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6232章(1 / 5)

            “是冷瞳!”我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我恨不得立即沖上去給他幾刀子,這龜孫子可算是出來了。冷瞳道:“石穎,立即殺了陳化凡?!笔f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冷瞳冷哼了一聲,一股冷意頓時充斥了石穎的雙眸。石穎迅速向我靠近過來!

            “老鐵,怎么辦?”周小舍不安道?!鞍涯潜鹘o我!”我抓過冰棍,然后用短刀在底部砍出一截尖銳的部分,然后緊握冰棍,目光瞄準了冰船底下冒出來的一個漩渦后,順勢就將尖銳的冰棍刺了下去!這一刺,我分明感覺到冰棍應該是刺中了某些東西。

            很快,沼澤下一陣水泡浮上來,底下的泥土在劇烈翻滾著,連帶我手中的冰棍死死纏住?!芭1亲?,快去船頭撐船??!”我吩咐道。周小舍看到沼澤下直往上冒的水泡,嚇得打了個冷顫,連跑去船頭用另外一根冰棍撐船……冰船再次緩緩行進,但我手中抓著的那根冰棍下,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翻滾,我沒能握住太久,忽然間,我便感覺到手中的冰棍傳來了一陣斷裂感,旋即,沼澤下的冰棍被徹底絞斷??!

            “邪門了,下面到底是有什么東西?”我也嚇了一跳,冰棍足夠堅硬,但仍然被輕易絞斷,可見下面的那東西,力氣該有多么大……底下的東西絞斷了冰棍沒多久,忽然間,冰船劇烈搖晃起來,兩邊船舷的冰塊崩出一道巨大的裂縫,上面的冰塊散落了一地……

            “老鐵,那東西在撞我們的冰船??!”周小舍喊道?!拔覀冸x岸邊還有多遠?”“五六十米,船底的冰塊已經被撞裂了,再這樣撞下去,冰船遲早得掉下去……”蕭老頭著急道。船上所有的人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急得團團轉,我也是心頭漸沉,底下的東西撞擊得越來越厲害,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冰船上已經布滿了裂縫……

            但就在這時,諸葛玉樹忽然神色一動,目光死死盯著冰船下在冒著水泡的旋渦。說時慢那時快,諸葛玉樹突然丟下一句話,道:“不用等我,你們先走?!敝T葛玉樹說完這句話,縱身一躍就向著冰船底下冒著水泡的旋渦跳了下去,宛若一條魚一般靈動。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諸葛玉樹迅速消失在泥潭中,嘴巴張得大大的,愣是將準備要說出口的話給吞了下去?!隘偭税桑?!”我喃喃念了一句,也沒想到諸葛玉樹居然就直接跳了下去,泥潭下就是沼澤,下面有什么東西還不清楚,但他這下去,肯定兇多吉少……

            隨著諸葛玉樹一跳下去,冰船停止了搖晃,底下撞擊的怪物也變得平靜下來。趁得這個時候,我和周小舍連忙用冰棍將冰船拼命往岸邊劃去……五六分鐘不到,冰船剛一靠岸,我招呼著眾人急忙跳上岸,結果我們前腳剛上岸,后面冰船就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一下子便沉到了泥潭當中。

            我頓時暗松了口氣,大爺的,剛才我和周小舍要是稍有一些怠慢,這會我們肯定都得葬身在這沼澤里了……我癱坐在岸邊,目光死死盯著剛才木頭哥跳下去的地方?!袄翔F,木頭哥不會有事吧?”周小舍也憂心忡忡道。我搖了搖頭,嘴邊雖然說沒事,但心里卻是五味雜陳,木頭下去泥潭那么久,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怕是兇多吉少。。

            但就是這么一對老實巴交的農民,如今卻慘死在自己家中,我瞬間臉色鐵青!“牛建國,去看看有沒有留下痕跡!”我厲聲道?!昂?!”牛建國忙不迭的跑去另外幾個屋子,但很快便折返了回來,沖我直搖頭。我心頭一咯噔,在我離開之前,我還特意把秦若萱留在了這里,這會居然不見了!

