇簡單的青板石做成了門,上面長滿了不少青苔,除此之外,在門縫處,我看到了幾張泛黃的符紙。

            這些符紙一看就是年代久遠,上面的字跡都淡了不少,但仍然能讓人感覺得到這符紙的深奧……門縫上一共貼了七張福紙,每一張都寫著一個歪歪曲曲的鎮字。透過門縫,我見到陵墓里頭的空間并不大,而在那幽暗的空氣中,我看到地面上靜靜的擺著一口石棺……

            我的手放在石縫上,但在這時候,忽然我感覺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猛地嚇了一跳,媽的差點被嚇尿了!我回頭一看,卻是那木頭站了在我后面?!爸T葛玉樹,你沒聲沒息的站在我后面要做什么?”我沒好氣道。諸葛玉樹并不理會我,他深邃的目光里只有陵墓中的那一口石棺……

            “棺口朝北坐南,上高下矮,這是兇棺!”諸葛玉樹忽然冷不丁冒了句話道。我腦子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娘的,諸葛玉樹說的這些話,可都是倒斗圈里常說的?!澳氵€知道倒斗?”我忍不住問。諸葛玉樹面無表情道:“這是我諸葛先祖留下來的尋龍術?!?br>
            “先祖?可不會是諸葛亮吧?”我道?!澳阏J識他?”諸葛玉樹似乎還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先祖,在外面世界簡直被傳神了。。我道:“只可惜我認識他,他卻不認識我,你這個先祖,在外面世界可是神一般的人物……”諸葛玉樹一聲不吭,似乎若有所思。

            我則繼續打量著墓室內的石棺。過了一會,我決定撕開符紙進去一探究竟。但我剛撕下第三張符紙時候,我發覺陵墓里飄來了一股冷氣,似乎里面的氣溫又降低了不少?!靶伴T了!”我暗道了一句,再次撕下了其他幾張符紙。而隨著最后一張落下,我隱隱聽到那口寂靜的石棺里,好像多了一絲異樣的聲響。

            小爺現在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自然不會被這點小聲音嚇倒。我走進了墓室,周圍的氣溫確實冷得讓人發毛;而在這狹小的主墓室里,單就地上的那口石棺就占據了一半的空間。。這是我第一次進來主墓室。當我目光看向石棺時,我卻不由得愣住了!

            只見透過棺材蓋的縫隙,赫然見到石棺里躺著的一具尸體胸口上正叉著一把黑色的匕首……第266章 喚尸刃石棺里躺著一具尸體,披頭散發的遮去了他原本的面容。不過透過那隱隱的光線,我還是能夠看見這具尸體的主人,是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子,看年紀并不大,面龐堅毅且豐滿,仿佛就跟睡著了一般,就是那臉色慘白得沒有一絲鮮血,格外的滲人。

            “少主,你醉了?!睎|云飛道。在那么多人面前,我要是說醉了的話,那多沒面子。我逞強道:“我沒醉,你們繼續,我去解個手?!蔽艺伊藗€借口溜走,想趁著解手的機會,讓自己清醒清醒。但這個手一解完,我的注意力反而被不遠處一間帳篷給吸引了。

            在那帳篷里,出現了好幾道女子的身影,她們圍在一起,似乎是在搶食著什么東西。。我循著走去,結果見到帳篷里面,白天見到的那幾個石巖的女兒,正在互相爭搶著一只僅有的燒雞。為了能吃上肉,這幾個容貌還算姣好,身材也不錯的姐妹倆,幾乎是大打出手,她們互相拉扯著頭發和撕扯衣服,為了能多吃上一口熱乎的雞肉,她們早已沒了以前的矜持和高傲,有的,只是被饑餓逼出來的狼狽與不堪……

            我打開門走了進去。我目光一掃,見到在角落里還蹲著一個身影,是那對我恨得要死的石穎。幾個正在爭搶食物的年輕女子一見著我,立即嚇得往后退,就連那只還剩下一半肉的燒雞都丟在了地上,沒人敢再上來搶。我道:“沒人來給你們送食物嗎?”

