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2363章(1 / 8)

            反正景泰帝自己就是最大的太子黨,對于臣子向著兒子靠攏的行為,他根本就不在乎?;蛘哒f好爸爸也沒那個知識水平去意識到問題。來到咸陽宮,李賢本以為太子殿下會親切的問他入閣后的感受,結果朱見濟一開口,就給了他一個晴天霹靂——

            綜上所述,一些想好理由,處理的還算及時妥當的官老爺重新坐穩了屁股,只等別人過來登記自己財產。另一些習慣當倉鼠存東西的官員就不行了。雖說只是記錄京城的部分財物,其他地方的不管,可朱見濟此前已然做了準備,安排了五城兵馬司和錦衣衛在整個順天府溜達巡查。

            這個時候轉移財產,也別去刑部喝尿了,直接去詔獄坐搖搖車吧。他們慌慌張張的想把贓物藏好,轉頭一看小太子已經站在第五層等人了,頓時因為人小鬼大而膽寒心驚。好在朱見濟來這一招的目的,是為了掏他們的錢——即便官紳一體納糧目前無法推行,但這并不代表朱見濟無法從這群人身上舔一口肉下來。

            就在“官員在京財產登記”活動展開的第二天,早就在北京上流社會打響名聲,引起不少人期待的“皇莊車馬行”終于宣布正式對外開業。被小太子頻頻折騰的官員也沒空指責皇家與民爭利了,因為他們只注意到了一樣東西,那就是這個車馬行可以接收指定訂單,訂單情況是會被保密的,除非客人自己說出來。

            他們的賬本保管的很嚴密,畢竟在皇太子的權勢下,就算是錦衣衛也不會去掀它攤子。他們對外公布了自己接客的說明書,上面寫明了除了馬車整體外,額外增加的配件和裝飾要多少錢,還再次重申可以按客人要求裝配。據說各個價錢不菲,并且那些拿來給客人挑選的配件和裝飾的圖片看起來也不是很高大上。

            正常時候,家里有錢的也不想浪費在這上面。他們還在猶豫。但沒有多少退路又著急洗黑錢的就打起了車馬行的注意。他們偷偷找到負責皇莊對外事務的人,問可不可以幫他們做一份假賬。比如說他們選一些無關緊要的配件和紋飾裝馬車上,然后以那份價格表上的登記。

            反正除了自己和車馬行的管事,沒人知道那輛四輪馬車到底值多少錢,大不了就對外說自己用低價購入的。對官老爺們來說,太子殿下不是收到過受賄名錄嗎?這就代表對方肯定是知道自己底細的,也不怕皇莊管事把這事兒報上去。

            有些人其實是意識到朱見濟想做什么的。所以他們迅速的找過來,表示自己會很配合的,給皇太子送錢過去。結果會是他們把燙手的臟錢扔了出去,避免被人查出來的同時收獲了一輛別人不知道造價多“高昂”的新式馬車,暗搓搓的向皇太子表明了忠心,而皇莊那邊則是名正言順的收錢辦事,發了筆巨款。

            想他一個車馬行,會關心官老爺怎么拿出來那么一大筆錢的?只要生意做好了就行嘛!于是當老爺們把錢交給車馬行,坐上趕制成的四輪馬車離開時,雙方心情都很愉悅輕松。加上給六部長官賜下的馬車,官員群體里的出行方式將近一半是更新換代了。

            “哪里有把宦官放出去辦事的?”平日采買宮廷所需,派人出去很正常,皇家奴仆們也不會在外面停留太久??芍煲姖氲?,卻是安排人在外面常駐!景泰帝氣哼哼的放下手里的經典文學,“為父也是太過于放縱你了,竟然讓你拿了這么個主意出來!”

            此前朱見濟跟好爸爸提議,說要給市場定一下規矩,景泰帝想著你愛咋咋地,誰讓你是寶貝兒子呢?誰知道兒子還真給他探出個大寶貝見識了一下?!澳銓m里的女官跟著賑過災,是女中豪杰,硬要如此為父也認了,但宦官這種東西……”

            景泰帝還是想不通缺二兩們能做什么。年紀大的連尿都兜不住,放出去給外人嫌棄嗎?此時成敬沒有跟著景泰帝,被主人放假出去看兒子去了。隨身伺候的阮伯山和張永等都低著頭,假裝自己是個假人。朱見濟抱著他爹的胳膊放下了自己高貴的身段,又開始賣萌,同時曉之以理,

            “可父皇你也知道,某些人是兩頭通吃的……不把自己的人放出去盯著,咱們能不擔心嗎?”“新的稅法才實行多久?要是出了點事,兒子不得被人罵?”這可是你的大寶貝提出的新法??!“而且稅收跟國庫收入息息相關,要是這半年收不上足夠的錢,明年開春怎么打瓦剌???”

