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75章(1 / 1)

              二,則是想要試試新學的北冥光威力如何?! ‖F在看來,威力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讍⑿臐M意足的退回到后邊一處半人高的地洞里,隱去身形?!   〗酉聛?,白啟就展開了他的游擊戰?! ”娦堑钤诘弥型馊岁J入了禁地天外山后,就派出了大量的弟子展開地毯式的搜尋,可惜天外山地形盤綜錯雜,被派入天外山的弟子,對天外山的地形也不熟悉,他們雖然人手眾多,卻始終抓不住擁有天外山地圖的白啟。

            感覺像是搭上了一趟順風車。被尾翼捆綁,高懸在半空中的白啟松了口氣,全身都放松了下來,隨意的低垂著頭,正面露思索之色,像是在全神貫注的思考著一件事情。這里有古怪的,可細細一想,似乎也沒有那么的古怪。

            借著這一次喘氣的機會,白啟努力的回憶了一遍《山海經》,想要從中找到一些線索……別說,還真讓他找出了些山海經里的東西。譬如說那八尊神擋殺神,人擋殺人的白玉石像,一個個的材質相同,雕刻出來的模樣也都大同小異,近看表面,似乎并沒什么特殊。

            可若是有人看過《山海經》,像白啟這樣的,那就會知道,其實這些人面羊身、人面牛身……這一個個人面獸身的形象,在《山海經》里頭是有相關的記載,指的是那些坐擁一峰的各大山神。為什么這個古遺跡廢都里會有八尊山神的雕像?

            這代表著什么?暗藏深意么?還有……入口處的那一副壁畫,到底隱藏著怎樣的信息?有著云清瑤的相助,白啟精疲力盡的身體暫時得到休息,爭取到了一點恢復的時間,可是,白啟的腦子根本沒辦法停止思考。因為白啟深刻的清楚,這里有多么的危險,自己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靠了六份運氣,一分才智,以及三分何術的相助。

            要是沒有何術的話,自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翱炝?!白老大,我們快到宮殿了!”一旁的熊大富狀態要比白啟好的多,看著前方,突然歡呼起來。白玉宮殿外,停留著兩尊山神石像,靜止在殿門外,一動不動。

            有大荒山和眾星殿的人帶頭闖進白玉宮殿,從而讓其他人得到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只要能闖進白玉宮殿,山神石像就會放棄追擊,停留在殿門外,不在行動,所以,只要能進殿內,那就能擺脫山神石像的獵殺,從而存活。

            傷痕累累的云清瑤帶著白啟三人,一路沖刺,距離白玉宮殿僅剩百步距離。嗖——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后來居上,眨眼就超越了云清瑤。是風從龍。他搶先一步到了白玉宮殿門口,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昂?!”云清瑤冷哼一聲,驟然停下腳步。

            白玉宮殿前,那兩個原本已經禁止不動了的山神石像再次復蘇,緩緩的轉過身來,面對云清瑤這邊。而后面,又有剛才那三尊山神石像。一時間,足足有五尊山神石像,將云清瑤一前一后的包圍。云清瑤左右雙臂青炎暴漲,準備戰斗。

            選哪個好呢?面對四門相同等級的神功,白啟猶豫不決。不如就選《寒蟬決》吧?練成了能用九條命呢,多厲害啊,以后自己還怕什么死啊。嗯,就選……咦?白啟正盯著屋頂思考,可是看著看著,他突然發現,屋頂上面還有一副字畫,一副非常不顯眼的字畫,看起來就像是屋頂的花紋一樣,字跡分散的特別開,不仔細看根本湊不到一起。

            此卷無名,歷史悠久,歷經數千年,由各種殘卷拼湊而成,經玄都鑒定,此卷中包羅萬象,含有元術、靈術、咒術等各類頂級術法,共六十二門。惜,能練成此功者,千百年間,也不得一人。故,藏與此處,有緣人若見著,可選此卷,利益好壞,自行衡量。

            無名古卷?六十二門頂級功法?各種各類都有?我擦!還有此等神書?白啟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伸手指向屋頂,不等他開口,歐吉良就發話了?!班??你竟然發現了無名古卷?”歐吉良在看到白啟抬手往頭頂指的時候,就意識到白啟肯定是發現了,藏經閣頂樓所隱藏的第十三門絕學。

