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175章(1 / 6)

              因為此次月比的規則很明目,參賽者只能憑自己本身的實力取勝,不得借助外力?! 《陂T里誰不知道,這家伙入門之前,只是一個從未修煉果的凡人而已?  一個修煉兩個月不多到人,要怎么和自己比?  看我不把你揍成肉泥!

            白啟墊在何術背后,給何術當了肉墊,抱著何術重重的砸落在地上,頓時咳出一口熱血,咬牙強忍下疼痛,顧不上其他,翻身一躍而起,順勢將血腥淋漓的何術背起。逃!白啟轉身就逃,悶頭直沖。同時心念不斷的嘗試調動何術懷中的百獸飛盾,過了一會,才再次與百獸飛盾建立起聯系。

            百獸飛盾再次搖搖晃晃的飛了出來,盾面金光一閃,一獅一虎兩道虛影化作兩道合身的氣罩,將兩人嚴嚴實實的保護住?!暗鹊任?!等等我??!”熊大富從身后另一側沖了過來,剛才三人被大風卷飛到了同一個方向,互相間相隔不遠,所以剛才白啟差點死在白玉石像刀下的時候,何術才能及時趕來相救。

            “死胖子!你快點!”白啟聞聲,頭也不回的喊了一聲。同時心念一動,圍繞著他不斷的百獸飛盾再次金光一閃,又是一道獵豹的虛影沖向熊大富,將其保護。獅虎豹,這已經是極限了。白啟與百獸飛盾間有著一絲神奇的聯系,感受到了百獸飛盾已經到了極限,一次只能放出三道護體氣罩,且最多只能保護三人。

            “擅入者!死!”一聲冰冷的低吼,那白玉石像發力,從后頭迅速追了上來,眨眼就逼近眼前?!斑腊““ 辈荒芩腊?!要救何術!那么就這么一次!我也要救他!白啟放聲大吼,腳下速度竟然陡然暴增一截,鶴步已經施展到了極致,全力爆發間竟然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再次取得了突破!

            ——唳!腳步摩擦之間,竟然帶起一聲鶴鳴,飛步向前,雙腿動靜間有種神奇的律動,像是水中的魚兒的尾巴一樣,靈動輕盈,如魚得水??墒?,就算白啟的鶴步臨時取的了突破,也依然無法與白玉石像拉開距離,白玉石像的動作實在太快了,就連神人都無法逃脫。

            眼看白玉石像從頭追了上來,就要手起刀落,就在這時,前頭突然飛來一只青炎火鳳,從側面將白玉石像撞翻,倒向一邊?!白?!”云清瑤從天而降,英姿颯爽,攔在白玉石像面前,為白啟爭取時間。白啟咬緊牙根,頭也不回,繼續悶頭前沖。

            呼呼……他已經累的說不出花了。白啟呼吸十分急促,打亂了呼吸節奏,肺部劇痛無比……腳下雖然依舊能夠保持著極快的速度,可左右兩只腿肚也都快要抽筋了,堅持不了太久。他整個人精疲力盡,已經遠遠超出了負荷。

            在生死追趕中突破了極限的鶴步,太過消耗體力,以白啟如今的身體素質和實力,根本無法長時間保持這種極速狀態。更何況他要還背著何術,負重加倍。跟在后頭的熊大富看著血肉模糊的何術,眼中充滿疑惑,忍不住問道:“白老大……你為什么要背著他?”

            白啟捕捉到了這句話里頭的幾個重要信息。白啟動了動手指頭,退后幾步。所謂的神異浮力,應該是指這里的重力不同……原來這座天外山是一塊巨大的隕石?難怪這里的山石如鐵,表面山體坑坑洼洼,到處都是地洞窟窿。

            白起這么想著,退到了一塊空地邊,膝蓋微微一彎,原地輕輕一跳。嗖!結果,他這一跳有幾丈高!最起碼能一下子跳到一座四層樓高的屋頂上去。哈,這里的重力還真是不一樣啊。兩腳落地,輕飄飄的象是踩在了棉花上,白啟內心一喜,感覺分外好玩,心里蠢蠢欲動,準備再試幾次。

            不行,現在可不是玩的時候。他又猛地搖頭,止住腳步,打消了繼續嘗試的念頭,轉身回到月孛星主的身邊,再度將月孛星主從地上架了起來。結果,他將月孛星主架在肩膀上,剛從地上抬起身,那月孛星主左手一勾,再度掐住了他的喉嚨。

