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5章(1 / 9)

            我等雖是盜墓者,但也有捍衛自己民族隗寶的責任;身為盜墓者,我們可以內訌,我們可以不和,但在面對外敵時,自當同仇敵愾,所以,這也是我沒有和冷瞳打起來的原因,我想,她心里應該也有這種想法,只是這個冷若冰霜的女子,不善于表達自己的心情……

            葉枯不想無意間撞見了別人的好事,只覺一陣無語,想來這位“尊者”也是應召而來的修士,軍中規矩森嚴,只要到了營中,那便要一視同仁,絕不可壞了規矩,酒能私藏,可這色就藏不了了,更莫說與人翻云覆雨,共赴巫山了。

            底下那兩人正是你儂我儂之時,他樂極樂之間,哪里會想到背后竟有一雙眼睛盯著這場春宮鬧劇,葉枯自討沒趣,正要離開,卻忽而轉念一想:“眼下我正愁混不進去,這兩人倒是不錯,他們本身也不是軍中的人,我再喬裝打扮一番,更不愁會被識破?!?br>
            葉枯將這位“尊者”推開,欺身而上,捂住了那張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的小嘴,搖了搖頭,那渾身雪白的人兒螓首被錮得動彈不得,本想點頭,就只好轉而眨巴眨巴了下眼睛,葉枯手中變戲法似的多了一套衣服,扔在她身上,自己轉過了身去。

            換了身衣裳的工夫,這姑娘似也想開了,既然葉枯不會把她怎么樣,那自己又在怕個什么勁兒,就算是被那位“尊者“壓在身下,壓在床上時,她也不覺得自己就真比這些修士要低一等,摸了摸下巴,在那里,被葉枯捏出的紅印還未褪去,酸酸的,倒并不疼。

            一路上,葉枯還向這位姑娘“請教”了不少關于這位“尊者”的事情,但凡葉枯有問,她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可惜兩人雖是滾過了床單,她卻也只知道這位“尊者”姓袁,還裝模作樣地自以“庭山真人”為號,實力雖然平平但一身富貴卻是不少,不說那一身鑲金道袍,單是手上那幾枚大戒指就是數十萬兩的雪花白銀。

            這位庭山真人出手倒也大方,雖沒有將自己的全名告訴她,但珠寶首飾什么的卻是買了不少,她還撩起衣袖,將腕上的一串晶瑩剔透的手鏈展示給葉枯看,聽她說,就這一串東西都是好幾千兩銀子,不僅好看,常年戴著,還能滋潤皮膚,永葆青春。

            葉枯回頭看了那位姑娘一眼,后者也是一臉茫然,顯然是她也不知道油頭粉面的道士郎君在說些什么,他轉過頭來,順勢向這位白臉小相公的身后看去,只見他身后立著三位童子,像是一把撐開的扇子,扇上繪的是三幅仕女圖,蓋因這三位童子都是清一色的雌兒。

            “真人,我可是誠意十足?!卑啄樞∠喙D時有些急了,聲音都變尖了些,似是覺出了不妥,他沉了沉嗓子,手上比劃著,又道:“我用三人,換你一人,這買賣,怎么你都不虧吧”說話間,白臉小相公眼角余光只不住地向葉枯身后飄去。

            這時,兩人嗅到了一陣焦糊的味道,想是有什么野物被這殘雷劈中了,仔細尋去,在一塊巨石背后,見到了一個大半身都焦枯,被雷劈了個七八成熟,身上的衣物全然都灰飛煙滅的男子,那張臉卻被一塊滾落下的石頭給正正砸中,見不得樣貌了。

            這陰陽圖神秘莫測,成圖的卻是一黑一白兩色雙鯉,這鯉魚的妙處最是神異,相傳有一龍門之山,位于那條橫亙了古夏疆域的夏水的極東之處,有古之大能鑿山斷門,而黃鯉之魚自海及諸川爭相來赴之,一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中登此門一躍化龍者不過七十二數。

            其實這所謂的陰盛陽衰,歸根到底也是為窮盡道之妙,未明了生滅之理,有經卷云“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陰陽本是相生相克之物,并不存了孰長孰消,孰盛孰衰的說法,陰可轉陽,陽可轉陰,互生有無,只是若真修至那等通天徹地的境界了,便是真個陰陽在御,不會拘泥于這般形式了。

