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9468章(1 / 5)

            朱全指著地上昏迷不醒的葉枯,沉聲問道:“是他殺了我們的人”在來的路上,曹琛已是將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向朱全說了,包括他懷疑寧安軍中出了內鬼的推斷?!拔业降臅r候,他就已經是這副模樣了?!辈荑⊙韵轮馐菍Υ耸虏⒉恢?。曹琛雖然知道修人不可貌相的道理,聽說修為越高的人看起來就越年輕,但卻不明白其中究竟,心里只暗暗奇怪,不知道為什么朱統領會覺得是這少年犯下的殺孽。

            是一個凡人被卷進了仙人的世界里,若不是因為曹琛在紫塞見慣了鮮血生死,換個人來,只怕早已經被嚇得不知所措了。在紫塞的時候,凡骨七品也是一道涇渭分明的界限,修出了真氣的人對上的自然是修出了妖氣的妖,而如曹琛之輩,也只是在那如絞肉機般的戰場上殺些凡骨七品以下的妖兵妖卒。

            李子明神魂受到沖擊,饒是有朱全真氣之助,一時半刻卻也醒不過來,朱全看了半晌,將枕在李子明頭下的手收回,將他輕輕平放在地上,轉眼看向曹琛,凝重道:“老曹,你怕不怕”若是在別的時候被人這么問,曹琛非得跳起來揪住那人的衣領賞他幾個耳光不可,他才四十出頭,好吧,將近五十了,但卻從不認為自己年紀大了,他十七八歲就上了戰場,你說他怕還是不怕,該怕還是不該怕

            像曹琛這樣的老兵,最值得驕傲的不就是半輩子打過的那些仗,殺過的那些人、那些妖么,只是這一條條人命、妖魂的背后又是什么,他自己身上留下的傷疤又是什么,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問這話的人是朱全,又偏偏挑在這個時候,曹琛明顯愣了一愣,在褲腿上把掌心的冷汗都擦干凈了,輕聲道:“不怕,你盡管吩咐就是?!?br>
            焦糊味中浮著一絲臭味,朱全打出一道真氣,將這氣味與火光都圈了起來,不讓其有絲毫泄露?!皩幇曹娭谐隽藘燃?,真是不幸?!敝烊p聲嘆了句,又道:“寧安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我,我這遭擅自離營地,肯定已經被有心人注意到了。我不能離開太久,不然會引起懷疑,打草驚蛇?!?br>
            曹琛點點頭,瞥了地上的兩人一眼,道:“這兩人該怎么辦要帶回去嗎”“剩下的都交給我就好。別人若是問你,你就將發現李子明的事情始末原原本本地說給他們聽,最好是還添油加醋的吹噓一番,其余的一律都裝作不知道?!?br>
            軍中可能出了內鬼,若是將葉枯與李子明一并帶回,只怕會打草驚蛇,再者這內鬼究竟是誰,現在全無半點頭緒,朱全是從紫塞為了此次妖族之事派下的特使,身份敏感,所以不能無故離營太久,不然難免惹人生疑。曹琛沒有想那么多,雖不知道朱全這么安排有何深意,但出于對朱全的信任與佩服,一口便應了下來。

            事情既已安排妥當,兩人便也不再猶豫,曹琛將葉枯背起,那一直貼在朱全背后的黑弓懸在一旁,垂下一道道稀薄的黑霧,朱全抄起李子明,扛在肩上,一起向著樹林更深處行去。曹琛身子有些發顫,連帶著他背上的葉枯也跟著抖了起來,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心中分明是既空又白的,到了面兒上卻總是這么不堪大用的樣子。

            這次,朱全并沒有帶著曹琛前行,是特地放慢了腳步,曹琛依舊跟得有些吃力?!袄喜?,你有沒有搜過子明的身”路上,朱全突然發問?!皼]有?!辈荑∧菚r還不知道自己發現的這人是朱全的副手,但只看李子明身上的衣甲,便知道這人也是軍中之人,自不可能做出搜身這等事情來。

            按理來說,世子殿下此時應該早已到了上虞,可這些日子里來,非但沒有聽說有關這門婚事的半點動靜,更是連議論之聲都少了許多,這背后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所有議論此事的聲音都捂了起來,壓了下去。無論如何,他們只盼著玄清公主鳳體安康,若是真如傳聞那般是來了北域,可千萬不要在這北域地界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才好。