            就在這時,我明顯聽到一道凄厲的叫聲傳來!“在地下室!”我瞬間回過神來道。小虎的家里有個地下室,平時是用來釀酒和放糧食的,而剛才那聲音明顯就是從地下室傳來的?!按笥?,照顧好小虎,老牛,跟我去地下室?!笔畮酌腌姾?,我一腳踹開了地下室的墓門,結果一眼就見著在滿地狼藉的地下室里,一個女人被逼到了角落里,在她旁邊,兩個男人已脫去了上半身衣服,正將她雙手雙腳綁住,準備將她凌辱……

            地下室光線昏暗,但我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了角落里的女人,正是秦若萱無疑!此時的秦若萱,身上衣服盡數被撕破,原本一頭烏黑的秀發已是雜亂不堪,她雙手雙腳被綁住,嘴角殘留著鮮血,顯然是經過了一番奮力抵抗……秦若萱一看著我到來,眼中露出一抹欣喜,但隨即她身邊的兩個男人也意識到了危機,立即用刀架在秦若萱雪白的脖頸上。

            “居然是你!”一男人驚呼道。我定睛看去,這才認出欺負秦若萱的這兩個男人,正是她之前遇到陰兵時逃跑的護衛?!笆悄銈儦⒘诵』⒌母改??”我冷聲道?!靶』??你是說上面那兩個蠢貨吧?呵呵,他們死不足惜,居然敢堵門不讓我們進來!”

            “所以,你就殺了他們?”“不錯,我們是來找秦若萱的,但只能怪他們不長眼,居然要幫這個賤女人!”我眼中寒意更甚,這兩個護衛肆意殺人,簡直該死!我一步步靠近,兩個護衛一看,臉上神色頓時有些惶恐,他們早就見識過我的身手,自知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小子,我勸你可別多管閑事!”一護衛吼道?!拔野l誓,我今天不殺了你們,枉為人!”我道。兩個護衛臉色大變,我一靠近,他們連忙后退,不得已,他們只得將秦若萱拖起來,然后將武器擱在她脖子上,威脅我道:“小子,你再走近一步,信不信我殺了這個賤女人!”

            秦若萱滿臉淚痕,雙手捂著自己的胸口,努力守住自己最后的尊嚴,但無奈,身后的兩個護衛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秦若萱一顫抖,雪白的脖頸便被他們的武器給割出了一道小口子,頓時鮮血淋漓。我心頭一沉,這兩個護衛已是亡命之徒,真把他們逼急了,秦若萱必定性命不保!

            我咬咬牙,最終還是停下了腳步!“看不出來,你這個賤女人還挺讓他上心的,讓他停下就停下?!弊o衛冷笑道。秦若萱美眸泛動,目光望著我,淚水朦朧,宛若一只擔驚受怕的小兔子一般?!坝形以?,沒事?!蔽移届o道?!昂?,她是沒事,可你卻不一定?!币蛔o衛神色不善,在交代了同伴抓好秦若萱后,自己則來到了我的面前。

            我目光一冷,這護衛頓時被嚇了一跳,等他回過神來,不由得惱羞成怒?!皨尩?,居然還敢瞪我,阿五,幫我看住那個賤女人,這個臭小子要是敢還手,就先砍斷賤女人的手臂?!北缓白靼⑽宓淖o衛點頭應好。隨即,我便見到面前的護衛一邊冷笑連連,一邊走到我的面前,二話不說,一拳就往我身上砸來!

            我下意識的躲開了他的拳頭!“該死,居然敢躲?阿五,他要是再躲,就將那賤女人的眼珠子挖出來!”護衛咆哮道。我眼中閃過一抹怒火!護衛再次舉拳砸來,勢大力沉,但這一次我沒有選擇躲閃,任憑他的拳頭狠狠砸在我身上!

