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17章(1 / 5)

              只要遇到感覺不對的地方,就立馬閉上眼睛回想一番,接著就能輕松將咒文畫完,或者將咒語重溫?! ∷乐溆〉牡谝浑A段很輕松,在給自己畫完咒文后,需要登上一個多月的時間來孕育咒印,之后,才能夠借助咒印的力量,在戰斗中增強自己。

            白啟‘死’字剛說完,‘人’字還來不及出口,就真的死人了。原本一百多人的隊伍,在經過門口的綠焰怪蟲的幾次偷襲后,現在人數怕是在一百以內了。而現在,隊伍在大荒山的領頭下,再往山腹深處而去,現在才走到一半。

            結果,再次發生詭異。這一次不是綠焰怪蟲,卻比綠焰怪蟲還要可怕!兩邊的巖壁上突然延伸出十數條怪異的觸手,一條條的像是蟒蛇般靈活,突然襲擊了靠近巖壁邊的神人,從隊伍中抓出六個神人。在被觸手抓住的一瞬間,這六個神人便開始痛苦的抽搐起來,當場斃命,隨后尸身被觸手撕裂,灑下一地血肉,觸目驚心,極其兇殘。

            “什么怪物!”“殺!”“跑!”有人驚叫,有人毅然出手,有人惶恐,開始奔跑,想要逃離?!澳?,那是什么?”熊大富翻著白眼,哆哆嗦嗦的伸手指向頭頂。嗯?白啟順著熊大富的手指看去,只見洞廳上方,正倒掛著一只像是深海怪魚一樣的怪物,通體黝黑,軟趴趴的像是章魚一樣,剛才那段觸手就是從它那延伸來的。

            “管他什么東西,殺了便是!”前頭,風從龍也發現了頭頂的觸手怪物,振臂一揮,一道鋒利如刀的銀色神芒狠戾斬去,準確的斬在一頭怪物的身上。結果,這頭觸手怪物被神芒斬中后,頓時開始渾身亂顫,一副被雷電擊中的模樣。

            “不過如此……”風從龍一喜,還以為就此將觸手怪物滅殺。結果,這只觸手怪物一頓亂顫過后,身形陡然暴漲,原本只有一張四方桌大小,現在變成了一張長桌!身形擴張三倍!而從它身上衍生出來的那些觸手,也變得更加粗大,原本一根觸手,只有一人手臂粗,現在卻達到了水桶大小,變得更加兇猛。

            “怎么會!”風從龍面色一驚,再度出手。轟轟轟!幾個呼吸間,十數道銀色神芒接二連三的斬在那只變異的觸手怪物身上?!皢?!”忽然,一聲低沉如悶雷般的聲響從哪怪物體內傳出,緊跟著,怪物的身形再次漲大起來,像是橡皮一樣,一點一點的拉伸,很快就擠滿了半間通道。

            白啟最先反應過來,立馬回頭,沖風從龍毫不客氣的怒吼一聲:“白癡!還不住手!它能吞噬你的神芒,從而更加強大!”風從龍一愣,立馬停手,隨即反應過來什么,臉色一黑,死死的盯著白啟?!澳愀伊R我?!”

            娘的!我何止要罵你!要不是干不過你,我他娘的早出手打你了!白啟才不管風從龍對自己有什么意見,已經跟著隊伍洪流朝前超前方通道逃去,不愿再這停留。嗚——一聲怪叫從身后傳來,緊跟著,十數根比水盆還要粗大的黑色觸手從后頭襲來,從四面八方的撞進隊伍里頭,瞬間碾殺一片!

            要知道,剛才的戰斗,異人盟可沒有出手,兩不相幫。如果接下來,異人盟的人偏向任何一方的人,都能瞬間扭轉戰局……而且,看樣子,異人盟的人是有心偏向大荒山、眾星殿那邊的??磥?,只能如此?!耙埠??!?br>
            云清瑤最終也想通了這點。第一百零三章 觀星圖要進洞探寶,而那扇看起來很詭異的青銅巨門就是入口。白啟一開始拒絕的,不,是打死也不愿意。這個地方,這個事情太危險了,這尼瑪是在玩命,自己一個四轉煉皮的凡人,怎么跟一幫神人、神君斗?