            “這門功法是什么情況?為什么還要人自己發現?”白啟一臉好奇?!吧厦娌皇钦f了么,能練成此功者,千百年間,不得一人?!睔W吉良面不改色的解釋了起來?!氨咀诓辉搁T下弟子誤入歧途,于是便將此功藏于屋頂,若有人能夠發現,便可以選擇此功,若沒有發現,自然只能從十二門絕學中挑選?!?br>
            “千百年間,一個人都沒有練成過?”白啟忍不住又一次抬起頭,看向頭頂上所刻著的無名古卷的介紹,不解道:“為什么?不是說有六十二門功法么?一門都沒人學會?”“不對?!睔W吉良搖了搖頭,也抬頭看向屋頂。

            “無名古卷上所記載的六十二門術法,多是‘術’,法只有很少幾門,其實本宗也有幾人練成過無名古卷上的術法?!薄岸@上面所指的千百年無人練成,指的是無名古卷自身記載的那套完整的無名功法,本宗至今無人參悟成功過?!?br>
            原來如此。原來千百年無人練成的意思,指的是這個啊……不過我沒關系??!我看中的是六十二門頂級術法而已!藏經閣頂層一共也就十二門絕學,而這無名古卷里頭有足足六十二門!我肯定要選這個啊。白啟下定了決心,說道:“好,我就選這個,無名古卷?!?br>
            果然。歐吉良暗道一聲,嘴上卻說道:“你確定?”“確定?!卑讍⒅刂氐狞c了點頭?!昂?,那就如你所愿?!睔W吉良說著,手掌心朝屋頂虛抓而去,一道金光流轉,一捆羊皮古卷的虛影,從屋頂正中心降臨下來。

            這是什么?白啟一陣愕然。羊皮古卷落在白啟面前,緩緩展開,隨著古卷展開,白啟這才發現,這一捆古卷,是由好幾種材質拼湊在一起的,起初是羊皮,往后鋪開,就出現了拼接的竹簽、玉簡、宣紙等幾種不同材質。

            這些都是什么字???白啟的目光隨著無名古卷的展開,一一從卷面上掃過,結果發現,整卷內容里頭,自己有九成九的字都不認識。忽然,無名古卷又開始往回收縮,最后又所稱一捆,在金光的照耀下,體積一點一滴的開始縮小,最后只有豆子那么大小的時候,朝著白啟眉心飛來。

            “??!”當無名古卷虛影刺入白啟眉心的時候,白啟卻如實的感覺到了痛苦,像是一根錐子,朝著自己頭顱一把插了進來,整個腦袋瓜子一陣劇痛,兩腿一軟,整個人瞬間癱倒在地?!鞍““?!”白啟放聲大吼起來,腦海深處有無數的圖文浮現,在眼前一一閃過,這個過程持續了很久,白啟感覺無比糟糕,咬著牙強忍了下來。

            最后,一切風平浪靜。大汗淋漓,渾身濕透了白啟跟著歐吉良離開石室,回到樓梯口,白啟扶著樓梯扶手,下一步,停一會,歇息好后,在繼續往下走。最終,無比艱難下回到一樓?!盁o名古卷,千百年來,宗里只有三人施展過古卷上的術法,你回去好生參悟吧?!?br>
            歐吉良看著白啟離去的背影,突然這么說了一句。只有三人施展過么?意思是只有三人練成過古卷上的術法?白啟回頭瞥了他一眼,沒有多問,轉身走出藏經閣。感覺渾身依舊軟綿綿的沒有力氣,便先找了個地方躺下來休息,過了好一會后,感覺緩過勁來了,才繼續往前走。

            回到原夜魘獸的停留區域,見白啟一副虛弱的模樣,黑仔體貼的用翅膀幫助白啟翻身上了它的背?!白?,回去?!卑讍⑸焓峙牧伺乃牟弊??!暗纫幌?!”誰???白啟回頭看去,發現了一個眼熟的身影。

            你難道看不出來我現在很不舒服嗎?我這個狀態,風一吹就倒了好吧?能干啥???看著蹲守在夜魘獸停留區域,一見有人要走,就立馬上前把人拉住的弟子堂執事,白啟一時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嗯?這時白啟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從外邊走來。