            我一動不動,身后的牛建國則氣得直跳腳,但無奈,沒有我的同意,牛建國也不敢擅自行動?!昂俸?,你叫陳化凡是吧?你他娘不是很能打嗎?你倒是還手???”護衛叫囂著,神情無比的囂張!我面無表情,目光注視著不遠處的秦若萱。

            接著,護衛又再次轟來拳頭,每一拳都氣力十足,我連挨了幾記拳頭后,終于是忍不住口吐鮮血!“哈哈,我還以為你多耐打呢,沒想到也會吐血???”護衛蔑視道。我抬起頭,秦若萱已是淚流滿面,沖我直搖頭?!安灰?,小混蛋,不要管我……”秦若萱哭道。

            “我沒事?!蔽业懒艘宦?,那護衛又是一拳頭轟在了我的心口上?!班?!”我再次吐出一口鮮血,縱然是鐵打的身體,也經不住這樣連番重拳?!靶』斓?,你是傻子嗎?我都說了不要管我,快還手啊,不然你會被打死的……”秦若萱哭得梨花帶雨道。

            站在我面前護衛,眼中閃過一抹陰冷,我眼角余光一掃,見到他暗暗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小刀子?!按镭?,去死吧?!弊o衛冷笑一聲,手中刀子迅速刺向了我的胸口!“不要!”秦若萱也見到了這一幕,當即驚慌失措喊道。我一動不動,任憑刀子刺來,但就在電光火石間,我忽然一把抓住了刀刃,那護衛還沒回過神來時,我已經將刀刃反轉過來,直接送入了他的胸口。

            另一個護衛見狀頓時臉色大變,一把舉起武器就要向秦若萱的手臂砍去!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我將手中刀子拔出,然后狠狠飛射向那護衛手中的武器,一把將其打落在地。下一秒鐘,秦若萱心領神會,立即從護衛的手中掙扎著跑了過來。

            “找死,賤人,我先殺了你!”護衛勃然大怒,一看秦若萱逃跑,他馬上也抓起武器捅向秦若萱的后背。千鈞一發之際,我拍馬趕到,一手攔住秦若萱的小蠻腰,讓其躲開了攻擊,同時一手將匕首刺在了那護衛的脖子上,剎那間,那護衛就如之前在連山的陰兵一樣,身體立在了遠處,而腦袋則無聲滾落在地……

            第390章 秦天虎護衛的尸體轟然倒地,鮮血從他的脖子噴射而出灑滿了一地。秦若萱貼在我懷里,嬌小的身軀瑟瑟發抖,我低頭看去,她小臉上淚痕未干,嘴角上殘留的鮮血已經凝固,猶如她抹在唇上的口紅一樣鮮艷?!澳氵€好吧?”我淡淡道。

            秦若萱看著我,一雙美眸里,霧氣云繞。好半天,她才回過神來,沖我微微點了點腦袋,我和她四目相對,她的手抓著我的衣角,離我近在咫尺,此刻,我嗅到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味,好聞又滲人口鼻。我甚至都能看見秦若萱臉上那細微可見的小淡斑,無形之中,給她徒增了幾分可愛的味道;這個刁蠻小妞安靜的時候,其實還挺好看的。

            而我再低下頭一看,秦若萱身上衣服早已被撕破,她玲瓏剔透的身材,在我眼中盡顯無疑。她的身材凹凸有致,遠比一般的女人還要前凸后翹,配上那張剛哭過的精致小臉,此時如尤物一般,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只可惜這曖昧的氛圍沒能持續太久,牛建國忽然發出了一陣極為煞風景的咳嗽聲,一下子將我和秦若萱拉回到了現實中。

            秦若萱羞澀得滿臉通紅,連忙從我懷里掙扎出來?!澳氵@個小混蛋!”秦若萱嬌嗔一聲,然后將自己的衣服捂住之后,小跑著出了地下室。我愣神了半秒鐘,隨即不禁苦笑了一聲,而我腦海里已經傳來了魔女的聲音,她又在罵我是浪蕩子,似乎還有點吃醋的感覺……