            “……我說,你對我的意見真有這么大嗎?”白啟頓時無語?!澳阏f呢?”月孛星主目光一變,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心中力道一緊:“少廢話,快帶我上去?!焙冒伞l讓我善良呢?不就是被我看了一眼幺,我現在的身體還只是個十三歲的少男而已,有什么好介意的?我還怕長針眼呢!切……

            白啟感受到掐在喉嚨上面,那只冰涼如玉的手掌傳來的力道后,識趣的閉上了嘴,抬眼看著頭頂上的那塊焦紅的浮崖,架著月孛星主開始往后退,測算著距離。很哈,這個位置應該可以了。后退了一大段距離后,白啟雙手突然一環一繞,兩手強硬的將月孛星主從一側抱了起來,改成了公主抱的狀態。

            接著,也不等月孛星主開口呵斥,他大喊一聲:“抱緊了!”說完,伏底身子,猛地沖了出去,每一步落腳都很大力,咬緊牙根,沖出十幾步以后,一躍而起!咻的一聲,白啟如彈弓里的那顆彈丸,沖天而起,瞬間沒了蹤影,朝著那塊焦紅色的浮崖迅速逼近。

            月孛星主兩手環繞在白啟脖子上,下意識的抱緊了白啟。遭!白啟看著越來越近的浮崖,自己速度卻沒有減緩,心里不免一驚。這怕是要飛過頭??!怎么辦?關鍵時刻,白啟突然騰出一只手,將剛剛收回腰后的圖窮匕拔了出來,牢牢的握在手中,蓄勢待發。

            當他抱著月孛星主,從浮崖邊上一下子沖了過去的時候,白啟心念一動,手中的圖窮匕瞬間變成了大劍形態。頓時,白啟整個人像是被一根無形的繩子一扯,沉重的大劍帶著白啟墜向那座浮崖。眼看就要跌落到崖面上時,白啟再度將圖窮匕變回匕首形態,收回腰間,然后兩手抱緊月孛星主,半空中一個空翻,穩穩的落在了崖面正中心。

            這里怎么這么熱?剛剛在浮崖上站了一會,白啟就感覺到了鞋面上傳來了一點點熱度,這塊浮崖竟然是溫熱的,一股精純的靈氣不斷的從中溢出?!胺盼蚁聛??!痹仑眯侵魑⑽暝艘幌?,被白啟慢慢的放到了地上。

            她當即就地盤坐起來,兩手結印與胸前,瞪眼看著白啟說道:“你退到邊緣去等我,站那別動?!薄班浮卑讍Ⅻc了點頭,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月孛星主滿意的閉上了眼,開始運功療傷。下一刻,兩對潔白的,一大一小,一上一下的白色羽翼從月孛星主背后舒展開來,羽毛潔白如雪,泛著圣潔的光華,從背后緩緩的朝著月孛星主合攏過來,溫柔的將月孛星主包圍住。

            四翼天使幺?退到了浮崖邊緣站著的白啟,看著用羽翼將自己包圍住了的月孛星主,心里默默的吐了個槽,然后打量起周圍環境。像腳下這塊浮崖一樣的焦紅色浮崖,這里密密麻麻的,數不計數,但并非是胡亂漂浮,而是有規律的排列。

            站在浮崖上邊,白啟看到了地底世界的光芒來源。眺目遠望,似乎是在地底世界的正中心出,有一座類似古代祭壇一樣的建筑,祭壇上邊知道也不知道是供奉著什么東西,只能看到一大團光,明亮柔和,照亮著整個地底世界。

            嗯?忽然,腳下浮崖一顫,白啟一驚,看向正在療傷的月孛星主。只見整塊浮崖上多出了一層金色霧氣,月孛星主現在如龍卷風一樣,正在不斷席卷、抽干這層霧氣。難怪要來這里療傷。白啟這下子才算知道,這女人為什么非要自己把她帶到這上頭來,原來是想要借住浮崖的力量來療傷。

            不過……白啟默默的轉過身,看向不遠處的另外一塊浮崖。讓我在等著?站著別動?呵呵……開什么玩笑!我就傻呵呵的在這等你傷好,然后給你戳眼睛?給你掐脖子?當我是什么?絕味鴨脖幺?說掐就掐?