            就算有寶貝,那也跟自己沒關系啊,自己擺明是搶不過的嘛。什么最重要?命最重要??!活著才有未來,活著才有可能,所以白啟想要回去,回玄都宗,回天煞峰,哪怕老頭子一天揍自己七頓,自己也愿意認。因為文太白再怎么整自己,也不會把自己整死。

            可問題是……回不去了,如今祥云山已被萬獸圍山,山下是一片異獸的海洋,自己根本無法脫身。想單獨留下也不可能。一是因為這里魚龍混雜,情況還不明朗,誰知道還有沒其他危險存在。二是因為,自己現在既然在這,那就代表是玄都宗的一份子,無論自己想不想去,都得去,必須去。

            無奈。白啟只好硬著頭皮,與何術、熊大富兩人,混在人群中,跟著一行人整齊有序的涌進了青銅巨門。反正身邊全都是神人,甚至還有神君存在。若是有危險發生,第一時間倒霉的肯定是他們,要是見機不妙,大不了自己扭頭就跑便是。

            反正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呢,自己怕啥?——砰!然而,當所有人涌進洞廳內后,身后的青銅巨門驟然合攏,將百多人關在了洞內。臥槽!這突如其來的動靜一下子打亂了白啟本來的計劃,當即就開始后悔,簡直腸子都要青了。

            我尼瑪!后路又被斷了!這待會要是發生危險,自己就無路可退了??!不該進來的!剛才就應該裝死……噗噗噗……幾聲輕微的響聲在洞內傳來,緊跟著,洞壁上燃起了橘色的火光,一根根不知存放了多久的火把,全都自主燃燒起來,照亮了整間洞廳。

            火把順著巖壁,向山洞深處延伸而去?!翱炜?!”“這是什么?”“一幅古老的壁畫!”……火光照亮了整間洞廳,人們第一時間看見了洞廳正中心擺放著的一塊巨大的石塊,看著很是突兀。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湊上前去,想要從壁畫中得到寶物線索。

            白啟正在思考脫身的辦法,想要擺脫眼前的局勢。結果整個人就像是片落在江河上的殘葉,不受控制的隨波逐流,被人群帶到了石壁面前,強迫性的看向石塊上的那副壁畫。咦?這是什么?感覺好熟悉,似乎在哪看過?

            僅僅只是才瞄了一眼,白啟就來了興趣。石塊上,用特殊的紅色樹脂涂料,在正面莫名其妙的涂鴉著一些線條和圓點,乍看之下,像是一片星宇相連的星空圖。所以,眾星殿的那三人看的格外仔細?!氨倍菲咝??”

            “不,更復雜,像是南斗六星?!薄斑?,有理……”以殺破狼三星命名的三人低聲議論起來,目光閃爍,似乎有所收獲?!熬谷皇怯^星圖,這讓我等怎么看得明白?”“唉,看來只有眾星殿的人能解了?!薄斑@真是觀星圖?我怎么感覺暗藏玄機呢?”

            ……眾人議論紛紛,都覺著眾星殿的人能從中得到好處,因為在場所有人,只有眾星殿的人懂得高深奧妙的星辰學。不,不對,這不是觀星圖。這是別的東西。除了眾星殿的三人之外,唯獨白啟還在認真觀察石塊,眉頭擰成了一團。

            感覺好熟悉……到底是什么?壁畫上,畫著一堆圓點,其中由粗細不同的線條相互連接在一起,組成不規則的線條圖案。無論怎么看,這都像是一副巨大的觀星圖?!鞍?!”然而,就在白啟絞盡腦汁想要弄個明白的時候,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突然響起,打破了洞內的寧靜。

            “怎么回事!”“誰出的手!”“該死!”……像是炸了鍋的螞蟻,在場所有人紛紛向后退開,瞬間騰出一塊空地??盏刂行?,有一大團詭異的綠焰正在熊熊燃燒,慘叫聲就是從綠焰中心傳出。那里面是人!被火燒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互相猜疑、互相防備著的時候,又一團綠火突然出現。什么玩意!剛才發生什么事了?白啟眼睜睜的看著左手邊不遠處的一個人胸口突然一亮,緊跟著一團綠焰從心口處涌出,然后眨眼便擴散,將那個人完全吞噬。

