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7471章(1 / 7)

            “你想多了,我是不會將它出售給你們的?!蔽抑苯拥?。桃花姬小臉上閃過一絲失落的神色,語氣也變冷了幾分,道:“化凡君,你可是要想好,你也看到了,下來的高手可不少,他們現在的目光都在你身上,你若是不想賣,他們就未必不敢搶?!碧一е卑椎?。

            男人話音一落,身旁的同伴頓時哄然大笑。女經理有些為難,眼前的這伙人似乎有點來頭,她只是一個小小的酒店經理,也不敢得罪他們?!跋壬?,要不您過來這邊,他們幾位喝醉了……”女經理小聲道?!八锏?,你說誰喝醉了?我沒醉,我是看到窮鬼就不耐煩?!蹦凶拥芍?,從口袋里掏出了兩張百元鈔票,丟到我面前道:“拿錢滾蛋,天鵝酒店可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br>
            我搖搖頭,自己心情本來還不錯的,結果現在倒是因為一顆老鼠屎給破壞了。我微微一笑,從身上拿出錢包,也不數,直接捏出一沓鈔票丟到了那男子的臉上,隨即對秦十三淡淡道:“醫藥費我已經出了,看著打一頓,別鬧出人命就行?!?br>
            我話音剛落,隨即往里頭走了進去,男子一聽惱羞成怒,想要向我沖過來時,秦十三已然動手。我看都不看一眼,前腳剛走,后面便傳來了那男子宛若殺豬一般的慘叫聲……【作者題外話】:第三更送上,之前因為章節審核的原因,所以新章節沒能出現,現在已經恢復正常!

            第440章 砸場子在天鵝酒店的餐廳里,我很快就看到了白羽的身影。眾人當中,身穿著黑色蕾絲邊薄衫的白玉,就如繁星點點里的皎月一樣,一眼便能被她所吸引。相比電視上那些所謂什么的八國混血之類的明星,白羽可是真正的混血兒,從小在國外長大,身上散發著一股與尋常女人所不同的魅惑氣質。

            在白羽的旁邊,圍著好幾個年輕男子,看穿著打扮,估計都是富家子弟,這些人就純屬吃飽了沒事做,一看著有漂亮的女人根本就走不動路?!鞍子鸸媚?,一個人吃飯多無聊,要不我們哥幾個,陪你喝喝酒?”一個畫了粗眉毛的西裝男笑嘻嘻道。

            白羽黛眉微蹙了下,道:“抱歉,我在等朋友,你們要是想喝酒,可以坐旁邊的桌子?!薄芭??白羽姑娘在等人啊,難怪今天打扮得這么漂亮,這樣吧,你陪哥幾個喝兩杯,我們就走怎么樣?”這幾個男的擺明了要欺負白羽,就賴在白羽的旁邊也不走了,目光猥瑣的在白羽身上打量著。

            白羽明顯有點不悅,一看對面男人開了一瓶酒遞過來,她立即抓過酒,然后直接就倒到了對面男人的身上?!俺襞?,還給你臉不要臉了,不就是一個高級小姐嗎?居然敢潑我酒?!蹦腥藧佬叱膳?,一把就抓住了白羽潔白如玉的手臂,然后掄起手掌就要扇過去!

            我在一邊看不下去了,一個箭步沖上去,輕而易舉就擋住了那男人的巴掌。那男人瞪大了眼睛,怒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幫這個賤女人,你知道我是誰不?”“你是誰?”我懶洋洋問道?!拔沂翘禊Z酒店的股東,你要識相點,最好滾遠一點?!?br>
            周小舍目瞪口呆,“傻了,你真的傻了,居然連自己兄弟都出手,拓跋倩,你這個妖女對木頭到底做了什么?”拓跋倩帶著哭腔道:“玉樹哥哥,這個人又罵我,你幫我殺了他好嗎?”諸葛玉樹微微點頭,臉上帶著幾分冷意,還真向周小舍那邊走了過去。