            陸銘遠自認通透,可不愿在這上面栽了跟頭。葉枯不知道在這片刻的工夫,這位陸將軍便想了這么多,甚至想到了廟堂之爭,想到了他是抗旨,是要謀逆,陸遠銘不語,他正要再開口,卻被身后的一聲大喝給堵了回去?!按竽懙竺?,見了將軍,竟敢如此無禮,還不跪下”

            卻是那位收了葉枯靈石的衛兵,見葉枯一下子就沖了上去,到了將軍近前,身手之快連他都沒能反應的過來,這還了得說輕了是他一個不甚,被人鉆了空子,說重了就是瀆職失職,罪該問斬。那人告了聲罪便退下了,待他走后,陸銘遠點出數道真氣,帳中便升起一座陣法,隔絕了與外界的往來。

            只見這位陸將軍單膝下跪行禮,恭聲道:“末將陸銘遠參見世子殿下?!比~枯應了一聲,便把陸銘遠從地上扶了起來,開門見山道:“這次來,是要麻煩將軍一件事?!比~枯全沒有那么多心思,笑道:“將軍言重了,只是一件小事兒,我有個朋友的東西丟了,想托您幫著找找?!闭f罷,便將從寧安起到那陸統領的回信之間發生的事說與陸遠銘聽了。

            “這這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啊!”陸遠銘聽罷,賠禮道:“是末將失職,讓殿下受委屈了?!比~枯模仿著陸遠銘方才的口氣,道:“無妨?!标戇h銘也不知是聽沒聽出來,只又道:“這位陸統領不知道殿下身份,措辭失當,還請殿下恕罪,至于這位朱統領,我跟您說實話吧,他是從紫塞那邊派下的特使,我也不好”

            葉枯擺了擺手,神色似有不悅,道:“我這番來只是為了幫朋友找樣東西,又不是為了讓將軍幫我出氣,難道在將軍眼里,我葉枯就是個睚眥必報,心胸狹隘之輩了”陸遠銘連忙否認,說自己絕沒有這個意思,“不知殿下這位朋友是誰,又丟了什么東西”

            葉枯暗罵了句啰嗦,卻沒想到這古夏的軍將竟是這般拖泥帶水之輩,只覺是掃興得很,說來說去,不過就是想探探自己的口風,眼珠子轉了轉,向陸遠銘招了招手,示意他附耳過來。陸遠銘見葉枯如此慎重,心中便先是給自己打了一針,只聽葉枯輕聲道:“我只能告訴你,她是個姑娘,丟了一枚護身符,這枚護身符可金貴著呢,再多的,我就不能說了?!?br>
            姑娘、護身符、金貴,這一連串的詞兒一拋出來,再加上葉枯北王世子的身份和近日的風言風語,那個答案不是呼之欲出陸遠銘心頭一震,語氣也不知不覺間愈發恭敬了許多,“小將這就差人去辦,不,我這就親自去辦?!比~枯笑了笑,道:“將軍這么著急,還要親自走一趟,是怕我遷怒那位陸統領吧誒,我倒是想起來了,那位寫信罵我的統領也姓陸,你們倆不會是”

            陸遠銘有些尷尬,卻也不能不應,“他是我大哥的孩子,送到這軍中來,是特地為了讓他歷練歷練?!比~枯故作驚訝地“啊”了一聲,道:“將軍姓陸,是化境高人,您侄子也姓陸,能任統領一職怎么也是凡骨九品,你們該不會都是北寧陸家的人吧”

            “殿下果真是聰明過人,心思縝密,給您說中了?!标戇h銘呵呵笑道,這事本身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修道世家、宗門之人從軍入伍,本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說來是不許各地插手軍隊,但這軍中總是要用人,這人手又不可能每個都從上虞鈞天府中派遣下來,寧安軍中共有三位將軍,其中只有那位主將是鈞天府派下,余下兩位則以主將為首,不得忤逆。

            在葉枯的吩咐下,為了低調行事,陸遠銘換了一身戰甲,兩人一并到了那位陸統領的營帳外,以二人的修為加上陸遠銘地輕車熟路,自是不會被人察覺。路上,陸遠銘見葉枯身法不凡,暗暗心驚,卻也沒有多問,只想著是北王府藏書無數,王爺更是羽境尊者,對待自己兒子,自是盡心盡力,傾囊以授,絕無藏私之理。

