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5928章(1 / 8)

            這更加讓小太子上心了——他在景泰帝病重期間,曾深刻反思了一下自己對于醫療發展方面的不重視,以至于好爸爸病倒一個多月。他現在想要亡羊補牢一把,以免再出現什么意外?!跋榷ㄍ醯膸妆舅帟?,孤打算命人刊印,安排一些人學習起來,同時傳告民間,讓百姓知道《救荒本草》里的東西……”

            “可能是先帝給陛下帶來的影響吧?!睆堩朴埔粐@。景泰帝得病駕崩,也給了他們這群在皇宮里長了好幾年的小伙子一個好大驚訝。張懋看著哀傷的太子,當場就想起了他老爸爸張輔的死亡。這種命運無常導致的意外,從正統朝開始,已經有很多例子了。

            張懋都忍不住為之感嘆,何況從小就機靈的新帝?古人常說“慧極必傷”,想來新帝也是擔憂自己出問題,所以做事著急了一些。當然,他們只猜中了一半。朱見濟的確害怕哪天來個意外,讓他還沒成就千古一帝的偉業就嘎嘣脆了。

            不過以他受到穿越之神的關愛來看,“陛下創業未半而中道暴斃”之事,估計不會發生。讓朱見濟做出清田決定的,一方面是他的確做了好幾年準備,已經有足夠的動力去執行。一個,則是因為高谷胡瀅等老臣的退休,于謙更頻繁的請假生病,讓他覺得需要加快進度了。

            這些老臣子在朝日久,他們是經歷過大明先前豪邁樣子的。在這群還保留了底線的臣子身上,還帶著舊時代的開拓性,并且隨著年齡增長而愈發穩妥。但朱見濟不能保證后面的臣子也是這樣。即便后起之秀也有意為了大明奉獻自己,可他們的威望、資歷和處事手段還有些比不上老臣。

            所以他想趁著老臣還沒有退完,將國內該做的做好。為此,陳循的請辭報告朱見濟都沒給他批復,讓他繼續當著內閣首輔,等后面較為年輕的商輅熬出頭了,再接他的位子。畢竟自打江淵被扔去地方后,陳循敏銳的察覺到了皇太子的地位不可動搖,于是只能忍痛割肉,為了自己的仕途權力,按照朱見濟定下的規矩走。

            這幾年來,他倒是沒弄出什么幺蛾子,上班打卡從不遲到,加上端正心態后,本身也有能力,倒是真有了幾分正經首輔的架子。不過因為他在內閣過分附和朱見濟的話,從來不敢提出質疑,也被人在私底下暗諷“應聲首輔”??申愌辉诤?。

            現在的內閣權勢可不是以前能比的——六部大臣要常來開會,其奏疏也通常由內閣遞交皇帝,威勢漸盛。新帝雖然年幼,可主意比誰都大,他此時當個應聲蟲,不但能迎合圣心,還能蹭上功勞,體面的做到退休……如此,有何不可?

            反正高谷這個老對手一去,陳循的斗爭心也弱了,何必多事。唯一不妙的是,因為這次清田損害了不少士紳的利益,不論是地方還是中央都有奏疏如箭飛來,就攻擊他這種內閣輔政學士??坠\自然是要為皇帝搖旗吶喊的,結果有的人瘋起來,連他都咬了,在《文政雜談》上說孔老頭跟北孔一樣,畏懼皇權而沒有風骨。

            這一次,朱見濟讓朱驤也跟著過去了,頂著工程不再出現失誤。自打盧忠復出,朱驤在錦衣衛的地位也逐漸尷尬。在今年五月份,景泰帝就在兒子的提議下,把朱驤調任去了大理寺,同樣給人一個“同進士出身”的恩賞,提拔盧忠重新成為指揮使。

            于謙大爺對此接受良好。他起初也是覺得,自己當了六部長官,女婿跑去當錦衣衛頭頭,有點過分了,畢竟錦衣衛明面上只負責皇帝倚仗,可干的啥大家都清楚。這種職位本來不適合讓大臣或者其家屬擔任。但景泰帝覺得這是“君臣相得”的表現,當初盧忠被甩出去當流浪犬,景泰帝也處于恍然的無助之中,需要來自于謙的安慰,便提拔了朱驤。

