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24章(1 / 3)

            三百多萬大錢,一貫一千,一口箱子能裝一百貫,這就得整整三十口箱子。不弄個倉庫,你都放不下!而且,曹德一分力沒出,是王家老貨千里迢迢的從范縣趕過來,哭著求著把錢往自己兜里送、往自己嘴里塞。你不要人家還跟你急!說你瞧不起他!

            曹昂笑著去了,不多時,就帶著曹德走了過來。他把曹德往座椅上一按,笑道:“二叔,你今天是哪都去不了,老老實實的呆著吧?!彼怀鰣?,席間的氛圍瞬間熱鬧起來。荀攸、楊修幾個,許褚、典韋幾個,全都笑著喊著圍了過來。

            幾人站在曹德身側,扯開了嗓子問道:“二爺,你倒哪去了?怎么現在才過來?”“二爺,今晚上咱們兄弟一定要好好喝幾杯!不醉不歸!”丁夫人、卞夫人兩位,眼見眾人全都“二爺,二爺”的喊個不停,頓時驚得一片震駭。尤其是丁夫人,更是瞪大了眼睛,指著曹德問道:“老二,老二什么時候有這能耐了?連荀攸、楊修都叫他二爺?他這面子也太大了!”

            曹昂笑了起來,表情既嘚瑟又驕傲,“母親,不過是些小場面,不值得大驚小怪。你如果哪天有空,孩兒陪你去一趟醫院。到了那地方,你才真正要大開眼界呢!”丁夫人將信將疑,心里嘀咕道:醫院而已,不就是看病治病的地方,有什么奇特的?

            眾人落座之后,曹洪與夏侯淵款款走了過來,府中這場酒宴,正式拉開了序幕……------------第87章 騎馬射箭與騎箭射馬的區別因為人數太多,客廳里坐不下,曹洪就把大伙安排在院落之中。美人佳麗,彩燈紅燭;流觴曲水,絲竹歌舞。院落中笑語連連,歡聲陣陣。偶有涼風吹過,搖曳的火光便如同天上的白云,在明月的映照下,盡情的釋放開來。

            曹德坐在最中央的位置上,他右手處是曹洪,左手處是夏侯淵。曹操、丁夫人、卞夫人在旁邊陪著,李氏、丁氏、蔡貞姬在下首伺候著。院內其他席位,則按照尊卑、主次等順序,眾星捧月般圍成了好幾圈,儼然把曹德當成了這次宴會最重要的客人。

            尤其是曹洪、夏侯淵,剛入席就坐在曹德兩側,一會兒端著酒杯說對他如何如何感激,一會兒又長吁短嘆的說自己怎么怎么幸運。酒宴還沒開始,二人上去就把曹德灌了個暈頭轉向,每人少說也得喝了三四壇??刹芎檫€是覺得不夠盡興,他伸手叫來曹震,指著曹德吩咐道:“今晚,你二叔既然來了,一定要讓他吃好喝好!喝個過癮!喝個痛快!曹震,你幫為父盯緊了,若是你二叔能站著撒尿,我拿你試問!”

            曹震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道:“父親,您放心!別說我二叔能站著撒尿,他能掏出鳥來,就是你兒子我招待不周。你拿鞭子抽我!”曹洪滿意的點了點頭,端起酒壇,給曹德滿滿的倒了一大碗,開心的嚷道:“老二,喝!”喝喝喝,喝尼瑪,我掏都掏不出來,尿褲子里???

            曹德一臉無奈的笑道:“洪哥,差不多了,再喝下去我就要出丑了?!辈芎閳A眼一瞪,叫道:“剛剛開始,怎么就差不多了?怕什么!這是在自己家,你洪哥的家,出點丑又能怎樣?再說了,這里除了你大哥,你侯哥,其余的都是你嫂子。自己人,沒事!”

