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9418章(1 / 7)

            “別這么說,我們是一個團隊,既來之則安之?!蔽倚睦镱^完全沒有責怪白羽絲毫,我既然答應帶她來了,有什么事,我自然也要承擔,而且要不是她為了我抵擋攻擊,可能這會我都不一定能夠活下來……我背著白羽繼續行走,她的心跳似乎有些加快,我好幾次回頭看去,總是能看到她絕美的小臉上掛著一絲羞澀之色;她極少與男人有接觸,眼下被我這樣背著,更是頭一回。。

            鮮血從我的匕首滑落無聲滴在地上,我抬起頭,目光正好落在了不遠處的一眾盜墓者身上。只見他們面面相覷,眼中皆是流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他們似乎也沒想到,我居然會這般殺伐果斷!場上氣氛一時有些沉默!但沒過多久,盜墓者中爆發出一道鼓噪聲。

            “殺人了,斗門的都下殺手了,我們還猶豫什么?”“兔死狗烹,我們不動手,陳化凡也會將我們一個個都殺死的……”利益熏心的人不少,他們混跡在眾多盜墓者在之中,對我好一番討伐之后,其他人紛紛圍了上來,見到我這邊攻擊凌厲后,他們轉而將攻擊對象轉向了周小舍和老木提他們。

            “奶奶個熊,真以為我們斗門好欺負?”周小舍咒罵了一通,就在那些盜墓者沖過來之時,他眼珠子轉了轉,道:“就讓你們瞧瞧小爺的厲害!”周小舍迅速摸出了幾個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已經做好的炸藥包,一點燃,立即丟向了那些盜墓者。

            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爆炸聲接二連三的響起,周小舍將幾個炸藥包都準確無誤的丟在了盜墓者的人群中,當場炸得他們不少人皮開肉綻,慘叫連連。周小舍是搬山道人出身,弄幾個炸藥包就跟吃飯一樣簡單,只是這炸藥包數量有限,那些盜墓者一看到周小舍沒能再丟炸藥包時,立即又惡狠狠撲了過來。

            一場惡戰在所難免。我舉起手中匕首,每次一落下,總會有一個盜墓者倒下,鮮血流滿了一地,血腥味彌漫了整個空氣……周小舍和老木提迅速遭到了十幾個盜墓者的圍攻中。牛建國揮動手中的錘子殺了過去,但無奈雙手難敵四拳,他連續砸翻了五六個盜墓者之后也陷入到了鏖戰。

            情況有些不太妙,對方人數眾多,而且身手不差。這時候,我也注意到有盜墓者將目光瞄準了白羽和聶小白,他們繞到一旁想要去偷襲白羽,但被聶子風給一把攔住。聶子風手中飛梭射出,頓時有兩三個盜墓者轟然倒地血流不止,聶子風還是心軟了,沒有對他們痛下殺手。

            但有時候你對敵人越是心軟,敵人回應你的,只有越加瘋狂的攻擊。更多的盜墓者朝著聶子風瘋狂撲去,聶小白和白羽的情況頓時岌岌可?!?87章 婦人之仁這些盜墓者的意圖很明顯,他們想要從聶子風的手中,將白羽和聶小白先抓住,這樣一來,他們手里便有了籌碼,至于我會怎么做,全然也會投鼠忌器。

            聶子風孤身一人,很難能在那么多盜墓高手的面前將聶小白和白羽都保護住?!罢乒?,怎么辦?他們將我們纏住,跑去對付白羽姑娘了?!迸=▏钡?。我眼中目光漸冷,這些盜墓者倒是挺聰明的,知道打蛇打七寸,也明白聶子風孤掌難鳴,很難能將兩個女人都護住周全。

            只見一道男人的身影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出現,一身白衣,顯得格外文質彬彬?!皫煾?,是他先欺負我的?!甭櫺“滓豢粗@道身影,頓時惡人先告狀。我一陣苦笑,天知道我是被你聶小白三翻四次挑釁后才上的擂臺好嗎!“小白,你的性格我還不清楚,趕緊下來,女孩肆意挑釁,成何體統?!?br>
            這個被聶小白喊作師哥的男子,年紀不大,但說話卻格外有氣勢,三言兩語便讓聶小白老老實實跳下了擂臺?!耙娺^館主?!迸赃厙^的眾人連忙向年輕男子打起了招呼,我心頭一動,看不出來這個文質彬彬的男子,居然是拳館的館主,果然人真是不可貌相……