            我記得是讓東云飛分些吃食的給她們,但現在看來,她們都餓壞了。我話音落下,石穎抬頭看來,目光很意滔天,咬牙切齒的,要不是雙腳被綁住,估計恨不得立即沖上來和我搏命……得,敢情是這個石穎在耍性子啊。不過,這個年輕女子和石穎有幾分相像,卻口口聲聲喊她做小賤人,這姐妹當得也夠失敗的。

            “少主,求您給些吃的吧,您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蹦桥映脽岽蜩F懇求道。她這一開口,其他女子見狀也紛紛跪了下來,一個比一個楚楚可憐?!吧僦?,也給我些吃的吧,我愿意跟您,給您做暖床丫頭……”“呸,就你這個嫁過兩回的破爛貨,憑什么給少主當暖床丫頭?少主,我還是處子之身,只要少主不嫌棄,我愿意做牛做馬,侍奉您一輩子……”

            “少主,我雖然嫁過兩回,但男女之事,我比她們還懂,求少主帶我出去,只要給些吃的,賤妾一定讓少主您滿意……”類似于的聲音不絕于耳,感覺就跟個菜市場一樣,嘰嘰喳喳的,一個個都將自己的賣點都說了出來,恨不得來一個當場驗明正身。

            我聽得有些呆了,不就是一些吃的嗎?我給你們便是,不必要到賣身這程度不?我搖頭,就在我準備離開之際,忽然,一旁在角落沉默的石穎開口了?!耙蝗翰灰樀馁v貨,你們求他有什么用?你們的父親,你們的丈夫都被這個男人殺死了。你們現在卻為了一口吃的,甘愿成為被他壓在身下承歡?你們對得起父親嗎?”

            第235章 冷家少主的未婚妻在石穎的厲聲質問下,那幾個同為她姐妹的年輕女子也怒了?!笆f,你憑什么說我們?你自己又算什么貨色?”“平日你仗著父親的寵愛,他死了你自然傷心,可我們這些,哪一個曾讓他正眼看過?”

            幾個年輕女子越說越怒,一時頗有幾分潑婦罵街的意思。而石穎也不逞多讓,一雙伶牙利嘴硬是罵得她那幾個姐姐臉色漲紅,絲毫不輸給她們。我搖搖頭,沒多大興趣看她們繼續罵街便要準備離去。但就在這時,其中一個年輕女子的話讓我不禁一愣。

            “石穎,你還真以為你是父親親生的女兒?可笑,父親之所以看重你,那還不是因為,你是來自于妖龍嶺的不祥之人,父親也真是愚蠢,為了你這個不祥之人,竟害得自己和部落都遭到了覆滅?!蔽倚念^猛地一震!“妖龍嶺?這名字怎么格外耳熟?”

            我恍然失神了下,隨即想起來這名字我曾聽老賈說過,那諸葛亮陵墓的位置,就在妖龍嶺上。我抬頭看去,這女子一見著我回頭,更是愈發的激動?!笆f,你這個不祥之人,是你害死了父親和部落,你這個掃把星,害了那么多人,也害了我們……”

            “沒錯,當年父親把她撿回來時,就有部落的老人說她是不祥之人,會帶來災難大劫……”一石激起千層浪,那幾個年輕女子迅速聯合,反過來質問起了石穎。而剛才還占據上風的石穎,一時竟是目瞪口呆?!安豢赡?,我是父親的女兒,我不是什么撿來的不祥之人……”石穎紅著眼道。

            “少裝蒜了,還記得半年前父親殺的那些部落老人們?他們就是因為執意要父親把你驅除出部落,父親一怒就將他們殺了……石穎,你這個有娘生沒娘管的小賤貨,以前你多驕傲,現在呢?不也是要看別人臉色??”幾個年輕女子說著還不過癮,還將石穎推到了角落,一邊罵著她是小賤人和不祥之人,一邊在她臉上扇起了巴掌。。

            古怪的是,石穎居然也不反抗,任憑她那幾個姐妹的施虐,呆若木雞的坐在原地,滿臉悲傷……這女人啊,一旦發怒,打起架來也不比男人差多少。不一會,我便看到原本穿著整齊、面容精致的石穎,這會已是衣衫不整和頭發雜亂。

            石穎癱坐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身體,不住的啜泣?!拔也皇菗靵淼摹薄拔也皇遣幌橹?,不是我害死父親和部落的……”石穎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責當中,我估計,關于她的身份,她自己應該也有所耳聞。只是我讓狐疑的,身為石氏部落的石巖,居然會這樣寵愛這個撿來的女兒……