            我心頭一緊,氣得我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你這個傻子啊……”我立即攔住了諸葛玉樹,他的身手遠比周小舍好得多,真出手的話,周小舍必死無疑!“玉樹哥哥,這個人也一并殺了吧,他上次就對我圖謀不軌……”拓跋倩煽風點火道。

            諸葛玉樹沒有猶豫,轉而向我發起了攻擊,他的身手極強,再加上超凡的劍術,我一時只能堪堪抵擋住他的攻擊……“牛鼻子,去,準備好樓蘭神草!”我喊道。周小舍頓時心領神會。既然諸葛玉樹出現了,我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樓蘭神草具有喚醒記憶的作用,要是能讓諸葛玉樹吞下,這一切便萬事大吉。

            但現在諸葛玉樹已經殺紅了眼,逼得我連連后退,我只能依靠武器上的優勢,堪堪擋住他的猛烈攻擊……幾個回合后,我這邊已然有些體力不支,但諸葛玉樹的攻擊還在繼續。拓跋倩已經下了決心要殺我,自然不會讓諸葛玉樹輕易收手……

            “老鐵,你撐得住不?”周小舍擔憂道?!拔覜]事?!闭f話間,諸葛玉樹一劍刺在了我的手臂上,我悶哼一聲,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發現手上已是血流泉涌。我暗自苦笑,他大爺的,這個傻子下手真是重??!樓玉蘭見狀要沖過來幫我,但被我喝止,這是我和諸葛玉樹之間的事,別人來了都沒用……

            諸葛玉樹目光一斂,道:“你不是我的對手,再給你一次機會,讓開,否則死!”拓跋倩在后面道:“玉樹哥哥,干脆殺了他吧……”諸葛玉樹回頭看了拓跋倩一眼,立即讓她乖乖閉上了嘴巴。我嘴角擠出一抹苦澀的笑容,目光盯著眼前這個曾經并肩戰斗過的家伙,搖搖頭道:“我說過,今天你們誰也別想帶走桃花姬?!?br>
            “那別怪我不客氣?!敝T葛玉樹話音剛落,手上的劍已經揚起,直刺向我胸口!剎那間,我忽然立在了原地,嘴角笑容依舊,幾乎是眼睜睜看著諸葛玉樹的劍刺進了我的胸膛……我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恍若失神,但在下一秒鐘,我徒手抓住了諸葛玉樹的劍,同時道:“牛鼻子,動手!”

            第510章 玉樹記憶蘇醒(下)周小舍早就在一邊等候多時,一見著我居然徒手抓住了諸葛玉樹的劍,趁得這個時候,他大步流星的沖過來。與此同時,一旁的拓跋倩眼中閃過一絲不安?!坝駱涓绺?,快殺了他!”諸葛玉樹想要拔劍,但無奈被我死死抓住,鋒利的劍刃割破了我的手掌,一時鮮血淋漓。

            聶子風和牛建國適時的出現,架住了諸葛玉樹的雙手。周小舍急忙樓蘭神草揉碎了往諸葛玉樹嘴里塞,可諸葛玉樹的力氣也出奇的大,先是擺脫了聶子風和牛建國,再而一拳將周小舍也轟飛。周小舍重重摔在地上,嘴角掛著鮮血,他神情有些惘然,道:“老鐵,樓蘭神草好像被他吐出來了……”

            我抬起頭,剛好對上了諸葛玉樹的目光,此時的他,眼神里帶著幾分冷意,似乎也是被剛才我們的舉動所惹惱?!坝駱涓绺?,別再猶豫了,殺了他們吧?!蓖匕腺缓暗?。諸葛玉樹猛地將我胸膛上的劍拔了出來,我只覺得心口處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傳來,眼睜睜看著諸葛玉樹將劍舉到了半空中。

            下一秒鐘,諸葛玉樹的劍已然要斬下!我嘴角擠出苦笑,他娘的,我真是盡力了;鬼知道這個傻子居然會把周小舍好不容易塞進嘴里的樓蘭神草又吐了出來……我身上也沒體力折騰,干脆就愣在了原地,等候諸葛玉樹的攻擊。。但我等了幾秒鐘,都沒能等來諸葛玉樹的劍。

            我睜開眼睛,結果看見離我近在咫尺的諸葛玉樹,臉上露出幾分迷茫的神情……“玉樹哥哥,你怎么了?”拓跋倩急忙跑過來,見到諸葛玉樹臉色有點不對勁,再看看我又是身受重傷,干脆抓過諸葛玉樹手中的劍?!坝駱涓绺?,我幫你殺了他!”

