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9624章(1 / 9)

            這是皇家隱藏的練兵之法嗎?從來沒有聽說過!“你們不行,”將六率整體檢閱了一遍后,朱見濟失望的搖頭,很嚴肅的告訴這三百人,“很不行!”“我等自是軍營里出來的,也算身經數戰,太子殿下怎么覺得我等不行?”“就是,要只是聽人指指點點,當個提線木偶轉東轉西,誰不會做?總不能因為我們沒及時反應,太子就能一句話否定我們的功勞吧?”

            “張老將軍!”朱儀突然喊住他?!案陕?!”張輗不滿的止步。朱儀笑得跟成敬似的,“只是想跟著您一塊出去罷了!”他一擺手,帶進來的那些士兵便迅速收好武器,排列成行跟隨在朱儀身后。整個過程絲毫不拖泥帶水,極為高效。

            張輗盯了一眼,隨后轉身繼續走。出了英國公府的大門,張輗看了那些還圍著宅子的人就心煩?!岸汲啡グ?,已經沒你們的事了!”但那些舉著刀兵火銃的動都沒動。張輗氣得再次提高聲音,“一群小小士卒,連本將軍的話都敢不聽?!”

            “老將軍不必動怒,這些是我從東宮帶過來的衛率,可不是一般的兵!”朱儀從他背后繞出來,話里難掩得意。他早就想對人炫耀一下東宮六率了。只見朱儀打了個手勢,那些圍著的士卒才散去。就像先前那樣,一點雜聲都沒有,簡潔有力的動作帶著種協調的美感。

            張輗臉色陰沉。他好歹是個將門出身,也有點軍隊經驗,知道什么樣的軍隊最可怕。軍人,要講紀律!不動如山,一動如狂風烈火的那種,才是在戰場上讓人望之生寒的強軍。之前于謙操練團營,也是想要練出這樣的一支隊伍,好迅速增強大明中央的武裝力量。

            誰能想到太子東宮里就有幾百號這樣的士卒呢?當真是見了鬼了!朱儀看著張輗老臉掩飾不住的忌憚,心里都快樂開花了。作為主要的訓練人,朱儀當然知道自己手下的這堆人只能算作“虛有其表”。因為這些人組建六率后,還沒真正的打過仗。

            每天吃好喝好,天不亮就要起床搞隊列、跑操和各種由太子發明的奇怪運動,朱儀不但要跟著一塊,還心疼這浪費的糧食和錢財呢!巨量的運動意味著巨量的消耗,后勤才是保障一支軍隊活動起來的根本因素。這也是導致古代軍隊很少有隊列和跑步訓練這種活動的原因之一。

            好在朱見濟養的人少,又不缺錢財,不怕消耗的把人堆了出來。幾十個高大威風的士卒整齊劃一的行動,總是能讓人產生畏懼的。所以朱儀一直期待著把人拉出來炫耀。張輗哼哼唧唧的,最后在朱儀明里暗里的顯擺下,終于一甩袖子走了。

            “這老爺子走的還挺利索?!敝靸x看著老頭登車而去,哼笑著對柳溥說道,“難怪心思這么野?!辈贿^沒關系,等張輗到家里禁足不能出來,錦衣衛就要上門去問“你跟石亨什么關系”了,總能幫張輗泄泄多余的體力,讓他符合老年人形象。

            收到兒子新年禮物的景泰帝很高興。雖然他不知道這玩意是什么鬼,但還是很給朱見濟捧場?!按四宋掖竺魉y九州之地!”“這是寰宇之內的景象?!敝煲姖钢潮P和地球儀給好爸爸做講解。此話一出,引起了家宴里的各位皇族驚嘆,都伸著脖子,企圖給自己開開眼界。

            當然了,在這樣開心的時候,沒有誰會傻到懟太子一句“天圓地方”的話?;实酆吞语@然是一體的,他倆說啥就是啥。反正在中華古代典籍里,不也常說“天地混沌如雞子”嗎?區區小事,不必計較。------------第一百零一章:太子當為此處天子

            “原來我家天下,長的是這般模樣……”景泰帝湊近沙盤,低頭張望?!斑@里應當是直隸……這里是南京所在?!庇捎谥谱鞯碾y度不小,朱見濟只讓人粗粗的把大明諸省劃分和首都所在給標示了出來。景泰帝的文化水平也不高,還是第一次看這么立體的地圖,能迅速接受且認出大體的省份已經算好的了。

            朱見濟上前,為景泰帝指認其余的地區?!霸瓉砦掖竺饔羞@么大的地方!”見識完自己統治區域的景泰帝又飄了起來,心中生出萬丈豪情。天下之大,盡在掌中!這么龐大的帝國,世間還會有誰是對手?大明,當真是天下無敵??!