            這書冊卻是一本隨筆,修士亦是人,有記隨筆之習也不奇怪,往往也都是隨身攜帶,絕不示與人看的,若是哪一日身死了,道消了,這隨筆一般來說也就作了陪葬,試想若是修士連自己一條性命都護不住了,這一本以普通紙張寫作的隨筆又哪里還有存世的道理呢。

            尋常凡人到頭也不過百載之數,卻常言懷有千歲之憂,修士少如那凡骨七品引了仙根入體,修出一口本命真氣之輩都可延命百載,多如那勘破了生死玄關者便可續福數千載,許是因為仙路漫漫,許多辛酸苦楚縱使與最親最密的人都是說不得的,便只好將其筆于書中,權當是將這萬歲憂愁都說給了自己聽了。

            這類隨筆的內容亦詳亦細,亦粗亦略,本就是隨那修士的心境變化而揮毫,可載修煉時的感悟隨想,對一門心法、一門殺生術的理解,也可以記載修行路上的瑣事趣事,更可記一些流水賬,讓自己多一份記憶,時常翻閱,消除些修行路上的枯燥。

            上官玄清將這書冊卷起,拍著手心,道:“聽聞北王世子往日在王府中酷愛讀書,那時縱使你未曾修行,王爺便與我說你有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本領,這本隨筆中說不定就記載了些道之感悟、絕世仙法,可要勞你好好品讀參悟了?!?br>
            葉枯嘴角抽了抽,掛出一抹苦笑來,心道:“好吧好吧,這臟活累活我以后全部接下就是了,卻不知這小姑奶奶又是為了哪般要這么揶揄于我,常言是伴君如伴虎,我只道是伴卿如伴星,時不時透出點光亮來,就要我跑斷了腿去尋那光落在何處?!?br>
            葉枯將書冊翻開,見得那一枚玉佩只巴掌大小,卻被雕成了樹葉模樣,甚是小巧,通透而碧綠,正中卻是一個端正的古字,這古字刻的有些意境,于這小葉中見了幾分大來,其中之意甚是明了,有葉有古,應當為古葉門門中之人所有。

            青袍人大喝一聲,虛爪一握便將這焦尸那被雷火燒的已見不出模樣脖子抓在了掌中,一旁那八九歲的男童哪里見過這般駭人之物,兩粒白眼珠子深深陷入那燒焦的臉中,直勾勾地盯著他,如同索命厲鬼一般,直嚇得這男孩啊的一下驚叫出聲!

            “師兄啊師兄,想那日你我只兩人便踏了那古靈山門,何等意氣風發,只覺得你我師兄弟同心,這天下雖大,那生死境界雖渺,卻何處不可去得,如何不能登臨?我雖被那古靈掌教斷了左臂,但你我二人聯手也將那老頭打了個灰飛煙滅,只笑當時我太傻,竟還以為這一臂斷的值得!”

            “哈哈,你也覺得該賠我這一條手臂?!我呸!你要真有這等心思就不會想著獨吞了那四分之一的木宮心法,不會因我一時失了心智錯殺了幾人就將我打成重傷,找了個荒唐可笑的借口封于古葉后山,整整六百年啊,我堂堂羽境之尊,竟像個階下蠻囚般被封禁了六百載歲月!”

            青袍道人松了手,長吐了胸中濁氣,又道:“想時也是快哉,你我一同于那古靈殺了個對穿,那般并肩換命,抵足交心之景還歷歷在目,聽說古靈的人還不知道是何人所為,對我古葉一脈事后的大力資助感恩戴德,真是可笑至極?!?br>
            他語氣一轉,變得有些厲,道:“我最是想不到也想不通,拼死拼活,這玉簡我只以為唯我得到一枚,那之后我拿了這玉簡去尋你,哪里想到你竟也得了一枚,卻在房中獨自參悟,我事后問起,你也不肯如實相告,只遮遮掩掩,顧左右而言他,實在讓我寒心?!?br>
            羽尊出手自是不凡,如書上記載的大戰動不動便是掌印蔽天,道器遮日,呼風喚雨,神芒縱橫,大開大合間聲勢滔天是可,如這青袍人般無形無相、毫無聲勢亦可,其力已不拘于那排山倒海的氣勢之間,便是折了衰草作劍,都要勝過凡骨修士手持神兵利器。

            也不怪他多心,他雖是古葉門中人,卻早已不管門中事了,被囚于后山六百載,方才脫困不久,只尋了地方療傷,還來不及行走世間見識一下如今年輕一輩的風采,消息也多有閉塞,你要是問他凌云逸、閻昊等人,只怕也是不知。

