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96章(1 / 5)

            徐天磊他們點了點頭,這些天在和陳舒云的相處過程中,他們的這位隊長展現出了和往常完全不一樣的性子,戰場上的英姿颯爽決策果斷和平日里的害羞形成了巨大的對比,平添了另類的魅力,他們不知不覺中就對這個在戰斗中冷靜決策的女生產生了敬佩和服從。

            有關娼門這個行當,曹德雖然不像古代清流那般聞之作嘔,但絕對談不上喜歡。再者,他所要考慮的問題很多。曹記產業,無論是眼下的火鍋城也好,或者是即將建起來的醫院也罷,一但與“娼家”這兩個字扯上關系,那就再也別想清凈了。

            這幾乎是個死局,就漢末這種偏于清流的氛圍而言,一個女子的貞潔,幾乎等同于她的一切。大家所能記住的,不是你多么有能力,也不是你多么有野心,只能是這么一句話:蔡貞姬,曹氏產業的大掌柜,醉花樓里的老鴇,一群妓子的頭兒!

            蔡貞姬點了點頭,“二爺只管考慮,小女子既然認定你了,就不會后悔。小女子也知道,自己是娼家,是老鴇,原本是不配跟著二爺的。但話說回來,這世上的女子誰愿意往青樓里鉆?誰愿意往淤泥里拱?二爺,我知道你的擔憂,只要能洗去老鴇這層皮,我什么都愿意干?!?br>
            眼看著遮掩不過去,蔡貞姬便緩緩站了起來,冷冷的盯著楊修道:“楊修,昨日晚間,你與我家二爺對賭輸了,欠二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巴掌。二爺本想與你交好,就沒提這事。誰知你不僅不識好歹,還派人攔住宋小寶,狠狠的打了他一頓。二爺讓我過來,先扇你三個耳光,讓你長長記性!”

            一聲悶哼,蔡貞姬直接被踢飛出去。她撞在了亭臺邊緣的欄桿上,脊骨都快斷了??蓷钚捱@一腳下手實在是狠,哪怕撞在了欄桿上,力道仍是不減。蔡貞姬身子一歪,又從亭臺邊緣給掀了出去,在石頭上跌跌撞撞滾了好幾圈后,噗通一聲掉進了水里。

            蔡貞姬從池子里緩緩走出,重新來到亭臺之中,連頭上臉上的泥水都顧不得擦,盯著楊修再次質問道:“楊修,你欠我家二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巴掌。二爺讓我過來,先扇你三個,讓你長長記性!剛才已經打了兩個,還差一個!”

            楊修突然變得有些驚恐,他發現,蔡貞姬瘋了,這個女人真的瘋了。自己那一腳,已然用盡了力氣,都把她踢到水池里去了,跌出了好幾丈遠。尋常人等,早該被踢得動彈不得??蛇@瘋女人仍跟個沒事人一樣,哼都不哼一聲,爬起來就往自己這邊走。

            只是這種走法也十分辛苦。若是左手捂著肚子,右手拄著樹枝,她便走不動路。若是不捂著肚子,雙手拄著樹枝,小腹中傳來的劇痛更讓她難以忍受,她還是走不動路。短短四五里的路程,來時不過用了兩個刻鐘,回去的時候竟然花費了兩個時辰。

            “他死了,姐姐開心才對,怎么會傷心?弟弟你問姐姐這道業怎么來?其實也簡單,姐姐的祖上,就是曹操麾下的摸金校尉,咯咯,我那群老古董祖先,定了什么傳男不傳女的規矩,但沒想到到了我老頭子那一代,就生了我這么一個女兒?你們猜怎么著?”

            “日子也就那么過了,后來我那老頭子得了肝癌死了,我那丈夫得了我蘇家的摸金道業,就將我帶在身邊并與一隊他的朋友一起去一座唐墓,但沒想到,就在那唐墓里,我們遭到了機關和粽子,最后被捆在一處死陵,斷水斷糧……”

            看到我臉上有些古怪,蘇錦忽然微微一笑,美眸中重新流露出了幾分媚意,她肆無忌憚的湊過來,在我耳邊吐氣如蘭道:“好弟弟,別怕,像你這樣的小鮮肉,姐姐還舍不得下手,你要是信守承諾,真把血羅盤送給姐姐,到時候,姐姐讓你包1養些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倒斗該用的工具和干糧,我都放進了背包里,下車后,蘇錦還不忘從她的后車座里,拿出了她的洛陽鏟,我仔細看了下,那洛陽鏟的設計與一般用的有些差異,它的底刃整體是斜坡狀,最下面還掛好一些尖銳的跟刺,看樣子,這把洛陽鏟不止能挖土,殺人更是把利器。