            證明父皇你雄風的大好機會要是錯過了,以好爸爸日??仗摰纳眢w狀況,以后可能就不再來了!景泰帝被兒子說了一大段洗腦的話,最后也認同了收賬管錢這種要緊事,需要自己人來辦才放心。但宦官宮女外出常駐,乃至于任職太府寺……

            “罷了,說到底還是得讓為父擔著這罵名?”景泰帝悠悠嘆氣,無奈但又主動的給兒子背起了黑鍋。猜都不用猜,只要太府寺的消息一放出去,景泰帝就能知道那些臣子會怎么批判這事。而且反對的也不會只有文官。崇尚力量的武臣們也會很介意宦官們的,只是他們的監軍通常都是這些人,頂多接受度高一點。

            民間也是一樣。因為這是真的在挑戰祖宗成法了。太子是抵擋不住這么多口誅筆伐的。但皇帝可以。反正景泰帝身上的黑鍋已經夠多了。當初為了立寶貝兒子當太子,景泰帝已經被文官們問候了個遍,早就把臉皮練出來了?,F在多個寵信宦官的名聲也不差,畢竟每個皇帝基本上都會貼上這個標簽。

            于是朱見濟再一次被好爸爸給感動了。他也可以想到讓宦官做這些事情,阻力會有多大。想當年王振囂張的推倒太祖高皇帝立下的“宦官不得干政”的石碑時,差點就被官員的吐沫星子給埋了。這是一個鮮明的例子。這說明了——

            只要皇帝堅持,臉皮厚點,文官的嘴炮是沒用的!朱見濟很看重自己培養出來的會計們,因為這是他對付那些官商通吃的家伙的好武器。某些人若是不識相,那朱見濟就敢派人過去給他算算賬,然后就抄家流放砍頭一條龍服務。更重要的是,如果想要改變大明混亂的經濟市場,沒有這種人才是不行的。

            大明文官集團強大起來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們通過免稅、經商等等特權,掌握了巨量的財富?;实圩鳛楹臀墓賯兺瑢儆谝粋€服務器的玩家,很難通過規則把這種氪金選手干掉,除非調動軍隊??上г瓉淼臍v史上,軍隊也落到了文官手里。

            如果繼續放任不管,惡心又可怕的財閥巨富們仍舊會登上歷史舞臺,然后把大明后代的皇帝給賣給別人。朱見濟雖然年紀小,可看透了太多的他已經在為自己的子孫后代考慮了。在武將和勛貴們還沒有恢復元氣之前,他要想盡辦法的,一點點的把國家錢袋子給抓回來,而不是讓它落到別人手里。

            等到他手里的槍桿子支愣起來了,就是皇帝作為莊家大洗牌的時候。------------正文卷------------第八十二章:太府寺開設后但現實總是很可惜的,朱見濟目前只能訓練到自己身邊的人,畢竟皇宮之內,有這個時間來聽“小太子課堂”的,除了宦官宮女也沒幾個。

            侍衛是要巡守的,妃子是要給皇帝當座駕的,他們都沒有空來通過學習充實自己。偏偏太祖皇帝當年還立下規矩,嚴禁民間私習天文歷算,因此一般讀書人都視數學研究為畏途。在他們看來,學算術根本配不上自己讀書人的身份,即便有人對此感興趣,也只是把它當作小愛好,不敢大肆宣傳。

            根據朱見濟的調查,除了皇家藏書閣和書香門第喜歡收集古書充排面外,像《九章算術》之類的古籍,在此時的民間幾乎近于失傳??上攵吧臄祵W家在大明有多珍貴,精通算數的自然也不多了。朱見濟沒有那么多時間去數學分溪和解析幾河里面廣撒網,然后碰運氣的撈上來一條魚,只能努力的自己培養,再把人放出去。

            “不過為父下了這個旨意,青哥兒得應一件事?!薄澳隳馨涯切┘一锕芎脝??國庫充裕了,青哥兒能保證打贏瓦剌嗎?”朱見濟眨巴了下眼睛,“父皇,這是兩件事了?!薄盀楦覆还?,你先給我應了!”景泰帝掐了一把兒子的臉。

