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9章(1 / 6)

              他又氣又惱,一時說不出話來。光明神居然還敢提這件事?  若非他與光明神自幼相熟相知,?有過命的交情,?利格早就把光明神就地處決了!  所謂啟動英靈力量,?就是利用英靈殿內所有英靈的生力,?那都是一條條先輩的生命??!

            顏北夕從空間里取出兩副S級穿戴型機甲,先將其中一個穿戴裝置遞給伽夜,然后才裝備好自己的。她通過精神力對伽夜道:“有蹊蹺,注意一點?!辟ひ箤λc點頭。不知是顏北夕太過多疑,還是伽夜失憶后對人沒有以前那么防備,總之還是謹慎些為好。

            寒冰族使者走在最前面:“只有這條路可以抵達皇宮,這個溶洞是最后一道屏障?!薄耙叨嗑??”顏北夕開啟機甲的御寒模式,比剛才好了許多,但越往里面走,御寒模式就好像失效了一樣。使者放慢腳步道:“不久,很快就到了?!?br>
            顏北夕一直在觀察周圍的環境,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自己的精神力,在這種冰冷環境里,受到了某種限制?!拔覀兓厝グ??!辟ひ拱阉氖掷?,停下來不再往前走?!安蝗チ??!彼⒁曋?,神色認真。顏北夕咬了下嘴唇:“你想去看一下對不對?”

            伽夜搖頭否認:“沒有?!鳖伇毕Φ溃骸坝形以?,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彼呀浻X得這里有些詭異,寒冰族使者的行為,也有幾分奇怪,直覺告訴她,這里大概率有危險。她習慣于規避危險,但她從來不怕危險,她還想弄清楚真相,看看寒冰族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突然背過身,厲聲道:“站??!”寒冰族使者靠近一面冰墻,鬼鬼祟祟,忽的便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塊透明得像玻璃鏡子的冰層。顏北夕將精神力外放,但竟好像被凍住了一樣。又像某種網絡延遲和卡頓,似乎無法第一時間獲取周圍的信息。

            她的第一反應是將伽夜護在身后,警惕地看向四周。第二反應是打開魔法空間,將死神鐮刀取出來,但空間好像也被凍住了,神器根本取不出來,這讓她感覺到一絲不妙。周圍突然出現很多寒冰族人,他們身形纖細,皮膚像雪一樣白,頭發亦是純白,瞳孔是猩紅色的。

            每個人都面露不善,像是要將他們生吞活剝。寒冰族人說著他們聽不懂的語言,這在顏北夕的星際交流器里也沒有記錄,無法溝通便只能作戰。她的精神力雖然受到限制,但她記得來時的路,最好還是先沖出去,離開這個詭異的冰雪溶洞再說。

            寒冰族人仿佛察覺到了她的意圖,所有人聚在狹小的通道里,完全把他們的路擋住了。伽夜面色凝重,他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心內非常自責,但他知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面對圍堵,兩人并肩作戰。機甲的性能受到冰凍限制,魔法也似乎被溶洞里怪異的氣息壓制住,而溶洞內不知潛伏了多少寒冰族人。

            顏北夕的思維已經完全跑偏了?!皫熥?,誰的通訊?”雪雁的聲音把她從跳脫的思維里拉回來。顏北夕思索片刻說:“聯邦首席指揮官?!眲偛排抨犢徺I新型模擬艙的資深VIP貴賓們,此刻已經因為帝國太子的介入,完全忘記了他們此行的目的,瘋狂地拍下眼前的場景,然后上傳到游戲論壇上面。

            那個跟李飛白吵起來的紈绔公子哥,更是十分狂熱地湊到前面來,口中瘋喊:“太子太子,可以跟你合個影嗎!”“不合,滾?!毖┭惚┰暧掷淠卣f。紈绔公子哥完全沒有受到冒犯的樣子,反而:“啊啊啊好高冷好不近人情好喜歡——”

            完全忽視了他偶像剛才在給顏北夕捶肩膀。在全場進入白熱化的時候,冥界之主高調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寬敞大廳:“不好意思各位,我借用一下帝國太子,你們先別擠?!痹趫龅娜巳几惺艿竭@個聲音里,存在著一股浩瀚的精神力,霎時間鴉雀無聲了半晌,既而爆發起更加熱烈的討論聲。

