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48章(1 / 8)

            上官玄清見他這般模樣,沒由來的問道:“顧鈞,他們與你相比,作何?”。顧鈞一聽,嘴角有些苦澀,平復了心境,搖了搖頭道:“閻昊、赤羽生兩人都是我古夏不世出的天才,凡骨搏殺化境,哪里是我能比的”上官玄清聽罷,反問了一句:“你不也是被譽為天才嗎”不等顧鈞說話,她接著說到:“也對,天才尚分三六九等,有些人天生就輸了不止一籌?!边@話是淡淡的無意,可聽者卻是有意。

            “是!”吱呀一聲,屋門被打開,然后四個農家漢打扮的漢子,便進了屋內?!敖系烂厥略褐?,參見大人!”“江南道銳武院主,參見大人!”“江南道控武院主,參見大人!”“江南道監查院主,參見大人!”四人低聲見禮,然后紛紛直身,帶著敬服之色,看向伍無郁。

            “北邊調來的鷹羽衛,辦如何了?”伍無郁沙啞詢問。便見一人恭敬道:“大人放心,我江南道鷹羽衛,與北邊的弟兄皆已潛伏各地,滄瀾江一線,便是每日泛起幾個浪花,都在我等掌握之中?!闭f完,便見那監查院主擰眉道:“大人,這些貪官罪證,我等皆已掌握。若大人有心開刀,一聲令下便是,何須……”

            話沒說完,就看到伍無郁冷冷的目光。頓時趕忙告罪低頭。壓下腹中翻騰,伍無郁看向那銳武院主,“這些官吏的家宅產業,可曾掌握?”“大人放心,只要大人一聲令下,這些人連半分銀子,都帶不走!”得到確切回應,伍無郁這才點頭,然后想了想,又問道:“今夜席上之人,都是什么人,你們知道嗎?”

            秘事院主聞聲開口,“回大人,卑職瞧過,皆是以賈樂民為首的贓官惡吏,以及攀附他們的豪紳之流?!闭f著,他又補充道:“拿著刀隨便砍殺,卑職都敢打包票,沒一個枉死的?!薄昂呛恰钡托σ魂?,伍無郁終于松了一口氣,隨即嗤笑道:“來時還在想,該如何行動,才能確保一網打盡?,F在可好,竟全都送上門來了……”

            “那大人……我們何時行動?”聞此,伍無郁起身,攥了攥拳頭,喑啞道:“萬事皆備,只欠東風!差個引子,這引子,明日你們安排人送來,我們明日便行動。就在這清流縣,就在本侯入江南的第一日!”鏗鏘有力的一句說完,只聽外頭忽然傳來了叩門聲。

            眾人頓時眉頭一緊,只聽來人低聲道:“報大人!江南道秘事院的弟兄連夜而來,說有要事要報!”聞此,那秘事院主看了眼伍無郁,得其眼神后,頓時大步離去。過了約莫一刻,這人匆匆折返,面容有些難堪?!昂问??”伍無郁擰眉一喝。

            只見其肅穆道:“報大人,江南節度使府邸,又派人出來,往這里來了。根據底下人來報,再有半個時辰,便能到清流縣?!薄敖瞎澏仁埂蔽闊o郁來回踱步,然后咬牙道:“不可能是找本侯的,本侯身兼十道巡檢督查,這各地節度使,根本不敢來與我有聯系。定是來尋那賈樂民的!他是江南節度使的妻弟……”

            “大人,怎么辦?會不會出岔子?”恭年擰眉出聲。沉吟片刻,伍無郁望向那江南道銳武院主,厲聲道:“你,立刻離開,帶人埋伏清流縣外,截殺那人!不管他們因何而來,絕不能讓他們打攪本侯的謀劃?!薄白窳?!”這人就欲離去。

            上官玄清身著淡粉色的衣裙,散而不亂的薄紗上繡著幾朵小桃花,若隱若現更添了幾分高貴的嬌意。若不是親眼見到這身打扮,葉枯還以為她愛的是白衣素裳,好的是遙寄夜星的孤高。她還沒開口,就有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院子外傳了進來,打破了二人間的微妙,“葉少爺你可算回來了,這幾天真是擔心死小弟我了?!?br>
            隨著被刻意拖長的聲音進來的是一個龐大的身影。還沒等葉枯接話,那人一下就趴在了葉枯的腿邊,眼淚把葉枯的褲角都浸濕了,哭的那叫一個真切。說完還沉重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在這個突然出現的胖子圍著上官玄清轉圈并且肆無忌憚的評頭論足的時候,葉枯便覺得大事不好。這一句話一說出口,周遭的溫度都往下壓了壓。