            難道是她的身份有關系?妖龍嶺?那可是諸葛亮陵墓的所在地??!十有八九,石巖是惦記上了石穎的背景,要不然絕不會冒著整個部落的反對收養她……我瞥了一眼臉上帶著傷痕,哭得梨花帶雨的石穎,此前還嬌蠻的一個女孩,這哭起來,竟也有另外一番美感。

            我將地上的衣裳撿起來,披在了石穎的身上。石穎為之一怔,抬起頭來看見是我,眼里頓時滿是憤怒?!皠e碰我,是你殺了我父親的?!薄拔乙欢〞⒘四?,替我父親和部落報仇……”石穎在面對我時,那叫一個堅定。我搖搖頭,這時,旁邊有年輕女子開口道:“少主,這個小賤人是不祥之人,會給身邊人帶來禍害的……少主若是需要,賤妾愿意侍奉和追隨少主,絕無二心?!?br>
            “我也愿意追隨少主……”幾個年輕女子,一個接一個表達著她們的忠心,雖然面容還算精致,但我看在眼里,卻反倒沒什么感覺?!拔覇柲銈?,這個石穎,真是你們父親從妖龍嶺里抱回來的?”我道。我挑眉,沒想到石巖居然還去過妖龍嶺,這一點出乎了我的意料。

            “很好,等下我會讓人帶些糧食過來給你們?!蔽覍ρ龐婆拥?。妖嬈女子磕頭拜謝,但她眼中流露出幾分魅惑之意,道:“賤妾不要糧食,賤妾只求能夠跟隨少主,就算只能為少主暖床抱腳也愿意,求少主成全……”我一愣,給你吃的還不行,還求著給我暖床抱腳?

            妖嬈女子見我不為所動,繼續道:“少主,我這妹妹雖是不祥之人,但還未經人事,少主若是喜歡,也可以臨幸后再丟出部落,看她還敢不敢嘴硬。?!笔f回過神來,怒罵妖嬈女子道:“賤人,我可是冷家少主的未婚妻,他也配?”

            “冷家少主?是那個冷瞳嗎?”我瞇著眼問道?!安诲e,和冷少主比,你就是一只螻蟻,就憑你,也配得上我?你最好現在放了我,不然等我未婚夫來了,就是你的死期?!笔f仿佛抓到了一絲尊嚴的救命稻草,對我連連嘲諷。我不怒反笑,嘴角噙著一抹微笑,一說到冷瞳,這個石穎頓時驕傲得不行,仿佛所有的男人在她面前,都比不上這個冷瞳……

            我搖頭,沖那妖嬈女子道:“你們兩個,把你妹妹帶到我的屋子去?!蔽肄D身離去,心里頭喃喃道:難怪石氏部落會聽從冷瞳的命令派人截殺我,敢情是石巖的女婿……冷家少主的未婚妻?妖龍嶺的不祥之人?這下有意思了……”

            第236章 還是熟悉的手感我不知道冷瞳怎么會和這個石穎訂下婚約的,但現在,我是愈發的對石穎有興趣了。不沖別的,就沖她是那什么妖龍嶺的不祥之人這一點足夠我好奇。我讓妖嬈女子將石穎帶到了我的屋子里,也就是前任大祭司的住所。

            此時的我,微微有些醉意,眼睛帶著一絲血紅,石穎見到我這模樣,頓時也有點心虛了。在屋子里并沒有外人,妖嬈女子將石穎拉到我房間后,目光打量了一圈后,忽然間,她丟下石穎,一把將我抱住?!吧僦?,您醉了,讓賤妾來服侍您休息吧?!?br>
            這妖嬈女子格外主動,不由得把我嚇了一跳。不等我回過神來,妖嬈女子已經用雙手抱住了我的腰,然后故意將她自己兩團高聳和肉感十足的胸脯緊緊貼在我懷里……“少主,賤妾的身體早就等候著您的寵幸,今晚,就讓賤妾服侍您好嗎?”妖嬈女子吐氣如蘭道。

            說實話,這個妖嬈女子年紀十二五六那樣,雖然一看就是那種已為人婦,但身材和臉蛋卻是一點也不差,唯一讓我感到不舒服的,就是她太主動了,小爺褲子還沒脫呢,她倒是先把自己的身材都暴露在我面前了。不遠處的石穎看著一幕,未經人事的她,羞紅了臉,一邊罵著妖嬈女子是賤人,一邊則威脅著說等冷瞳來了,要把我碎尸萬段……