            那是一塊刻著銘文的青石板,我們喊作墓蓋子,這玩意在唐朝以前的陵墓比較常見,一般那些陵墓設計好,封死之后,都會在墓口放上一塊石板蓋住,甚至一些有錢的貴族,用純金純銀來打造這個墓蓋子的也有,以展示自己的身份。。

            “我感覺,諸葛亮在山頂上栽黃皮果樹,應該不止是他妻子喜歡吃這個原因,我聽老人說過,這世上有些東西,容易通靈性,就像動物里的猩猩猴子,不但壽命比其他的動物長,智商也很高……我想,這黃皮果樹,應該也算是容易通靈的一種存在,要不然,諸葛亮也不會耗費那么大力氣填土造山,還栽了這么多的黃皮果樹?!蔽业?。

            后來祖宗擔心被魏國皇帝怪罪,所以逃到了一處無人認識的地方,隱姓埋名,但關于血羅盤的傳聞卻一直沒停下來過……這些,也是我在祖宗遺留下來的書冊里看到的,只可惜我那些父輩爺輩們,雖然知道月英墓在這,卻沒一個敢來的?!?br>
            我低頭看去,只見蘇錦的雙手已經被樹根捆住,至于她腿上的那一條樹根,更是竄進了大腿里面,再看看蘇錦那張原本精致的小臉,已然面色如血,她咬著嘴唇,想要自己不吭聲,可她的身體,卻在不由自主的輕輕顫抖著,連帶她那雙媚眼,也多了幾分迷離之色……

            折疊刀依舊鋒利,我用手指撥開蘇錦胸口上的第一條根須,這一條勒得有些緊,不得已,我只能先用手指墊在蘇錦的胸上,卡出一些空隙,再用折疊刀輕輕隔斷,要不然,已折疊刀的鋒利程度,一不小心就能將蘇錦那胸口劃開一道口子……

            我看向主墓室的最里面,在那里,靜靜擺放著一口簡單的棺槨,從那顏色上可以分辨得出,棺槨應該也是取材于黃皮果樹,棺槨上還披著一件打滿補丁的披風,雖然年代久遠,但卻依稀可以感受得到這都是一針一線精心縫制出來的。

            在幾道陌生的身影中,我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是那冷小欣,此時她面無表情的盯著我,在她身旁,那幾個同伴全都是清一色的女子,看長相,還都挺不錯的,只可惜那眼神那表情,都太冷淡了,搞得我像是欠了她們幾百萬似的……

            蘇錦點點頭,道:“不錯,這是曹操給手底下盜墓者設下的最高職位……另外,在曹操之前,另外一個冷家的人,曾為董卓的秘士,叫做冷樾,就是他,幫助董卓在千古帝都洛陽連倒十八座帝王陵墓,然后一把火將洛陽燒成了灰……”

            “不錯,他們都是冷家之人,再后來,例如唐朝安史之亂的安祿山、宋朝靖康之恥都有到冷家的人,他們要么不現身,要么一現身就是戰亂天下……到現在,冷家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雖然很少人能知道他們在哪里,但對于那些老盜墓者來說,冷家,是一個不可以招惹的存在?!?br>
            【作者題外話】:有書友說,雞蛋想錢想瘋了?靠寫重復章節騙錢?抱歉,雞蛋真沒這么干過,我剛檢查了一遍,在前面有一個章節是重復了,仔細一想,應該是我上傳章節時,不小心復制了兩遍,所以導致那個章節里多了兩千字,在這里深感抱歉,雞蛋已經改回來了。。

            老光一看,頓時眉開眼笑,道:“嘿嘿,這放逐山呢,其實它是不止一座山,它是由無數的連綿山脈和叢林組成的,而它這個名字的由來,是那是因為在我們歷代歷朝,會將那些罪犯放逐到那里,尤其是周商時期和明朝那會,據說就放逐了上十萬罪犯,后來也就有了這個放逐山的名字……”