            葉枯不禁打了一個寒顫。片刻之后,葉枯和上官玄清并排走在北城的大街上,前面走著一個姿勢怪異的胖子:一只手垂在身側一動不動,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帶著路。本來李胖子出門最講究排場,哪一次不是身跨駿馬,前呼后擁的可葉枯偏偏不喜歡這樣,以往李胖子就會把排場減一半,可這次還帶著上官玄清,只得把候著的人全都打發走了。

            “葉哥,你要是早說這是公主殿下。哎這算什么事啊?!崩钆肿右荒樋酀?,邊走邊說,卻被上官玄清瞥了一眼,嚇得他一個寒顫。他心里憋屈,哪一次出門不是他猖狂,他也算是北城一號名人了,眾目睽睽之下哪里這么憋屈過葉枯咳了咳,“殿下,你沒必要跟著我倆吧,這樣都不愉快,是不”旁邊的胖子也趕忙點頭稱是。畢竟他想要去的地方,還是不要讓公主殿下見著為好。

            “帶路就是,廢話宜少?!鄙瞎傩χf,差點把眼睛彎成月牙,但話卻是冷冷的。等到了地方,熱鬧一下子涌了上來??粗媲傲鹘鹛抒y的樓閣,葉枯瞥了眼李胖子,心想這地方你還真敢帶著來?!昂?,那輸了就是要喝?!笔悄腥嘶ㄌ炀频氐暮肋~笑聲,

            “哎喲,官人你真壞?!笔桥藡尚χ姆暧Z,聲色犬馬,紙醉金迷,不外如是,聲是聲聲入耳,色是活色生香,倒是不愧匾額上那帶著嬌諂媚態的云嫣樓三字。葉枯也沒想到這胖子膽子這么肥,在知道了上官玄清的身份之后居然還敢帶著來這兒,不說被上虞那邊知道,就算是被他爹知道也非得把他打個半死不可。

            帶著公主上青樓,這事兒估計也就胖子和葉枯做的出來。云嫣樓就是再傻也該反應過來了,這位得罪不起的爺又來了,那位風韻猶存的老鴇趕忙帶了幾個面若桃花的俏麗小娘子迎了上來,點頭哈腰地陪著不是。葉枯沒辦法只得跟上,“喂,胖子我們走錯地方了吧”他試著問到,還向他使了個眼色。

            “沒有啊?!崩钆肿影岩粡堛y票塞進了懷中俏麗娘子的領口,一巴掌柔柔的落了下去,回過頭一臉無辜地說到,“還是老規矩,我自己找樂子,葉哥你自便,自便,哈哈?!崩钆肿訐е粚簼櫲说牧笮χ狭藰?。葉枯怎么聽也覺得這胖子是在幸災樂禍。他這一走,留下葉枯和上官兩人呆在原地,那老鴇沒感覺這邊氣氛有異,滿臉笑意地迎上來,帶著葉枯就直往后院走去,那里住的都是頗有身價的女子,葉枯倒多是湊個雅趣。

            “幽幽她這幾天可是茶不思飯不想,就盼著葉公子您來呢?!比~枯任由她帶路,上官玄清一咬牙,也跟著葉枯走。葉枯看著她故作老成的小模樣,可畢竟只是未經人事、不諳情事的小女孩,哪里經得住四周彌漫的曖昧的氣氛、男女打情罵俏的話語的狂轟濫炸上官玄清那張小臉羞紅了,更惱被葉枯全看了去。

            “幽幽”葉枯想不起來這是云嫣樓哪位紅人了,就像第二段記憶中大多是有關武者的知識,第一段的記憶也并不完全。這地方竟是一個獨門獨院,不像那些門口站著小婢女丫鬟的院子,這里的主人一點也不講究排場,倒顯得與眾不同。

            “葉枯你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到了這,上官玄清算是緩過來了,她鄙夷地看著葉枯,那眼神恨不得把他吃了?!拔衣犝f這云嫣樓頭牌的艷名就連上虞也有風傳,就是不知道我們公主殿下跟她比怎么樣”葉枯玩味的說到,誠心要氣她。

