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34542章(1 / 6)

            “不要,不要殺我……”石昊大喊求饒道。這個時候,石穎連忙擋在了‘月璃’的面前?!安灰獨⑽腋?,求求你……我父親就他一個兒子了,他要死,石氏部落就真的沒了……”石穎還在念著她的石氏部落,‘月璃’手中的刀舉在半空,面無表情的回頭看了一眼滿身是血的我,忽然吐出了幾個字:“傷你者,我必屠之……”

            諸葛玉樹站在一旁,目光凝視著地下,一言不發,似乎是陷入到了思索當中。而蕭老頭也是一臉的古怪之色,嘴里念叨著:“邪門了,我呆了二十年沒有出現這東西,怎么他們一來就出現了地縫……”盜墓者一行當,運氣格外重要。

            眼下,我估摸著自己也許真是運氣爆棚了不一定,索性更加賣力的挖著??赏诹藳]多久,我便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芭1亲?,等下?!蔽疫B忙叫住了周小舍,定睛一看,在地下已然被我們挖出了一個小坑出來??蛇@小坑下,我見到的并不是墓洞,而是一個極其簡陋的墓坑。

            這墓洞和墓坑區別極大,墓洞就是在地底下挖出洞的陵墓,墓洞里,往往自成一個地下空間,里面機關重重,殉葬品也多多,在古代,也就只有帝王將相級別的人物,才會有財力和人力來挖洞造墓。而墓坑就類似于山頭上的墓地,往往只是在地下挖出一個小坑用于埋棺材和骨灰盒,這種墓,基本上是沒有什么油水的,可以說是窮人專用墓。

            眼下,我和周小舍就挖出了這么一個墓坑來,沒有一絲墓洞該有的痕跡,有的,只是一處再簡單不過的小坑,下面似乎還埋著一口破爛的棺材?!澳棠虃€熊,白干了,搞了半天居然只是個墓坑?!敝苄∩崃R罵咧咧道。我也不住苦笑了一聲,白高興一場,還以為真是諸葛亮墓,敢情就是一處埋破棺材的墓坑。

            我準備收手就走,但周小舍卻不甘心?!袄翔F,不能就這么算了,螞蟻再小也是肉,玩意這墓坑里的棺材放著什么寶貝也不一定?!敝苄∩嵴f干就干,抓著洛陽鏟又開始挖了起來。十幾分鐘后,墓坑里,一口破破爛爛的棺材暴露了出來,棺材上面的油漆都已掉光。

            “奶奶個熊,我倒要看看里頭埋的什么?!敝苄∩嶂苯佑寐尻栫P撬開了破棺材。棺材一被掀開,頓時一股古怪的味道傳來,我回頭一看,卻是一眼就見到棺材正靜靜躺著一具女嬰的尸體……第307章 怨嬰本體女嬰靜靜地躺在棺材里頭,宛若睡著了一般,清秀的眉眼之間,隱隱看著很像是一個人。

            我腦子一愣,旋即恍然大悟!我第一反應就猜出來了這個女嬰的身份?!斑@是石穎的真正本體?”我道。旁邊的諸葛玉樹點了點頭,道:“女嬰是被人故意埋在這,棺是聚魂棺,任何尸體埋在這,都很容易被滋養出惡念和怨氣?!?br>
            我嘀咕了聲:“看不出來,這個破棺材還挺邪門的?!苯又?,我又從諸葛玉樹的口中得知,其實石穎的本體,也即是這個棺材里的嬰兒,本身是沒有怨氣的,而眼下,如果能找些東西凈化嬰兒,石穎那邊也會相應的變好……一聽到這里,我心頭頓時一動。

            石氏高手的目光落在棺材里面,忽然間,我看到他的臉色大變!石氏高手臉上的橫肉顫了下,他想要丟下刀,可卻發現自己的手已經和刀纏在了一起?!吧僮逯骶任?,救我……”石氏高手驚呼不已,他眼中盡是驚恐和絕望?!皼]用的廢物,連個棺材都怕?”石昊不滿道。