            曹嵩又不樂意了,白了他一眼,叮囑道:“哪能這么快,羊肉不是這么吃的。小火慢燉,得燉個個把時辰。大火熬煮,也得等個頓飯功夫。你開酒樓的,不能什么都不懂,一點常識也沒有……”他一邊教導曹德羊肉如何吃,一邊忍不住嘗了一口。

            只一口,只吃了一口,曹嵩就此把嘴閉上,再也不說話了……------------第22章 食客爆滿!這等鮮美的滋味,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怎么羊肉還能這么吃?只需輕輕一涮,撈起來蘸點料汁,竟然能迸發出如此美味!曹嵩一片接著一片,根本就停不下來。

            幾名老伙計見狀,也是喉頭大動,紛紛拿起筷子嘗了嘗?!班搿?,燙燙燙?!币驗槌缘奶?,忘了羊肉是從滾沸的鮮湯中撈出來的,一名老伙計忍不住吐了吐舌頭。不過,燙歸燙,可這羊肉卷的滋味真的美妙異常、回味無窮。他也顧不得那么多,將滾燙的羊肉整個吞下去后,又去撈第二片。

            “曹嵩老弟,你不是說羊肉不熟嗎?怎么吃著這么好吃?”曹嵩老臉一紅,頓時尷尬起來。尤其是聯想到剛才的自己,竟大言不慚的指導曹德羊肉該怎么吃,他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丟人了??!不過話說回來,他曹德再怎么說也是自己的崽兒,沒多大關系。

            幾人一片接一片,一盤接一盤,轉眼間將架子上的七八樣菜色全都吃完了。曹嵩拍了拍肚皮,沒吃過癮,就對著曹德擺手嚷道:“去去去,給你這幾位叔叔大爺再上幾盤。尤其是那個羊肉卷,多弄點。嘿,還真是不錯?!币幻匣镉嫾泵μ痤^來叮囑道:“我喜歡冬瓜片,來兩盤冬瓜片?!?br>
            “我喜歡茼蒿,給我弄兩份茼蒿?!边@幫饕餮老貨們,剛才還矜持的跟個大姑娘似的,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這會兒全都吃的滿頭大汗、嘴角流油。坐在曹嵩旁邊那位頭發灰白、留著山羊胡子的老頭,甚至趁著這個檔口,舀了滿滿一大碗火鍋底料,喂他孫子去了。

            一邊喂還一邊煞有介事的告誡道:“孫兒,這是羊湯,最有營養。你多喝點,喝了羊湯能長高?!辈艿庐敃r就被驚出一身冷汗,拿火鍋底料喂孫子,您老還真是疼他!不多時,羊肉卷、冬瓜片,茼蒿、豆皮等菜品再次端了上來。眾人見狀,也顧不得喝湯了,紛紛拿起自己最愛吃的菜式,拼了命的往里倒。

            那位正端著火鍋底料喂孫子的老頭,直接把碗往旁邊一丟,也不管他孫子了,扯著袖子就往熱鍋里撈,撈到什么吃什么。這等大伙齊聚一堂、面對面聊天喝酒的吃法,既新鮮又熱鬧,而且極有氣氛。幾名老貨一邊猴急的涮菜撈菜,一邊舉起酒杯碰的咣咣響。

            幾杯酒下肚,那氣氛就更融洽了。大家都是老熟人,平時宴飲聚餐時,一人一張桌案,隔了有八百丈遠,哪怕兩人私底下關系再好,也是鞭長莫及??涩F在不一樣了,大伙挨個坐著,一抬頭,對方牙縫里塞的肉絲都看的一清二楚,關系自然就更近了。

            曹嵩舉起酒杯,輪流敬了一個遍,這才嘶哈一聲,大呼過癮。只可憐他們帶來的那幾個小孫子,一人捧著一碗羊湯從頭喝到尾,愣是沒人去看一眼……那些站在門外瞧熱鬧的路人也熬不住了,走進酒樓,看了看曹嵩面前的火鍋,問道:“掌柜的,你這是什么菜?”

            掌柜的還沒開口,曹嵩便大著舌頭,搖頭晃腦的嚷道:“火鍋,這叫火鍋!好吃的很!”曹德噗嗤一聲樂了,瞧了瞧老爺子憨態可掬的蠢樣,忍不住笑道:“德行,一點酒品都沒有?!彼尰镉嬋フ泻艨腿?,自己則走到一眾老頭面前,問道:“老爹,你行不行???兩杯貓尿就倒了?”