            “風塵俗物罷了。你信不信我稟告父皇,讓他誅你九族!”上官玄清哪里受過這氣,星輝一橫,大有大打出手的架勢。葉枯玩心一起,到也覺得這是快意事。在上官玄清吃驚的目光中,葉枯把她的手指折入掌中,連帶著收攏了一袖的星辰,攬著她的小腰,推門而入。

            第八章 公子聽曲屋子里的人正在對鏡點眉,屋子里的一切也都靜悄悄的,卻被突然的闖入擾了這一份在這里難得的清凈。點眉的人背對著闖入的人低嘆了一聲隨后便收起妝,帶著幾分幽怨地轉過身,去迎接她的這位大恩客。不過轉身所見卻是讓她微微啞然,是翩翩公子擁融融佳人而入,那女子似是懵了一下又馬上反應過來,星輝耀的很是扎眼,印上了那公子的胸口。

            葉枯借勢退了兩步,砰的一聲撞在閣子上,讓一個瓷瓶炸成了花,圍上了他的腳,慵懶的光束斜斜的射進來,照耀著空中飛旋的灰塵。葉枯拍了拍身上的灰,只不出聲,上官玄清不看葉枯,盯著屋子的另一個女人也不出聲。那被打斷了畫眉的姑娘也不做聲,眼神有些黯淡。

            葉枯不認她,她自然也不必舔著臉去與葉枯相識了。倒是院里其它草木繁盛,青青蔥蔥的倒也應景,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好了。能到她這的人,不用說也知道都是她得罪不起的,心寒也好、失意也罷,該有的還是要做足。小閣中放著一把古琴,一副茶具,哪里像是在鶯燕交鳴、偎紅倚翠的云嫣閣只是太過寧靜,這種反差讓人如在夢中一般。

            上官玄清把葉枯拉到一旁,徑自坐在了正中央的好位置上。盛幽幽奏了一曲浣溪沙,指尖翻動,琴聲四溢,亦如青山上的茶香,若是能配上滿庭飄落的桃花,想必也是一番盛景,只是可惜一曲奏罷,卻有一聲的不合時宜。一只茶杯落在地上,發出了幾聲悶響,隨后砰的一聲,玉片碎了一地。是葉枯一指彈碎了上官玄清捧起的玉茶杯,后者正瞪著葉枯。

            不待她出聲質問,鑿刻聲四起,兩人周遭本是典雅的楠木家具上突然有無數刀刃形刻痕,如同被凌厲的狂風肆虐過。以音為刃,殺人無形。上官玄清到嘴邊的話都被驚了回去,掌上星輝隱現。也就是琴音一落,四道蒙面黑色身影出現在庭院之中,分占四方,卻都直勾勾地盯著葉枯兩人,殺氣騰騰,毫不遮掩,為首一人眼中分明還有一絲吃驚,似是疑惑葉枯怎么能毫發無損。

            葉枯瞥了一眼按指琴上的盛幽幽,“這是助興節目嗎”雖是問句,卻并無問意,他把上官玄清拉到身后,直面四位殺手,毫無懼色?!拔?,你是怎么知道的”上官玄清低聲問到,眼睛卻盯著那按琴的盛幽幽?!澳銈冊谶@殺我,就不怕北王府”葉枯沒有答話,反而是對著那四個黑衣殺手問到。

            本就是得不到答案的問題,那四人不給葉枯拖延時間的機會,排列成一個怪異的陣勢,直取葉枯。琴音乍起,上官玄清知道厲害,卻也被琴音纏住,難以脫身,與葉枯隔了開來?!疤炖菤荨比~枯看著四人的身勢,神色有些怪異,若是四人一擁而上,憑借著硬實力他一時半會也脫不開身。只不過這四人聰明反被聰明誤,居然謹慎到以陣勢與他相搏,對付一個有身具截脈心象,按道理來說體質孱弱的人。

            不過這等小陣對于葉枯來說還不夠看,這等陣勢倒是簡單,但若想借這等小陣圍攻修道有成之士卻是妄想。論對于神識的把握,大多凡骨之人尚且稱不上入門,葉枯自然沒有輸得道理。凡骨境人的神識與精神,葉枯還不放在眼里,與那帶頭的黑衣人硬撼了一拳之后,那四個來勢洶洶的黑衣人頓時抱頭哀嚎,仿佛有什么詭異的東西在啃食他們的神識,讓他們痛不欲生,天狼殺勢也不復存在。