            顏北夕并不是在“請他們別擠”,而是提前做個預告,告訴他們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免得他們看見周圍升起無法穿越的屏障,而感到意外的慌亂。她直接用魔法屏障阻絕了周圍的人流,免得他們全都一個勁地往這邊擠過來。

            順便,還在屏障里加入了聲音隔斷,讓外界聽不見他們說話的聲音?!拔抑闭f了,第一,給我十個模擬艙,現在立刻馬上?!薄暗诙?,你們在游戲中使用了我的名號,我在星際上這么火,不能讓你們白用,所以我要收費,凈利潤要分我兩成,每個季度打到我賬戶上?!?br>
            “第三,我要整個蟲族星域所擁有的,所有有關‘超智慧體’的資料?!薄坝浵铝藛??”雪雁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記下了,師尊?!彼苯訋ь伇毕兹巳チ撕竺娴膫}庫,那里碼著數十臺齊齊的模擬艙。但這些模擬艙也只是擺放出來展示的,真正的庫存都擺放在柜子里的小盒子中。

            雪雁拿出十幾個小盒子,打開其中一個,里面露出一個精致的項鏈,很明顯是空間存儲裝置。蟲族的空間技術,相對來說比人類這邊先進一些,所以他們使用的空間裝置形態也比較小。不過其實也是因為蟲族人口較少,而資源豐盛,所以才能普遍用上這么高級的空間裝置。

            人類這邊并不是做不到這種技術,而是未能廣泛普及,畢竟空間背包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也已經足夠使用了。雪雁解開空間項鏈的扣環,走向顏北夕:“師……”顏北夕直接從他手里撈過來,又放回盒子里,蓋上精致的蓋子,揣到魔法空間里。

            然后,把剩下的那些小盒子也收走了,還非常認真寬慰地說:“你辦事,我放心?!毖┭悖骸啊薄安贿^話說回來,蟲族經濟再生能力這么猛?”才剛被星獸突然襲擊過后不久,打過一場大仗,現在這么快就恢復起來,都開始做這么大型的游戲了。

            雪雁微微低著頭道:“嗯,空間設備能打開以后,就好多了。當然也多虧了師尊……”說話間,顏北夕已經給坦普爾發完消息,讓他發動冥國傳送法陣,把她從帝都星接回去?!拔易呃??!彼P了光腦,抬起頭不緊不慢道。

            雪雁隱忍著說:“師尊不多留一會兒?”“不了,”顏北夕跟李飛白和駱白亦一一打過招呼,“有空來冥國玩,晚點給你們發坦普爾的聯系方式?!睖\金色的光點從顏北夕腳下升起,光華流轉,這是傳送法陣開啟的征兆。

            “師尊!”雪雁沉聲喊道。顏北夕微微按住上升的光點,向他投去疑惑目光:“還有事嗎乖徒?”雪雁剎那間默了默,仿佛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淺淺說道:“……忘了師尊想要幾成利潤?!鳖伇毕ι斐鰞芍皇种福骸皟沙膳??!?br>
            說完這句話,她便消失在三人眼前,來去如風。第104章 顏北夕瞬間傳送回冥國,?向坦普爾點頭致謝后,便徑直回到死亡宮殿內的休息大廳。她搖頭嘆氣,這群人剛從諸神黃昏戰場上回來,?不好好休息,還非得開黑打游戲。

            不過亡靈族好像確實不用睡覺的來著。某個因為意外死亡,?成功混入亡靈族內部的邪神:耶。顏北夕剛準備推開休息大廳的門,?后面傳來小馬莉的聲音:“國主?!彼⑽冗^身看去,?手里動作未停,推開了休息廳大門:“正好,一起進去吧?!?br>
            小馬莉凝眉望向顏北夕,面色深沉,他搖了搖頭說:“沒有,小蛇崽說他們叫我去買奶茶?!闭f完他提了提手里的牛皮紙袋子。顏北夕:“……”“走吧?!毙那閺碗s。亡靈大帝他們還在玩那個《機甲戰神》,?而且剛開了一把。

            “邪神夜待在這里干嘛?”小馬莉把兩大袋奶茶放在空空的舊茶幾上,看向伽夜的目光頗為不善。伽夜微微抬頭看向小馬莉,?下一秒就被亡靈大帝按下了頭:“別分心,就你一個活著了,你可得給我們守住啊?!薄靶●R莉你別和他說話,?戰局可焦灼了現在?!眽m世巨蟒認真地對小馬莉說,?然后迅速低頭盯著伽夜的光腦屏幕。

            小馬莉:“……”我有句臟話不知當講不當講,?諸神黃昏都沒看你們這么起勁,?就不能正常一點嗎?顏北夕已經有好奇了,她湊到那邊一看,等一下——好家伙,?他們隊里整整五個“顏北夕”。人手一個戰神“顏北夕”,不是說戰神“顏北夕”是很難抽的SSR卡牌嗎?