            拓跋倩這個女人做事也夠狠的,諸葛玉樹不動手,她索性自己來,眼看著就要手起劍落時,忽然間,諸葛玉樹用手一把抓住了劍刃。拓跋倩被嚇了一跳,“玉樹哥哥,你這是做什么?”諸葛玉樹猛地抬起頭,隨著瞳孔劇烈一縮,眼中迸發出一絲精光!

            “我想起來了……我都想起來了……”諸葛玉樹聲音很輕,但每一個字都清晰的傳進我耳朵里。。我心頭驀地一動,再看諸葛玉樹時,發現他臉上已經多了幾分懊惱之色?!坝駱涓绺?,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肯定是被他們給蠱惑了,我現在先殺了他……”

            一陣火星迸出,拓跋倩的劍斬在了我面前的一個人身上,我定睛一看,這人竟是我之前遇到過的那個蛇皮男子……此時的他,蒙著臉,拓跋倩手中的劍雖然鋒利,但斬在他身上卻是毫發無損。拓跋倩大吃一驚,眼看著我必死無疑,結果突然間又殺出來了一個人,不由得大受打擊!

            拓跋倩再想動手,諸葛玉樹迅速從她手里將劍奪了下來,一掌拍在了她的胸口上。拓跋倩臉色一白,眼神無比的怨恨?!爸T葛玉樹,你居然敢對我動手?”拓跋倩盯著諸葛玉樹,一張原本算得上是眉清目秀的小臉,這會已然變得鐵青無比!

            要說女人的怨恨有多可怕,眼前就有這么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由愛到恨,往往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諸葛玉樹道:“我已經想起來了,他們是我的兄弟,我不允許你傷害他們?!薄靶值??那我呢?那我算什么?”“你救過我的性命,但我也幫你殺了不少人,已經償還了你的恩情?!?br>
            “不,我要的不是你幫我殺人,我要的是你,玉樹哥哥,回到我身邊好嗎?我不用你去殺陳化凡了,你跟我回去好嗎?”拓跋倩說到這里,語氣中已經帶著幾分哭腔。諸葛玉樹嘆了口氣,搖搖頭,道:“自你對他舉起劍時,我們就已經決裂,你走吧?!?br>
            拓跋倩神情一怔,不由得癱坐在地,一時竟是淚如雨下?!安?,我們都說好了,此次回去就成婚,我們的請柬都印好了……”“諸葛玉樹,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跟不跟我回去?”諸葛玉樹堅定道:“我想與我的兄弟一起?!薄昂?,諸葛玉樹你給我記著,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你們所有人……”

            拓跋倩聲嘶力竭吼了幾聲,最后在眾目睽睽之下,神情落寞的離開了。諸葛玉樹抬頭看了一眼拓跋倩離去的身影,眼神里帶著一絲復雜的情感。我心里頭不免嘆了口氣,諸葛玉樹雖然不怎么會說話,但他的心里,未必就對拓跋倩沒有一點感情,只是,真當兄弟和女人都放在他面前時,他只能做出一個選擇……

            諸葛玉樹目光落在我的傷口上,一臉歉意。周小舍急忙湊了過來,和我一起將諸葛玉樹抱住,三個人摟著肩膀,相見無言,但各自心里都知道,我們最佳三人組又回來了??!幾秒鐘后,我目光看向剛才救了我一命的蛇皮男子。他就如一樁柱子一樣,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仿佛置身于事外,卻又讓人不能忽視他的存在。