            現在這個奇怪的安排終于被矯正,于謙都覺得舒服了些,景泰帝也只是單純的替自己的忠犬回歸而感到高興?!敖袢站偷竭@里吧?!薄傲恳鍪裁?,把表格做好發來內閣,閣臣要列個章程出來,再讓太子和朕看看,盡快一些?!?br>
            景泰帝跟兒子手拉手的起身,走出文淵閣。他們父子要鍛煉去了。距離原本歷史上景泰帝去世的“景泰八年”越近,朱見濟就越黏著好爸爸,恨不得把自己栓在他爹腰上。雖然奪門之變是不會再有,但他們之間父慈子孝,朱見濟是不愿意看到景泰帝英年早逝的。

            所以從景泰七年,朱見濟就提高了跟好爸爸鍛煉身體的頻率,不再放任他爹天天摸魚欣賞文學。景泰帝對此,痛苦又快樂著。只是他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有不好的想法,不想像宣宗皇帝一樣不到四十就沒了,也就隨兒子去了。等在后宮里走了幾圈,背上發汗了,景泰帝才停下腳步,跟個柴犬似的,不愿意再走。

            就算兒子拉的再用力,但好爸爸就是不肯?!靶菹⑿菹?,暑熱乏人,為父可撐不了多久……”明明胖的不是自己,怎么他兒子就沒熱除出油呢?景泰帝反手把兒子扯到旁邊的樹蔭下,說上了別的事來轉移朱見濟熱愛鍛煉的注意力。

            “南孔家人近來到了京城,青哥兒有見過嗎?”朱見濟搖了搖頭,“沒有,父皇怎么說起他們了?”孔家爭端告一段落后,小太子對于這事就不怎么在意了。畢竟只是換一個吉祥物而已,重要性還沒有他每天看奏疏大呢!“南孔家的孔公誠有些意思,為父召見過他幾次,覺得這人擔得起奉圣公之位?!?br>
            “那就依父皇的,讓他當就行了?!狈凑冒职挚慈说难酃庖恢倍荚诰€。朱見濟說道,“就是別再給他們家賜田土封地了,不然再慣出來一個北孔,朝廷的臉面都給他們丟沒了?!薄澳鞘亲匀?!”“就是要把這種事跟青哥兒通通氣,不然有人瞎想?!本疤┑叟呐膬鹤蛹绨?,話里有話。

            朱見濟猛然一個機靈。難道是誰跟景泰帝說了什么,企圖挑撥他們父子關系?他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的。農莊冒犯了地主,強行的規定工廠管理制度并且要求大家都遵守,冒犯了商人的利益,實行嚴厲的考成法讓官僚不滿……累積起來,也足夠讓人恨得牙根發疼,哪怕明知皇帝就他一個子嗣,也想去試探一下。

            因為光是這幾件事,就證明小太子不是個能忽悠的。以后等他繼位了,更大的動作弄起來,那他們還怎么活?再說了,歷史上忽略親兒子,轉過去選別人當繼承人的皇帝,也不是沒有。好在景泰帝根本不理會,還主動對著好大兒告發了他。

            ------------第134章:皇帝是最大的太子黨“江淵好議論浮華,于內閣是無益,但他在保衛京城之時的確有功勞……為父打算把他放到地方去磨礪幾年,青哥兒覺得如何?”景泰帝對著兒子說道。朱見濟點頭默認。原來是江侍郎。

            說起來,他也的確有理由討厭自己——作為一個家里做布匹生意的官員,江淵在官場上要承受考成法的打擊,在生意場上要受到來自皇莊布業的侵占,雙重打擊著實讓人難受。如果只是如此,那還罷了。當江淵模仿著皇莊的樣子也組建織布廠的時候,卻被東廠找上了門。

            對方沒有追究江淵撬墻角后還泄露“飛梭”這一技術機密的事,但是要求他遵循太子定下的規矩,得為工廠里的員工提供一定的待遇。江侍郎敢怒不敢言。誰讓他是當官的?如果單純經商,那壓迫下手底下的員工,還沒有專門機構的朝廷是沒多大理由和時間管他的,只能從道德層面上來處置。

            可江淵他,是官宦世家??!要是有什么污點,已經習慣通過攻擊同僚來獲得獎金的言官會毫不客氣的上疏彈劾,然后江淵倒霉,言官發財。于是江侍郎只能好聲好氣的把人送走,中止了強迫員工跟他們家簽賣身契的行為,還要忍痛割肉,拿出錢來給人發工資。

            于是趁著南孔當代的家主孔公誠進京拜見,看上去還頗得景泰帝青眼,江淵就提了一句,“不若以其為奉圣公!”景泰帝當時也沒多想,只是順口回了,“太子那邊不知道,朕還是先讓他見見此人再說?!碑敵醮蚩谒?,他的好大兒可是在報紙上大出風頭的。

            景泰帝覺得自己應該讓兒子來見證一下這場口水仗的果實。結果江淵哽了哽,看下周邊恰巧沒幾個宦官跟著,為了更盡情的和孔公誠交流,景泰帝連阮伯山和成敬都遣下去了。只有江淵作為閣臣學士陪在一旁。于是江侍郎趁此機會,大膽進言,“事事皆予太子,這是不是……有些僭越?”