            適時已入黃昏,人卻未定,古夏軍中有日夜兩練,輪替進行,此刻日練已息,夜練卻還未開始。帳外值守衛兵倒是不少,足足有八人,橫成一行,左右各四排開,看這排場是比陸遠銘還要大上許多,葉枯跟在這位陸將軍的身后,也不通報,徑直向帳中走去。

            這些值守的衛兵不認識葉枯,卻都認識陸遠銘,見了自家將軍,紛紛欲跪下行禮,卻發覺身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著,說什么也跪不下去。陸遠銘收了真氣,不曾理會這些衛兵,徑直欲入帳內,卻被一個衛兵攔了下來,這名兵卒只跪在地上,低著頭,也不說話,也不讓陸遠銘進去。

            “抬起頭來?!标戇h銘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卻在葉枯面前,發作不得,那衛兵抬頭,但見這人面露難色,艱難道:“稟將軍,統領他有事出去了,不在帳中?!标戇h銘倒是想掉頭就走,但礙于有葉枯相隨,只得厲聲道:“你們陸統領不在軍中坐鎮,會跑到哪兒去能跑到哪兒去”他這番話卻是有些暗示的意味,不怒自威,初入化氣境界地修為只壓的地上那人喘不過氣來。

            這位陸將軍知道他這個侄子是有那么一點不著邊際,平常他沒少勸誡過,這下倒好,在這關鍵時候掉鏈子,一軍統領無故離其位,這個罪過說小也小,可說不小也還真不小。陸銘遠將滿腔怒火壓了,看也不看那跪拜在地的衛兵一眼,沉聲喝道:“讓開!”

            “轟!”誰知,非但是那名跪倒在地的衛兵沒有半點挪開身子的跡象,另外七位軍士,竟是齊刷刷地跪了下去,皆是一言不發,低垂著腦袋,一副盡職盡忠的模樣,就是不肯讓路。更要緊的是,葉枯三番五次地叮囑要低調行事,這下倒好,這幾人在統領大帳前撲通撲通地一跪,哪里有不引人注目的道理。

            在這軍中,誰能讓陸統領的親衛下跪“怎么,是我現在說話是不好使了,還是你們長了兩個腦袋,活的不耐煩了”陸銘遠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手上有真氣暗涌,顯然是動了真怒?!八懔?,打暈他們就是?!本驮陉戙戇h要一掌按下,忍痛摘了這八顆大好頭顱之時,葉枯卻向他傳音,讓他手下留情。

            陸銘遠用眼角余光掃了葉枯方才的位置一眼,這才驚覺,不知什么時候,世子殿下竟已不見了蹤影,連陸銘遠這位化氣境界的修士都沒有半點察覺。陸銘遠心思如電轉,只他這般想法未免有些坐井觀天之意,不說凌云逸、閻昊、赤羽生這等為求凡骨極境,自身圓滿而不肯突破的人物,便是如荀梅、顧鈞等人,若不是為了再進一步,閉關臻至化境也不是一件難事。

            撇開境界不談,若論戰力,荀梅、顧鈞或許是不如化氣境界的陸銘遠,但凌云逸、閻昊、赤羽生這等怪胎要勝這位陸將軍,只怕也不在話下。思及此處,陸銘遠更是不敢造次,只告訴自己一切照辦,盡早送走這一尊,不,三尊瘟神,他這么像,赫然是把那位玄清公主和葉枯背后的護道人算了進去。

            做戲就要做全套,葉枯雖然隱去了身形,但卻絕對不會是真的離開,事已至此,陸銘遠冷哼一聲,連出八掌,砍在那八人的后脖子上,越過八名衛兵,入了帳中。一進到里面,一股濃地散不開的膻腥味便撲了過來,陸銘遠眉頭一皺,心想自己這位侄子平常是有些不著邊際,但卻也絕不至于在軍中大帳做出這等荒唐事來,況且以自己那位大侄子的性格,也絕不會做出這等事來。