            曹嵩臉一橫,叫道:“誰不行了?我酒量好著呢。來來來,你和昂兒都過來,我給你們介紹介紹?!彼沂执钤诓艿录绨蛏?,左手指著其中一個胖子道:“這是你二伯父曹旦,咱本家的,曹洪他爹。你二伯父一直在外面經商,說起來,你還沒有見過?!?br>
            曹旦?怎么聽著跟操蛋似的。真不知道他爹怎么起的名……曹德臉上流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盯著那胖子看了許久,最后一個沒忍住笑了起來,“侄兒見過操蛋伯父?!辈艿┐鬄榫狡?,急忙解釋道:“賢侄,你說錯了。我這個旦,是元旦那個旦,不是操蛋那個蛋?!?br>
            曹德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道:“侄兒明白了,二伯父是圓的那個旦,不是操的那個蛋?!辈艿┠樁季G了,急的跟熱鍋上螞蟻似的,連忙辯解起來。身后曹昂早就憋不住了,捂著肚子哼哼哈哈,差點沒笑的背過氣去。眼見著說不清楚,曹旦誒的一聲重嘆,也不管了。

            真想不到,這王朗居然是他老爹的好朋友,二人還有兄弟之誼。曹德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施禮道:“王司徒,這邊有禮了?!辈茚詳[手道:“他現在是諫議大夫,不是司徒。不過,叫官名有些生分了,你就叫他一聲叔父吧。王氏一族是山東大族,王朗在族里排行老八,是他們宗族的元老之一?!?br>
            王朗,排行老八,王八叔?怎么古人的稱呼都如此清奇文雅?而且,他來自山東王氏一族……臥槽!曹德下意識的問了一句:“王八叔,那山東兗州王氏,與你是什么關系?”王朗捋了捋胡須,見他孫子碗空了,又給添了一大碗火鍋底料,“兗州范縣王氏,正是我的本家?!?br>
            真是臥了個大草!曹德半個月前,趁天子遷都之際,打了個信息差,弄了他們幾百萬錢??伤睦锵氲?,這山東王氏竟然是王朗的族人!回過頭來,看了看曹昂,這小子也是一臉驚覺。曹德急忙笑道:“那個,你們先吃著,我去忙了。有空咱們再聊?!?br>
            此時,大廳里已經坐了七八桌。眾人看曹嵩他們勾肩搭背、推杯換盞的,吃的十分熱鬧,都想試一試,圖個新鮮。而火鍋這種東西,無論男女老少、口味咸淡,只要吃過一口,基本上就再也把持不住了,尤其是對餐飲文化相對比較匱乏的古代而言。

            只片刻功夫,原本還空無一人的大廳,轉眼間就坐的滿滿當當。吆喝聲,劃拳聲,談天說地的,喝了酒吹牛皮的,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為這座許都城里唯一一家火鍋城增添了許多色彩。王掌柜站在前臺旁邊,驚的下巴都快掉了。在他的預料中,一座新的酒樓開業,哪怕是找十幾二十幾個托兒,上座率也不會太高。而火鍋這種新鮮玩意,常人聽都沒聽過,生意能好到哪里去?

            可事實擺在面前,開業第一天,只擠擠眼的功夫,食客就瞬間爆滿!這等盛況,他這大半輩子都沒見過……------------第23章 乖乖排隊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對于許都城的達官顯貴們來說,豐富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國舅董承,司農王邑,太常楊彪,少府孔融,在與小皇帝劉協拜別后,不約而同的聚在了一起,向許都城最繁華最熱鬧的地方走去。

            幾人祖祖輩輩都是漢臣,又都是小皇帝的心腹,所以經常在一起宴飲閑談。當然,他們對待曹操的態度也出奇的一致:全都瞧不上!等走到僻靜地方時,孔融甚至指著曹府的方向罵道:“他曹操算什么東西,不過是閹黨之后,仗著那死太監曹騰的勢才發了跡??扇缃?,這狗賊竟敢軟禁天子,真是好膽!”