            這么想著,白啟足尖一點,一躍而起,毫不猶豫的跳向了另一塊浮崖。傻叉才會在這等著呢!跑了,白啟真跑掉了,揮了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第一百六十五章 狗屁的高手風范耳邊風聲獵獵作響,白啟馬不停蹄的從一塊浮崖跳向另一塊浮崖,沒過多久,他來到了一塊浮崖較為密集的區域,這里離月孛星主所在的位置已經很遠了。

            走的時候沒有,月孛星主沒有出手的阻攔,這讓白啟感到意外,他原以為那女人會出手攔著他的。不過這樣這樣也好,總算是逃出了那瘋女人的手掌心。白啟暗自松了口氣,扭頭左右看了看。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天外山,眾星殿的禁地,那這里恐怕是藏著禁地秘密的地方吧?白啟這般想到??墒恰械接行├Щ?。自己在天外山蹦跶的這幾天,天外山的動靜就已經很大了,每天搜捕自己的人多達數百,可是比起月孛星主被人重傷,天外山都因此而震顫,自己鬧出來的動靜就算不得什么了。

            天外山這邊除了這么大的事情,眾星殿都沒人來管?還是說正在來的路上?那到時候來了一幫神帝,我不是鐵定被抓?白啟想到這,心中一驚。啊啊啊??!死老頭子你到底去哪了?真就把我丟在這鬼地方不管了?有你這么做人師尊的嗎?完全就是個坑貨!??油降艿哪欠N!

            白啟氣不打一處來,一想到文太白就氣的不行。算了,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還是自己想法研究出了吧。他就地坐下,從儲物戒指中把天外山的地圖拿出來仔細研究,想看看有沒有這里的地形記載,然而……并沒有。

            這天外山的地圖,只記載了體表以及山腹中的那些地道位置,也算是比較全面,可是再往下一些,更深一些的地方,就只有空白了。日!小爺我不會是又到了一個類似祥云山那個古遺跡一樣的地方吧?收起地圖,白啟感到頭大。

            “不管了,反正現在也找不到出路,只能去那個地方看看了?!币环剜哉Z后,白啟側過臉,看向那座發光的祭壇?!雮€時辰后。見鬼了!累得氣喘吁吁的白啟停在一塊浮崖上,一邊休息,一邊盯著遠處那座發光的祭壇。

            感覺上明明挨得很近,幾步路就能到。但他足足飛奔了半個時辰,停下一看,與那座祭壇依然隔著半個時辰之前那么遠的距離,他半個時辰就象是沒有行動過,一直在原地踏步一樣??砂讍l誓,自己明明是在不斷前行,身旁的風景換了又換,早已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卻依然離祭壇相隔很遠。

            咫尺天涯。祭壇就在眼前能看到的地方,可無論他怎么前進,都無法到達祭壇那邊。白啟懷疑過這些浮崖是不是某種陣法,與是他跳下浮崖,想要從地上走過去,結果發現落到了地上,根本就看不到祭壇所在。而下到峽谷里,更是恍若闖進了迷宮之中,讓人完全迷失方向。

            有古怪。休息好后,白啟從浮崖上跳下,他這一次決定還是著嘗試從地面靠近,先記住了祭壇的方向,然后打算悶著頭,一個勁的往前沖。只要方向不偏,就絕對能到祭壇的。啪嗒!腳步聲響起,當他剛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一種熟悉而又怪異的感覺再次從天而降。

            起霧了。原本空無一切的四周突然彌漫起了濃厚的霧氣,白啟瞬間深陷其中,眼前灰蒙蒙一片,看不清周圍的情況。怎么回事?他心跳開始加速,心神也跟著狂震起來,就象是動物遇到天災能夠提前感受到危機一樣,白啟渾身毛孔發寒,肌肉緊繃,轉換成一種本能的抵御狀態。

            啪嗒——白啟停在原地,渾身直冒冷汗,已經猜到了什么。他的腳步在原地沒有動,可耳邊依然有腳步聲傳來,那是一種極為沉重的腳步聲,能夠發出這樣子的腳步聲,想必來人的鞋子一定很重。下一刻,穿著獸頭重靴,面帶閻羅天子面具的銀發男子,遍體鱗傷,暗紅色的袍子已經碎成一條一條的,托著疲憊的身軀的從前頭的霧氣中走出。