            軍中無魚無水,自然也絕無魚水之歡的說法,可這帳中的氣味,是個人都明白怎么回事?!笆?,找我有事”這時,一個滿臉邪氣的少年站起身,迎了上來,他面色青灰,灰衣飄飄半斜而下,露出了那精致的半邊身子,皮膚細嫩,不像是個常年在軍中磨煉的人。

            “無常你怎么在這你哥呢,他去哪兒了”陸銘遠頗感詫異,眼前這位少年并不是那位“陸統領”,而是他大哥的二子,陸無常。若是在平時,親侄兒過來,陸銘遠定是開心的,這小侄兒的性子他是知道,見到他,便知道這一股膻腥味是誰的杰作,無論如何,好說歹說也要先拉上幾句家常再說,可這次不一樣,葉枯還在等著,陸銘遠心中只急似火燒。

            “我大哥那人,叔你還不知道他么,估計又不知跑到哪里去讀那些書了?!标憻o常也有些眼力,見自家叔叔著急,邊說便也邊整好了衣服,“他剛走不久,該是還沒有走遠?!标戙戇h入了軍隊,便再也不去想在陸家那爭權奪利的事情,陸家不會允許一個將軍坐上家主的位置,獨攬大權,寧安那位主將也絕不會允許此事發生,不管是軍隊成了陸家的私軍,還是軍隊把陸家當槍使,都是不得不防的事情。

            有了這層因果,陸家這一代的三兄弟中,陸銘遠這位二哥倒是與兩位兄弟都很親近,也是看著無常這一對親兄弟長大的,其中血脈親情,自是無需多言。陸銘遠在帳中來回踱了數步,“真是胡鬧!我都記不清說了他多少回了,你大哥就是不肯改,對了,方才那封信,是你代你哥回的吧”

            “無常!”陸銘遠沉了沉聲,“你把你身上那股戾氣給我好好收一收,這朱全是紫塞特使,頗得器重,我不許你胡來?!彼麎毫藟菏?,又道:“好了,此事暫且不論,我問你,朱全信中說的那個兵士在哪兒”“叔,難道朱全信中說的確有其事”陸無常正了正身子,“我哪里能知道,這事兒你得問我哥,他記這些東西是最熟的了?!?br>
            陸銘遠看著自己這小侄兒,無奈道:“你是最了解你哥的,趕緊帶我去找他?!薄岸?,朱全的事,你著什么急,”陸無常頗有些不解,想來能被一個兵卒偷到手的東西,背后也不會有多大的門道,“我這一回來,是帶了我爹的話,有重要的事兒要跟叔你商量?!?br>
            “住嘴!”陸遠銘大喝一聲,“現在什么事兒都沒有找到你哥,再找到那偷東西的混蛋重要,知道了嗎!”他眼神有些復雜,是怕這重要的事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地方被葉枯亦或是葉枯背后那位高人聽了去。到底是一位將軍,這一聲大喝,連陸無常霎時間也被震住了,二叔這是怎么了但無論如何,二叔這么做定是有其深意就是,“知道了,我這就”

            他話音未落,帳中便響起一陣瓶里哐啷的聲音,原來這大帳中一直還有第三個人在,陸遠銘皺了皺眉,卻并沒有露出什么意外的神情,像是早有預料,罵道:“混賬東西!也不知道分個場合,就知道胡鬧!”陸無?;仡^望了一眼,笑了笑,沒有多解釋什么,只道:“走吧,去找我哥?!?br>
            兩人大眼瞪小眼,足足半晌,誰都沒有說話,葉枯把她從上到下用目光刮了幾遍,她也將葉枯從頭到腳打量了好幾回,葉枯只想著看就看吧反正吃虧的不是自個兒。她這么一起身,一動,葉枯迷茫地盯著,才覺得這道身影有些眼熟,卻一時間想不起來是在哪里見過。

            “是你這個笨蛋啊,那些修士又臭又硬,不歸我們這兒管的,帶你來的人怎么把你引到這兒來了”聽到這聲音,葉枯頓覺恍然,定睛一看,只覺是越看越像,這不就是那位在寧安城外軍帳中紗幔后的那位女子嗎他連邁了數步,欺身到了近前,道:“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怎么不能到這兒來”