            “這件東西深得朕心,青哥兒果然是最好的!”景泰帝攬著兒子的肩膀,充滿驕傲的說道。其他的王爺還在看著沙盤,沒有從驚訝中恢復過來。這是他們第一次,如此直觀的了解到自己所在的國家長什么樣子。在宣德之后,包括景泰帝在內,大明的皇族們很多都是五谷不分的貴人,更別說大明疆界了,頂多聽講課的老師提上一嘴,隨后忘到腦后去。

            因為從他們這一代開始,基本上和民間是隔開的,皇帝在宮內,親王在地方被當成豬養,沒有下鄉的機會。而從太宗到宣宗,都有些地方上生活打仗的經驗在身,屬于了解民情的統治者。等到土木帝上臺,一個小娃娃長于婦人之手,自然也就跨了下去。

            景泰帝也就通過今年跟兒子交換信息,對民間情況多了幾分清醒的認知。他跟著親戚們,一起對沙盤嘖嘖稱奇,偶爾還伸手摸一把,感受下那莫名的,從云端俯瞰眾生的神奇感覺。美中不足的是,這沙盤對地域劃分不夠詳細,讓王爺們連自己的封地都看不到。

            等他們釋放夠了自己的好奇心,景泰帝才把目光挪到旁邊用一根細長堅挺的鐵棍支愣起來的木球上面?!斑@個地球儀又是做什么的?”青哥兒把它跟沙盤一塊放出來,那肯定有其他深意!“這個父皇看了就明白了!”朱見濟惡趣味的笑笑,等著看景泰帝被震撼到的表情。

            他拉著好爸爸來到木球前面,撥動幾下。地球儀很順暢的轉動起來,上面用不同顏色礦石填充好的地形也隨之變化,最后將“大明”擺動到景泰帝眼前。木球上面的各種版圖除了顏色不同,朱見濟還讓能工巧匠們在上面刻畫幾筆,突出了山脈江河,讓它變得和沙盤一樣的直觀立體。

            景泰帝湊近的瞧瞧,發現直面自己這邊的一塊顏色圖形有些眼熟。好像……是大明?景泰帝給了兒子一個好奇的眼神。朱見濟點點頭,指著地球儀上的大明疆域給好爸爸介紹道,“古人曾經說過,天下有大小九州之分……”“我在夢里,曾經被太宗帶著騎乘天馬,飛躍江河湖海,游覽了大九州一遍,只是當時過于訝然,也想著等地球儀做好之后,和父皇一塊賞閱,就沒有多說這事?!?br>
            太宗皇帝是塊磚,哪里需要往哪搬。朱見濟對此已經非常熟練了。反正他臉大皮厚實。實在不行,就說太宗又托夢了,自己這個隔了好幾代的孫子可讓他喜歡了!只可惜朱見濟對世界地圖并不是太熟悉,讓地球儀上的地形地貌有些不符合實際,那些國家的疆域更是他按照腦子里淺薄的印象胡亂畫的——

            除了像奧斯曼帝國這種體積龐大且地標明顯的國家還算有幾分真實,西方那種亂成一鍋粥的地方,就不值得小太子多費腦子了。能在地球儀上面給他們用顏色標記一下,顯示他這個國家存在,已經是朱見濟給面子了。以后西方諸國能不能保存,那還兩說呢!

            “當真神奇!”景泰帝對兒子的話深信不疑,對著地球儀再次探索起來。首先是震驚于“大九州”的廣袤和腳下大地是個圓的。好在此前知識不充分,現在景泰帝接受起新事物來,反而非常順利。旁邊喜歡讀書的王爺就不行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地球儀,跟中了邪似的。

            景泰帝湊過去,還沒來得及轉動去看下世界另一面的樣子,就被大明和瓦剌的版圖給下了一大跳。大明占地廣闊這是自然的,畢竟開國皇帝朱太祖實在是個前所未有的猛人。瓦剌作為草原民族,馳騁地廣人稀的北方大漠,顏色覆蓋的多一點,也有道理可言。

            但紙面上的消息太過于飄渺,仍然讓大明天子覺得自己和瓦剌相隔遙遠,位于兩個世界?,F在,景泰帝恨不得直接把瓦剌的版圖從地球儀上摳下來,扔到用藍色標明的大海里去!太近了!原來老祖宗說的“天子守國門”,是真話,不是吹牛皮裝逼??!