            銀發男子這幅模樣,真象是從地獄爬出來的閻羅天子。死定了!白啟瞬間感到了絕望,面對來人,心里竟生不出一絲反抗的念頭,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啪嗒,啪嗒……然而,就在白啟萬念俱焚,準備閉上眼睛受死的時候,銀發男子腳步不停,徑直跟他擦肩而過。

            戴著面具的銀發男子卻象是從頭到尾沒有看到白啟一樣,目不斜視,一步一步的朝著白啟靠近,像勾魂的閻羅,然后又直接從他身邊走過。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看過白啟一眼。他從霧中走來,又從霧中離去,他的背影在霧中漸漸隱沒,這灰蒙蒙的一片大霧,也就跟著散了。

            四周回歸平靜,恢復如初,象是什么都沒發生過。唯獨白啟渾身大汗淋漓,兩腿一軟,撲通一下癱坐在地,整個人猶如剛剛從河里撈起來的一樣,全都濕透了?!昂簟钕聛砹??!卑讍⑺闪丝跉?,臉上故作輕松的笑了起來,可是手中卻不受控制的握緊了拳頭。

            “干!”突然,他大吼一聲,握緊拳頭狠狠朝地上一砸。頓時,手指骨處破開肉綻,幾滴猩紅的鮮血順著手背滴落,濺在地上,凝聚成血珠,經久不散。不爽——非常不爽??!白啟咬緊牙關,回憶著剛才那銀發男子旁若無人的跟他擦肩而過的那一刻。

            那感覺就像他只是路邊的一根野草,或者是腳底下的一粒塵埃,又或者其他什么的……連只螞蟻都算不上!至少,人若看見腳邊有螞蟻爬過,目光還會稍稍停留一下??蓜偛拍倾y發男子呢?一個眼神都沒有。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高手風范?是覺著我不具備一絲威脅幺?隨手可滅?

            他只是純粹的看不起自己吧?白啟嘴角牽強的笑著,努力的從地上爬起身來。這樣也好,不管怎么說,感謝那狗屁的高手風范,我活下來了。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傆幸惶?,我會成為誰都不敢忽視的存在,世人提及我的名字,都將聞風喪膽……哼哼,總有一天我……

            “嗯?”白啟突然感覺手指一痛,低頭一看,登時瞪大了眼睛,手指頭一抖。只見,從他手背上滴落下來的血液,正在從最起初的猩紅色,一點一點的轉變成墨黑色,并逐漸散發出淡淡的腥臭味。又過了一會,他的兩只手掌莫名的冒出了淡淡的黑氣,很快的,就將兩只手臂包裹住,從指間開始,傳來一股火辣的燒灼感。

            “啊啊啊??!”楞了一會,白啟猛地抬起頭來,長嘯連連,一道黑氣從他口中直接沖出,惡臭無比?!芭P草你祖宗一百零十八代??!”“狗屁的高手風范??!到頭來你也沒放過小爺我??!混蛋!”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的姘頭要死了

            現在只有月孛星主能救我!白啟垂死掙扎的一躍而起,跳上了浮崖??墒撬F在想要趕回到月孛星主所在的位置,最少也需要半個時辰,況且,他已經沒事了方向。完蛋了。白啟眼前視線開始模糊,出現重影,緊接著,兩眼一閉,倒在浮崖上不省人事。

            啪啪!啪!呃……白啟暈暈乎乎的睜開眼,只感覺左右兩邊臉頰火辣辣的,頓時驚醒,回過神,一下子從地上跳起身來?!罢l!誰他娘的敢動小爺的臉!”“醒了?”一身灰袍的文太白背負雙手,臉色凝重的看了過來。

            “你抽我?”白啟捂著兩臉,發現臉上滾燙無比,象是發高燒一樣。文太白兩眼一瞇,咬牙切齒道:“老君我還真想抽你!”“為什么?”白啟一愣,接著突然反應過來:“等等!不對!你為什么在這?我什么還活著?你救了我?”

            四周依然一片焦紅的土地,他還在地底世界里,之前的一切也都不是做夢。呃……什么鬼?白啟低頭看了眼自己之前破皮的手背,傷口已經結疤,身體也沒感覺到有什么異樣,抬眼看著文太白問道:“你先別管跟我**叨叨那些有的沒的,我問你,是不是你救的我?”