            葉枯咳出一口鮮血,虛弱道:“前輩息怒,我與舍妹都是東域凌家子弟,前幾日聽說了玄陰出世的消息,就趁機跟著族中長輩一起出來歷練一番,長些見識,無意間見了這處像是被雷劈過的山頭,心中好奇才來此一探,純粹是無心聽了那些話去,望前輩不要跟我們一般計較?!?br>
            葉枯心頭頓時有念頭千百轉來,動作卻是沒有半點猶豫,卻只將那一本平凡書冊與那一塊巴掌大的碧玉葉,其上印有端正的古字交了出去,道:“只有這兩樣東西,方才小子慚愧,無意聽了前輩一番肺腑之言,想您也是一位至情至性、重情重義之人,您師兄的遺物自當全部交由您保管?!?br>
            青袍道人眼中妖異光芒斂去,不理會葉枯,轉而看向上官玄清,道:“凌家的女兒就是多攻心計,你也不要一直祭著你那族中長輩賜下的禁器了,你且拿它來試上我一試,看看那所謂古世家的族老又有多大的能耐,這禁器能不能奈得我何?!?br>
            上官玄清見葉枯面對羽境尊者居然能有這幅不卑不亢的氣度姿態,心中不自覺生出些異樣來,暗襯道:“這葉枯也不知道哪里來的這般膽識,憑他那北王世子的身份?只怕在這青袍道人面前這身份真算不得什么。母后只道這葉枯修不得道,萬般不同意我與這人的婚事,要是見了這一幕又不知該作何感想?!?br>
            這道人眼中有點點精光閃爍,向著葉枯與上官玄清兩人呵呵一笑,看的兩人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來,在上官玄清想來,這尋常人莫說被囚六百年,便是在那昏天黑地中禁足六十日便會活生生瘋了來,這般人物應是一身滔天怨氣,見誰不順眼就一道掌印按過去就殺了才對。

            尋常修士將只要修出了那一口本命真氣晉入了凡骨七品,便有了于天地溝通的資格,這“資格”二字絕不是說說而已,這真氣一吐便可引得周遭天地元氣共振,化了神虹載了修士遁地飛天,所以說來,修士這所謂的“馭虹而行”倒不如說是“馭天地而行”,絕不是憑了一己之力就托得自身飛上了天去。

            而羽境尊者之虹與尋常凡骨、化境之虹又有所不同,后兩者多是一口本命真氣通了天地,生出一道虹來,無時無刻心神都得分出這一部分心神來維持了這足下所馭之虹不散,而羽境尊者卻不是如此,這等存在只需吐出一道本命真氣來,憑了這真氣為核樞便可自行煉出一道虹來,駕馭其行走世間全然不費半點心力,真才算得上是逍遙自在。

            這時,忽然有一陣厲嘯沖天而起,葉枯只感覺擒拿了他的這頭妖獸興奮莫名,似是見到了什么心動的事物,速度徒然暴增了數成不止,四周景象都模糊了,只見得一片幻翳般的白茫茫,念頭還未來得及再動,身上又是一輕,原是這妖禽松開了爪子,將葉枯扔了下去。

            那青袍道人似是真沒有為難他的意思,只卷起了一陣狂風將他與上官玄清吹散了,若不是那頭大鳥出現將他帶上了云端,以那時葉枯的狀態就算從大風過處落下摔了個實實在在,也斷然不會昏迷過去,頂多是修養幾日,傷勢便可痊愈。

            紅塵煉道亦是煉心,對于踏上了仙途之人而言,修為的增長固然重要,但心性的磨練卻也不容忽視,好比以木桶盛水,一瓢一瓢的固然可以很快將木桶填滿,但其中的水渾濁與否卻全然不管了,而填滿的木桶卻再盛不進新鮮的水。

            而你若真個嘗了人世百味,心性被磨練成哪般模樣,還有沒有那求仙問道的心思尚且不論,但那實實在在的光陰卻是度過了,于一身修為上沒有半分增長,到老了來還是凡骨境界,甚至都未曾種下仙根,修出本命真氣,那這輩子于修行一途上的路也就絕了。

            “去曲屏鎮上做活?你這副身子骨能做得什么活,一張臉白的嚇人,弱不禁風的,怕是扛幾包麻袋都費勁?!蹦腥诵闹笨诳?,一點也不忌憚什么,也不管葉枯愛不愛聽,又尷尬一笑,道:“我這幾天忙,家里的情況也不景氣,留你下來反倒是會磕磣到你,你看這”