            是自燃,從頭到尾就沒有人出手過。這一次,不止白啟一個人看見,在場很多人都看見了剛才那一幕。咕嚕。洞內氣氛瞬間緊張起來,一絲詭異的氣息無聲的蔓延開來?!鞍?!堂主!救我!”很快的,第三個自燃的人出現了。

            這個人白啟熟悉,是異人盟的那個獨角男子,自己與他在客棧的時候有過照面。只見他跟先前那人一樣,一小團綠焰突然從他胸口浮現,當他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火勢瞬間暴漲?;艁y之下,這人朝華無為和曹金剛等隊友撲了過去,想要求救。

            “滾開!”華無為猛然一驚,神元凝鞭,大手一抬,將撲來的獨角男子抽飛。這究竟是什么招術?怎么會如此詭異?這綠焰會不會順勢傳染?誰碰誰倒霉?華無為不敢冒險,所以才會無情的將獨角男子擊飛?!鞍?!華無為你好歹毒!我恨啊……”

            獨角男子被華無為一鞭抽飛,重重摔落在遠處,嚇得附近的人不斷后退,他怨恨的話語還沒說完,就戛然而止?;饎轁u演漸弱,片刻過后,就此熄滅,只留下一地灰燼。獨角男子已經尸骨無存?!霸撍?!”這一瞬間,所有人都開始慌了,紛紛激發護身靈寶,與他人保持開距離,不敢輕易靠近。

            白啟滿頭大汗,本想激發文太白給自己的那件護身靈寶,百獸飛盾,可是在剛要拿出來的瞬間,猛地想到了大荒山。不行。白啟不由得看向山魂大風等人,將伸進懷中的手又掏了出來。這東西是老頭子從他們手上搶來的,自己現在要是拿出來亮相,那不是分分鐘就要被搶回去嗎?

            該怎么辦?第一百零四章 你給我閉嘴現在洞內有詭異發生,而且無解。就算有人激發了護身靈寶,結果還是莫名其妙的中招了。綠焰現在胸口綻放,緊跟著火勢暴漲,將人燒為灰燼,無比霸道,沒有半點兒辦法,一旦著火,必死無疑。

            “這到底怎么回事?難道我就在此等死嗎?”“快!我們合力打開大門,先退回去再說?!薄昂?!我來!”……有人不想在這坐以待斃,準備出手自救,轉身回到青銅巨門前,想要聯手打開青銅巨門,從洞廳中逃離。

            轟——神芒四濺,洞壁顫動不止。打不開。十幾個神人聯手轟擊青銅巨門,結果青銅巨門紋絲不動,沒有半點效果。但是,在這十幾個神人聯手開門的時候,自燃事件依舊在發生,沒有中止,短短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死了四五人。

            一眾人手才剛進洞,就只見著一幅壁畫,寶貝什么的都不知道在哪,就已經開始折損人手。危險,太危險了。開門吧!加油??!少年們!白啟站在離青銅巨門不遠的地方,滿目希夷的看著正在聯手,試圖打開青銅巨門的神人們,希望他們能把門打開,自己好在第一時間逃出去。

            “讓開!一幫廢物,讓我來!”這時,有神君坐不住了。華無為率先出手,剛才那獨角男子的死對他刺激似乎頗大。他飛身到青銅巨門前,鼓動神元,轟向青銅巨門,一聲巨響傳開,震蕩無比,但過后如常,青銅巨門毫發無損。

            “該死!”華無為忍不住咒罵一聲?!疤弥?,我來幫你!”曹金剛跳了過來,兩人再度聯手,全力迸發,試圖強行打開青銅巨門?!皼]用的,這門打不開的?!薄皩?,這洞內有古怪,巖壁異常堅硬,等同精鐵,恐怕我們全部聯手,也不見得能從這里脫身?!?br>
            “那怎么辦?等死?”……怎么能等死呢?!試都沒試怎么就可以放棄呢!趕快聯手開門??!白啟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些什么,卻又半天說不出來?!昂?!”就在這時,站在云清瑤身旁的風從龍突然冷哼一身,身形暴退十丈地,一步退到了洞廳邊緣。