            難怪他老爸宣德皇帝在位時還有人念叨遷回南京,這距離的確讓人擔憂不已。不過比起自己老爹和老哥好的是,景泰帝在意識到大明京城的位置有多離譜時,第一反應不是遷都拉開和邊境的距離,而是去打擊瓦剌這個敵人。他就是依靠保衛北京這個大功勞,能理直氣壯的坐上皇位的。

            所以定都北京是他的“天命”,豈能輕易的搬走?景泰帝手指壓住代表瓦剌的青色區域,拿指甲去摳它,企圖通過降維打擊來解決問題?!案富士蓜e把地球儀給弄壞了,這是兒子的心血??!”朱見濟阻止了好爸爸無聊幼稚的舉動,哭笑不得。

            景泰帝這才放開了手,放松心情轉移視線,讓兒子繼續給自己講解其他顏色代表了哪些地方?!巴咙S色是西域……”“綠色是泰西各國……”朱見濟把地球儀自東向西的慢慢轉,逐個說明?!拔饔蚴俏覞h家遺地!”大明天子看著“大明”旁邊那一塊也不小的地方,忽然開口說道。

            想要!朱見濟頓時意會,“的確是漢唐故地……我大明能收復失落數百年的燕云,自然也要讓此地重歸華夏!”景泰帝滿意的點點頭。反正他現在喝了酒,先瀟灑了再說,也不去考慮打西域需要花費多少精力了。然后又驚嘆于大地另一邊的奧斯曼帝國,“此國如何?怎么領土看著和大明相近?”

            這個不好,大明無論如何也要是全方位的領先啊?!按四送回屎彤數匦U夷混種所建之國,粗魯不堪,尚綠色?!敝煲姖钢刂泻8浇牡乇P,跟景泰帝說起了相關情況,以及傳說中的羅馬?!霸瓉磉@個地方之前就是古人口中的大秦國所在?!?br>
            景泰帝聽完扼腕嘆息,“此等文明開化之地,竟然被蠻夷給破滅了……”這樣的傷痛,就跟當初蒙元滅南宋一樣,很讓人感同身受?!安贿^天下如此之大,也是我等從未想過的?!敝煺皦庨L者之風,震驚完了后最快恢復冷靜,捻著胡子感嘆道。

            諸位王爺隨后更是借機吹捧起朱見濟的博學多才,以及太宗皇帝在天有靈,死了這么多年還惦記著馬踏寰宇。今日太子抬出的這兩樣,都有些突破他們的正常認知。但還是先前的原因,趙高都能指鹿為馬,小太子當然可以指著大地說它是圓的。

            誰讓王爺們的身家性命全都捏在皇帝手里呢?從皇權角度來說,殺親王比殺大臣還要輕松。景泰帝跟著沾光,畢竟有其子必有其父,定然也是先祖認可的有為之君?!皝砣?!”將地球儀和沙盤賞閱完畢后,景泰帝忽然大手一揮,發出召令。

            “昔太宗永樂之時﹐命人纂修《天下郡縣志》﹐然書未成。今日我大明昌隆,應續先人之志,再修此書!”“書名便換為《寰宇通志》,記錄大明各地郡縣行省和都司……”“另再附錄域外之國,統寫日本、西域、朝鮮等國之概況!”

            “朕為大明天子,等到今日才明了治下九州是何模樣,天底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不解山川地理之人?!薄皶芍?,應當刊印分發,曉喻天下?!本疤┑埏@然是被酒精激發出了一些豪邁之情,一通命令下來,根本沒有給人反駁的機會——

            在封建時代,地理水文都是屬于需要保密的東西,你把它宣傳出去了,別人造反攻城不是更容易了?皇族長者朱瞻墡想要開口勸諫一下,結果景泰帝拉著兒子就指著沙盤說道,“吾兒日后便是此處天子?!比缓笏忠恢傅厍騼x,“再日后當為此處天子!”