            差點讓朱見濟的臉盤子更大了?!靶邪尚邪?,我應了!”朱見濟根本不敢“以下犯上”,只能表示自己投降了。景泰帝這才滿意的放開手。父子倆相視一笑。其實朱見濟也能猜到好爸爸為什么讓自己應這事,起用宦官在朝野的負面議論是很大的,朱見濟必須要通過事實來證明他的決策具有正確性——

            在參政的這幾個月里,朱見濟的確弄出來了不少東西,但是在政治層面上,除了個考成法意義顯著外,能拿出手的也沒幾個了。東宮六率是訓練出了點能耐,但那是太子護衛,沒多少機會帶出去給人炫耀下肌肉,還沒有真正實戰過。

            皇莊的一系列事物中弄出來了個車馬行,也就給東宮賺了點錢,提高了一下出行的舒適度。而這種種……很大程度上都依賴于景泰帝的支持?;实巯矚g讓兒子這么玩,別人當然不能說話了。沒有真正的功績,一旦靠山沒了,人是不能挺直腰桿說話的。

            而顯示功績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打一場勝仗。這樣以后沒了景泰帝,朱見濟也能鎮住那些臣子。誰讓好爸爸瞧著兒子成天上躥下跳的忙活,一副驕傲的胖墩墩樣子,便生怕他哪一天摔著了。有些事情,未雨綢繆的好。宣廟不到四十就沒了,自己日夜操勞也只有一兒兩女平安存活,誰能保證以后不出意外?

            “對了,近來興安有些古怪,是不是你使喚他做什么事去了?”景泰帝心里感慨了一會兒,又把兒子抓過來問話。朱見濟對著好爸爸一直很坦然,“對啊,我是給了他一個任務!”“不過現在不能告訴父皇,等他把東西拿給父皇看的時候,不用兒子多說,父皇也會明白的!”

            “興安是個老太監了,你也別折騰他?!彪m說對興安生了刺,但景泰帝還是想跟人有始有終的。從這點上看,景泰帝很有仁宗皇帝的風范。目前就朱祁鎮的畫風跟老朱家湊不到一塊去。朱見濟撇撇嘴。心想等他的那份大禮送上去的時候,也不知道好爸爸會驚喜成什么樣子。

            能被景泰帝注意到,興安那邊應該是搞得差不多了,不然也不至于動靜變大。只需要安靜等待就好了?!獣r間轉入五月?;实巯铝艘坏乐卦O太府寺的圣旨。旨意上明確提出,由于大明各地的物價不一,受到了幕后黑手的操控,不利于經濟發展,所以朝廷很有必要進行“均輸平準”,來解決這個問題。

            太府寺的工作,是調查全國各地的物價,然后設定相應的標準,以免養肥了買低賣高的奸商,真正的防止與民爭利情況的發生,也方便新稅法的推行。對此,朝臣們接受良好。連交商稅他們都忍了,區區一個物價局又算什么?再說他們家里雖然經商,但也不是把貨物翻幾十倍出賣的黑心商人??!

            江淵都不把這小小的太府寺放在眼里。頂多是胡瀅長孫胡安壽被賜予同進士出身,一飛沖天擔任太常寺卿一事,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官員們當然不喜歡非做題家擔任朝廷職務,可景泰帝用“恩蔭”的借口把人壓了下來——大明朝也是有恩蔭制度的,只是不像兩宋那樣泛濫而已,而且規則從太宗時期就越來越嚴格。

            可胡瀅他是什么人?禮部幾十年的吉祥物了,五朝元老的身份往那里一擺,誰敢說他沒有恩蔭子孫的資格?再者太府寺的地位不高,于是臣子們說了幾天,也就不嘀咕了,頂多覺得胡瀅站到了皇帝太子的隊伍那邊,給子孫謀了福利。

            但朱見濟清楚,他們現在閉嘴,那是因為只注意到了空降的胡安壽,還沒有把目光放到低調入職的太府寺吏員身上。理所當然的,等京城里的商戶都被拉去新開張的太府寺開了會,要求他們統一物價的時候,關于某些吏員的“特殊”就傳到了官老爺們的耳朵里。