            “少主,別管這個小賤人了,讓賤妾伺候……”不等妖嬈女子話音落下,我將她推開。我掃了一眼她那示意暴露的身材,搖搖頭,道:“桌子上有吃的,拿出去吧?!薄吧僦?,可是賤妾……”我目光一冷!妖嬈女子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將衣服穿好,抱起桌子上那些吃的,倉皇逃了出去。

            這個時候,能有口吃的,對于她來說無疑已是一個巨大的恩賜……妖嬈女子一出去,石穎吃了一驚,似乎不相信我居然還有這等定力?!皞尉?,沽名釣譽,我一定會殺了你,為我父親報仇的?!笔f恨恨道。我不置與否,淡淡道:“說吧,冷瞳去哪了?”

            “你用問,他很快就回來找你的,到時候便是你的死期?!薄昂芎?,那我就等著?!蔽叶紫律?,目光落在石穎那張還帶著淚痕的小臉,說實話,還真有幾分讓人心頭猶戀的沖動。石穎雙手還被綁著,只能坐在地上,在我的目光下,她咬牙切齒死死盯著我。

            我故意托起她的下巴,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壞笑?!皞尉?,你以為我會怕你嗎?”“長得挺好看,只可惜腦子有點傻,你真以為你那什么冷瞳少主是好人?”我淡淡道?!八俏业奈椿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他是什么人,我都會跟著他,至于你,不配!”

            我嘆了口氣,這個石穎還真是有個性。我忽然朝著門外喊道:“司徒萱,進來!”我話音一落,一個身影緩緩走了進來,不是那司徒萱又是誰?從妖嬈女子出門的那一刻,我就見到了司徒萱站在外邊,所以眼下見到她進來,我是一點也不吃驚,反倒是司徒萱有種被抓現行的感覺,小臉上多了一抹古怪的神色。

            “少主?!彼就捷嬉е齑介_口道?!霸谕饷娴群芫昧税??幫我個忙,把她帶下去?!薄吧僦魇且獨⒘怂??”司徒萱道。我一愣,眼角余光一掃,見到石穎臉色微微有些蒼白。我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道:“帶下去洗白白,然后換套干凈衣服帶回來?!?br>
            “是,少主?!彼就捷姘邓闪丝跉?,聽到不用自己動手殺人,她心里稍稍也好過了一點,不過她看了一眼石穎那嬌艷的小臉,頓時眸子里又多了幾分失落……石穎很快被帶了下去。。我在房間百般無聊,隨后拿出了一直放在身上的人皮地圖。

            在燈光下,我依稀見到人皮地圖上顯示的地形地貌,隱隱約約就是放逐山,但在放逐山之后,人皮地圖上只顯示了一座云霧飄渺的山嶺,至于要怎么去,地圖上并沒有顯示。。我總感覺,要去放逐山,這個石穎會是個很關鍵的幫助。

            只是,她現在一直不肯松口,我也不好對她下狠手……就在我尋思著該如何從石穎口中撬出來妖龍嶺的事時,忽然間,房門被打開了。一道女人的身影走了進來。我回頭一看,是剛才離去的妖嬈女子?!澳阍趺椿貋砹??”我問道。

            妖嬈女子正對著我,沒有說話,但表情十分的古怪。我一怔!但就在下一秒鐘,妖嬈女子的身后,突然多了另外一道女人的身影!“別殺我……”妖嬈女子癱坐在地,她身后的那個女子則干脆一腳踩在她的肩膀上,一躍而起,手抓著一把鋒利的匕首,直向我面門刺來??!

            這女子的身影有些熟悉,但卻戴著面罩,一出現,我頓覺得有一股凌厲的冷風直襲我面門!我心頭一沉,關鍵時刻來這么一個偷襲,時機掌握得還真是好。我連忙轉身躲開,但這個蒙面女子的速度也夠快,一把就刺在了我的手臂上。

            趁我一受傷,蒙面女子伸手就要來抓我手上的人皮地圖。我和她拉扯在一起,距離稍微近了一些后,我隔開她手上的匕首,一巴掌拍中了她的胸口。而這一拍,我只覺得手上一陣軟綿綿的肉感傳來。是這個蒙面女子高聳的胸部擋住了我的手掌,那感覺簡直有點美妙。