            茅草屋的簡陋與這平凡人間的悲哀被葉枯盡收眼底,心中暗襯道:“可憐天下父母心,人道是貧賤夫妻百事哀,如今又逢上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事,當真是可憐復可嘆。那虎兒的死與我雖無直接關系,可心里總覺得自己像是半個殺手,我也只能盡些綿薄之意,不敢說補償,至少讓這在世的兩人過的好些?!?br>
            心思一轉,葉枯站起了身,將那碗水一飲而盡,這水中有些雜質,喝起來有些硬,將碗放下了,一拱手道:“小弟慚愧,實話跟大哥大嫂說了吧,我之前本是古葉外門弟子,因為沒什么修道的天賦又偏愛些旁門雜術,修行上不夠勤奮,到了歲數了又沒有什么門路關系,就給長老按照門規給逐了出來?!?br>
            葉枯讓那碗落下,見了這婦人一臉希冀的樣貌,心中的愧疚不禁多了幾分,沉吟片刻,道:“嗯,那看來我這一卦算得也有幾分準頭,大哥大嫂你們家最近走丟了一人,那人年紀只小于我,應是你們的孩子,還是個男孩,在這大山中走丟了?!?br>
            心井一開,萬千思緒紛紛涌出,葉枯心道:“想我自蘇醒從那白極真冰大蛇腹中脫身而出以來,只以為自己有了這第二段記憶便不似以往了,卻從未真正想過這個我到底是誰,我現在究竟是那一位只喜歡悶頭讀書的北王世子,還是第二段記憶中那通天徹地的人物?”

            “我雖有一副肉皮囊,魂海中兩段人世記憶,卻尋不出一個真正的我來,我若是北王世子,那為何會隨了上官玄清那古夏公主一道出了北城向那什么上虞趕去,為何能從那三千經卷中窺得太玄與荒二法,又為何會有這以五行入神識神識的手段?”

            這古廟只有兩間房屋,卻都已是墻坍壁倒,破敗不堪,頂上結了蛛網,看那一座像是主殿當中所供的神像,鎏著紅漆再染了些金的衣裳早已剝落,只剝出一塊塊的灰泥胎來,神座前的香案亦復欹斜欲倒,案上有空盤兩個,都生了灰塵,沒有一丁點兒的瓜果供奉,想來是個久已無人住持的廟子了。

            粉色旖旎,暖玉宜人,一陣淡淡的馨香裹了軟玉撲入葉枯眼簾,那是一襲紅意,殊璃清麗的臉蛋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澀恰到好處地轉出絲絲嫵媚來,勾魂懾魄,眸光入染了桃花的水波,瀲滟出兩泓春色,朱唇桃瓣,春水含情,柳腰扶風,藕臂凝粉,及腰長發一動便是桃花漫天,唇瓣一啟便是一川春色。

            轉過一處,于一片艷花開的盛極的地方,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便立在那桃李粉紅開的最鮮艷,吐的最怒之處,燈燭輝煌,紅紗招揚,一切陳設極盡了人世間的華美,殿前世寶馬香車,殿中有絕色嬌娥侍立兩旁,見得葉枯入了殿來,紛紛作掩面抿嘴淺笑,每行過一處,那處的嬌人兒就將那處紅紗放下,自身便退了下去,掩進了紅紗之中。

            待葉枯行至中央,卻見這大殿正中放的不是什么神座,亦不是供著什么尊位、神像,而是一張大圓紅床,紅鸞橫掛,宵緞鋪展,那女子卻橫臥床上,紅鸞宵緞將那一雙修長的腿覆了,將那高聳的胸脯一挺,向著葉枯抿嘴一笑,又是一招藕臂,似在喚葉枯趕快上前,迫不及待地要在這鴛鴦好時節翻出些旖旎紅浪來。

            這時,葉枯眼中混沌驟然退去,眼中滿是笑意,哪里有半點色令智昏的模樣,他眉心間現出一柄金色小劍,古樸而沉寂,陡然一轉卻綻出金芒來,似是給這小劍鍍上了一道金邊,鑲嵌于葉枯雙眉之間,像是開了第三只豎眼,光耀眉庭。

            廟外的雨仍未停歇,卻已是小了許多,那一掛掛的雨珠兀自結成了串,有安分些的就一路順著勢頭從檐邊墜下,喜歡好個新奇的就從那破漏了幾片的屋瓦處跳進來,打在積了些灰塵的磚上,濺開一朵朵水花,也濺到了香案下葉枯的那一身單薄白衫上。