            “謝了?!蔽覜_他道。蛇皮男子蒙住了自己的臉,只露出一雙詭異的眼睛,他對我點點頭,道:“上次你救了我,這次只是還給你?!薄澳沁€是要謝謝你,不過,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我道。蛇皮男子沒有急著回答我的話,他掃了一圈場上的眾人,不緊不慢道:“離開這里吧,不要再往前走了?!?br>
            “為什么?”“前面是我的守護之地,你們若踏入,便是與我為敵……”我和和周小舍面面相覷,道:“你到底是誰?”蛇皮男子轉身離去,淡淡留下一句話?!皹翘m女神的詛咒者,亦是太陽墓的守護者……”第511章 詛咒者?伴隨著蛇皮男子的話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然消失在眾人面前。

            我腦子愣了那么兩秒鐘,對于蛇皮男子的身份,我滿心疑惑。太陽墓的守護者?樓蘭女神的詛咒者?這個蛇皮男子就如一團迷霧,帶著太多的未知。蛇皮男子一走,我這邊如釋重負,深深吐了口濁氣后,身體一陣猛烈的虛弱感襲來,讓我不由得有些搖搖欲墜。

            “臭無賴,你沒事吧?”聶小白第一個迎上來,將我給扶住。我搖搖頭,道了一聲自己沒事,然后目光落在旁邊的白羽身上,她的傷勢不輕,得趕緊給她治傷才行。我走過去,將白羽抱住,檢查了一遍她的傷口,不禁皺了下眉頭。

            “陳先生,我沒事?!卑子鹉樕n白道?!澳愕膫荒茉俚⒄`了,牛鼻子,還有樓蘭神草嗎?”我喊道?!岸嗟氖?!”周小舍捧著一些樓蘭神草連忙走過來,順便問了句:“老鐵,怎么處置這個女人?”周小舍指了指不遠處的桃花姬,此時的她,只身一人,所有的日本武士包括山本君全部死去,就剩她一個了。

            “先看管著,別讓她跑了!還有,馬上幫我找個地方,我要給白羽治傷?!敝苄∩崦Σ坏鼞寺暫?,幾分鐘后,他臨時找到了一處角落,搭上幾件衣服,便有了一個簡陋的小帳篷。聶小白將白羽扶了過去,我跟在后面,也是步履蹣跚,諸葛玉樹想來扶我,都被我擺手拒絕了,我還沒傷到那種走不動路的地步,只是得趁著傷口還沒有惡化,趕緊用樓蘭神草治傷。

            這時,聶小白走了出來,忍不住多看了我一眼,道:“臭無賴,我已經幫白羽姐姐換好衣服了?!薄爸x謝?!蔽业?。聶小白繼續道:“你真的不用我幫忙嗎?你們兩個都受傷了……”“沒事,我還死不了,我先給白羽治傷?!甭櫺“走€想再說點什么,但在見到我堅定的眼神時,只得點了點頭。

            我進了帳篷,這會白羽已經在里面坐好,狹小的空間里,光線昏暗,白羽背對著我,身上只穿著一件極薄的衣服,剛才是聶小白替她換掉了染血的外衣,如今一看,白羽完美的身材在我面前,倒是盡顯無疑。白羽有些害羞,只能背對著我,一言不發。

            我摸了摸鼻子,心里苦笑了聲,尋思著自己面前的大美人,之前在拍賣會里面對那么多男人都能談笑風生,怎么碰上我卻害羞得要緊?!鞍子鸸媚?,我來給你治傷?!蔽业?。白羽輕輕應了一聲,語氣微弱到我都快聽不清楚?!瓣愊壬?,你打算怎么給我治傷?”白羽小聲道。

            我老臉一紅,尋思著你衣服都換好了,這不是多此一問嗎?你胸口有傷,我肯定要給你傷口敷藥啊……我輕輕咳嗽了一聲,稍微穩住心神后,道:“很簡單,我先檢查下你的傷口情況,然后再把樓蘭神草揉碎了給你敷上?!薄班?,那就有勞陳先生了……”