            “此時天下知太子,不知陛下……乃大禍之兆??!”他跪在地上,言辭懇切,目光注視著地板。景泰帝臉上的笑容慢慢褪去。他看著江淵,手里還拿著和孔公誠交談時候的圣賢書。書被皇帝捏起了一邊的角,留下了指甲印?!疤釉趺纯赡苋缒闼??”

            景泰帝挪開目光,譴責江淵,“你這是在挑撥天家父子情誼!”江淵聽著景泰帝的話,覺得對方反應沒有過于激烈,是有點希望,于是沒退縮,繼續擺出一副忠臣孝子狀,“此臣肺腑之言,非是刻意??!”“朕看你是嫌棄太子礙著你家掙錢,才會說這種話!”

            景泰帝忽然暴呵,手里面蓄力已久的書直接朝著江淵砸了過去?!奥斆魅水斪雎斆魇?,而世間很多事……其實也很簡單?!碧熳幼谝巫由吓闹雷恿R渾身顫抖的江侍郎,“你們說太子操持國政,這是朕的主意!”“說太子架空朕,那也是朕認可的!”

            “朕就這么一個兒子,縱然再怎么寵愛,也是應該的!”“朕樂意!”“太子為政,什么事都會和朕細說商量,你們呢?”景泰帝在日常時分也會跟著兒子看表格,對于民間物價是了解一些的。但當有次他召開一位侍講學士為自己講解文章時,隨口問了他一句“民間雞蛋何價?”,結果對方回答了“十文一個”,惡心的景泰帝當場冷了臉。

            大明自從太宗后便少鑄銅錢通寶,所以一個銅板的購買力也是有的。如此,誰家的雞能下十文一個的蛋?公雞中的戰斗雞?這是把他當太上皇耍呢!景泰帝最大的優點,就是他有自知之明,可以放手把事物交給自己信任的人去辦。

            但他也不是隨便一個人能忽悠的!江淵家里做什么,景泰帝也是知道的。以景泰帝的水平,稍微一聯系,都能猜到前因后果?!疤尤绾?,朕心里有數……你今天是糊涂了,回去睡一覺,醒醒腦子!”景泰帝不耐煩的揮揮手,放了汗淋淋的江淵一馬。

            現在,他也勸住了朱見濟。景泰帝到底還是念著江淵當初功勞的。于是小太子也只能對著好爸爸生了一會兒胖氣,放棄了打擊報復的想法。好爸爸的脾氣柔和,但下了決心要做,也很少有人能給他扳回來。江淵估計要去地方積累經驗很多年了。

            雖然人現在已經五十多歲,有點“大器晚成”,但這不是問題!“反正青哥兒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你我父子同心!”景泰帝安慰了下兒子,讓他別把自己氣的更胖了。對于大明這兩年的變化,景泰帝是看得到的。就算他沒有下鄉親身體驗過,但看著越來越充足的國庫,也能明白這是個好變化。

            更別說還打贏了瓦剌?,F在大明在草原上,總算是恢復了一些太宗時期的威風。以老朱家呵護家庭的傳統,景泰帝才舍不得為了一點權力對自己的寶貝兒子下手。衍圣公說他們家“小氣”就“小氣”吧,當初太上皇那么跳,不也還在南宮好吃好喝?

            朱見濟感動的要死。然后他猛地站起來,又拉住好爸爸的袖子,“父皇,咱們繼續散步吧,散完步就去做操打拳,養好身體!”……景泰帝并不是很想。他一般做操的對象都是愛妃,跟兒子就有點過分了。但朱見濟此時孝心泛濫,噸位施展起來哪里是好爸爸能承受的?