            第兩百零二章 四不像“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怎么不能到這兒來”女子被葉枯那幾步間的氣勢所懾,身子不自覺地往后縮了縮,只覺眼前這傻小子跟她印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他不該是規規矩矩地站在下面等候自己發落的嗎,哪能這樣欺到近前,先不說這小子有沒有這個膽量,以他那能在一塊試煉石前面杵上大半個時辰的腦子,至少她覺得有那么久,能想出這種主意來嗎

            葉枯見她不說話,躬了躬身子,一手幾本疊起來擺在矮條案的幾本書上,一手虛點,指著她那光潔的額頭,道:“說話,說話,那天在床上不是挺能說的么?!蹦枪媚镞艘豢?,不甘示弱地揚了揚下巴,直視著葉枯的雙眼,抬手就是一耳光向著這出言不遜的登徒子臉上抽去。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原來那時候你的憨厚老實都是裝出來的!”葉枯在那樹根交錯而成的地洞中會挨阿紫那幾巴掌,不是因為他賤喜歡被抽,而是因為才醒來不久毫無反抗之力,這下可就不同,微微偏了偏頭,便是一陣勁風從耳畔刮過,這一巴掌卻是落到了空處。

            這姑娘露了這么一手,葉枯也不由得改了心中的想法,雙手舉過頭頂,做投降狀,細著嗓子道:“俠女饒命,是小生孟浪了?!闭f罷,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應召前來的修士俱都應歸朱全統管,確實不該到陸統領的營帳中來。

            葉枯把手放了下來,戲謔道:“我犯下了多大的罪過草民不知,還請姑娘明言?!毕袷锹犚娏耸裁春眯Φ脑?,葉枯再一次笑出了聲,看的那姑娘好生氣惱,“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且不說姑娘你能不能發落了我,就說你本身不也是你自己口中的罪人,和你那情郎在這軍營中倒鳳顛鸞,做那茍且之事,按我軍律法,那是要被扒光了衣服,推到鬧市,插在木樁上,一刀刀把身上的肉割下來的!”

            葉枯邊說邊觀察著那姑娘的神情,只見這位卻是完全不帶害怕的,只冷笑著盯著自己,脖子上還慘留著愛的痕跡,頗為張揚?!昂昧?,你也不要嚇我,我也不再想嚇你,”那姑娘坐直了身子,兩手平放在身前的矮案上,挺了挺那一馬平川的小胸脯,“你身上那股氣味,我嗅得出,我也記得?!?br>
            是葉枯方才湊的近了,身上的那一股“味道”便被她嗅了去。她這一嗅和裴堅白的“嗅”卻是大不相同,裴堅白是打了個比方,可這位姑娘說這話時,小鼻子抽了抽,似真是靠著直挺挺的鼻子才嗅出了這股味道。葉枯心中警惕,不知道她是在裝可愛還是真的傻,只覺得眼前這位少女一下危險了不少,“姑娘說笑了,我天天洗澡,天天都要換衣裳,我這身上能有什么味道,我都沒聞到,若非要說,也是這一帳子的腥味兒?!?br>
            話說回來,這軍帳中的味道實在是不好聞的很,像是生怕別人不知道這里發生過什么似的。那姑娘難得臉上一紅,一拍矮案,噘著嘴嬌聲喝道:“別跟我耍貧嘴,你是不是遇見過一個紫色衣服的女人,還跟她有過,有過近距離接觸,快給我從實招來?!?br>
            “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比~枯擺了擺手,卻是沒有承認,“咱們各做各的,誰也別耽誤誰?!闭f罷,便自顧在帳中翻找了起來。這軍帳中有數個大書架,書架上堆滿了書,書上無塵,顯然是有人時常翻動,并不只是擺設,看來這位陸統領還是位腹有詩書的儒將,單看那回信卻是看不出這一點。

            那封回信措辭頗不客氣,就差沒有直接問候朱全與葉枯的家人了。古夏軍中有明規定,每一次出兵,無論大小,事無巨細,必須記錄在案,葉枯走這一趟,便是為了找到這記錄了行軍大小事宜的卷宗,至于碰見這位姑娘飽了飽眼福則完全是“意外之喜”。