            我等了好幾秒鐘,白羽都沒有轉過身來,最后我只好尷尬道:“白羽姑娘,你可以把身體轉過來了?!薄鞍??現在嗎?”“呃,要不等天色再黑一點……”“噗嗤!”白羽被我逗笑了,猶豫了兩三秒鐘后,緩緩轉過來了身體。簡陋的小帳篷里,光線昏暗,隨著白羽慢慢轉過來,一具曼妙的酮體頓時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肌膚白皙如玉,身上更是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幽香味道,在狹小的空間里,猶讓人心神有些蕩漾。

            “白羽姑娘,脫下你的衣服,我要給你看看傷口?!蔽依夏樢患t道?!昂玫?,有勞陳先生了……”白羽語氣中帶著幾分羞澀,衣服一褪下,我只覺得眼前似有一陣春光鋪面而來。白羽的身材,是屬于那種玲瓏中透著幾分高挑,肌膚通體雪白,從那平坦的小腹再到秀氣的玉頸,每一寸肌膚都遠比其他女人更具誘惑……

            面對這么一個極品美人,我估計換做其他男人肯定得瘋狂不可,但我不行,我是來給白羽看傷的,我要控制住自己。我深呼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瓣愊壬?,我的傷很嚴重嗎?”白羽忽然問道。我愣了下,道:“怎么會這么問?”

            “哦,我剛才聽見你在嘆氣,所以以為我的傷很嚴重?!蔽依夏槤q紅,道:“沒有的事,你聽錯了?!薄澳蔷秃?,咦陳先生,我看你臉很紅,是不是你的身體不舒服……““還好還好,放心吧我沒事,你先閉上眼睛,我給你檢查一遍傷口?!?br>
            “嗯,麻煩陳先生了……”我不知道所謂的男女授受有別是幾個意思,但眼前,我是不得不對白羽動手了。我盡量讓自己的動作溫柔一些,白羽的皮膚嬌嫩如嬰兒一般,我的手放上去,讓她的身體不由得輕輕顫了一下……白羽的傷正在胸口處,這是一個極其尷尬的部位,我只能讓白羽自己閉上眼睛,然后自己睜大了眼睛,努力在昏暗的光線下,將傷口盡量看清楚……

            我的手游離在白羽的傷口上,白羽不知道是疼還是怎么滴,小臉通紅,黛眉微蹙,就連呼吸也變急促了一些?!瓣愊壬?,我的傷口很大嗎?”白羽問道?!笆峭Υ蟮摹蔽蚁乱庾R的說了句,不過馬上回過神來,繼續道:“傷不是很嚴重,我弄一些樓蘭神草敷上去?!?br>
            樓蘭神草不但可以蘇醒記憶,還具有很好的療傷效果,當下我本想是揉碎了給白羽敷上去,但發現樓蘭神草是越爛越好,索性也顧不上形象,直接就塞了一把樓蘭神草放嘴里咀嚼了一陣,再把它敷在白羽的傷口上。。幾分鐘后,白羽的傷口已敷上樓蘭神草并包扎好。

            白羽在知道我用嘴將樓蘭神草咀嚼后敷上去的時候,小臉頓時紅得跟蘋果一樣,就連眼神看我也怪怪的……“陳先生,謝謝?!薄皼]事,你也救了我一命……”第512章 殘缺的記憶聽老木提說,樓蘭神草不但是治傷的好藥,更是具有蘇醒記憶和重塑肉身的神奇效果。

            在這些畫面中,我似乎變成了一個將軍,身穿盔甲手持戰劍,威風凜凜,身后雄兵上萬,一聲怒吼震云霄。但在下一秒,畫面閃過,我卻出現在了戰場上,陷入到敵人的重重包圍中,原本的上萬雄兵,更是傷亡慘重所剩無幾,自己也是一身鮮血威風不再,唯有眼神中的堅毅依舊……