            “我給你們一個慈悲?!比~枯眼神清冷,與之前跟上官玄清打笑時判若兩人,四指點出,洞穿了四人的咽喉。一側,上官玄清家傳的那副星圖法訣玄妙無比,在凡骨境便可有星圖異像顯化,十分的不凡,盛幽幽縱使琴藝精妙,可也擋不住玄清前進的腳步。

            欺身而上,盛幽幽豎執琴,那一口本命真氣凝于指尖,食指一撫琴弦,琴聲四起,竟給人以四面楚歌之感,小閣的頂應聲開裂,也不知折了多少枯桃枝。她這全力一弄,竟是有些人琴合一之感,略窺了琴意門徑一二。星輝在掌間流轉,那一幅星圖在掌間浮現,幽藍九星、玄黃九星、熾白八星光芒大盛,隱約間竟還有第二十七顆熾白星辰亮起,上官玄清嬌喝一聲,一掌拍出。

            “璇璣!”葉枯當真是有些動容,上官玄清若是臨陣突破他還覺得平常,可能在凡骨境便悟得這一掌,著實讓他意外。掌勁接琴音,盛幽幽的身子如斷線風箏般砸在了小閣的立柱上,鮮血灑落一地,難抵這一掌之威。反觀上官玄清,星光斂起,倒是風輕云淡,要敗她本不必如此麻煩,這一掌她是琢磨許久,只是在回味那一絲明悟。

            葉枯想上前關懷兩句上官玄清,卻被她甩開了手。葉枯尷尬的笑了笑,只好去確認了下盛幽幽的生死,他想要活的,而不只是一具尸體?!斑@地方不宜久留,我們快回去吧?!边@里鬧出的動靜不算小,按照常理云嫣樓不可能不知道,只能是被設下了隔絕外界的陣法,或者說這是早有安預謀的殺局。

            玄清看葉枯難得的一臉凝重,她也難得的沒跟葉枯唱反調。葉枯把盛幽幽蒙了面,扛在肩上,兩人從后門出了這間樓。已是華燈初上之時,云嫣樓才真正的開始熱鬧,葉枯這一男一女,肩上還扛了一個。雖然怪異,卻還不至于讓人生疑,這種迷暈強上的事兒在外面是稀奇,可在這種地方算得了什么

            更何況,葉枯兩人的情態怎么不是一幅情急的模樣,只是別人不是是為那般情罷了。第九章 驚鴉云煙樓的翠鶯暖語只在耳畔劃過,像是一只叫哀的烏鴉在喋喋不休。葉枯摟著上官玄清,又扛著一個身材曼妙的人兒,橫穿了云嫣樓,上了一處邊緣的小閣樓,一躍而下,翻過了那塊纏著青藤的墻頭,那里有一截嫩枝丫顫顫巍巍的浮在空中,似是二八姑娘的嬌羞在顫顫巍巍的欲拒還羞。

            葉枯三人披著這層夜幕,奔向北王府。借著黑色作掩,所過之處倒皆是寂靜無聲?;蛟S也搶的得了那兩三眼的注意,只是雖然身在這人人崇道尚武的古夏,能有一份仙緣的還是少數人,余下的大多數都是柴米油鹽,是自掃門前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上官玄清跟在葉枯后面,看著葉枯的腳步從快到慢,一股心悸的意味從心底浮起,似乎也應了那晦氣的名字,幽幽的。葉枯抖了抖肩,上官玄清自覺的上前一步把盛幽幽接了過來,不待葉枯開口便明了于心,帶著人不敢有半分逗留。

            夜色如水,行人稀疏,只是這一段的黑色似乎格外濃郁?!班??!比~枯的臉頰上傳來絲絲縷縷的溫熱,血腥味撲面而來,穿透他手掌黑色鋒刃無形無質,詭異的是卻能映出葉枯的雙眸,很清澈,與這般如水的夜色和鮮艷的紅格格不入。

            前一瞬間,葉枯只感到一股涼意從背后涌起,如同一條盤亙在背后的蛇蜿蜒而上,直襲腦門。若不是葉枯神識強大,若不是他用肉掌讓這黑色鋒刃的速度緩了緩,及時了側身閃避,那刺穿的就不僅僅是他的手掌,還會有他的心臟。