            畢竟這些人家里都有商鋪的,不可能不多問兩句太府寺的事情。由此,關于太府寺問題,又展開了第二次,波瀾更加壯闊的大討論。就像景泰帝之前跟兒子說的,波很大,水很多,朱見濟人小是擋不住的,即便金臺上的兩位已經表明“此乃權宜之策”。

            皇帝把鍋撈到自己懷里,厚著臉皮一再的把士大夫的抗議當空氣,雖然奏疏上罵的是自己,可看奏疏生氣到腫脹的人是朱見濟??!為了兒子,景泰帝早就被噴過不少口水了。如果有人吵的急了,直接拖出去打屁股,碰上個長痔瘡的那場面會更慘烈。

            這種大爭吵持續了十幾天,最后在六部長官的支持下,勉強鎮壓了下去。一些原本激烈反對太府寺的官員在被胡安壽邀請去參加了開業典禮后就安靜下來,還在太子心腹馬沖的引薦下,被迫購買了不少自己曾經失去過的東西。在和太府寺進行了坦率的交流后,他們雖然失去了很多錢,

            但他們笑得極為平和。正如朱見濟所說,這是一場你情我愿的交易!他們坐著樸實無華但造價高昂的四輪馬車,抱著贖回來的寶貝閉上了嘴。顯然是被皇太子的竹杠給敲怕了。而于謙那邊則是用自己的威望表達了他對皇帝的信任。

            誰讓朱見濟跟他說了,這是為了方便收稅弄出來的臨時政策。對于謙來說,保障國家穩定,強大軍事力量是當前首要任務,某些讀書人原則可以往后面放一放。而且大明朝也不是沒有過內官外任的例子——鄭和不是嗎?那些去監軍的宦官不是嗎?

            怎么皇帝一派人出去管錢了,這群人就跳上天了?于謙也不是很懂他們。只有楊善和鐘同這對爛兄爛弟堅持住了自己清流的原則,仍舊不同意讓宦官這種腌臜的東西污染了純潔的官場。反正他們已經得罪了太子,還不如死磕到底,這樣還能給自己在普通人口中留下一個好名聲。

            民間也不喜歡缺二兩們??!但他們顯然沒有意識到,老百姓不喜歡宦官,不代表他們就一定會喜歡官老爺了。只要朱見濟占據的道德高點足夠高,那誰都指責不到他!最樸實的老百姓,通常會相信最樸實的話語。------------第八十三章:要讓百姓知道太子是好人

            秉持著這樣的理念,朱見濟又讓好爸爸幫忙把這兩位拖出去,一直拉倒皇城外面熱鬧的菜市口,當街打屁股。在錘肉之前,朱見濟還安排徐永寧拿著個用紙卷成的大喇叭對著圍觀群眾們對人進行宣傳,讓老百姓知道,這兩位就是前兩個月給自己提供不少聊天話題的勇士。

            所以他們這是又冒犯太子了?怎么就記吃不記打呢?圍觀群眾嘀嘀咕咕。楊善和鐘同沒想到太子的招數一次比一次更損,奈何被堵住嘴巴綁住手腳的他們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只能趴在地上嗯嗯啊啊。被廷杖是官員的榮幸,可被扔在菜市口承受棍棒之苦,就是大大的丟人了!

            士大夫痛苦掙扎的面貌直接呈現在老百姓眼前,以后清流能想再吹一吹這兩位的“勇于直諫”,也渲染不出他們的光環??!而且白花花的屁股就在眼前,光環到時候能在哪兒閃耀?徐永寧也忠實的執行著朱見濟的指令,對著二人義正言辭反對宦官干政的話兩句帶過,突出描述的是他們反對朝廷整頓市場物價的行為,引導民眾進行二極管式的思考——

            物價統一起來是好事,那反對它的人就有問題。官老爺家里大多有鋪子,那他們干涉這事,就是想兩頭吃飽,更有問題!“這是兩位御史自己開的店!”徐永寧掏出來大字報,舉著喇叭給人批斗,“大家看看,要是真讓他們來給東西定價,誰吃虧了???”