            “哈!”迎面走來的熊大富也見著了坐在一旁的白啟,頓時炫耀般的拿出手中的夜魘哨,說道:“我也有了!哼哼~”很好,我就喜歡看你嘚瑟?!斑??你是要回去嗎?正好,我這里缺人……”果不其然,那位身手矯捷的弟子堂執事一下子跳了過來,一把抓住熊大富,臉上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

            “哈????不不不,我趕著回去把哨子還給師兄,我是……”熊大富一臉驚慌,顯然也沒搞清楚狀況?!皼]關系的,讓它自己回去就是了?!钡茏犹脠淌抡f著,伸手從熊大富手中奪過夜魘哨,徑直拿到嘴邊吹響,頓時,旁邊有一頭夜魘獸聽聲站起身來。

            “回去吧!”弟子堂執事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夜魘哨拋給夜魘獸,那夜魘獸身形靈活,一把咬住哨子,然后翅膀一震,頭也不回的飛走了?!安?!”熊大富這時突然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情,望著漸飛漸遠的夜魘獸,突然扯子嗓子發出了一聲慘叫。

            “閉嘴,吼什么吼?!卑讍⒙犓@么一吼,腦子又疼了起來?!盀槭裁磿@樣?!毙艽蟾槐砬榇魷目粗讍?。白啟頭疼的很,懶得搭理他,在旁邊找了根支撐點靠了上去。過了一會,弟子堂執事走來,后邊跟著四個雜役弟子,沖白啟說道:“好,你們這一批去山門換班,守山去吧,給你們各記十點功勞值?!?br>
            功勞值,弟子堂為了激勵弟子而制定的一套獎賞方案,完成宗門發布的一些任務,或擔任職責,最常見的日常職責,便是巡邏、守山之類的長期職責,每天都能賺二三十點功勞值。而功勞值能夠通過弟子堂,與宗門換取一些事物,很實用。

            本來像白啟這樣的入門弟子,還沒有資格接取弟子堂的任務或擔任職責,但是由于最近宗門月比,人手稀缺,所以弟子堂的執事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四處抓壯丁?!笆厣降茏用??!卑讍⑧洁炝艘痪?,這個職責比起巡邏弟子之類的可算是輕松多了。

            巡邏弟子要每天反復來回,定時定點的四處巡邏,而守山弟子一般往山門口一站,一天就那么過去了。而玄都宗名聲在這,很少會有不開眼的人來山門惹事,所以這個弟子堂執事才會讓兩個入門弟子加一群雜役弟子下去守山。

            下山途中,白啟還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腦瓜仁子疼?!罢O,我說你和李九今天是怎么回事?本來我們一大早跑來準備看你們比斗的,結果你兩怎么都沒來?”這時,熊大富湊了過來,一臉好奇的問道?!澳銈儧]得到消息?”

            白啟愣了一下?!跋??什么消息?”熊大富一臉茫然?!袄罹艞壻惲?,你們不知道?”白啟皺起眉頭來,不知道為什么宗門要隱瞞這個事情?!笆裁?!”熊大富驚呼一聲,惹來其余幾個雜役弟子回頭看來,他趕緊捂著嘴巴,等別人沒在注意他的時候,他才偷偷的問道:“棄賽?他為什么棄賽?”

            “他昨日跟何術一戰過后,當夜有所領悟,現在正在閉關,全心全意沖擊神人境……”“什么!他突破……”熊大富聽到消息后,又一次放聲尖叫起來,這一回,白啟忍無可忍,一腳踹在他屁股上,讓他摔了個底朝天。

            “你能不能給我安靜點!”“哦……”熊大富一手揉著屁股,一手揉著下巴,一臉哀怨的看了過來,小聲嘟啷著:“讓我小聲點就直說嘛,為什么要踹我?!薄鞍 弊咧咧?,從半山腰快下到山頂的時候,熊大富臉色一變,猛地想到了什么,壓著嗓門喊了起來,關鍵時刻立即收聲,白啟伸來一半的腳這才慢慢的收了回來。

            熊大富偷偷的瞄了白啟一眼,然后屁顛屁顛的跑上前來,問道:“李九要是棄賽了的話,你不就是第一名了嗎?”這不廢話嗎?白啟都懶得回答。而熊大富也將白啟的這種沉默,當做是默認,自顧自的繼續問道:“那你去藏經閣選了功法?天吶!你選哪門功法?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走運的事情?”