            但很快,石昊臉上的不滿迅速轉變成了震驚!因為那個石氏高手來不及再出聲,忽然嘴里鮮血直流,他脖子上青筋暴起,可就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隨即,他轟然倒地,再無生息。我腦子一愣,完全沒意料到這一出。剛才還殺氣騰騰的石氏高手,轉眼間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就連傷口都沒看出分毫。

            無數道目光投向了金絲楠木棺,我心頭突兀一動,感覺到了一絲熟悉感。寂靜的金絲楠木棺里,我看見一道身影慢慢起了身,是月璃的那具蠟人。我腦袋轟鳴大震!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蠟人都能動了?此時的‘月璃’,身穿大紅色的新娘服,頭挽著一個極好看的發髻,雙眸微閉,眼角掛著兩行淚痕……

            “起起起尸了嗎?不對,這不是蠟人嗎?怎么還會流淚……”周小舍咋呼道,隨即,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這不是起尸,老鐵,傳聞是真的,南海的金絲楠木棺,真的可以封印魂魄……”周小舍結結巴巴說了好多話,我完全聽不進去。

            此時的我,只看見‘月璃’慢慢睜開了雙眸。即便是蠟人,即便面無表情,即便在金絲楠木躺了上千年,但這具與真人極為相似的‘月璃’還是給了我莫大的震撼!她的淚,是在為我而流,她沉睡千年的魂,是為我而等待……“快點給我殺了陳化凡,快!”

            石昊也意識到了不妙,急忙呼喝石氏的高手對我進行絞殺。四五個石氏高手迅速撲了過來。但這時,‘月璃’動了。她如一只蝴蝶一般輕盈,靈巧的出現在我面前,那四五個石氏高手舉刀砍殺來,只見她輕輕浮起紅色的衣袖,帶出一陣好聞的香味。

            旋即,我便看見那四五個石氏高手的武器在‘月璃’的衣袖下,紛紛斷裂成兩半,緊接著,那斷開的武器忽然調轉了方向,瞬間如雨點一般刺中了那幾個石氏高手的胸口。一陣慘叫聲傳來,四五個石氏高手頃刻間便成為了一具具尸體,他們至死,雙眼也睜得大大的,絲毫不敢相信這么一具看似柔弱的蠟人,居然有這般恐怖的殺傷力。。

            親眼目睹這一幕的我,更是大吃一驚!‘月璃’背對著我,動作輕盈到了極點,猶如畫中仙子一般,翩翩起舞。她舞動著大紅色的衣袖,踩著蓮花步,但凡有石氏高手撲殺過來,轉瞬就成為了尸體……到后面,石昊帶來的十幾個石氏高手,一個不落的都躺在了地上,雙眼泛白,死狀極慘。

            石昊目瞪口呆的看著,等他回過神來到時候,‘月璃’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石昊臉上涌出一抹驚恐,他連忙舉刀砍向‘月璃’?!铝А瘺]有躲閃,任憑刀子砍在她身上。石昊一刀砍下去,一開始還面露出欣喜的神色,可等他看見自己這一刀在‘月璃’的身上砍下來了不少蠟后,他頓時臉色一片慘白。

            “不可能,這不可能!”石昊是徹底被嚇到了,即便是他,也不敢相信自己面前這一具殺人不眨眼的尸體,竟真的是用蠟做成的,沒有一滴鮮血,也沒有任何正常人該有的表情,有的,只是眼角的淚痕與殺人不眨眼……石昊癱倒在地,眼睜睜看著‘月璃’拔下刀。