            與此同時,他之前所站的位置,有一團指甲蓋大小的綠焰一閃而逝?!跋x子!有蟲子在作怪!”云清瑤兩眼一亮,終于找到了罪魁禍首?!笆裁??蟲子?”“在哪,我怎么沒有看到?”“有的!就在我們身邊,很難察覺,你們仔細看!”

            聽云清瑤說完,在場所有人立馬停下手中動作,一一屏住呼吸,開始全心全意的觀察身邊動靜?!皼]錯!有飛蟲!肚內帶著綠火!”一個神人驚呼一聲,跟著向后倒飛出去,像是在躲避什么。果然,下一刻,他之前的所站的地方,有一點拇指大小的綠焰燃燒。

            是一只細小的飛蟲,如同螢火蟲一樣,體內蘊含詭異的綠焰?!斑@是什么?”華無為果斷出手,擒住了這只飛蟲。結果,飛蟲立馬自燃,憑空消散,不給華無為鉆研的機會?!鞍?!”下一刻,又有人中招,被綠焰吞噬。

            混蛋??!明明已經找出了罪魁禍首,卻還是找不到對策。這綠焰怪蟲在沒有攻擊人之前,以肉眼根本找不出其蹤跡,哪怕是神君也難以觀測,只能在危險降臨之前,比神人更快的察覺到,做出反應,從而躲過一劫。不行,不能久待在這,得趕緊離開。

            既然大門打不開的話,那就……在場有人想法一致,齊刷刷的扭頭看向了洞廳勝出,目光越過壁畫,向通往山腹的通道看去??墒?,這才剛剛開始,就遇見了如此危險的綠焰怪蟲,要是往里深入的話,會不會更加危險?

            得有人去探路才行。對了!玄都宗不是有三個凡人弟子么?讓他們……“哈哈!我知道了!哈哈!”就在這時,一聲喜悅的聲音突然響起。白啟兩手叉腰,哈哈大笑,一副喜悅的表情,接著突然伸手指向壁畫,喊道:“我看懂這幅壁畫了!”

            什么?!在場眾人一驚,面面相覷。眾星殿的殺破狼三星更是投來古怪的目光。自己三人都沒看明白的壁畫,現在讓一個還處于九轉蛻凡的凡人看懂了?這怎么可能?白啟卻是不管不顧那些古怪、嘲諷、疑惑的目光,繼續說道:“是地圖!這幅壁畫是地圖!”

            地圖?!他竟然真的看懂了?一些原本不屑、小瞧白啟的人,頓時收起了輕視之心,神情凝重起來,靜靜的聽著白啟接下來的述說?!斑@幅壁畫上是這洞廳內的地圖,那些圓點,就是接下來我們會碰到的洞廳,那些線條,就是路線?!?br>
            “我還從中領悟到了這些飛蟲的厲害,這壁畫上面說了,這些蟲子觸之必死,非常危險,碰不得!”“嗯,我知道你們現在想什么,就算我現在告訴你們這是一幅地圖,你們也看不懂,不會走的?!薄皝戆?!跟著我,我帶你們走!我看得懂地圖!”

            “我告訴你們怎么拿寶!跟著我!我保你們沒事!”白啟一邊說著,一邊將愣在原地的何術和熊大富兩人拉到了自己身邊,并且不斷的將身邊的人扯到自己跟前。不一會,白啟就被人團團包圍,四周都是人墻,而他自己則在最中間,看著似乎非常的安全。

            “走!往前走!我帶你們擺脫困局!”“大師姐,來,你站前邊,我告訴你怎么走……首先,我們得順著這條通道,一直往下走才是……”“你給我閉嘴?!比欢坏劝讍言捳f完,風從龍語氣冰冷,帶著殺意大聲呵斥起來。