            而且,一個存活,四個死亡……不是說她是最強戰神嗎?魔狼薩爾拍了拍死亡之神的肩膀:“是真的,我同意你的說法,沒有模擬艙手感真的不行,顏北夕的操作難度實在是太高了?!遍_局差點團滅,白瞎了他們隊伍擁有五個顏北夕。

            死亡之神一臉知音難遇:“還是你懂我,待會兒用模擬艙看咱哥倆用顏北夕大殺四方?!闭妗ゎ伇毕Γ骸啊薄皬突盍藦突盍?,快點埃神薩爾?!眽m世巨蟒催促道,語速非???,而他本人已經在低頭操作。小馬莉:“……”之前真正復活的時候也沒見你們這么激動啊摔!

            顏北夕拍拍小馬莉的肩膀,意味深長道:“大家壓抑太多年了,都不知道多少年沒碰過游戲,讓他們好好玩會兒吧?!毙●R莉的神情瞬間灰暗下來,一副懂事的樣子退到一旁,順便將買回來的奶茶遞給亡靈大帝。這局游戲里的上一回團戰,大帝是最后一個死的,所以還沒到他復活的時間。

            “贏定了贏定了?!薄皝?,辛苦了,夜?!毙●R莉錯愕地看著亡靈大帝,大帝居然把自己遞給他的奶茶,轉手遞到那個邪神夜前面,還叫得這么親切?。?!伽夜微微抬頭看了眼:“我不喝熱的?!痹谛●R莉驚愕的目光下,亡靈大帝給伽夜換了一杯冰奶茶。

            “謝謝爺爺?!辟ひ贡虮蛴卸Y道。小馬莉心里全是“你大爺的”。十分鐘后,本局結束,亡靈隊獲勝。顏北夕劃開魔法空間,將裝有游戲模擬艙的小盒子拿出來。輕輕一拂手,每個盒子便全部自行打開,空間項鏈也飛旋到半空中。

            片刻過后,休息大廳里擺了數臺星際最新款游戲模擬艙。死亡之神埃爾維迪爾一個選了一臺鉆進去,連說明書都沒有來得及看。他要給他們瞧瞧,真正有手感的高端玩家,操作技術到底有多強。魔狼薩爾緊跟其后,再接著是塵世巨蟒耶夢加得。

            “夕夕辛苦了,跟我們一起玩嗎?還能組建一個戰隊?!蓖鲮`大帝真心地看向顏北夕,但身體還是誠實地鉆入了模擬艙內?!皩α?,宮殿底下你去過沒有?就是那個那個,神器死神鐮刀?!彼謴哪M艙里面鉆出來,“還是先把那個拿回來吧,畢竟是咱們冥國的戰力根基?!?br>
            脫離光腦、準備進入模擬艙時的空檔,亡靈大帝終于想得起來正事了。然而某位邪神一臉認真,從善如流地搭上他的肩膀,乖巧道:“爺爺,我們先開一局試試吧?!蓖鲮`大帝盯了他半晌,旋即道:“好主意?!比缓髮⑺郎耒牭兜氖虑閽佒X后。

            他鉆入游戲模擬艙后,伽夜便走到顏北夕旁邊,滿眼無辜地可憐巴巴:“他們知道了會不會殺了我呀?!鳖伇毕ρ柿搜士谒骸皯摬粫?,你們……不是相處得挺好的嗎?!毙●R莉在旁邊好像知道了什么:“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伽夜瞬間移動到他背后,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然而這位邪神的表情完全就是,弱小可憐又無助,我錯了我不改我下次還敢。旁邊的艙門突然打開,冒出死亡之神的頭來:“夜,你怎么還不進來?”他正在摩拳擦掌,準備給這小子展示一下真正的技術,好挽回之前把把“超鬼”的面子。

            伽夜勉強笑了笑:“沒事,爸爸?!蓖鲮`大帝也完成了簡易版的新手指導,從模擬艙里出來,身形居然有落寞,他兀自喃喃道:“不行,我必須得去宮殿底下看看,不然還真不放心?!鄙衿鞣旁诘紫履敲炊嗄?,誰知道期間會不會出事,萬一發生了什么可怎么辦?