            “青哥兒要好好勉勵之!”------------第一百零二章:北方的宣府宣府大同一帶。年末時節的大明北境已經很冷了,但是比起往年的情況,今年還算好一點——因為皇帝下令,給戍守國門的士卒分發了新的棉衣!在大明的衛所制度下,很多方面的支出,是需要當地衛所自己出的。

            因為衛所士兵是“半兵半屯”的,衛所本身是有收入的,所以節儉的太祖高皇帝也很少給他們發工資。你家里有田地,怎么能再問朝廷要錢呢?!基于明初這種制度,朱太祖曾經非常驕傲的喊出,“朕養兵百萬,不費國家一錢!”

            當然,歷史發展到現在,這種自給自足的軍隊模式也遭到了破壞。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會保持原來的模樣,一心一意的按照朱太祖定下的規矩走。特別是隨著衛所制度的崩壞,士兵手里的田地要么被上官和當地豪強占領,要么就是因為繁衍后代過多,被分割的一點不剩。

            于是戍邊士卒的生活水平也跟著降低,還得時時盯著對面的惡鄰居,生怕他又跑過來,搶奪自己手里面本就不多的口糧。越靠近邊境,這種擔憂的心態更明顯。而對此前的宣府大同等地來說,這種問題是不明顯的。因為出了他們這兒往北,大明還有很多地盤和衛所,蒙古人的弓箭無法直接射到家門口。

            可由于宣德時期實行了戰略收縮策略,廢掉了不少更北邊的衛所,讓大同等地慢慢的成為了邊關。所以等到正統十四年,大同的士卒們可以見識到“叫門天子”的絕代風華。景泰初年,邊疆士卒的待遇也不太行。因為窮,一直沒有改變過。

            好在今年財政困境稍微緩解,商稅給國庫氪了一大筆金,朱見濟在玻璃產量有些提高后,也的確給徐永寧補全了體面,給了南京三家權貴的代理權,順便讓他們狠狠出了筆錢。種種搜刮,然后在東宮計算機們努力的核算分配下,轉變成為各種物資,被運來邊關。

            方瑛作為當世名將,人品還是有所保證的,再加上皇帝派遣了太監監軍盯著,還有東宮最新一批的會計隨同而來調度,讓這批物資最大可能的發放到底下士卒手里。有錢,有糧,有棉衣。雖然過了年可能就要打仗了,但士卒們還是覺得很滿足。

            “阿剌知院有回信了?”方瑛和宣府巡撫李秉在大堂里對坐,商議著開春之后應該要做的各種事項,等聽到來人傳報后,驚喜的站了起來。李秉也非常吃驚,隨即感嘆道,“沒想到瓦剌之中果然出現了如此巨大的裂痕,竟然使得阿剌知院這等人物也反對也先了?!?br>
            他本是反對景泰六年開邊出擊瓦剌的,因為土木堡之后,大明邊關殘破,急需恢復。自景泰三年巡撫宣府以來,李秉就開啟了嘴炮模式,瘋狂彈劾當地貪贓枉法的人物,又招收流民過來開墾田地,將破敗的宣府迅速的整頓一番??梢哉f,景泰朝的大明國勢恢復,都離不開這種踏實能干的官員。

            也正是因為從中央到地方,都有這種實干派的官員存在,大明才能走出“建國不到百年,國都就被圍了”的陰影??上嵏膳珊颓辶鼽h終究合不來。軒輗的名聲被人宣揚成一個固執己見的老犟驢,王文被罵刻薄,李秉也是被排擠到宣府的。

            他為了宣府花費了好幾年心血了。舍不得才有所成效,就急哄哄的出去打仗,把積蓄數年的人跟物都一波撒出去。太上皇前車之鑒呢!不過方瑛到后,拿出了太子交付的各種新東西,算給李秉吃顆定心丸。作為一名實干派的官吏,又在邊境待了兩三年,李秉是能看出望遠鏡和長弓對于戰時的增幅作用的。

            唯一的不好之處,就是東西剛剛研發出來,沒能大規模的配給軍隊,只能省著用。而除了以上兩種,充足的火銃、糧草還有棉衣的到來,讓李秉最后踏實下來。方瑛更是跟他說過,太上皇親征中的亂命頻出的情形,不會再發生,來之前太子殿下就跟他說過了,這一場仗要把大明的威風和膽氣都打回來,所以給予了自己很大的指揮權。