            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原本還有人信了白啟的話。但是隨著白啟的這番行為,以及仔細揣摩、推測一番后,感覺白啟的一番話太空,根本站不住腳跟。他在撒謊,是個騙子,所有人看向白啟的目光再次一變。不屑、惡心、憤怒、鄙夷、無感……

            所有人都覺著,白啟是一個膽小怕死的凡人,故意撒謊,編織謊言。說是要帶人探路,信誓旦旦的說保別人安全,卻將自己嚴嚴實實保護的最好,躲在人群最中間。而且,回過頭來仔細一看,這幅壁畫的確像也像地圖,但絕對沒有那么簡單。

            上面明明是由好幾幅不同的圖構成的,相互之間,根本沒法串聯。在場一群神人、神君,一個個智慧非凡,經驗豐富,沒理由他們看不懂的東西,被一個凡人看透了?!昂俸佟倍讍⒃诒伙L從龍大聲呵斥后,也是訕訕一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似乎是真的被人戳穿了牛皮一樣,羞愧難當?!拔覀冏??!比欢?,形勢再次發生變化,從進洞后一直默不吭聲的大荒山和暗雷山的人,突然行動起來。由山魂大風的帶頭下,一群人義無反顧的向前頭的通道沖去。

            “……走!”眾星殿稍稍遲疑了一下,接著立馬帶人跟了上去?!澳俏覀円沧甙??!贝蠡纳降娜藥ь^一動,剩下的所有人也跟著行動起來,幾個呼吸間,洞廳內的人就全走光了,只留下白啟、何術、熊大富三人。

            “白老大,你這次牛皮扯得有點大了?!毙艽蟾灰荒槺梢暤目粗讍??!澳愣畟€屁!”白啟毫不猶豫的伸出手,一巴掌拍在熊大富后腦勺上。第一百零五章 這是條死路“小爺我剛才要是沒跳出來吹這個牛皮,我們三個人現在早成他們的炮灰了你知道嗎?”白啟一臉看白癡的表情看著熊大富。

            “???”熊大富一呆,不明覺厲?!鞍€屁!”“要不是我這么一說,他們那群人愿意動?這綠焰怪蟲就已經夠危險了,誰知道前頭還有沒有跟危險的東西?”“這么多人里頭,就我們三個還不是神人,實力最弱,那些人肯定會聯手來欺負我們,讓我們去探路?!?br>
            “你瞪大眼睛給我看清楚,現在,是誰在探路?呵呵,想整我,還早的很……不說了,快跟上!小爺我可不想死在這!”看了眼前頭越走越遠的神人們,白啟趕緊拉著熊大富和何術就朝著前頭追了上去,不敢落后。他可沒忘,這里還有一大堆要人命的綠焰怪蟲呢。

            三人迅速的追上了隊伍,然后在白啟完全不要臉皮的一頓硬擠之下,帶著熊大富和何術擠到了人群中間的位置,跟在云清瑤等人后頭?!靶甲谑鞘裁匆馑??怎么派了三個凡人來這?”“恐怕是本來沒把祥云山這當回事,只是想派點人手來打探情況的吧?!?br>
            “哼,三個廢物,一點禮儀教養都沒有,若不是看在玄都宗的份上……哼哼?!北蝗艘宦窂姅D開的人們面色不善,言語惡毒。在場那一個不是神人?唯獨白啟三個還是九轉蛻凡的凡人。結果白啟不僅不收斂起來,低調行事,反而囂張至極。

            之前先是跳出來當眾吹牛,結果被同門師兄呵斥,當場戳破謊言,現在卻又非常蠻橫無理的推開眾人,硬擠到隊伍中間。這種人,自然會招人厭惡?!澳憬o我老實點?!弊咴谇邦^的云清瑤回過臉來,冷冷的瞪了白啟一眼。

            “哦,好?!卑讍⒃谠魄瀣幟媲昂咦杂X變成了乖寶寶。當下也不敢再有什么小動作,頓感無趣,隨意的瞥了眼身邊的熊大富,卻意外瞧見熊大富一張臉通紅無比,深深的埋在胸口不敢抬起?!拔艺f……你不會是在害臊吧?”白啟眉頭一挑。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