            牛建國湊了過來,擠眉弄眼,學著秦若萱的語氣有模有樣道:“你這個小混蛋……”我只覺得一陣惡心,狠狠瞪了牛建國一眼,大爺的,這家伙要放在古代,肯定得被點天燈不可。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兩具尸體,這兩個護衛殺了小虎的父母,對我來說絕對是死有余辜。

            “老牛,把他們的尸體處理一下,燒了這地下室吧?!蔽业?。牛建國拍著胸口,道:“放心,交給我吧?!迸=▏抗鈷吡艘谎畚业膫?,道:“掌柜,你那傷要不要找點藥?”“不用,一點硬傷而已,我覺得這兩個護衛敢找來這里,背后肯定有其他人在撐腰,看能不能查出來是誰在搞鬼?!蔽业?。

            牛建國點頭應好,我轉身出了地下室,而此時的上面,小虎父母的遺體還等待著我們安葬。我和老鄭還有武大勇連夜做了一口簡單的棺材,牛建國將那兩個護衛的尸體處理完之后,則與秦若萱一起布置了個簡單的靈堂。小虎穿上了孝衣,跪在自己父母的棺材前,一整夜就那樣跪著,一聲不可,滴米不進。

            我和老鄭看得心急,但卻不知道該怎么勸小虎好,畢竟這件事多少和我們也有些關系,我自己更是心有內疚,小虎才十五六歲,就這樣成了孤兒……小虎在棺材前跪了一夜后,第二天中午,我們也沒通知附近的村民,簡單辦了個葬禮后,在周圍找了個風水較好的地方,把小虎父母的棺材埋好,再打了塊墓碑立上去。

            小虎跪在墓碑前,連磕了十幾個響頭,直到額頭都磕出血來,才被牛建國給攔住,但這小家伙雙眼血紅,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一時讓我們幾個老大爺們手足無措。但小虎哭過明顯情緒好了不少,我們帶著他回去,老鄭也是心血來潮,親自下廚給他做了頓飯,吃完之后,又讓小虎去睡了一覺,這才多少讓他恢復了一些精神……

            下午的時間,我們幾個人坐在屋子里商量下一步的行動,但沒多久,我們便聽到了一陣轟隆的馬達聲!牛建國跑出去一看,結果馬上又跳了回來,臉上滿是激動之色?!澳锲ノ鞯?,十幾輛悍馬排成隊沖這里來了,那可都是好車??!真他娘的威風!”

            我聽得心頭一動,尋思著難不成是秦若萱的父親來了,十幾輛悍馬,這排場可不小。果不其然,十幾秒鐘后,我便看到悍馬車隊停在了門口,車上跳出來幾十個人,其中為首的一個是中年男子,帶著一雙大號的墨鏡,嘴巴叼著一只打磨得油光發亮的煙斗,一身華服,人還沒說話,倒是先給人一股不凡的威嚴感。

            武大勇倒是一眼就認出了這中年男子的身份?!罢乒?,他是就盜縣里赫赫有名的秦天虎,人稱秦二爺,也就是秦若萱的父親?!蔽浯笥略谖叶呅÷暤?。我點點頭,這個秦二爺這氣場不一般,架勢和秦若萱,簡直是如出一轍,一看就是親生的!

            “誰是陳化凡?”秦天虎墨鏡也不摘,一進門便負手而站,聲音頗有幾分氣勢。我挺身站出,道:“我便是!”“哦,就是你救了我女兒?”秦天虎摘下墨鏡,瞇著眼打量了我一圈,似笑非笑道:“我寶貝女兒在電話里說,有個叫陳化凡的小混蛋救了她,說吧,想要多少錢,盡管開口,還有,我的寶貝女兒去哪了?”