            楊彪被他嚇出一身冷汗,左右看了看,連個路人也沒有,就急忙警示道:“北海先生,噤聲!你這話如果傳到曹賊耳目中,怕是要惹來殺身之禍?!笨兹诶浜咭宦?,“殺身就殺身,你當我怕他么?”之后就悶頭葫蘆一樣,不敢繼續說了。

            董承嘆了口氣,說道:“咱們今天出來,只是喝酒,不談政事,幾位都不要亂說話。楊老弟,你對這一帶比較熟,可有什么上好的酒樓、飯莊推薦?”楊彪一陣苦笑,搖搖頭道:“幾位老哥又不是不知道,許都這地方,三寸地皮這么大,和洛陽、長安怎么比?哪有什么上好的酒樓?若是湊合著吃,也有一家說的過去的,可惜半個月前被人亂改一通,眼下估計是不成了?!?br>
            “哦?亂改一通,怎么個改法?”董承來了興致,追問道??兹谧盥牪坏门c曹操有關的人或事,哪怕是曹操的兄弟,他也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一聽楊彪說這小子竟然把鍋臺放在大廳里,當時就冷嘲熱諷起來?!八鞘莻€傻子?跟他爺爺曹騰一樣,缺了點東西?”

            楊彪笑道:“要不,咱們去瞧瞧?”孔融第一個舉雙手贊成,“走,瞧瞧這二傻子去!”一行四人走街串巷,終于來到平安大街。還沒到地方,就遠遠的看見十字路口處,酒樓內外燈火通明、人影幢幢,不知有多少人都在外面站著,看模樣還挺著急。

            四人心中好奇,忍不住加快了腳步。剛剛走近,就聽到陣陣歡歌笑語聲。與此同時,一股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直入肺腑??兹诖鬄檎痼@,擠過人群,探頭探腦的往酒樓里一看:好家伙!大廳里里外外,滿滿當當的全都是人!他當時就傻眼了,楊彪剛才不是說不成嗎?怎么這酒樓的生意這么好,開業第一天就全場爆滿?

            孔融悶悶不樂的退了出去,瞥了瞥楊彪,沒好氣的道:“楊老弟,你過來看看……”楊彪看了一眼,也感到十分驚訝,正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酒樓的伙計已經笑呵呵的跑了過來?!跋壬愫脷g迎光臨,請問需要什么服務?”伙計連珠炮一般,氣都不喘一下,得得得一口氣說了下來,倒把楊彪給嚇了一跳。尤其是最后“服務”那兩個字,更是拖長了音節,讓人氣的想揍他一頓。

            楊彪沒怎么聽明白,反正就是歡迎他們的意思,也就不愿追究,指著酒樓里的人群道:“你們這怎么這么多人?”伙計笑道:“這位貴客,你們是來吃火鍋的吧?請在外面排隊,等叫到了你們,你們再進來?!迸抨??生平第一次聽說,他楊彪去吃飯還得排隊。他可是朝廷里的太常大人,外面還站著國舅爺、北海相、大司農幾位重臣,你這酒樓多大的能耐,敢讓他們在這里排隊?

            楊彪臉色一沉,即刻就有些不高興了,“去,把你們東家叫來。就說國舅爺、大司農他們來了,讓那小子出來迎接一下?!被镉嬓K嘖有聲,“爺臺,我們東家說了,若是有人想來吃火鍋,就得老老實實的排隊。小人可幫不了你?!?br>
            說完,打了個拱,扭頭走了。他拉著幾人正往里走,忽然,董承立馬停了下來,沖著人群中正在排隊的一名男子驚呼道:“伏完兄,你、你怎么在這?”伏完也是國舅爺,與董承不同的是,伏完的女兒是皇后,董承的女兒只是嬪妃。因此,他比董承整整高了一頭。

            伏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和相爺來吃個火鍋,眼下正排隊呢?!薄跋?,相爺?”幾人定睛一看,正見伏完旁邊有個精神矍鑠的老頭,不是司徒趙溫還能是誰?董承腿都快軟了,急忙抬手施禮道:“司徒大人,您也在?”趙溫擺手笑道:“聽王朗說,這里有個什么火鍋,味道極好。我便來這里走了走。吃了一頓,確實不錯,便約了伏完兄一起過來嘗嘗,馬上要排到我們了。你們也是來吃火鍋的嗎?”