            下午時分,酒足飯飽的我剔著牙,觀察著人來人往的樓下,發現這些人的服飾都挺有特色的,看樣子應該都是一些少數民族,而且這里的美女雖然不多,但一個個眉清目秀也挺天然的,沒有城里女人的那種濃妝艷抹,但唯一的缺憾,就是她們身上衣服穿太多了,連截小腿都沒露出來……

            掌智和尚聽得長吁短嘆,至于周小舍則忍不住罵娘,說自己失算了,那一天晚上,他連冷小欣的手都沒摸著,最后稀里糊涂就被迷昏了過去,等再醒來的時候,已是光著屁股躺在了地上,最后,還是第二天那旅館老板娘打掃衛生時發現才叫醒他的……”

            周小舍露出幾分嘚瑟的神色,道:“當年諸葛亮死的時候,劉備的兒子,也就是那什么阿斗皇帝,按照諸葛亮的遺言,派了四個大漢扛著諸葛亮的棺材一路南行,說是什么時候繩子斷就埋在哪里……但后來,那繩子一直沒斷,四個大漢為了偷懶就將棺材隨便丟在半路上,也就是現在這個地方,嘿嘿,沒想到的是,四個大漢臨走前,卻看到諸葛亮的棺材,被一伙不知名原始部落的人抬走了,但在起棺的時候,天空突然變得電閃雷鳴,龍嘯四野,所以,這里也就被命名為了龍鳴縣……”'

            “傳聞,那些帶走諸葛亮棺槨的人,就跟野人一樣,身上只裹著一條破布,手上拿的武器,也是一些木棍和弓箭,他們臉上抹著奇怪的圖案和顏色,根本就不像是生活在附近的人,倒像是山里的那些原始部落,后來,縣志上有記載,這些人帶著諸葛亮的棺槨,一路南行……”

            “我也是聽說的,傳聞在放逐山那一帶生活著幾個原始部落,其中就有諸葛亮源來的那一脈,還有,這些年來也有一些膽大的旅游愛好者和探險者進入過放逐山,但就沒有一個活著回來過……所以幾位老板,我希望你們能多考慮考慮,要是你們想去別處,我老光立馬就帶你們過去,可要去果敢和放逐山,那老光真接不來這個活……”

            我不禁皺眉,看樣子,這還真不是錢的問題,果敢那邊現在是戰亂,可以算是人禍,但放逐山那一塊,那可就是一個真正的險地,想想從商周開始到明朝,足足十幾萬的罪犯都被流放驅除在那里,最后存留下來的寥寥無幾,可見,這放逐山的恐怖,絕非空穴來風。。

            喝酒中,我和周小舍一邊給老光灌酒,一邊有意無意的從他嘴里套問著這個關于放逐山和妖龍嶺的事情……至于掌智和尚,在連續拒絕了老光的幾次敬酒后,他默默地坐到一旁念起了經文,說是為我們今天吃的動物和釀的酒超度……

            掌智和尚的奇葩我見識過的,當下也不理會他,只是讓我感到古怪的,經常在我面前說不喜歡男人喝酒的蘇錦,卻在這會一個勁的勸我多喝點虎鞭酒,而在聽旅館老板說他們當地男人最喜歡喝的豹鞭酒有壯陽作用時,她又笑盈盈地給我要了一瓶最貴的豹鞭酒,一雙美眸,直接往我身上掃……

            一眼望去,在果敢這邊的橋下,滿目盡是帳篷和臨時住所,我不免有些好奇問起了開車司機,他介紹說最近果敢戰亂,這些帳篷和臨時住所,都是那些避戰的難民搭的,現在果敢就是這么個情況,里面的人很難出來,而外面的人要進去更難,除了過關檢查外,更要注意的,是外人進入果敢之后,該如何自?!?

            什么族仆,意思很簡單,那就是這個冷家在東漢以前,世世代代都是給別人家當仆人的,至于為什么在東漢之后,翻身把歌唱,我想除了他們獲得了董卓曹操的看重外,肯定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原因,畢竟,要被人看重,首先得有本領,而冷家世代為仆,這本領又是哪里得來的,那就得問問他們自己了……

            這些難民大多面帶菜色和恐懼,而除了他們之外,偶有一些年輕男人們三五成群,往往會尋覓到落單的難民,然后上去就是一通搶1劫,有些要錢的還好,而有一些還盯上了難民當中的妙齡女孩,他們手持棍棒菜刀,一邊嘻嘻哈哈的將妙齡女孩拖到附近的草叢,一邊威脅著來往的難民。