            “陛下和太子想著要給百姓好處,不讓貪官污吏欺負人,這才臨時讓宮里的奴才們來監督辦事,以后也不是不換人了……可他們愣是不愿意!”“這什么意思?!”“對啊,人又當官又賺錢,皇帝派人盯著點,正常的事嘛!”人群之中,有鸚鵡在學舌。

            而自打徐永寧圍了會昌伯府,給飽受欺凌的百姓出了口惡氣后,他的個人形象就升級成了個“愛打抱不平”的英勇少年,屬于流行話本里的主人公。所以徐永寧的話對老百姓來說是有可信度的。二極管式的發言也沒有給人思考的空間。

            百姓想著自己辛苦一天才掙下的十來個銅板,再看看楊鐘二位即便趴在地上,也掩飾不住的上等衣服料子。這對比就出來了?!岸衣犝f楊御史還是迎回太上皇的功臣呢,給瓦剌送了不少好東西……果然不是自家的錢,花著不心疼!”

            哦,原來是跟那個傻缺太上皇混得來的,那這人就更壞了!土木帝的名聲早就隨著德云社的宣揚和英烈祠的修建爛掉了。對京城樸實的百姓來說,沾上土木帝就跟沾了那啥似的,洗了還是臭的。于是老百姓更喜歡看楊善鐘同吃癟了。

            “果然是讀書人,這屁股都咱們的就不一樣!”當楊善和鐘同掙扎的被扒了褲子,人群里面突然有劍客贊嘆了一聲,“白!”這是唯一一個為楊善和鐘同說話的聲音?!按?!”徐永寧沒有這樣的愛好,直接讓人揮舞大棒,給這兩位屁股開了花。

            于是有人可惜的嘆氣。這下子,這兩位御史的名聲算是徹底壞了。自認為是清流的官員為楊善感到悲哀,但誰讓他看不清局勢?這已經不是正統朝的天與日了?!疤尤绱苏廴璩⒋髥T,實在是不配為儲君!”當事情傳去外地的時候,總有一兩個聲音為楊善鐘同抱不平,但轉過頭就被旁邊的人給打斷了施法。

            “我可聽說太子是個心善的,建了皇莊收留流民佃戶,還到處掏錢賑災,太府寺做事情,說到底也是方便了咱們老百姓?!薄澳悴惶孀约喝苏f話,怎么替對付御史老爺傷感起來了?”天底下當御史的多了去了,怎么就他倆被這么“折辱”?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而且咱們天津衛要沒有皇帝跟太子的指令,搞了個考成法,只怕還要被原來那個姓劉的壓迫呢!”后面吭聲的那位把杯子一放,氣勢高起來了。由于明朝衛所制度規定,衛指揮使以下的官職世襲,就這造成了一定范圍內的家族勢力龐大。

            而在衛所體系下,軍官對軍戶的壓制是無比強大的,根本沒有其他的反抗機會。自打靖難以后天下承平,什么土地兼并的也迅速發展起來。天津衛這邊就有個姓劉的千戶搞起了這樣的勾當,霸占了無數了人的田地,讓軍戶們叫苦連連。

            畢竟他們是軍籍,世世代代也擺脫不了這個標簽,只能被迫承受,不少人都偷偷逃走,去了其他地方。好在今年搞了個考成法。天津衛靠近京城,又不是正經的行政區劃,平常管理也是服從于中央的,一來一回時間也短暫。于是當時對獎金非常饑渴的御史們就聞風此處有貪官,跑過來把那個姓劉的抓去換錢了,順便清理了一下被他強占的田地,發還給了軍戶。

            當然,處理這位劉千戶的不是刑部,而是五軍都督府這個正經的軍事總管單位。綜上所述,對天津衛的百姓而言,能把頭上的混賬東西抓了,那皇帝就是圣明天子。楊御史是誰?名聲那么大,有給老百姓什么實惠嗎?而且正統天子那種人菜癮還大的統治者,哪里比得上能讓他們安穩坐在這兒扯淡的景泰帝?

            “你這屁股坐歪了!”茶樓小二也熱心的湊過來,為第一個說話的,考了無數次結果連個童生都算不上的知識分子挪正了凳子?!昂?!”“君子不與小人言!”老童生袖子一甩,梗著脖子說道?!靶邪?,您讀過書,您說的對!”后一位掏出兩個銅板付了茶錢,然后就要走了。

            “不跟你瞎說了,聽說京城那邊的德云社來咱們這兒開班子了,我得趕緊去瞅瞅!”德云社的鸚鵡們在仝寅加入后,不僅人數再次擴大了幾倍,在日常說書中又添加了一些奪人耳目的東西,名聲更上一層樓——要論起勾起別人心里的情緒,把人哄到自家破船上的本事,有誰比得上神算仝先生?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