            董承臉色黢黑,后半句壓根就沒聽進去。他曹德是皇帝老子咋的,怎么大漢的丞相、當今的司徒大人,來他店里吃飯還要排隊?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董承怔怔愣愣,一個屁也崩不出來。傻站了片刻,后面有人高聲嚷道:“你們幾個排不排隊?不排隊趕緊讓開,別耽誤我們吃火鍋行不行?”

            這一刻,他徹底給整懵了,當即鐵青著臉,領著楊彪、孔融等人,乖乖的排隊去了。趙溫見狀,忙招了招手道:“董兄,孔兄,一起吧?我和伏完兩個也吃不盡興,不如湊個桌如何?”司徒大人邀約,誰敢不從?更何況,能與他一起飲酒吃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

            王邑急忙扯了扯董承的衣袖,見他神情失落、如喪考妣般,就擅自做主答應了下來。等了約小半個時辰,終于輪到他們了。趙溫松了口氣,一邊給伏完解釋火鍋如何如何吃法,味道如何如何美味,一邊領著一幫朝里的老兄弟們往里走。

            哪知剛走到一半,王掌柜的急忙迎了出來,滿臉歉意的道:“幾位貴客,真是抱歉!剛剛空出來的那桌客人,臨時變卦,要再加一桌。他們不走了。幾位還得,還得再等一等?!本褪沁@句話,讓董承這位國舅爺徹底的破防了。他再也顧不得什么形象,再也顧不得什么相爺,扯開了嗓子沖著里面吼道:“曹德,你個混賬給我出來!曹德,你給我滾出來!”

            ------------第24章 年費大廳里比肩繼踵、人聲鼎沸,董承這一嗓子吼出來,雖說聲音極大,卻也沒到人人驚駭的地步。況且,現在的大漢可不是以前的大漢?,F在是曹家說了算。連大漢的皇帝都是曹操養的,你董承不過是個國舅爺,敢在他兄弟的酒樓里撒野,那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眾人壓根就沒當回事,依舊是你吃你的、我喝我的,權當笑話看了。王掌柜的急忙打起了圓場,滿臉陪笑道:“幾位莫急,不過等一等的事,沒必要大動肝火?!倍心樢粰M,鐵了心的要大鬧一場,指著王掌柜的鼻子嚷道:“曹德呢?讓他給我出來!董某還不信了,這小子是天王老子咋的?讓他滾出來!”

            掌柜的無奈,只好去后院去找曹德。曹德正在廚房里指導廚師們如何改良蘸料,聽掌柜的說有人鬧事,急忙走了出來。剛到大廳,就見董承氣鼓鼓的站在人群中央,身后還跟著幾名老者??创┲虬?,不是顯貴就是大員?!皣藸?,怎么氣成這個樣子?消消火消消火?!眮碚呒词强?,曹德是開火鍋城的,正經的生意人,不管出了什么事,總要本著和氣生財的原則來對待。

            董承狠狠的吸了口氣,側了側身,指著趙溫鄭重其事的介紹道:“這位是司徒大人趙溫?!敝钢甑溃骸斑@位是天子岳丈伏完?!敝钢跻?、楊彪、孔融道:“這幾位無論是誰,都是朝中的一品大員?!弊詈?,他向前探了半個身位,字字如鐵的質問道:“你讓他們在外面等了一個多時辰,到最后竟然還沒有位子。你心里還有沒有王法?還有沒有道德?還有沒有良心?”

            原來是為這事,這董承還真是矯情……曹德心里不免一聲輕笑。別說來火鍋城里吃飯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哪怕只是尋常百姓,那也得有個先來后到。別人都能等,偏偏他不能?等不到就要大發雷霆,在大廳里鬧了起來,連皇親國戚的臉面都不要了?