            “化境!”僅僅是一剎那的接觸,那一股獨屬于化境修士的氣息讓葉枯心中凜然。被穿透的傷口散發出點點淡淡藍綠交織的光,縈繞在那一道黑色之上,那道黑色利刃顫動了數記,卻如同陷入泥沼,始終不能拔出。葉枯沉水入眸,冽而不寂,另一只手點出數指,無聲無息,卻有一種冥冥莫名的氣息散發而出,這在凡骨境根本不可想象,這無關修為,而是一種道之境界,正應了那太玄經書的前兩字:太玄。

            意起便指生。葉枯避開頸間殺勢,隨后似是全然放棄防守,全力一拳轟向身前,夜色涌動,那是一片虛無,充斥著的只是一團又一團的空氣。突兀的一聲悶哼,不是葉枯,而是來自葉枯身前,漫天的黑劍頓時一滯,拳勢不止的轟了上去。一道黑色人影于翻涌夜色間顯現,硬生生的挨了一拳。

            只是無奈以葉枯如今的手段實在難奈化境如何,縱使是全力一拳,這人卻也只是被逼出了身形,退了數步。那一袍黑鴉羽護住了那人周身,只是拳勁沉沉,難以盡數卸掉。藏身之法被識破,偷襲葉枯的人枯井般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波瀾,他本以為這次殺葉枯就是手到擒來的事,以化境殺凡骨甚至是可能連凡骨境都未曾踏入的人,哪里會有什么波折

            “我給你雙倍的報酬,替我去殺那個人?!比~枯盯著眼前身著一襲烏鴉羽般黑袍的人,他就奇了怪了,記憶中北王府并沒有什么世仇,怎么會有這么多人突然想殺他。身著黑鴉羽袍之人雖然身在化境之內,無論是肉身還是真氣都比凡骨境的葉枯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可一招一式間卻無這般威勢。這無關修為,完全是道之境界的提現。

            旗鼓相當。兩人借勢又拼了數招,黑鴉羽袍人是以輕傷硬纏上葉枯,葉枯根本不想這么打,每一次交擊對方比自己不知渾厚了多少倍的真氣都震的他直欲吐血,可他也知道絕不能退,一氣泄下便是潰堤千里,萬劫不復。自知不能再拖,他只能是保住自身周全,要想以凡骨境的修為重傷此人根本不可能。玄勢再起,指芒亦出,葉枯一個踏步作勢欲前實則瞬間后撤,拉開了距離。

            那人被葉枯招式間的氣勢所攝,無形間心氣竟落了下風,再加上之前險些吃過這門玄奧指法的虧,一時間生了守意,哪里想到葉枯是想要拖延時間見葉枯轉身逃走,心中暗恨,他一個化境武者竟然被葉枯弄于股掌,羞恨之下,哪有不追的道理

            一追一逃間,饒是葉枯對地形諳熟于心,也不可能抹平凡骨與化境之間的差距。他現在就希望上官玄清夠快,能讓北王府的人盡快來救他。黑鴉羽袍的人殺意畢露,身上漆黑鴉羽展開,化作滿天黑羽繚繞周身,似是一道詭異黑芒穿透了夜色,于滿目的黑夜中劃過,憑空閃過了十丈之數,眨眼便到了葉枯身后,黑羽化刃,其上有夜色如滾霧般翻涌,刺向葉枯的后心。

            縱使葉枯神識過人,心有所感,可哪里還有余力去躲略微的側身,算是盡了人間之事,其后便要完全付于天命言說了。黑鴉羽袍人獰笑一聲,也不多話,提著黑鴉羽劍就要上來了結葉枯,卻突然停下腳步,抽身退走。葉枯的眼睛合的越來越緊,黑羽中的毒讓周遭一切變得朦朦朧朧的,現在是傷上加傷,他再也撐不住,一下昏了過去。

            葉王府內。葉承天望著窗外,那里被人靜心照料的草木倒是仍舊郁郁蔥蔥,再遠處就是碧湖沉靜,深不見底。這幾天里,葉承天把事情查了個徹底,但葉家雖然貴為北王,可終究是勢力有限,北域也不是他的一言堂。葉家立身北域,安分守己,也并沒有得罪過什么勢力,更別說結下要雇鴉羽的人來斷人子孫后代這樣的深仇大恨。