            于是半推半就之下,兩人繼續父慈子孝去了。等回到東宮,朱見濟泡了個澡,讓人打開窗戶散散室內的悶熱之氣,然后做起了睡前檢查?!按髮幖徔棌S來的信,跟孤抱怨兀良哈養的羊太少了?”小太子拿起杜新發來的信件,剛看兩眼就挑起了眉頭。

            才開辦一年就要求擴張,這證明紡織廠發展的非常良好。不過想想朱見濟為他們做的安排,也是應有之理——當初設立紡織廠,東宮方面不僅遷移過去了眾多織工和管理人才,其他的配套設施也是搞上去了的,李秉那邊也通了氣,讓他關注點。

            這就使得這家“皇有企業”一落地就擁有廣闊的場地,充足的人力和絕對的政策扶持。而且邊關衛所除了當兵的士卒,他們的家人也在那兒。受制于大明此時的衛所情況,這些家庭要么是全家當兵混口飯吃,要么就是因為人均田地不夠而淪為流氓。

            關外的環境惡劣,在這樣的地方混成最底層,差不多就給人的命運下了定論?,F在紡織廠的設立,為他們提供了一條新的生活道路。不僅僅女人可以去參加紡織,就連男的也能獲得“清理羊毛”“用鹽制堿”的工作,成為國企員工。

            而且工資還可以!雖然比不上關內小太子為工廠制定的標準,但關外的生活水平也就那樣,錢太多也沒地方給他們花。這一年下來,每一次紡織廠宣布對外招工,都使人趨之若鶩,恨不得擠破頭鉆進去。哪怕是臨時工也好??!這讓紡織廠一直都不缺勞動力,也大幅度提高了關外人口的就業率。

            有這么多熱愛工作的員工在,加上被朱見濟搬弄到這個時代的相應技術,什么都不缺,也難怪杜新會抱怨“羊不夠用”了的話。------------第135章:南孔來的孔公誠小太子捏住自己的第三層下巴,沉吟一番。兀良哈眼下是草原三兄貴中實力最弱小的一個,另外兩個還各自有著內亂動蕩……從中可以推測一下兀良哈三衛的生產能力。

            連內亂中的對手都比不過,看來自己當初提的要求還能再苛刻一點,比如讓他們“說漢話穿漢服”。兀良哈如此境況,平時還要訓養自己部族的武士,所以部族里養馬注定要比養羊多。雖然根據杜新的報告,說經過一年的采購羊毛,讓兀良哈的某些貴人嘗到了甜頭,擴大了自家的養羊規模,可這還遠遠不足。

            光是九邊第一批訂單,兀良哈供給的羊毛都得分次送過來,拖到現在才勉強完成,以后訂貨量更大了,原材料就更不夠了!朱見濟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大明可以更主動的和兀良哈聊一聊。畢竟等到冬天,毛紡織品會迎來巨大的需求量。

            瓦剌和被毛里孩、孛來擁立的小王子政權還得繼續亂,兀良哈這個最弱小的,就可以先享受一下來自大明的愛撫。畢竟,沙不丹也老了。人老了就難免沉迷享樂,聽說在開市之后,兀良哈的貴人們為皇莊玻璃的銷量增長做出了杰出貢獻,太子的小金庫都跟著水漲船高。

            想到這里,朱見濟救不由得感慨。也許是天佑大明,在土木堡之變以后,大明周邊的對手忽然又都衰弱了下去——兀良哈被瓦剌排擠多年,勢力不行。其他人陷入內部爭權奪利之中,難以脫身。偏偏大明朝又因為景泰帝的上位,朝臣齊心協力,走上了中興的道路。

            此消彼長,環顧四周,大明又成“天下第一”了??上Э蓢@的是,土木帝永遠的坑隊友,硬生生把這番氣象給作沒了。嘖嘖嘖!還好自己先行一步,把大伯父送去鳳陽守陵了!老祖宗一定會夸自己這個大寶貝一頓!朱見濟提筆為杜新寫下回信,然后又手書一封給方瑛李秉的,讓他們注意一下之后要做的事情,別總想著找自己要錢,便喝完奶上床睡覺去了。

            ——————“你就是孔公誠?”朱見濟隔天抽出空,召見了這位南孔代表。他本來是不想見的,但既然有了江淵那么一檔子事,見一見也無妨?!安菝癖闶??!庇捎谶€沒有被正式授爵,孔公誠也沒有出任過官員,于是自稱為民。

            他年紀五十有余,按輩分算正是孔彥縉叔叔輩的,可身形氣質和他那個血統存疑的遠房侄子卻渾然不同。這位老孔瞧著端正一些,也精神一些。朱見濟能夠猜到,在北孔出了那樣的問題后,南孔根本不會有膽子隨便選個“形體不佳”的家伙上京面圣。