            不過,這些話他也只是在心里嘀咕嘀咕,并沒有真的說出來。否則,就董承這小心眼的模樣,還不得氣炸了?曹德左右看了看,見他老爹曹嵩和二大爺曹旦正嘶嘶哈哈的趴在角落里,呼嚕呼嚕的埋頭痛吃。面前的盤子碟碗早堆得跟座小山似的,就走過去踢了踢桌角。

            “我說,你倆是餓死鬼投胎啊。吃了一下午了,還沒吃夠?”曹旦抬起頭來,滿頭大汗的道:“中間不是歇了兩個時辰嗎,現在正好趕上晚飯?!薄靶辛诵辛?,吃飽了趕緊撤吧,別耽誤我做生意??腿藗兌嫉燃绷??!辈茚蕴痤^來,擺出老爺子的姿態沖著曹德訓斥道:“等急了又怎樣?自己家的火鍋城,還不讓你老子吃個痛快?”

            扭頭瞧了瞧,卻見董承、孔融二人正一臉錯愕的看了過來,老爺子瞬間來了精神。他們幾個老貨之間,可是實實在在的冤家。當初,曹騰還在時,曹嵩的小日子過得也不錯。大小在洛陽朝堂里弄了個京官,與之結交的朋友并不在少數。

            可與董承、孔融他們比起來,曹嵩的出身就有些不齒了。董承是董太后的侄子,董貴人的生父;孔融是孔子的世孫,大名鼎鼎的北海相。曹嵩是什么?說的文雅點,曹嵩是宦官的養子。說的難聽點,那不就是太監的兒子?因此,像董承、孔融這類出身高貴的世家子弟,是根本不可能瞧得上曹嵩的。當年,曹嵩大兒子曹操出生時,滿朝的文武官員,甚至就連天子都送來賀禮,慶祝曹家喜得貴子。

            可董承和孔融呢?二人不僅什么都沒送,更是當著好幾位朝堂大員的面冷言冷語道:“閹黨之流,不該斷子絕孫嗎?竟然有了孫子。哼,有了孫子也是一窩死太監?!本鸵驗檫@句話,曹嵩當時就立下重誓:從今以后,與董承、孔融等人,絕不來往!

            現在,老大曹操不僅成為了割據一方的諸侯,更是將天子把持在手中,可謂是權傾朝野。而小兒子曹德,雖說有時候嘴巴欠了點,做事也過于任性,但總能出人意料,為家里掙下了不少產業。他曹嵩的日子過得比誰都滋潤。想到這里,曹嵩心里不由而然的升起了一種優越感??纯炊?,瞧瞧孔融,當即裝模作樣的對著曹德擺了擺手,“兒啊,去跟你老子再弄十盤羊肉卷,老爹我要慢慢的吃、細細的吃。反正,老子又不用排隊?!?br>
            你說你賤不賤呢!大門外的隊伍排了幾十米遠,都快堵到家門口了,你還在這擺譜呢?董承老臉一黑,氣的牙花都要咬出來了。曹德罵了兩句,一手一個,將他老爹和他二大爺提了起來,往旁邊一扔,“去去去,嘚瑟個什么勁。樓上有包廂,你們去包廂里玩吧?!?br>
            “有包廂?你這里有包廂?”這下子,不僅董承、孔融眼睛瞪得跟驢似的,就連趙溫、伏完臉上也掛不住了?!澳岈?,有包廂你怎么不早說?有包廂你讓我們排隊。你小子……”董承氣的原地打轉,“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曹德急忙解釋道:“不瞞幾位,樓上確實有包廂,不過二樓也已經滿了。剩下的只有三樓,三樓是豪華大包,實行會員制。你得先預存一年年費,辦個會員才能上去?!?br>
            董承唰的一聲,從懷里掏出一個錦繡荷包,往桌子上一扔,怒道:“不就是預存年費嗎?我現在就給!”曹德大為驚訝,反問道:“國舅爺,當真?”董承再次狠狠的吸了兩口氣,尤其是這句反問,當真是瞧不起他,“哼!區區錢兩,董某有的是!我不僅要自己辦一個,我還要給趙司徒、伏國舅辦一個,給他們一人辦一個!”

            曹德低頭看了看,荷包里金燦燦的,露出來幾塊金子,看模樣,約有七八兩重。三國時期,金銀銅錢的兌換比例大概是1:10~20:1000~2000。也就是說,這七八兩金子,大體上相當于七八萬銅錢。七八萬錢,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不僅在許都,哪怕是在以前的洛陽、長安等各大酒樓中,基本上能夠橫著走了。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