            “不要,不要殺我……”石昊大喊求饒道。這個時候,石穎連忙擋在了‘月璃’的面前?!安灰獨⑽腋?,求求你……我父親就他一個兒子了,他要死,石氏部落就真的沒了……”石穎還在念著她的石氏部落,‘月璃’手中的刀舉在半空,面無表情的回頭看了一眼滿身是血的我,忽然吐出了幾個字:“傷你者,我必屠之……”

            伴隨著‘月璃’話音幽幽落下,石昊睜大了眼睛,臉上滿是恐懼。但很快,鮮血便順著石昊的眼睛流了下來,‘月璃’將刀插在了他的腦袋上,宛如在平地立了一個墓碑一般。石昊轟然倒地,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一具蠟人的手下……

            石穎恍若失神的跪倒在地,在回頭看了一眼自己慘死的哥哥后,卻倒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是神色木然了不少。我背靠著棺材,目視著‘月璃’轉過身來面向我。石昊一死,危機瞬間消散無形?!铝А戎徎ú?,身形輕盈的來到我面前。

            她無神的雙眸凝視著我,隨著她眼角雙眸的淚痕逐漸干透,她的身體也開始變得透明起來。我恍若失神地望著面前這一具熟悉卻又陌生的身影,心頭五味雜陳。我見過她兩次,每一次都是我處于生死關頭。這是我和她見面的第三次,長著我和一模一樣的蠟尸,和她一同躺在了金絲楠木棺里,與其說是巧合,倒不如隱隱證明了我和她的關系……

            “月似伊人妝,琉璃碎流年……”一道輕呢聲幽幽響起,‘月璃’的舞姿截然而至,突然間,她沖我回眸一笑,沒一會,笑容消散,她幾近透明的身體,如煙花一般散落一地,最終了無痕跡……第296章 組團刷盜墓副本我愣在了原地許久,腦海里始終被‘月璃’臨消失前的笑容所占據。

            好一會,我回過神來,連忙跑到了蘇錦身旁。此時的蘇錦,臉上笑容還在,但身體早已冰冷。我將她抱在懷里,拼命想用自己的體溫來暖和她,但可惜她這一次再也沒有像往常一樣對我各種挑逗,我也再聽不到她酥麻人心的媚笑聲……

            我良久沒有松手,就這樣將蘇錦抱著。我替她將垂在額頭上的劉海勾在了耳邊,她的頭發有點微卷,帶著淡淡的發香味,平時她就喜歡撩頭發沖我露出媚笑,但現在,卻是我幫她整理好了頭發。周小舍和諸葛玉樹他們站在了我的身旁,默不作聲。

            木思璇也將石穎扶了起來,至于月瑤,則脫下了自己的裙子,蓋在了蘇錦的身上。蘇錦最是喜歡穿裙子,尤其是那種剛好齊腳的素白裙,這一次因為給我包扎傷口,撕破了自己的裙子,但現在,月瑤給她披上了更好看的一件。就算是冷若冰霜的月瑤,眸子里也多了一雙難得的淚光;更別說是我這個和她相處時間最長的人。

            我將蘇錦摟在懷里,抱了好久好久,我的心,也冷了許久許久?!詈筮€是周小舍和掌智和尚幫我挖了一個墓坑,在這之前,周小舍建議我將蘇錦的遺體放在金絲楠木棺,與那個相貌和我一樣的蠟人放在一起。但我沒有同意。

            理由很簡單,我想給蘇錦作一個屬于她自己的墳,也讓她知道,在我陳化凡的心里,從此有一處專門用來存放對她的思念。。蘇錦下葬的那一刻,我愣愣的站在原地,捂著她用裙子給我包扎的傷口,心底百翻不是滋味。蘇錦墳墓的最后一撥土是我撒上去的,我用金絲楠木給她造了塊墓碑,上面刻著她的名字,墓碑下,我將損壞的血羅盤一并埋了下去,這是我答應送給她的。。