            說到底,他還是不信任陸遠銘,尤其是在得知了他與陸統領是叔侄之后。自蘇清清說起那枚護身符與她的記憶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之后,葉枯便不再覺得這小偷真就是簡簡單單的見財起意了。在如今的情況下,葉枯只覺得誰都信不過,無論是已經站到明面上來了的古之四脈、古夏軍伍、域外妖族,凌家,還是在暗地里使力的如陸家這些大大小小的勢力,都不值得相信。

            那姑娘竟也沒有阻止葉枯,只撐著腦袋看著他在那書架的一間間方格里翻翻找找,“你在找什么”“找你哥的犯罪證據?!薄拔腋绶缸铩薄澳愫湍悄樕业亩寄芎龎Φ乃?,他哥可不就是你哥了”“啊!”那姑娘驚叫了一聲,一下蹭了起來,兩只手手背貼著臉,“那你快停下!不準找!”

            他雙手一攤,道:“你看,你讓我不找,我立馬就停下了,那我不是虧大發了,這樣,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才行?!蹦枪媚镏徊徽f話?!拔医裉靵磉^這里的事情,你可不許告訴那糊墻的?!薄澳悴灰獊y說,他不是糊墻的?!蹦枪媚镛q了一句,又道:“我答應你就是,我保證不會又第三者知道今天的事?!?br>
            葉枯笑了笑,身入游物,出了這位陸統領的大帳。當陸銘遠帶著陸統領找到葉枯時,這位世子殿下正在附近閑逛,兩人俱是一身輕便裝扮,顯然是把葉枯屢次三番強調的低調行事落到了實處。那位臉灰的可以糊墻的陸無常已是帶著那帳中的傻妖精走了,想來那重要的事已是方才在路上都講完了。

            葉枯“嗯”了一聲,算是打過了招呼,也不理會陸有定那有些錯愕的神情,直入主題道:“那人在哪兒,帶我去找他?!薄坝卸?,有定!”陸銘遠連喚了兩聲,這才把這位陸統領的魂兒喚了回來,“還不快為殿下帶路”若是世子殿下不知道他們二人是叔侄關系,陸銘遠定不會在葉枯面前這么叫,可無奈葉枯已經猜到了,眼下又只有他們三人,這么叫反倒親切些,無意間拉近了三人間的距離。

            “是,殿下這邊請?!币膊恢讲抨懹卸ㄔ谙胄┦裁?,這下才回轉了心神,“久聞殿下大名,這一下子見到真人,還覺得有些夢幻,還望您不要介懷?!比~枯搖了搖頭,道了聲“無妨”,心中只覺得這陸有定好生奇怪,像書生又不像書生,像修士又不像修士,像武將又不像武將,像公子又不像公子,整個一四不像。

            第兩百零三章 人死三人此行,葉枯居中,陸家叔侄二人一左一右跟在后面,卻不是向著營帳之中,而是向著軍營之外。適時,暮色四合,便是軍營也有日落之時,那名入了葉枯房中偷了蘇清清護身符的兵丁正巧逢上夜里那一場練。

            這“夜練”卻不是在演武場上操幾個把式喊幾聲號子,而是要入到曲屏山脈中,會一會那些妖獸和或許有、或許沒有的妖族,往往一去就是好多日子,其間有人受了傷丟了性命根本算不上什么稀奇事兒。好在這一回夜練的人馬才出發不久,以三人的腳力,要追上那隊急行軍般前進的人馬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是陸有定的兵,他自然是對這些人的去向知道的清清楚楚。

            一路上,既無蟬鳴,亦無鳥叫,更沒有什么野獸嗚啼,只有三人窸窣的腳步聲和三人不時聊上幾句的笑語?!拔铱搓懡y領真是頗有儒將風范,不像我們這些人,只知道修煉修煉,半句詩半句詞都講不出?!标戙戇h二人自然知道葉枯是在自謙,與這位世子殿下體質孱弱不能修煉同樣出名的,便是葉枯飽讀詩書,學富五車了。

            “殿下說笑了,我這侄兒,寫詩作賦那是一樣不行,平日里看書,要么是看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仁義故事,要么就是看那些大能大賢的生平傳記,整天做著夢呢?!狈查g有為人列書做傳的,修真界自然也有,只是那些大人物的生平大多無人可知,那些知道的人,先不說能不能接觸到,就是接觸到了也不一定愿意說,所以大多都是由人杜撰,胡亂編造一通,卻也好看。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