            大路有難民,而在小道,卻稀稀疏疏落著一些尸體,不少貓頭鷹從天空俯沖下來,爭相恐慌的享用著那些尸體上的腐肉,它們最喜歡的,便是尸體臉上的肉,最是稚嫩,它們也格外喜歡吃尸體的眼睛,往往那些尸體十有八九,肉還在,眼球卻被貓頭鷹給啄了。。

            “幾位老板,等下我可就不進去烏瓦村了,你們自求多福,還有進去之后,你們千萬要注意,忍一時風平浪靜,那進去烏瓦村的,都是狠角色;里面逃犯云集,指不定路邊哪個乞丐,可能就是殺了十幾口人逃去那里的,還有,別多管閑事……”

            偶有一些本就輸得一干二凈,卻又耐不住酒館老板娘風騷誘惑的酒鬼,在喝完酒與老板娘調完情后,買單卻又一毛錢都拿不出來時,那老板娘立即就跟變了個人似的,陰冷的一哼,酒館里頭立即就有一伙人殺氣騰騰的沖出來,將那吃霸王餐的賭鬼就地暴打一頓,再丟到路邊去……

            每一間平房門口,都擺著一條長板凳,上面要么坐著一兩個衣著暴露,眉目傳情的年輕女人,要么就是坐著好幾個叼著煙,一臉猥瑣的討論著進去之后要用什么姿勢的酒鬼賭徒,對于他們來說,格子間里面的那張床和年輕女人,只不過是他們用來打發無聊時光的小樂趣。

            一眼看去,一排破舊的平房,愣是被分成了數十個狹小的格子間,里頭是床,外頭則是一條遮人耳目的簾子,至于這些格子間的主人,則用她們那年輕的肉體,熟練的向路邊來往的酒鬼賭徒拋著媚眼,雖然動作中帶著無限誘惑,可她們的眼神里,卻分明流露著無盡的麻木不仁……

            有因為吃了霸王餐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賭徒,也有為搶劫一個長得漂亮一些的妓1女而打得頭破血流的酒徒,甚至,我還見著不少醉醺醺的人一不小心就掉到了路邊的臭水溝里,面朝底下后就沒再爬起來過,但路上的行人,對此卻視若不見,似乎對于他們來說,烏瓦村哪天不死人了才是真的不正?!?br>
            熱鬧到底結束,酒館又恢復了平靜,一眾酒鬼轟然散去,而剛才站在角落里看熱鬧的酒館老板娘則扭動著水蛇腰湊了過來,一張濃妝艷抹的老臉上,硬是擠出了一抹掐媚的表情,沖我連連暗送秋波,弄得我雞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

            周小舍黑如葡萄的眼珠子轉了轉,猥瑣道:“哎,小道對這個年紀的小姑娘最沒興趣了,不好哄又要教育,有時候在床上做點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你一打小姑娘的屁股,她還得問你干嘛打她屁股,不像那些有夫之妻,你一拍她的屁股,她就自覺擺好了姿勢……”

            其中隨著李子虎一死,他的十三號賭堂被烏瓦村其他勢力給瓜分了,這李子虎的賭堂下,可藏著不少錢,當時我和周小舍走得急,倒也沒有去看下面的錢,后來聽酒館老板娘說,這李子虎在賭堂下面好像是藏了千把萬的現金,花花綠綠的各個國家的紙幣都有。

            不過因為這千把萬我們一分沒拿,烏瓦村里卻流傳出了另外一個口口相傳的消息,說我和周小舍之所以殺了李子虎沒拿錢,那是因為我們看不上這千來萬的‘小錢’,說是我們大有來頭,背后有大勢力,所以才敢在烏瓦村里殺人……

            沉默了幾分鐘后,就在我以為老賈不會回答這話時,他卻深深嘆了口氣,聲音沙啞,眼中流露出一抹追憶的神色道:“放逐山?呵呵,人們都說那是不祥之地,可當年我并不信……為了錢,我自告奮勇,領著一伙盜墓者出發,到還沒等到了那里,就死剩下我最后一個人……”'

            沉默了幾分鐘后,就在我以為老賈不會回答這話時,他卻深深嘆了口氣,聲音沙啞,眼中流露出一抹追憶的神色道:“放逐山?呵呵,人們都說那是不祥之地,可當年我并不信……為了錢,我自告奮勇,領著一伙盜墓者出發,到還沒等到了那里,就死剩下我最后一個人……”