            “老鐵,節哀順變?!敝苄∩崤牧伺奈壹绨虬参康?。我吐了口濁氣,目光掃了一圈眾人,問道:“我們現在還有幾天的口糧?”和尚回答道:“除去返程要用的,我們現在還有三四天的口糧?!薄叭奶??”我喃喃念了下,目光中閃過一抹堅定,道:“和尚,給我留下一點口糧,你帶他們離開妖龍嶺吧?!?br>
            和尚一愣,周小舍頓時忍不住開口了?!澳棠虃€熊,陳化凡你幾個意思?都到了這個節骨眼,讓我們回去?”我沒有回應周小舍的話,我感覺龍龕窟應該就在附近了,這一去,肯定又是兇多吉少,我已經失去了一個紅顏知己,不想再賠上其他人。

            眼看掌智和尚沒有說話,我拿了些口糧徑直就出了屋子。不過臨走前,我還是將屋子里那副月璃的畫像給帶了出來。屋外大雪紛飛,一腳踩下去,積雪往往沒到了膝蓋處。這會的我,身上還帶著傷,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走;按照血羅盤指引的方向,龍龕窟離這不遠了……

            離開周小舍他們沒多久,由于身上的傷疼得厲害,我干脆就在一處積雪比較淺的地方挖了個地洞,然后鋪上被子,然后點燃了一件衣服,索性就在火旁歇了一天。這天氣一冷,人身上的傷口也被凍住了,一時半會根本痊愈不了,不過也給我帶了個好處,那就是血不流了,傷口也停止了惡化。

            第二天,等我從地洞爬出來的時候,外面已然又被鋪上了一層雪。我就著冰涼的雪,吃了幾口干糧,稍稍恢復了一些體力。我拿走的干糧并不多,省吃儉用還是夠我吃上四五天的,至于周小舍他們,我想只要是原路返回的,那些留下的糧食也足夠他們回去了……

            想想來的時候,何等意氣奮發。但現在一看,就自己孤身一人,多少有些悲上心頭。我吹了吹凍僵的雙手,上面滿是凍瘡,再看看遠處,白茫茫的大雪中,前方遠處不知什么時候起已然多了一個小黑點的東西,如芝麻粒一般大小。

            顯然,那小黑點應該就是一處建筑,興許可能就是龍龕窟。一想到這里,我心頭涌起了一抹欣喜,這一行,可真是不容易……我頓時來了氣力,連干糧都顧不上吃了,低頭就迎著那小黑點趕了過去。但就這看似不怎么遠的小黑點,卻也足足讓我走了一天;在這里,仿佛地平線都被磨平了一般,明明就看得見的一個黑點,可走了許久,它還是那么一個小黑點。

            直到第三天,我才終于靠近了這個小黑點。我抬頭看去,小黑點的真面目已然出現在我面前。那是一棟傲立于大雪當中不倒的廟堂,周圍寸草不生,可偏偏廟堂不但建得大氣澎湃,更還金碧輝煌,在積雪當中,金光燦燦,任憑雪花壓滿了它的屋頂,卻絲毫難掩它該有的霸氣。

            廟堂的外墻,全部涂了上好的金漆,尤其是那墻頭處,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雕刻著一頭八爪金龍,龍頭望天吐珠,張牙舞爪似要沖破云霄,氣勢恢宏……我望著這四頭栩栩如生的金龍,一時不禁看直了眼,這得是多么厲害的能工巧匠,才能雕刻出這般震撼人心的杰作,單外墻上的這幾頭金龍,就遠勝不少古代帝王將相的王墓帝墓。

            我定睛看去,外墻四龍環繞,而與許多帝王墓截然相反的是,這廟堂的方位,卻是坐東朝西。風水上有這么一個說法,活人屋最宜坐北朝南,死人墓最忌坐東朝西,在不少老人的心里,西代表西天,象征死亡;眼下,這座廟堂正是標準的坐東朝西,絲毫不差不偏。

            我心頭一怔,這還沒進去呢,怎么就感覺到了一股陰森森的死氣呢?不等我回過神,忽然,我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我回過頭,一眼就見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撮人,為首的正是周小舍和諸葛玉樹。周小舍插著手,懶洋洋道:“看什么看?沒見過組團刷盜墓副本的?”