            這年頭還能進行星際穿越的神器可不多了,更何況里面還有一大支驍勇善戰的黑暗亡靈軍隊?!斑磉磉磉磉磉磉磉磉磉怼毙●R莉突然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后知后覺才發現伽夜給他設了禁言術。而且他居然還特么的解除不開!

            此時亡靈大帝、死亡之神、魔狼薩爾、塵世巨蟒,四個人都已經從模擬艙里走出來。他們準備先去看看冥國的鎮國之寶。確實,不應該總這么沉迷在游戲里。亡靈大帝拂了拂衣擺,一道黑色光芒閃過——“唔唔唔唔唔?!毙●R莉以為自己的禁言術被解除了,然而沒有。

            眾人旁邊的景象,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不再處于那間寬敞的休息大廳,而是來到了冥國死亡宮殿底下的幽深水潭之旁。之前伽夜帶顏北夕進入這里,還是通過四通八達、蜿蜒曲折的甬道走進來的。但亡靈大帝完全可以無視這里面的禁制,瞬息之間便能從宮殿之上,移轉身形來到這里。

            地下暗流隱隱流動著,發出細微幽暗的水流聲。周圍的泉水順著冰冷巖石,滑落進巨大水潭里,白色泡沫泛起在黑暗中。亡靈大帝在黑暗中,亦目能視物。他此刻完全沉默了,其他人也都不說話,導致全場靜悄悄的,氛圍有詭異。

            小馬莉是最想說話的,但是偏偏解除不開禁言術。一團明明滅滅的火光亮起,在伽夜的手心輕搖晃動。顏北夕看到光亮便下意識看過去,卻一眼只看見他近乎透明的白皙掌心。如同帶她來此的那日,伽夜微微翻轉手掌,將冷色火光溢散到上空,點亮幽暗的地底世界。

            不知何時,亡靈大帝已經徑直走到水潭中心,那座厚重的古石臺邊?!拔业乃郎耒牭赌??我那么大一柄死神鐮刀呢?”亡靈大帝畫了一個大圈,但此刻沒有人想跟他說鐮刀是長條形的而不是圓圈形狀的?!拔夷敲创笠恢鲮`軍隊呢?”

            亡靈大帝又一次畫了一個大圈,他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地下水潭周圍。死亡之神、魔狼薩爾、塵世巨蟒耶夢加得,他們每個人也都環顧四周,看向空落落的巖石和地面。這里本該有許多形態各異的黑暗亡靈騎士。而水潭中心的古石臺上,那柄細長的神器——死神鐮刀,也已經不翼而飛。

            伽夜緩緩地往水潭中心走去,虛空踩在水面上,看似離水很近,但實則并沒有任何接觸面。每一步都走得很穩,很從容。他面容沉靜,卻斂去了以往的所有神色,輕輕淡淡地說:“不好意思,我使用過死神鐮刀?!薄岸谖医y一整個人類聯邦的時候,亡靈軍隊不幸地,全軍覆滅了?!?br>
            邪神的言語冷靜而自持,他像從光里又像從陰影里走來。他的語氣輕而緩慢,但從中無法解讀出任何情緒。唯一可以知道的,那就是他從來都不曾畏懼過世間任何力量。亡靈大帝立即抬眼看向他,目光凜冽而凌厲,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情緒。

            但沒有人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而至于某位邪神,顏北夕和小馬莉都已經發現了,他剛才的擔憂和懊悔……都是裝的,他根本一點都不在乎。第105章 亡靈大帝看向邪神的目光,?漸漸冷了下來?!昂芎??!彼脑捴胁粠Ыz毫情緒,語氣毫無波瀾,“想不到你還能驅使我冥界的神物?!?br>
            邪神揚起一個淺淺的笑容,?眸子里卻古井無波:“大帝,別生氣嘛?!边@一句輕描淡寫的話,?似乎恰好牽動了亡靈大帝的情緒。那位曾經的冥界之主、象征著黑暗與死亡的冥界大帝,?他的右手已經平靜地在身側劃出一個半圈,?隨后便有一團黑藍色焰火升起,陡然朝著邪神的方向迅速沖擊過去。