            “搞什么,現在說不行嗎?小道還真就不信了,這不就是走山過嶺嗎?能有多玄乎,難不成,還能難過那什么長白山大興安嶺的……”周小舍滿是不屑道,走南闖北的,也知道華夏之地上,最讓盜墓者心生向往,卻又無比畏懼的地方,莫過于長白山和大興安嶺。

            “呵呵,放逐山不同于長白山和大興安嶺,放逐山是十萬逃犯被放逐的地方,那些人都拼了命想要離開放逐山;而長白山和大興安嶺不一樣,這都是天賜之地,無數的帝王將相,都夢寐著自己死后能在那里占有一墓之地,生為人杰,死后亦要為鬼雄……”老賈如是道。

            至于長白山的傳說那更多了,天池、野人部落、還有一個讓許多盜墓者心生向往的懸棺,據說在長白山的極高之處,有一口懸在崖邊的棺材,它只有在落下鵝毛大雪之時才會現身,但長白山那邊常年積雪,一旦下起了鵝毛大雪,隨時都會有雪崩的情況,盜墓者們再神通廣大和勇敢,也扛不住這大自然的力量。。。

            周小舍和掌智和尚打小是一起長大的,只不過后來一個被送去當了和尚,一個則跟上了一位專門坑蒙拐騙的道士,如今兩人一對比簡直天壤地別,一個話少,卻又眉清目秀得跟個小姑娘一樣,一個則跟個話癆似的,要是再給他一瓶酒還能把月亮吹下來……

            周小舍還告訴我們道,和尚的這雙耳朵確實不簡單,在小時候,他們偶有一次和其他小伙伴去河里游泳,但那一次,掌智和尚說什么也不讓周小舍下水去,周小舍問是為什么,和尚說水里有人在說話;一開始周小舍還不相信,可沒多久,等他看見那幾個下水游泳的小伙伴一個都沒上來時,他就徹底信服了。

            帳篷外,夜色漸深,山里的風,一到了半夜萬物寂靜時,吹得格外來勁,好在帳篷的質地不錯,幾個大老爺們擠在一起,頓時鼾聲大起,尤其是老賈和周小舍這兩個人的打鼾聲,一個好比晴天炸雷,一個猶如撼天動地,兩種截然不同的鼾聲,一唱一和,你一方剛消,我一方又響起,配合得天衣無縫,簡直絕了……

            “不,鬼可以隨時出沒任何地方,但它不行,它只能存活著在山嶺之中……”老賈壓著聲音,話鋒一轉道:“當年我帶那伙盜墓者進來時,一個個的身手高強,但在這山?的手下,卻死了足足五個人,幾乎每一天晚上,都會有一個人死去?!?br>
            山?在瘋狂掙扎,而且讓我吃驚的是,這玩意好像會變身術一樣,一下子一個模樣,剛才還是那風騷女子模樣,結果轉眼間又變成了一個乖巧少女的樣子,然后再接著變化成另外一個漂亮女人的模樣,并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感覺。。

            按照老賈的推斷,今晚上這個山?肯定是會來的,昨晚上它吃了那么大的一個虧,懷恨在心前來報仇那是必須的,而我要做的是,就是呆在這里,盡量的拖延山?,給老賈爭取足夠的時間,讓他可以找到山?的尸骨,從而毀掉之后,山?自然也就存活不了……

            牛鼻子還好說,吊兒郎當的,老賈你要就要;但和尚是會念經的,昨晚上也正因為有他及時趕來念了那么一段什么大乘經法才嚇跑了山?,今晚你要是再帶走,那就我一個純爺們外加蘇錦和阿悄她們倆個,危險系數直接就飆升了……

            “傻丫頭,遺腹子就是遺在肚子里面的孩子啊,比如說,你先生要是今晚死翹翹了,但他等一下要是獸性大發將你給欺負了,那你以后懷上的孩子,就叫遺腹子了……你要是還不懂,就讓你先生好好給你探討解釋,他肯定知道?!碧K錦壞笑道。

            蘇錦的身材本就極好,上半身波濤洶涌飽滿如東北大饅頭,下半身修長白皙似山東白面饅頭,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一個勁的說往上,結果等我的手一碰著她的大腿處,她頓時身體輕輕一顫,媚眼如絲,竟是忍不住發出了一道愉悅的嬌喘聲。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