            年輕男子點點頭,目光落在我身上,道:“在下聶子風,是這間拳館的館主,陳兄弟今天應該是第一次來吧?”“哦,你還知道我的名字?”我不免好奇道,我確實是第一次來這間拳館,但沒想到的是,聶子風居然認識我?!皫煾?,你認識這個無賴?你都不知道,他剛才和我比試的時候作弊,在身上穿了……”

            聶小白話還沒說完,聶子風便道:“小白,你知道他是誰嗎?”“我不管他是誰,反正他剛才就是作弊了……”聶小白氣呼呼道。聶子風不緊不慢道:“他便是你最近經常聽說的斗門門主,陳化凡;以他的身手,十個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呃,他就是陳化凡?”聶小白楞了一下,不由得大吃一驚,一雙美眸直往我身上打量了幾個來回后,這才不甘心道:“哼,我以為陳化凡是個什么糟老頭子才對,哪知道這么年輕,哼哼,你怎么不早說?”我苦笑道:“你也沒問啊……”

            “呃,好像也是?!甭櫺“滓环烊淮舻?。接下來,聶子風讓眾人散去,然后獨自將我和聶小白留了下來?!瓣愋值?,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斗門門主,身手不凡?!甭欁语L夸獎道。我老臉一紅,千穿萬穿,唯獨馬屁不穿,這個聶子風長得文質彬彬,說話也好聽,這才三言兩語,我就已經對他產生了好感。

            “陳兄弟,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師妹,聶小白?!甭欁语L微笑道?!皠偛乓呀浾J識了?!蔽矣押玫南蚵櫺“咨斐鍪?,結果這個野蠻小妞趁機狠狠捏了一把我的手心。幾分鐘后,我和聶子風坐下來喝了點茶,兩人還真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從聶子風的話中得知,他和聶小白都是孤兒,所以都隨了自己師傅的姓。

            但后來,他師傅因病去世,所以聶子風在十幾歲的時候,便和聶小白相依為命,至于這間拳館,只是聶子風手上的其中一間,在其他地方,也還有聶子風的拳館分部。聶子風年紀和我相仿,外表看起來更是文質彬彬,怎么也看不出來就是這么個他,居然是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能憑著自己的拳腳功夫走南闖北,并在后來的幾年時間建立了多加拳館。

            就沖這一點,聶子風絕對是不可小覷,他必定是有絕好的身手。聶子風對自己的過往經歷只是粗略淺談了幾句便沒有再多說,他相反對我倒是格外有興趣,言語中流露出幾分欣賞,說我創建斗門,名震南派倒斗界,更力挫盜墓世家。

            我越聽越是驚訝,聶子風對盜墓圈里的事情居然都這么清楚。我笑道:“聶兄弟,我看不像是個拳館館主,倒像是個搞情報機關的?!薄肮?,陳兄弟,實話不瞞你說,我手底下還真有一支情報小隊,我對倒斗尤其有興趣,所以但凡是關系到倒斗的風吹草動,我都能知道?!?br>
            我心頭一動,道:“難怪你會認識我,看來以后斗門可要仰仗聶兄弟了?!薄斑@什么話,我們倆一見如故,有什么事,我肯定第一時間告訴你?!蔽液吐欁语L越聊越來勁,旁邊的聶小白則是坐著干瞪眼,嘟囔道:“真是邪門了,第一次見面就能聊這么歡,搞得我像個第三者一樣……”

            …………等從拳館里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要不是我說還有事要做,聶子風估計就要把我留下來喝酒了,他和我一樣都是性格眾人,一旦聊得來,那真是無話不談?!皟蓚€男人都能聊得這么開心,這要放在我們那會,可是要浸豬籠的?!蹦穆曇艉鋈豁懫?。

            “什么鬼?浸豬籠?‘“是的,你們太親密了,只有孌者才會這樣?!蹦?。我怔了一下,孌者,那不就是同性戀的意思嗎?大爺的,一想到這里我莫名的菊花一緊,開什么玩笑,我的性取向可是正常得很,絕對不搞基!金絲軟甲已經被我重新穿了上去,這七八十斤重的玩意在我身上已然變得有些不知不覺,看來是魔女的強化訓練開始出現了作用……