            第297章 不是什么正經廟堂周小舍吊兒郎當的模樣很欠揍,但這一次,我卻感覺到心頭一片溫暖。這崽子,終歸是沒有離去。諸葛玉樹同樣也站在了一旁,面無表情的臉上,透著一絲堅定的神色。在他們身后,則是一臉慈悲為懷的掌智和尚和月瑤她們。

            當初來的一行人,除了蘇錦外,其余的一個都不缺少。周小舍瞇著眼望向了不遠處的廟堂,摩拳擦掌道:“老鐵,這可是座驚天大墓啊,你說諸葛亮真埋在這里嗎?”諸葛亮埋不埋在這里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這一進去要想再出來,可就難了。

            我目光掃了一圈眾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笆中南蛳?,其利斷金?!蔽液傲艘宦?,將手掌放了下來。周小舍第一個反應過來,擠眉弄眼伸出了手?!坝心共坏狗呛脻h,搞起!”接著是掌智和尚、木思璇、諸葛玉樹和石穎都將手放了上來。

            最后,月瑤神色微微一動,也將她白皙如玉的手掌貼上來,眾人面面相覷,齊聲呼喝了一句?!笆中南蛳?,其利斷金??!”看著面前這一張張面孔,我心里備受鼓舞,今天,就算小爺入的刀山火海,也要闖它一番。廟堂就在不遠處,金碧輝煌的外墻環繞著狹小的大門,怎么看都有種格格不入。

            四條金龍盤旋其中,栩栩若生,可謂是氣勢逼人……我們人還沒進去,周小舍那廝就先打上了那墻上四條金龍的主意?!澳棠虃€熊,真是好手臂,墻鑲金漆畫龍?!敝苄∩豳\眉鼠眼打量了一圈,兩眼放光的投在了金龍頭頂的珠子上。

            “龍是假龍,可珠卻是真玉啊,老鐵等我下……和尚,我的洛陽鏟呢?”不到一會功夫,周小舍揮舞著洛陽鏟繞了一圈外墻,十幾分鐘后,等他回來時,我已經看見他懷里捧著四顆拳頭大小的玉珠。我眉頭挑了一下,他娘的周小舍簡直是喪心病狂,連人家鑲在墻上的珠子也不放過……咦,不過還別說,這幾顆珠子還挺好看的,顏色和質地都非常正宗。

            周小舍已是笑開了花,左摸摸右默默,咧嘴道:“嘖嘖,奶奶個熊啊,居然是和田玉,我去,這下要發達了……”“牛鼻子,你走不走的?”我沒好氣冷哼道?!白?,干嘛不走?外墻都用上了和田玉,這里面指不定還有更好的寶貝?!敝苄∩豳\兮兮道。

            周小舍從掌智和尚要來個背包,將四顆和田玉珠一裝,頓時那叫一個趾高氣揚……顧不上理會牛鼻子,我推開了廟堂的門。相比于外墻上金龍畫得金碧輝煌,這座坐東朝西的廟堂的門,著實顯得寒酸了不少。與其說是門,倒不如講這門壓根就是兩扇不知道哪弄來的棺材蓋湊合成的。

            門不大,顏色早已掉漆,上面堆滿了積雪;我一推開,門上的積雪頓時灑落了身后的周小舍一身,將那家伙直接堆成了一個雪人。我囑咐道:“大家小心,這廟堂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經廟堂?!蹦舅艰0土讼旅理?,道:“你怎么就知道這里不是正經廟堂了?”