            我愣了一下,心里忍不住想將秦若萱的屁股揍開花,這小妞自己喊我作小混蛋也就算了,沒想到跟自己的父親也是這么說,我的臉還往哪擱?”秦天虎的聲音剛落下,秦若萱便從里屋小跑了出來?!俺衾系?,你再晚一點來,就等著給你女兒收尸吧?!鼻厝糨鏆夤墓牡?。

            秦天虎看到自己寶貝女兒毫發無損,頓時喜笑顏開,滿臉的寵溺?!拔业膶氊惻畠喊?,爹這一接到你的電話就立即調集人手過來了,對了,那兩個叛徒呢?”“死了,被小混蛋殺死了,他們綁架了女兒,要不是小混蛋及時趕到,女兒這會可能就得投河自盡了……”

            “怎么回事?”秦天虎濃眉一挑,眼中露出一抹陰冷,秦若萱是他的寶貝疙瘩,誰動一下,對他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挑釁。秦若萱噘著嘴,一臉委屈的將自己之前的經歷添油加醋說了一般,結果秦天虎聽得勃然大怒,最后在聽到是我及時救了秦若萱時,秦天虎頓時又多看了我一眼。

            秦若萱一番話下,秦天虎捏著手中的煙斗,一臉饒有趣味的盯著我?!瓣惢彩前?,今年幾歲了?父母是做什么的?家住哪兒?有沒有興趣來盜縣發展呢?”秦天虎連拋出了幾個問題,頓時讓我有些回不過神來?!俺衾系?,你問這些做什么?調查人家戶口嗎?”秦若萱不滿道。

            “嘿嘿,寶貝女兒你的心思我還不知道,一口一個小混蛋,打情罵俏一樣,你不就是看上了這個小混蛋嗎?”秦天虎仰著腦袋,道:“我還是很開放的,女兒你要是喜歡,今晚我們就把婚結了都行!”我一陣啞然,瞬間目瞪口呆,這個秦天虎看起來還挺有幾分威嚴霸氣的,怎么畫面一下子就變了呢?

            秦若萱小臉羞紅,跺腳道:“臭老爹,你說什么呢,我和小混蛋認識才幾天……”“這有什么,我和你娘在一起時,也就只認識了一天,不,準確來說,是一夜后就有了你……”秦天虎臉不紅心不跳道。我身旁的牛建國和武大勇已經忍不住給秦天虎豎起了大拇指,這廝簡直就是男人中的楷模??!

            這一次反倒是秦若萱變得羞澀了,她垂著腦袋,偷偷看了我好幾眼,儼然一副小媳婦一般的羞澀。我在一邊顯得有些尷尬!大爺的,這才第一次見面,動不動就要查戶口和結婚,要這么直接和刺激的嗎?“呃!”我猶豫了下,但還是開口道:“秦二爺是吧?我和你女兒,只是朋友,還遠不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你既然來了,那剛好可以把你女兒接回去了,至于那什么救命恩情,就不用報了?!?br>
            “小混蛋,你又趕我?”秦若萱咬牙切齒道。秦天虎目光流轉,咬著煙斗道:“女兒,這小混蛋好像對你不怎么感興趣,要不,老爹幫你今晚霸王硬上弓了?難得你遇到個喜歡的,老爹還等著抱孫子呢?!蔽业纱罅搜劬?,被秦天虎的話徹底驚呆了,這廝真是牛建國口中那赫赫有名的盜縣大人物嗎?怎么說話這么隨性的!

            我一度懷疑秦天虎可不會是從瘋人院里出來的吧,不過一聯想到秦若萱的性格便釋懷了,這絕對是一對親父女,毋庸置疑!“死小混蛋,本姑娘都還沒拒絕,你倒好,居然敢嫌棄我!”秦若萱叉著腰,氣呼呼的,不知不覺中將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猶顯得愈加的飽滿!

            我苦笑道:“秦小姐,我這不是嫌棄你,只是我們才認識沒多久,還真不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再說了,我真配不上秦小姐你,我陳化凡粗人一個?!鼻靥旎[了擺手,一臉正經道:“這倒也是,看你也不像什么富貴子弟,怎么配得上我的寶貝女兒?!?br>
            我連忙點頭,心想秦天虎可算是開竅了。結果不料,秦天虎接下來的一番話,讓我哭笑不得。秦天虎捏著墨鏡,話鋒一轉,瞇著眼道:“不過,難得我寶貝女兒動心,萬水千山總是情,給我女兒當個情夫也行……”第391章 三年之約

            聽到秦天虎的話,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對父女怎么回事,我見過逼婚的,但也沒見過這種陣勢的!我當即回答道:“秦二叔,我陳化凡好歹也算是堂堂男兒,要給你女兒做情夫這事,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做,我若是喜歡,我自會明媒正娶,光明正大的當你女兒丈夫!”