            不然奉圣公的爵位沒撈到,惹得皇帝討厭了,自己還得跟早就分家的親戚去陪葬。誰讓南孔也用著建文帝賜予的字輩呢?而且一用幾十年,現在想改也來不及了。除非他們能跟北孔一樣不要臉,為了在蒙元當官還給自己改個蒙古名。

            所以南孔必須事事小心,不能讓別人找到攻擊的地方??坠\深明此理,跪在東宮的地板上猶如一塊老石頭,不敢挪動。他面前這位太子雖然年幼,可卻是手握實權的??坠\可是聽說了,他面圣之后,當時陪侍的江學士被皇帝呵斥了一頓,貌似與太子有關,然后昨天江侍郎就接了讓他去地方布政使司為官的調令,還是貴州那樣的窮地方。

            江侍郎哭天喊地無人應答,最后還在去吏部辦理相關手續的時候,被王文冷嘲熱諷了一頓。由此可見,小太子有多么的得天子愛護。鬼知道這位小爺對自己是何看法!“聽說此前,禮部那邊已經考校過你的文章功夫,父皇對你也頗為欣賞……孤今日,便不問你圣賢書上的東西了?!?br>
            朱見濟給孔公誠賜座,看對方只敢小心的拿半邊屁股蹭上凳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就這識時務的態度,比起北孔高上好幾個層次?!肮侣犝f讓爵之后,你們家世代耕讀,日子過得頗為清苦?”其實南孔的人在大明建立之后,也曾有過出仕,但當的官大多是翰林院里的清談者——

            這種官職放到眼下,也許高貴。但在大明開國之初,注重實務,顯然是把南孔拉過來一塊當吉祥物的,而且官職較為低微,屬于可有可無的那種。完全比不上北孔的各種優待?!拔业茸x書之人,雖離不開研讀經典,但也不能浮華到不理俗世……人活在世,是離不開穿衣吃飯的?!?br>
            “所以我家耕讀,宜人身心,稱不得苦?!敝煲姖鷮坠\這樣的說辭非常滿意。他眼睛一撇,注意到對方雙手之上竟然還有幾個繭子存在,便發問,“孤看你手中老繭,不像是舞文弄墨磨出來的樣子?!笨坠\乖乖回道,“草民年少時,家父便去世了,為了奉養老母,便親身躬耕,時至今日,仍不敢忘當日心情,時常往來于田畝之間?!?br>
            “這是好事啊,”朱見濟溜過去拉起了孔公誠那雙滄桑的手,“比起北孔那些人的不知稼檣,先生更有孔圣遺風?!薄半y怪當年野蠻如蒙元,也要贊嘆汝祖?!薄跋M壬^任奉圣公后,能夠保持這種作風,以為天下表率?!奔槲镆惨l揮吉祥物作用的。

            朱見濟可不像白花錢??坠\秒懂朱見濟的意思——皇室絕對不想再被孔家欺騙感情。如果再來一次,南孔的下場估計會比北邊親戚還慘。于是他感動的對小太子說道,“我家不過依托先祖之福,才得天家青睞,如今眾正盈朝,天子英明,何德何能,為天下之先?”

            何況北孔事件在前,這名聲在民間也臭了。但凡有集報紙愛好的,都能看出來在大辯論的后期,越來越多的人披著馬甲跳出來反對孔家。反正鍵盤俠永遠存在?!霸诓菝窨磥?,天家和睦,朝野皆知,這才當為世人表率!”“我孔家有過在先,為防止日后子弟墮落,還請天家時刻鞭策?!?br>
            這就非常上道了!朱見濟都沒料到這老頭子如此會說話,當即笑了出來,極為的祥和。果然南孔就是北孔有腦子一些。有些人被寵的久了,就容易忘記自己身份了?!耙院筮€請先生多多擔待了,”朱見濟和孔公誠相談甚歡,“陛下和孤對你都很滿意,想來不久,賜爵詔書就會下來?!?br>
            “到時候,你南孔一脈,就要重回孔圣大宗之位了!”當年孔洙讓爵,實際上表明的,是他不想出仕于蒙元,起碼是不想讓“衍圣公”這個招牌給蒙元拿去忽悠人的意思。所以原本屬于旁系的北孔才得以被蒙元扶持上臺??涩F在,世道變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