            我拍了拍金絲軟甲,腦海里卻想到了剛才聶子風向我透露的一些話。聶子風告訴我,現在暗中已經有不少勢力盯上了我,他務必要我加倍小心。另外,他還跟我特意提了一下,一定要注意最近和我接觸的白羽,別看這個女人漂亮,但背后可不簡單。

            但像白羽這種單身的漂亮女人卻是極少。我輕車熟路便來到了白羽所在的小區,但進去是要門卡的,我只能等著有人來了,趁得值守的保安不注意溜了進去。一進小區,我一眼看去,里頭豪車遍地,都是平時難得一見的好車,我估計不知道的要是一進來,還以為這里開了車展。

            上次送白羽進來,我便記住了她的樓層號,所以沒有任何停留,我直接就乘著電梯來到了十三樓,白羽的公寓就在這。。樓層很大,一層樓里就有四五間隔開的公寓,要找到白羽在哪一間卻沒那么容易,但好在有魔女的幫助。白羽的公寓在最角落里,房門緊閉的情況下,我只能繞到了旁邊的陽臺,那里有個窗戶是開在她房間里的。

            窗戶并沒有鎖,我小心翼翼打開一道縫隙,在確定沒有被發現后,愣是徒手將窗戶的貼條給掰彎,然后一貓身鉆了進去。一從房間里進來,我立即就聞到了一股香味,這是女人房間才會有的味道,帶著一絲淡淡的花香,滲人心扉。

            白羽的公寓很大,里邊房間就有好幾個,從窗戶進去后,我很快就聽著了客廳里有人在說話,里頭除了白羽的聲音外,更還有夾雜著男人的話語。我眉頭一挑,都這么晚了,白羽的屋子里居然還有男人在說話,可見,這個貌美如花的拍賣師,可不像她平時所表現出來的那般文靜。

            我攝手攝腳的靠近到客廳,本想著聽聽他們在說什么,但不料,我前腳剛上去,后面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我心頭一緊,身后就是衛生間,頓時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先躲了進去。但要命的是,這腳步聲走來的方向也是衛生間。

            好在白羽家里的衛生間很大,我連忙躲在里面的窗簾里。很快,衛生間的門被關上,接著傳來了一陣脫褲子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坐在了馬桶上面……我屏住了呼吸,但要命的是,我看見地上有一個紙團掉了下來,然后慢慢滾到了我的腳下。

            這一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躲得剛好,結果卻滾過來了一個紙團?!斑??!币坏缆杂悬c熟悉的女人聲音傳了過來,我眼角余光能看見有個女人身影一邊提著褲子,一邊慢慢走了過來……“別啊?!蔽以谛睦锬矶\。但我的祈禱似起到了反作用,女人蹲下身撿紙團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我在窗簾下的兩只腳……

            女人猛地一把將窗簾掀開,我瞬間暴露在她面前無疑!剎那間,我和她四眼相對!她就是白羽,在我們倆的眼神匯集了那么一秒鐘左右后,白羽冷住了,她下意識的松開手,結果她的褲子一下子掉了下來,露出她那兩截白皙如玉的大腿,當然,還有那么一處隱隱約約的小森林。

            “非禮勿視?!蔽疫B忙別過頭去,可腦海里已經傳來了魔女鄙視的冷哼聲。白羽迅速也看到了自己掉下去的褲子,不,準確來說是條裙子,女人就是這么麻煩,方便之后還要用紙擦一下,所以剛才紙團掉下來后,她也沒將裙子傳上去,就提著走了過來。

            結果一掀開窗簾看見我之后,她又愣在了原地,等裙子掉落在地后,這才回過神來。很快,一道尖叫聲驟然響起!我嚇了一跳,客廳里可是有不少人在的,白羽這一叫,不都全部喊過來了嗎?我連忙捂住了白羽的嘴巴,絕對不能讓她喊人!

            白羽只發出一陣含糊不清的嗚嗚聲?!笆俏?,別喊?!蔽业?。但這時,門外邊已經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顯然是外面的人聽到聲音跑過來了?!鞍子?,怎么回事?”衛生間外有人在喊。我心都懸到了嗓子眼處,自己今晚這運氣可不太好。

            “跟他們說你沒事,不然我殺了你?!蔽夜室饴冻鲆桓眱春莸谋砬闆_白羽道。白羽遲疑了下,但還是點頭答應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將一只手扣住了白羽的脖子后,這才松開了她的嘴巴?!鞍子?,你在里面嗎?有什么需要我們幫忙的嗎?”外面再次有人敲門道。