            伽夜微微抬起左手,仿佛有一堵無形的透明屏障,在他身前瞬間凝聚。而黑藍色火焰,?已經在這位邪神眼前像流螢般溢散開。兩人的交戰一觸即發。地底世界本來就沒有光線透入,只有伽夜之前放出的冷色火光。頗為昏暗的地下水潭之上,兩道黑色的身影交錯在一起,他們出招的速度都快得驚人,霎時間殘影漫天。

            由于戰況稍微有些激烈,?兩人的魔法碰撞間,地底下的冷色火光也開始微微晃動。大概是伽夜在應對亡靈大帝時,?頗有些無暇顧及這邊的光魔法。顏北夕稍稍往前走了半步,隨即被死亡之神攔住,對方給了她一個微笑,?示意她不用擔心:“看看他在大帝手中能撐多久?!?br>
            作為亡靈大帝的親生子,?死亡之神埃爾維迪爾依舊稱呼他為:大帝。顏北夕略略皺起眉頭,?看向埃爾維迪爾:“老爸——我能這么叫你吧?”埃爾維迪爾起先愣了愣,?旋即點頭展露笑顏:“當然?!彪m然一直有些沒心沒肺,之前也未參與過顏北夕的成長,但他對這種親密關系還算接受度良好。

            不過至于“抱歉”或者“愧疚”之類的情緒,?他倒是……無。在他們這些人“死后”,作為孩子的顏北夕被流放到藍星,在藍星末世時代努力生存什么的……在死亡之神看來,這些似乎都不是什么事。他心里是這么以為的,但看向顏北夕的目光里,卻夾雜上了不同的情緒。

            然而顏北夕……似乎是真的沒有什么情緒。她拍拍他的肩膀,下巴往那邊打起來的場面揚了揚:“老爸,他們……”埃爾維迪爾溫和一笑:“放心,你爺爺應該有分寸,不會傷了他的?!睕]想到這兩個小家伙關系這么好,自己女兒也是個善良的孩子呢!

            顏北夕搖搖頭,猶豫道:“不是?!彼褪窃谙?,爺爺要是想教訓小輩,然后在教訓的過程中卻不太順利,會不會覺得有點沒面子。顏北夕想了想還是沒說,說出來好像更讓人沒面子一點。果不其然,兩人斗了須臾后,亡靈大帝的眉頭緊縮,祭出幽冥火去焚燒對方的萬古寒冰:“荒海神力、冰原神力,為何都在你身上?”

            邪神伽夜冷冽的面容柔和下來,旋即燦然一笑,看向那邊圍觀看戲的冥國國主:“北夕給我的?!闭Z調不似先前那般沉了,反而有些揚起,像是調皮和炫耀。顏北夕:“……”不要亂丟鍋啊,感覺她下一秒就要被全家質問了。

            明明事實也不全是這樣吧。小馬莉搶先奪過話頭:“事情是這樣的,大帝……”剛才那邊兩人作戰時,他身上的禁言術也有所松動了,他已經成功地自行解開。恰在此時,邪神伽夜淺淡的唇邊,不小心勾勒出一抹蠱惑的弧度。

            眾人齊刷刷看去——顏北夕咽了咽口水:不要這么習慣亂笑啊,尤其是在這種時候!伽夜也迅速斂去笑意,左手虛握成拳放在唇邊,輕咳道:“并無這種邪術?!彼薪g他都看過,是真的沒有。如果有……他早就用了。

            眾人仍舊看著伽夜,臉上寫滿了可疑與警惕。亡靈大帝清了清嗓子,似乎在刻意掩飾著什么,他對伽夜沉聲道:“把人類聯邦的統治權,交出來?!比珗鲮o默了兩秒,數道目光已經從邪神身上離開,穩當地落在亡靈大帝那邊。

            大帝向他要聯邦的統治權?邪神會給嗎?魔狼薩爾已經變幻成真身模樣,舌頭舔舐過尖牙,銳利的眼睛直盯著邪神伽夜。黑發少年小馬莉倒是從容些,兩手交疊環在胸前,臉上微微浮現一絲笑意?!靶吧駴]聽說過黑吃黑么?”耶夢加得歪著頭,也準備好隨時出手。那個成為人類指揮官的邪神夜,還是太高估了自己,居然敢這么孤身一人待在冥國,這里可都是他們的地盤,也都是他們的人。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