            我聲音振振,說的也是心里話,我陳化凡再不濟,也不可能淪落到去給人當小白臉,我若是真正喜歡一個女人,任她多高高在上,我也都會努力將她娶回家并成為她的丈夫,而不是無下限的迎合?!昂?!有膽氣,那這么說你是不愿意了,女兒,要不老爹幫你將這小子殺了算,斷了你的念想,以后我們再找個更好的?!?br>
            秦天虎這話一說,身后立即有一眾秦家高手站了出來,目光鎖定住我,一時讓整個屋子多了一股肅殺之氣。我瞥了一眼,自然知道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高手,比起之前秦若萱帶來的那幾個護衛,實力絕對高了不止一番。牛建國和武大勇見狀,立即挺身擋在了我的前面,意思也很明顯,如果真要打起來,那就死戰一場,他們也絕對不慫!

            秦天虎大手一揮,那一眾高手立即魚貫而出。秦若萱領著他進了里屋,也不知道是要談些什么。牛建國看了我一眼,大餅臉上流露出一抹賤笑道:“掌柜,這秦若萱也算得上大美女一個,秦家在盜縣的勢力也是數一數二,這么個便宜岳父你都不要?”

            我瞪了牛建國一眼,道:“看你很稀罕,要不我把你介紹過去?”“嘿嘿,胖爺我倒是愿意啊,只可惜人家秦小姐不樂意,掌柜,要我說,你要不就從了那刁蠻小妞,能夠借助秦家的勢力,對我們斗門,那絕對是百利無一害……”

            牛建國說得不錯,我要是真成了秦若萱的丈夫,以秦天虎寵溺女兒的性格,肯定會把秦家的全部資源都投在我身上,那個時候,斗門壯大肯定就容易多了。但現在的我,對秦若萱還真沒有過多的男女之情,沒錯,她是長得好看,可我見過的漂亮女人也不少,相比于一見鐘情,我更相信日久生情。

            約莫著十幾分鐘后,秦若萱領著秦天虎走了出來。秦若萱已經恢復了平靜,反倒是秦天虎一雙眼睛直盯著我,喃喃道:“你這小子身上有什么魔力,居然能這么吸引我女兒?!蔽夷X子一愣,沒明白秦天虎話中的意思。但很快,秦天虎拍了拍手,沖外面待命的秦家高手道:“秦十三,秦十四,進來!”

            秦天虎話音一落,立即就有兩個年輕男子走了進來,一瘦一胖,兩個人身上皆是散發著一股不凡的氣息,顯然都是高手。秦天虎瞇著眼,道:“小子,剛才我女兒求我,說是讓我幫你一把,我聽她說,你自己創了個門派?”我恍然大悟,點頭道:“是的?!?br>
            “有這雄心壯志,倒也算是個男人,你救了我女兒一命,我秦天虎投桃報李,就送你兩個人!”秦天虎指著進屋的兩個人,這兩人從進來到現在,一聲不吭,臉上毫無表情變化?!斑@個瘦點的,叫秦十三,這個胖點的,是秦十四,他們從小都是孤兒,是我在路邊撿回來的,對我最是忠心,今天我就把他們兩個送給你,如果三年后,你還沒能闖出一番事業,那他們兩個人就得還給我?!鼻靥旎⒌?。

            我目光一凝,在這兩個人身上掃了一眼,頓時心頭大喜。這兩個人的身手絕對不簡單,一看就是平素刀頭舔血的人物,我估摸著他們的本事,絕對比牛建國和武大勇他們倆只強不弱,唯一不好的,便是話少。我抬起頭,迎上了秦天虎的目光,朗聲回應道:“如果三年后,我闖出一番事業來了呢?”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