            沒看到那些監軍和會計們都很服從自己嗎?顯然是在出差之前,就被小太子叫過去敲打過了的。李秉對此半信半疑,心想上位者能這么說,但京城里的大官們能這么做嗎?但他還是支持起了方瑛的工作,配合他做好出征前的準備。

            “有了這個家伙的接應,對付也先,咱們就多了兩成勝算!”方瑛將情報看了又看,老懷寬慰。倒不是說阿剌知院能起到多厲害的作用,但打仗嘛,要追求高勝率和低損耗。畢竟在此之前,朝廷已經做了不少準備。如果都這時候了,方瑛這種多年名將還顧忌徘徊,非得弄什么陰謀詭計才能打勝仗,那朱見濟也不會派他過來了。

            方瑛雖說多年征戰于南方,但打仗的經驗有,身邊還有郭震、過興這種鎮守邊關多年的老將輔佐,也不怵瓦剌。所以阿剌知院這個家伙能不能被大明拉攏,并非重要的事。成,則錦上添花。不成,也沒有什么。方瑛只是根據皇太子收集來的情報,自己又在宣府駐守多日后,嘗試著向對方伸出了橄欖枝。

            阿剌知院是瓦剌中有名的議和派,也是也先起初的心腹。他對也先算是盡忠了,跟著人一塊擊大明敗脫脫不花,還支持后者自稱大汗,追殺黃金家族的子孫。最后一樣行為放在草原上,已經是違背了政治正確,讓阿剌知院的名聲跟著也先一塊爛掉了,算是自己斷掉了退路。

            不過阿剌知院此人的心思頗為活躍,不死守黃金家族這個落后的招牌,認為草原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是可以換人做大汗的。也先稱汗重建大元后,阿剌知院以為自己勞苦功高還忠心,肯定會有一個顯赫的職位等著干。結果他想當的太師沒當成,被也先轉手交給了次子。

            這種不厚道的剝削行為讓阿剌知院這個勤懇的打手心生怨恨,也先察覺到了這一點,然后為了鎮住這名老部下——他毒殺了阿剌知院的兩個兒子。好了,這關系再也回不到過去了。也先膨脹后的一波騷操作讓阿剌知院跟他徹底撕破臉面,然后在大明方面暗搓搓的撬墻角下,決定投奔新老板——

            要問這個聯系路子怎么來的?石彪當初在大同那邊做倒爺積攢創業基金,生意做的風生水起。如今人雖然沒了,但路子是被朱見濟派過來的錦衣衛們接手了的,仍然和瓦剌那邊勾勾搭搭,用一些糧食和落后兵器釣著魚,連阿剌知院都上鉤了。

            所以說邊境倒爺這種勾當,石彪做,不行。太子做,可以!朱見濟毫不猶豫的給阿剌知院開各種空頭支票,比如說擊垮也先勢力后,支持阿剌知院當新的蒙古大汗,并且開放邊境貿易,讓草原人民也能呼吸到來自文明國度的香甜空氣等等。

            但目前被阿剌知院部落占據的開平衛必須歸還大明。阿剌知院對此搖擺不定。知道今天才傳回消息,同意了來自大明的交易。他已經無法忍受也先了,也先對于遲遲不肯將權力上交給自己都阿剌知院也越來越不滿,有意再殺后者其他的兒子祭天。

            不過是一個開平衛而已,等到他頂替也先成為新大汗,會有更好的領地繁衍他的部落。------------第一百零三章:三方動當冬天的雪花從北往南紛紛灑落的時候,長城內外都無法保持平靜??缒晖戤吅?,隨著冰雪逐漸消融,更有新的一批物資被運送來宣府一帶,讓方瑛等人產生了一種“老子真有錢”的錯覺。

            “呼——”戍守的將士對著手心吹了口氣,搓手取暖?!耙蛘塘?!”有經驗的老兵看著城里最近的動作,對著自己旁邊的小兄弟們說道,“怕不怕死?”“怕他個卵子!”年輕氣盛的小兵當場翻白眼,“爺養了一個冬天的肉,一身棉甲穿著,難道還怕錘不死北邊的蠻夷?”

            “朝廷這幾個月下了血本了,上頭的人肯定舍不得打敗仗……上面當官的靠得住,咱們只要不發怵,就能保住命!”要說東宮六率到了,也不是當招牌出來看的。這支部隊就像闖入了沙丁魚群的鯰魚一樣,也被寒風吹到麻木的庶卒們帶來了另外的活力。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