            他雖然是有些氣葉枯和那李胖子的膽大妄為,帶著上官玄清還敢去云嫣樓那等煙花柳地,那李胖子更是在葉枯亡命地時候還在女人的肚皮上樂不思蜀,但更擔心的還是葉枯的安危。上官玄清沒有受什么傷,只是調養了一晚便沒什么大礙,而反觀他的兒子,至今還仍未醒來。

            當她來到葉枯房中,所見的也不過是在那一片綠意與那一塊靜碧之間多了一道背影。那位李大公公只是站在了門外,白凈的面皮上看不出喜怒哀樂?!叭~枯他”上官玄清欲言又止,待了一陣,最終也留下了一個小玉瓶,說是對葉枯傷勢很有好處。

            “枯兒傷勢是穩住了,有勞殿下您掛心了?!比~承天自始至終都未轉身,他世襲王位,見到夏帝都可不跪,待上官玄清如此也并不算失禮。葉承天轉過身時,看著上官玄清二人離去的背影,眼中無波無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叭?,把那女子請進府中,好生安置?!?br>
            第十章 真去當葉枯醒來的時候,迷迷蒙蒙之間只感到手腕上有些油膩之感,睜開眼材發現自己正被一個滿臉皺紋的老頭笑瞇瞇的把著手腕,讓他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他下意識的想抽回手臂,卻好像是被鉗子鉗住,怎么也動不了。

            “看小王爺的精氣神應是沒什么大礙了。不知不覺都已經十六歲了啊,呵呵?!蹦菑埨夏樞Φ南褚欢渚`開的菊花,邊說還一邊捋著那一摞山羊胡子?!昂呛??!比~枯干巴巴的陪著笑,看著那沾著一兩粒晶瑩白木的胡子上落下些許灰塵,心中也不知道作何感想。

            葉枯醒了,王府上上下下自然是一片喜慶,再加上葉枯的十六歲生辰近在眼前,一下子竟還有了雙喜臨門的感覺。那老頭原來與葉家已經去世的老爺子是故交,正好在北地云游。也不知他從哪聽到了葉枯重傷不醒的事兒,不請自來的給老友的孫子看病,聽葉承天說多虧了這位老人家,他的傷才能好的這么快還不留下暗疾。

            至于九天截脈心象,連葉枯自己也沒辦法,更別說沈這老頭了,而這位老人脾氣也怪,沒有留下來參加葉枯的十六歲生辰就拍拍屁股走了人,不知又到哪逍遙自在去了。凡是與軍中牽扯,嚴與厲這兩個字是跑不掉的,這胖子的好日子算是到了頭。

            就在府里人忙里忙外給葉枯籌備生辰的時候,王府里卻有一處安閑的地方。葉枯看著眼前雙眼無神的盛幽幽,她瘦,卻不是病態的,她的美,倒是真惹人憐。讓人很難把她和那天以琴為刃,一心殺機的人聯想到一塊兒。不知道之前的自己與她之間發生或者未發生了些什么,不知道自己跟她到底算個什么關系,自然也不知道該怎么跟她開口,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開口,更不知道她出手是為了什么。

            “你怎么會想到殺我呢”葉枯盯著她的臉,目光中有種莫名的意味?!拔覜]有?!笔⒂挠恼f話的語氣跟她的名字如出一轍,幽幽地,一點兒也不提那殺局。葉枯望了一眼放在屋中檀木桌上的斷了弦的琴,指著它說:“那這琴弦是怎么斷的”

            “彈著彈著它就斷了?!薄澳惝斘疑??!比~枯驀地冷笑一聲,走進屋子,手按上了那把琴,撫了一撫,自然是沒有聲響。見盛幽幽不答話,葉枯在檀木桌旁坐下,不看她一眼,道:“云嫣樓應該挺想你的,你要是在這不自在,我不介意送你回去,你也會有更多表現的機會,說不定還能找到下家呢?!?br>
            以前葉枯總是弱弱的,再加上他經脈有異不曾修煉,更是讓這種感覺更甚一重。至少在盛幽幽的眼里,葉枯總是那般模樣。房里的葉枯手搭在琴上,又自顧說到:“其實你在這兒也挺好的?!币馕赌?,盛幽幽把話聽在耳朵里,思量卻是在心頭上。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