            “怎么跟我說話呢?”文太白毫不客氣的一巴掌呼在白啟后腦勺上,然后才說道:“什么救不救的,剛才老君我路過這,看你倒在這,就過來給你腦門來了幾巴掌,把你叫醒了……怎么?你還在這碰到了什么危險不成?”不是這老頭子救的?那是……

            等等!“危險?何止是危險!”白啟突然一下徹底清醒過來,猛地原地氣得跳腳,指著文太白大罵起來?!澳銈€死老頭子!知不知道我差點就死在你姘頭手上了?還有,那個戴面具的家伙,居然給小爺我下毒!我……”

            啪!文太白又是一巴掌呼在了白啟腦殼上,呵斥道:“夠了!外邊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你給我好好說!”“你還不知道?”白啟一臉詫異的看著文太白,狐疑道:“你剛來?剛剛外邊那么大的動靜,你都沒聽到?”眾星之力?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還有,解死咒???我為什么要解死咒???這已經是白啟第二次從他人口中聽到這四個字了,沒想到跟自己身上的死咒印也有所關聯。白啟看著文太白,打算將今天發生的事全都告知與他?!拔抑耙呀浛煺业侥阍诘貓D上標注的位置了,結果被人埋伏,就在地道里頭胡亂跑了一通……”

            可是文太白聽到這,直接出聲打斷,鄙夷道:“什么?有地圖在手你還能被人埋伏?你是豬腦袋幺?”“你才是豬!外邊可是有幾百個人在搜捕小爺我!”白啟頓時急了。文太白不屑:“那又如何?你還不是被人埋伏了?”

            “你懂個屁!懶得跟你講,你還聽不聽了?我告訴你,那月孛星主可受了重傷,差點就死了,得虧小爺我用天靈丹把她救了回來?!闭f到最后,白啟一臉得意洋洋的表情?!澳阏f娥夢她重傷?差點就死了?胡說八道,這不可能?!蔽奶茁勓?,神色一緊,隨后搖頭,不信。

            “愛信不信,我跟你講……”白啟懶得跟他爭辯,自顧自的將今天發生的事,從碰到月孛星主開始,到銀發男子出現,再到跌入這里,以及先去再一次碰到那銀發男子,全部都一一詳細的說出。當然,其中還是省略掉了一些東西,譬如不經意看光了月孛星主的……

            “居然有人敢動眾星殿?是誰?簡直是膽大包天啊?!蔽奶茁犕臧讍⒌臄⒄f,兩眼精光閃爍,露出沉思的表情,呢喃自語著?!拔揖驼f嘛,這一次補天石怎么會如此輕松的就被老君我轉移走,上一次他們應該就吸取了教訓才對,原來是有人在暗中搞鬼,正好幫到了我?!?br>
            “那五天前我在鑄星城所感覺到眾星之力在流逝,沒有錯?看來有一段時間的預謀了?!薄暗降资呛畏缴袷??竟然敢如此大手腳的強闖天外山?竟比老君我還囂張?不可饒恕啊……”……白啟聽著文太白的呢喃自語,其中卻沒有半點提及月孛星主,忍不住問道:“老頭子,你難道一點都不擔心你那姘頭?果然是個薄情老頭啊……那月孛星主被人撕裂胸膛,心臟都露出來了,你一點都不關心?”

            “姘頭?你說娥夢?”文太白毫不客氣的又是一巴掌甩了過來,痛的白啟呲牙咧嘴的捂著腦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文太白說到這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還有,反正她也死不了,我有什么好擔心的?臭小子,你把神帝都當什么了?大菜蟲幺?你可知道,若是神帝身亡,連老頭爺都要哭下血淚?你怎么會如此無知?”

            老天爺都要哭血淚?切,吹牛波呢?誰信?白啟不信,揉著腦勺不爽撇過臉去,對于文太白總是拍自己腦勺的做法很不爽。等等!突然,白啟手中動作一頓,感覺文太白剛才說的話好像有哪里不對。第一百六十七章 獄龍印

            我想想……嗯?!白啟猛地抬頭太白問道:“你所說的娥夢可是月孛星主?”“沒錯。. M”文太白點頭,解釋道:“月孛是星辰的名字,一個別稱而已,眾星殿的人都是如此?!卑讍械寐犓忉?,追問道:“她曾是你師妹?”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