            我愣了下神,蒙面女子已是雙眼幾欲在冒怒火?!盁o恥之徒,我殺了你!”蒙面女子氣得不行,我一聽,頓時心頭一動?!笆悄?,冷小欣!”我幾乎可以肯定,這個蒙面女子就是冷小欣無疑,畢竟,可不是誰都能把無恥之徒這個稱呼罵得那么動人悅耳。。

            冷小欣大吃一驚,似乎沒想到這么快被我識破了身份?!澳阍趺粗朗俏??”“當然知道了,還是熟悉的手感?!蔽夜室馀e起手道。冷小欣更怒,抓著匕首再次刺來。我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男人,又怎會怕她這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女人。。

            第237章 月氏部落求援冷小欣偷襲沒有得手,接下來要對付我明顯就難了許多。冷小欣手持匕首,我雖然手無寸鐵,但我對她的路數早就熟悉不過,所以一番見招拆招后,冷小欣已是逐漸落于下風?!瓣惢?,你這個無賴?!崩湫⌒琅?。

            “你自己偷襲在先,還有理了?!辈坏壤湫⌒涝陂_口,我又是一記巴掌拍了過去,剛巧不巧,正中她那性感的小翹臀。。冷小欣氣壞了,偷襲沒得手就算了,還被我占了便宜,以她的性子,這哪能忍?冷小欣拼勁全力動手,不一會,和我在房間里大打出手,房間里的家具基本都被夷為平地,最后,我和冷小欣還在床上翻滾了幾圈,我還不忘順手將她的面罩摘了下來,露出她那張眉清目秀的面孔……

            “外面都是我的人,冷小欣,不想再挨揍的話,老老實實把你那個什么冷家少主下落告訴我?!蔽业??!澳憔退銡⒘宋?,我也不會告訴你少主下落的,你就死心吧?!薄拔疫€真是不相信了,一個石穎對她癡情,就連你這個殺手,也這么迷戀他,你再這樣,我可是要吃醋了?!蔽覊男Φ?。

            “無恥,今晚偷襲你不成,來日再取你性命?!崩湫⌒酪灰姴幻?,連忙轉身就走。不過臨走前,我還是給她留下了一個美好的禮物,那就是在她那性感的翹臀上,留下了一個紅彤彤的手掌印,這是我對她自上次一同落水后,這么久不見面的真摯問候。。

            “陳化凡,我不會放過你的?!崩湫⌒辣┳唠x去。沒一會,東云飛帶著護衛隊的兄弟沖了進來?!吧僦?,您沒事吧?”“我沒事,都散了吧?!蔽业?。東云飛還想帶人去追,我叫住了她,以冷小欣的本事,一旦逃跑要想再找到她,那可就難了。。

            ……………………今晚的偷襲事件一發生,東守成連夜安排了十幾個護衛隊的兄弟,給我把守房門,生怕再我會出現什么危險。對此,我也是哭笑不得,尋思著自己好歹也是個純爺們,不至于到要這么多保鏢的程度吧。不過東守成執意要這么做,我沒辦法,只能隨了他。

            門口安排了護衛隊的兄弟把守后,沒多久,司徒萱帶著石穎回來了?!吧僦?,我已經給石穎姑娘換上了新衣服?!彼就捷鎸⑹f帶了進來,我定睛看去,好家伙,這梳洗過后換了套干凈衣服的石英,簡直美若天仙,尤其是那耳邊掛著的兩縷青絲,微微濕潤還帶著水氣,更襯得她那張精致的面容多了幾分水靈靈的感覺。。

            石穎被綁著雙手,幾乎是被司徒萱推進來的。我看了一眼幾乎可以算是被夷為平地的房間,尷尬笑了笑,現在房間里就剩下一張床還算湊合,其余的工具,幾乎都被冷小欣砸成了破爛?!吧僦鬟€有什么吩咐嗎?”司徒萱沖我微微彎腰行禮道。

            “沒什么事了,你下去吧,也早點休息?!蔽业??!笆?,少主?!彼就捷孢t疑了下,目光在我和石穎偷偷打量了一圈,眼中帶著一絲失落離去……似乎在她心里,今晚我和石穎干柴烈火,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以至于連石穎,也露出了一副不安的神色……

            司徒萱一走,房間里就只剩下了我和石穎兩個。孤男寡女下,再加上石穎剛梳洗完,身上散發著一陣好聞的清香味,一時讓房間里的氣氛更多了幾分曖昧。我走近過去,將石穎拉到了床前。石穎嚇了一跳?!安灰鑫?,不然我就自盡?!笔f喊道。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