            天地間生有獸類,但這獸之一字下卻有衍生出諸多不同來。妖獸與妖族乃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靈,妖獸趨于獸類,仍是如野獸般生活與叢林、沼澤、江河之中,若不是得了機緣根本不可能踏上修行之路,只與一般的野獸無異,如上官玄清之前收服的那一條七尺青鱗便是如此。

            修士尋仙求道,求得除了那通天徹地的法力、搬山填海的力量之外無非就是一個真我,只是這“我”之一字又哪里是這么好懂,天可為此“我”、地可為此“我”,道亦可為此“我”,所以不論修為幾何,修士若是一時心神不慎又恰好緣景生情觸動了心弦便會著了這謂之曰“不知己”的心魔的道,如果不能勘破這心障便會永遠困于這莫須有的疑問中,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葉枯見了她這幅楚楚可憐的模樣,想著方前那陣旖旎,心中微覺了些奇怪,瞇著眼調笑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發對紅妝。鴛鴦被里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想不到我葉枯也要逢上得這般風流事來,只不過就差這臨門一腳,而且不是我壓海棠,是眼前這株妖棠壓得我這十八少年郎來?!?br>
            葉枯手上轉出太玄陰陽氣來,在那小妖狐蒼白的臉上晃了晃,將那小臉照的愈發蒼白,道:“哦?我怎么看不出來,要不是我在神識一道上還有著幾分造詣,剛才讓那金色小劍先斬了你一記,斬了你用神識幻化出的傾城美人一個對穿,只怕你那探出的手就把我的心給掏出來了,我自然就一命嗚呼,被你吸干了一身精氣增長修為了去?!?br>
            這小狐女一聽,連忙搖頭否認,許是這一口氣息太急,又被嗆地咳了幾聲,紅著臉辯道:“我只是前兩個月才下得了山來,哪里都沒有去過,什么世面也都沒有見過,怎么會害得了人?我不過照了姐姐的吩咐,說只要有人進得這小廟來,就運了一身力氣入了一座陣勢中,那陣中如何我根本就不知道,又怎么會變了那什么傾城美人來掏你的心,挖你的肺?山中歲月我只知道勤修苦練,深深知道這修煉是多么不容易,又怎么會起了殺人奪靈,吸你一身修為的歹毒心思?”

            陰陽玄芒只在那小臉上一晃,也不知是嚇得還是怎么了,這女孩如驚弓之鳥般只往后一縮,一個不慎就這撞在那香案上,讓那六足爬蟲驚下了網來,空的供盤搖搖晃晃的落了案,砸在地上啪一聲的碎開,碎瓷頓時濺開,只向那姑娘臉上劃去。

            她雖是涉世未深,不怎么會求饒,但好歹也有一身修為,絕不是什么都不曉得、不明白的小獸,葉枯的修為她是看不透,只是能破了姐姐留下的陣勢怎么也不會比她弱就是,她還是乖乖的好,至少這公子不會如山中的妖虎、妖狼一般吃了自己。

            葉枯借了這白狐的無心之助破了心中“不知己”之魔,再看見她這可愛俏麗的模樣,又知道那害人的幻魅景象不是她有心為之,心中的惱火也就漸漸平息了,只是回想自己方才渾渾噩噩行于林中時,那老伯似是說了什么破廟、鬧鬼的事情,如今又見得這白狐,便順便問上一問。

            讓葉枯有些意外的是,她們二人踏上仙道的路子竟也與那七尺青鱗一般無二,都是在山中閑逛,無意間就入得一座殿宇中,殿中的情形已是全然不記得了,再莫名一晃就又出現在了山中,卻憑白得了微末修為,開了靈智,姐妹二人摸索著修行之法,又肯下苦功,夜以繼日的勤加修煉這才修成了人身來。

            葉枯心中感覺有些奇怪,要知道縱使是人族中,能夠有的一番仙緣踏上修道之路的也是萬中無一,只是因為古夏疆域廣袤,人口眾多的緣故才顯出有許多的修士來,要真把修士放到那人海中,只怕就如同向江河湖泊里滴了一滴清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撮罷了。

            說到“姐姐”,她比這小白狐先修出了人身,耐不得山中枯寂就先下了山去,說是看了一場人世煙花,卻還記得山中有個妹妹又回來看她,那時這小白狐已修出人身數年有余,她姐姐便說人都要有個名字,不能再如從前做“獸”時一般模樣。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