            腦海里的畫面一個接著一個,竟是讓我有些應接不暇。此時的我,全然就跟腦袋燒壞了一樣,嚇得旁邊的白羽臉色微微一變。白玉趕緊將我抱在懷里,在看到我一聲不吭時,嚇得不輕,只得輕聲呼喚我了幾聲后,發現我眼珠子能轉動,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陳先生,你一定是太累了?!卑子鹑崧暤?,忽然間將自己的腦袋貼在我的額頭上,她的發絲掠過我面門,散發著一股很好聞的發香味。但此時的我,卻還沉浸在腦海里古怪的畫面中。我仿佛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夢,在夢中,我有許許多多的身份,一會是士兵,一會是將軍,一會又是什么垂垂欲死之人……但在這些畫面中,有一道女人的身影卻頻繁的出現。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我曾經夢中見過無數次的月璃。奇怪,我腦海里的畫面,怎么會有月璃的存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根本不清楚自己的腦袋里,其他女人都沒有,唯獨是月璃的身影頻繁的出現,其中好有幾次,腦海里都出現了月璃對我回眸一笑的畫面。。

            “這是怎么回事,月璃怎么會在我的腦海里……”我腦袋一片混亂,但很快,我腦海里的畫面忽然匯集成了一段殘缺的記憶,瞬間讓我心頭劇烈一震!“我好像想起來了,我之前也做過這個類似的夢……只不過那時是夢,而現在更像是真實發生過的……”

            我恍若失神,之前的時候我就曾做過一個古怪的夢,在夢里,我化身為一個將軍,率領著自己的軍隊奮不顧身的和敵軍進行戰斗,目的就是為了解救樓蘭古城……而在那個夢里,站在樓蘭古城上的女人,似乎就是月璃。夢里是月璃,殘缺的記憶里也有月璃……我再聯想到之前倒斗時,也曾在九死一生之際遇到過月璃,是她救了我,也是她告訴了我那么一句話。

            “月似伊人妝,琉璃碎流年……”我喃喃念了一遍,腦海里的畫面愈發的清晰起來,那道女人的身影,就是月璃無疑。我腦海里忽然多了這么一段殘缺的記憶,一時讓我有些手足無措?!霸铝А覀兊降资鞘裁搓P系,為什么我會和你一直牽扯著……”

            腦海里的月璃,是我這一段殘缺的記憶中最深刻的身影,她的容顏、她的笑容,都讓我觸目不能忘。。將我抱住的白羽也聽見了我的自言自語,她低下頭,美眸里閃過一絲失落?!瓣愊壬?,誰是月璃?”白羽小聲問了句,但此時的我,意識有些模糊,并沒能聽著白玉的話,恍恍惚惚中閉上眼睛便睡了過去。

            白玉貝齒輕咬,臉上流露出一抹復雜的神色后,隨即,她將樓蘭神草放入嘴里,輕輕咀嚼了一番后,敷在我的傷口上,替我減輕了不少痛楚;只是這一幕,我并沒有親眼見到……我迷迷糊糊睡了一會,等我再回過神來后,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帳篷里,至于白羽也沒了身影。

            我起身走出了帳篷,目光一掃便看到了大家伙都在外頭?!俺魺o賴,你終于醒了?”聶小白第一個看著我,當即開口喊道。我舒展了下身體,沖眾人點點頭,然后多看了一眼站在大家后面的白羽,發現她眼神里帶著一絲復雜。我不明所以,只好與她四目相對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

            “老鐵,感覺怎么樣?”周小舍湊了過來,檢查了一遍我的傷口后,頓時嘖嘖稱奇?!澳棠虃€熊,這樓蘭神草還真是神奇啊,治傷的效果真是絕了!”周小舍道。我也是暗暗吃驚,這才敷上沒多久時間,自己傷口就已經愈合了一大半,也難怪老木提會對樓蘭神草格外尊崇,這要放在外頭,肯定就是價值千金的神仙藥??!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