            白羽看了我一眼,深呼吸一口氣,道:“我沒事,剛才是看到了一只蟑螂?!薄皼]事就好,那我們在外面等你繼續商量對付陳化凡的事?!遍T外人道?!昂?,我很快就來……”白羽應了一聲后,外面的人終于離去。我眉頭一挑,剛才自己可是親耳聽到了白羽的對話,大晚上的,他們這是在商量怎么對付我呢,看來今晚可真沒白來……

            “白羽姑娘,我們又見面了?!蔽业?。白羽剛想開口,但忽然臉色刷的一下紅了,我一低頭,結果發現剛才顧著讓她回應外面的人,卻忘了她的裙子還沒傳上來,兩條大白腿這會還一絲不掛,還有那一撮小森林,更是在我面前暴露無遺……

            “抱歉,剛才忘了……”我趕緊別過頭去,讓白羽把裙子穿上。幾秒鐘后,白羽臉色古怪的盯著我,道:“你怎么進來的?”我指了指外邊的窗戶。白羽恍然大悟,她又道:“外面都是高手,你現在出去,肯定會被他們發現?!薄澳阋獛臀??”我道。

            “如果我不幫你,剛才他們早就沖進來了?!卑子鹨е齑?,思索了一會,道:“趁他們現在在客廳,你跟我去房間?!薄叭シ块g?”我愣了一下,心里將信將疑,白羽真會這么好幫我?不過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賭一把了,但我心里也多了幾分警惕,一旦有什么變化,我肯定會第一時間將白羽當做人質。

            “跟我走?!卑子鹫f了一句,然后輕輕打開了衛生間的門。白羽的房間離衛生間有十幾米的距離,而客廳里的人是只要一回頭,隨時都能看見我的身影。這短短的十幾米距離,第一次讓我有種如走刀山的感覺。白羽調整了下呼吸,隨即走在前邊,門已經打開,她需要在前面帶路。

            白羽走得很慢很輕,看到這里,我暗暗松了口氣,白羽應該是真心要幫我,不然不至于走得這么小心翼翼……一步。兩步。十幾米的距離,平時要走起來估計也是幾個大步,但在這里,我們攝手攝腳的走著,生怕腳下會發出一絲聲響。

            就在最后一步即將踏過去的時候,走在我前面的白羽不小心撞到了一個花瓶,眼看著花瓶就要摔在地上時,我一個箭步跳過去,一把將花瓶抓住。但也正因為這樣,我身形不穩,整個人便往白羽身上摔了下去。而這一摔,要巧不巧,我的身體倒在了白羽的身上不說,我嘴巴也是準確無誤的貼住了白羽那紅潤的櫻桃小嘴。

            白羽的眼睛睜得很大,她下意識的想要推開我,但我這會已經失去了身體重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與白羽的嘴唇緊緊親在一起……我腦袋瞬間空白,我甚至都能感受到白羽那兩瓣紅唇的柔軟與芳香。白羽也有些失神,她自己也沒想到,好心好意幫我一把,卻被我吻了個正著……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回過神,連忙起身,剛才把白羽整個人都壓在了身下,姿勢格外的古怪?!皼],沒事?!卑子疬B忙擦了一下嘴唇,似乎有些不甘心,但也只能忍氣吞聲。這時候,客廳里有聲音傳來?!鞍子鸸媚?,你好了嗎?”

            客廳里的人還以為白羽在衛生間里,當下就要走出來喊白羽?!安缓?,趕緊跟我進來?!卑子疬B忙喊道。我點點頭,被白羽拉住手,然后迅速跑進了她的房間,一進去,我便聞到房間里滿是一股和白羽身上一樣的花香味。白羽的房間裝修得很別致,但我這會可沒心思再多欣賞便被白羽推到了床上。

            房間根本就沒有地方可以容納得上我的身體,不得已,白羽只能讓我躲到被窩里,至于她也隨即躺了下來,用被子將我的身體給蓋住。我被悶在了被窩里,聽著逐漸靠近來的腳步聲,我只能卷縮住身體,緊緊貼在白羽的身上,盡量不讓外面的人發現。

            “白羽姑娘,你怎么了?”房間外有男人的聲音傳來。白羽回答道:“我身體有些不太舒服,所以回房間休息下?!薄澳睦锊皇娣??我來給白羽姑娘看看?!蔽乙宦犨@話,頓時心頭一咯噔。白羽連忙拒絕,但外面的人已經走了進來。