            “??!”“我當時要是沒讓你贏得話,這運氣會不會就落我頭上了?”“我真后悔!”“不對,就算我沒讓你贏,第二輪我也贏不了尹子傲,所以還是跟我沒關系?!薄罢O,看來……”嗡嗡嗡——白啟一個頭兩個大,感覺耳朵里邊鉆進了一只蒼蠅。

            我受夠了!白啟伸手一把拽住熊大富的衣襟,將他拉到懸崖邊,咬著牙威脅道:“你要是再不閉嘴,我就把你從這推下去?信不信?”熊大富立馬閉嘴,不斷點頭。接下來直到山門,一路都安靜了下來。白啟找了個最右邊的位置坐下,背靠山門,準備閉眼休息一會。

            “待會要是有人來抽查,別忘了提醒我?!遍]上眼睛前,白啟不忘提醒了熊大富幫自己望風,見熊大富點頭,這才放心的睡去,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在夢境里頭,白啟身處在一片浩瀚的銀河光帶之中,仔細一看,銀河里頭的每一粒沙塵大小的星星,都是一個個細小的字符,每一個字符都能給白啟帶來不同的感悟。

            正當白啟沉醉在這如夢似幻的感覺中時,腦門一陣劇痛襲來,白啟頓時從睡夢中驚醒,一下子從地上彈了起來?!靶艽蟾?!我去大爺!我不是讓你提醒我嗎?我……”白啟第一時間就是開口咒罵熊大富,等到看清眼前的人影后,立馬乖乖的閉上了嘴。

            “臭小子,難得見你守個山,你倒是很悠閑嘛?!蔽奶撞恢朗裁磿r候來了,兩眼正瞇成一條線,冷冷的盯著自己。第八十三章 前輩熊大富目不斜視,身子筆挺的站在一旁,挺著個大肚子,活像個豬八戒。媽的,這小子不中用啊。

            白啟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同時心里頭有十分疑惑,文太白是從哪來的?“說說,你怎么跑來守山了?月比搞完了?”文太白語氣不善,說著一頓,上下打量了兩眼白啟,一臉困惑?!拔以趺纯茨阄也徽竦??你小子是不是偷偷溜下山去紅花樓里……”

            “你以為我是你?昨天就下山跑去買酒,搞到現在才回來?你也真是老當益壯?!卑讍⑵擦似沧?,然后挺直腰板,得意洋洋的看著文太白,說道:“老東……頭,你猜一下我這次月比是第幾名?”白啟下意識的就想要喊文太白老東西的,然后立馬意識到周圍還有外人,而文太白又極其好面,怕他當場翻臉,立即改口叫老頭了。

            “我才懶得管你是第幾名,反正你要是第一輪就被淘汰了的話,我回去抽死你?!蔽奶渍f著,臉上露出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臉?!暗谝惠喚捅惶蕴??你看不起誰呢?”白啟故作不屑的樣子?!拔铱墒堑谝幻冒??!?br>
            “嗯?”文太白毫不猶豫的一巴掌甩了過來,啪的一巴掌抽在白啟后腦勺上,怒道:“你還真給我拿了個倒數第一回來?我這張老臉……”“是第一!”“你耳朵聾了吧!小爺我說的是第一名!”“啊,疼死我了,我說能不能別總拍我頭?我剛學完功法,還沒緩過勁好吧,你這一拍我要是忘了幾門術法,你賠得起嗎?”

            這老東西下手真重!白啟一邊揉著后腦勺,一邊在心里不斷的咒罵?!笆裁??”文太白一張老臉突然湊上前來,死死的盯著白啟,問道:“你再說一遍,你是第幾名?”“一!”白啟毫不猶豫的回道?!安还茉僬f多少次,我都告訴你,我是入門弟子里頭的第一名!”