            我翻了個白眼,道:“廢話,誰家震驚廟堂會在內墻上畫春1宮1圖???”木思璇一愣,一抬頭看向旁邊的墻頭,頓時啊了一聲,羞澀得連忙捂住了演技。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天知道這廟堂搞的是哪一出,外墻畫金龍鑲玉珠,搞得那么高大上,結果一進來里頭卻是各種姿勢的春1宮1圖,讓人簡直大跌眼鏡。

            木思璇羞澀得不敢多看,不過周小舍卻是欣賞得津津有味?!澳棠虃€熊,居然還有這種操作……”“牛逼,這樣也行……”我嘆了口氣,看到周小舍,我就知道為什么外界的人會對盜墓者那么反感,確實是部分人的素質嚴重拉低了我們盜墓者的形象。

            相比于周小舍滿臉猥瑣的欣賞,我面色平靜的打量了一圈墻上那些關于人類繁殖的姿勢圖,不緊不慢道:“這些圖,是后來者畫的?!蹦舅艰蜷_手指縫,詫異問道:“你怎么知道?”“廢話,外墻上的金龍,看痕跡少說也存在了兩三千年,你看這里的人體姿勢圖,兩三年前有那么高難度的動作……呸,不是,你看上面,兩三千年前的女人,誰會穿內衣啊,還有那個男人,還穿著條紋褲衩……”

            木思璇一開始還不相信,結果放下手一看見墻上的圖,還真有幾個女人穿著只有一塊布的內衣時,一下子又羞澀得直大叫。倒是周小舍淡定了不少,他津津有味看了幾個高難度的姿勢圖,道:“偶像啊,都說藝術來源于生活,這話真是對頭……”

            “藝術你大爺,趕緊進去?!蔽覜]好氣道。一行人穿過內墻,很快便來到了一堵內門前。我抬頭看了一眼,這門比起外面的那個棺材板湊合成的外門高大上了不少,至少人家的油漆還在;只是門上面布滿了坑坑洼洼,好似是被人用拳頭砸過的一般。

            我伸手去推門,結果用盡全力都沒推得動。我不禁詫異,尋思著門內還有機關不成?!芭1亲?,把你那鏟子借我一下?!蔽乙獊砼1亲拥穆尻栫P,直接就用鏟子在門上砸開了好幾道裂縫。而透過那狹小的裂縫,我看見門里面一團漆黑。

            我好奇的貼上門縫,定睛往里頭看了進去,尋思著里面要是有什么機關,我也好提前躲避??删驮谖覄倢⒛抗馔哆M門內邊,剎那間,我便看到漆黑無聲的門里,好似閃過了什么東西。我連忙屏住呼吸,聚精會神的往里頭看。但就在下一秒鐘,我就見到門內邊,一雙無神的眼睛,正好對上了我的目光……

            第298章 人皮簾子黑暗中的這雙眼睛,足足和我對視了三分之一秒,我當場就被嚇了一跳。三分之一秒后,我恍然回過神來,已經是汗流浹背,整個人毛骨悚然!這種感覺,就仿佛是你半夜起來上廁所,結果隨便回頭一看,瞥見后面有一個黑影在跟著你……小爺我雖然也倒過不少斗,但還是被這雙眼睛給嚇得夠嗆。

            我毫不猶豫一腳就將門給踹了,尋思著要給里面那玩意點顏色看看。但尷尬的是,這門還挺結實的,我一腳踹上去,結果腳掌就卡在門縫里抽不回來。最后諸葛玉樹用跟看傻子的目光瞥了我一眼,然后輕輕松松就將門給推開了。我舔著老臉道:“哦,這門還挺結實的!”

            木思璇她們幾個見到我這窘迫樣,頓時掩嘴偷笑。我趕緊轉移話題道:“你們小心,黑暗中可能埋伏著什么邪物?!薄袄翔F,我讀書少,你可不要騙我?”周小舍賊眉鼠眼道?!膀_你大爺,我剛才確實看到了一雙眼睛?!蔽胰鐚嵉?。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