            “無妨,白羽姑娘就讓他看看吧,你的身體要緊?!薄昂冒??!卑子鹬荒艽饝?。第448章 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白羽姑娘,我看你的脈象很平穩,身體也沒什么異常之處?!北桓C外的男人說道?!笆菃??”白羽有點慌,我明顯都能感覺到她的心跳在加速,不過她還是穩住了呼吸,道:“可能是我最近忙著應付那個陳化凡太累了?!?br>
            “難怪,那個陳化凡確實不好對付,聽說此人是個好色之徒,白羽姑娘,你和他打交道可要小心,不過也不用多久,我們便會對他下手……”我在心里直罵娘,大爺的,我什么時候成了好色之徒?天知道,我一向是純潔老實的三好青年好嗎?

            “是的,此人是個好色之徒,對長得漂亮的女人……”白羽應付了幾句,但她明顯感覺到我的腦袋這會正被她的胸口給壓著,我一呼吸,頓時滿鼻子都是她的香氣?!澳前子鸸媚锖煤眯菹?,我們就先走了?!薄昂?,我就不送了……”

            “呵呵,哪敢讓白羽姑娘相送,你可是夜主的大紅人,我們自己出去便可以了?!焙芸?,房間里的男人盡數都離去,沒一會,外面傳來了一道屋門緊閉的聲音。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真正松了口氣。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白羽如彈簧一樣從床上跳了起來。

            被子被掀開,白羽赤腳站在地上,精致的小臉上帶著幾分羞澀與古怪的神情。我連忙也起身,與白羽四目相對下,場上氣氛頓時有些尷尬。小半天后,我才開口道:“你為什么要幫我?”白羽有些遲疑,道:“我也不知道,但看到你進來,我第一反應就是不能讓他們知道?!?br>
            “為什么?”“他們都是很厲害的高手,在你進來之前,他們已經決定要用另外一種手段對付你?!卑子鹩挠牡?,她口中的另外一種手段,自然就是動用武力擊殺我了。我倒是顯得很淡定,經歷過這么多生死,對于這種利益相爭,你死我活的事情早就看開了。

            但讓我比較疑惑的是,剛才那幾個男人口中的夜主是誰,我可沒聽說過有這么一號人物。我問道:“你之前和我說,你有個朋友對我的舍利子很感興趣,那個人就是夜主吧?”“不錯?!薄八钦l?”我道。我心頭一動,尋思著自己什么時候得罪了這么個財大氣粗的家伙,居然能用這么大一筆錢來回收我的舍利子,不過事情也很明顯,這個夜主應該是知道了舍利子和雙魚玉佩的關系,所以才如此不惜代價。

            “陳先生,你是斗不過夜主的,你現在將舍利子賣給他還來得及,我可以去幫你求求他……”“不用了,舍利子我是不會賣的?!蔽业?。我沒有說破舍利子已經被魔女融合的事情,而就算我手頭上有舍利子,也不會輕易賣給這么一個不清不白的人。

            “陳先生,我能幫你的都幫你了,那些人很快就會對付你,請你好自為之吧?!卑子饑@了口氣道?!拔抑?,還是謝謝你剛才的幫忙,如果有機會,代我轉告句話給那個夜主?!薄笆裁丛??”“告訴他,想要舍利子就像個男人一樣找我,別在背后搞那些虛的?!?br>
            我話音落下,白羽遲疑了兩秒鐘,但還是點頭答應了。我微笑著走出了房間,尋思自己這一波裝逼,估計可以在白羽心中拿個滿分了吧。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挺起胸膛走出這個屋子,給白羽留下一道勇敢無畏的身影就差不多了。但可惜出來混,遲早卻是要還的。

            我剛一打開屋門準備出去,結果眼角余光從門縫里看見不遠處有幾個氣息強大的男人往這邊走了過來。我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那幾個人又回來了!“大爺的,這不是砸場子嗎?”我剛才在白羽面前裝逼了一把,沒想到現在這么快就被打臉了。

            此處不是我的地盤,硬碰硬明顯要吃虧。我遲疑了半秒鐘,立即就關上了屋門。白羽站在我身后,眼神有些疑惑,“陳先生,你這是?”“來不及解釋了,他們回來了?!卑子鸫蟪砸惑@,道:“他們有屋子的鑰匙,快跟我來?!蔽覀兦澳_剛動,后面便傳來了敲門聲。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