            “喔?”文太白這下來了興趣?!澳闶窃趺醋龅降??”白啟趁機提起了一件事:“想知道?可以啊,不過前天我是不是和你約定過了,如果這次我比試的成績讓你滿意,你就把沒收我的靈寶全還回來?”“哼,不過是個入門弟子第一而已,有什么用?不說算求,老君我不稀罕聽?!?br>
            文太白說著就要往山門里走,沒走兩步,又停了下來,伸手從懷里摸出一件東西,朝白啟丟了過來,說道:“正好,這次下山從一個小家伙那沒收過來的,拿去玩吧?!笔裁礀|西?白啟伸手接住,發現文太白丟來的東西,是一面獸面銅牌,似乎是一件靈寶。

            “喂!老頭!忘跟你說了,我選的是無名古卷?!币呀浛斐鲆话刖嚯x的文太白聽到這句話,猛地回過身來,一步就跨到了白啟面前?!澳阏f什么?”“你不知道嗎?這次入門弟子月比的第一名,獎勵是去藏經閣頂樓任意挑選一門功法,我選了無名古卷?!?br>
            白啟看著一臉詫異的文太白,猜到估計文太白壓根就不知道這個事情?!笆裁??!你為什么選無名古卷?你不知道我修的是元術道?有這個機會,你為什么不選《霸殞神功》?”文太白臉色刷的一下黑了下來?!拔覟槭裁匆x《霸殞神功》?”

            白啟聽文太白這么一說,頓時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反問道:“你不是會《霸殞神功》嗎?我要是想學,到時候你教我不就成了?”“誰跟你說這種宗門絕學可以私自傳授的?就算我想教你,你也必須得通過一系列條件苛刻的考核過后,才能獲取學習的資格?!?br>
            “你這次既然有能夠直接學習的機會,為什么不學呢!”文太白簡直要被白啟氣炸了?!澳悴粚W《霸殞神功》也就算了,四門元術絕學,你好歹選擇一門??!為什么選擇了無名古卷?”“我知道了?!薄澳阈∽邮秦潏D無名古卷里那六十二門術法對吧?”

            “愚蠢!”“你難道沒有看到上面寫的話嗎?千百年都沒人練成過,你哪來的自信選這門功法?”聽著文太白連聲斥責,白啟表示不服氣?!罢l說沒有?藏經閣的執事告訴我說,宗門里就有三人施展過無名古卷上的術法?!?br>
            “廢話!”文太白翻了個白眼?!拔襾砀嬖V你是那三人,一個是大長老,一個是宗主,還有一個……”文太白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笆悄銕熥鹞?!”“什么?”白啟一驚,然后又猛地一拍大腿?!疤澚颂澚?!早知道你也會這個的話,我就不選這個了!”

            “你懂個屁!”文太白手又開始癢癢了?!拔覀內齻€人,都只是拿無名古卷借鑒了一下而已,選了其中的一兩門術法來學習,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不懂?”“人力有限,你貪圖六十二門術法,又能練成幾門?而且沒有配套的功法,光練術又有什么用?還不如專心致志的練一套完整的術法?!?br>
            “呃……”白啟一聽,覺得也有道理。但是并沒有因為自己的選擇而后悔?!澳恰卑讍㈤_口,正想說些什么,就在這時,山門外邊突然傳來一陣喧囂,緊跟著,三道人影從天而降?!澳抢项^在這!”

            “快!別讓他跑了!”“師兄!就是這老頭,搶了我的‘百獸飛盾’!”老頭?白啟下意識的看了眼面前的文太白,然后目光才越過文太白,看向文太白身后山門口的位置。只見三個身高八尺,渾身黝黑,肌肉虬結的漢子,披著獸皮大衣,正目光不善的盯著文太白,一個個的摩拳擦掌,似乎準備動手。

            這三個不知死活的大傻帽是從哪來的?白啟看著氣勢洶洶的三人,心想還真有人敢來玄都宗山門口鬧事?而且還是在文太白這老東西在場的情況下?“喲?這幾個小子速度還挺快,這就追上來了?”文太白慢悠悠的轉過身,一臉淡然的看著三個漢子。

            “前輩?!比齻€漢子里頭,走在最前頭,身材也最為魁梧的一人向前一步,兩手交叉舉過頭頂,朝文太白行了一個特別的禮儀,然后說道:“還請前輩把我師弟的百獸飛盾還回來?!保ǜ兄x書友污濁藍天的100幣打賞支持~感謝書友尊紅的500幣打賞支持~)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