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h77h"><ruby id="jh77h"><span id="jh77h"></span></ruby></address>
    <address id="jh77h"><pre id="jh77h"></pre></address>

    <pre id="jh77h"><ruby id="jh77h"></ruby></pre>
      <ruby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ruby>

      <track id="jh77h"><track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track></track>

      <pre id="jh77h"><ruby id="jh77h"><b id="jh77h"></b></ruby></pre>
      <pre id="jh77h"><strike id="jh77h"></strike></pre>
        <track id="jh77h"></track>
          <pre id="jh77h"></pre>
            <track id="jh77h"></track>
            首頁

            搜索 繁體

            第87523章(1 / 5)

            我癡癡地望著那東西,直到它逐漸的靠近,我這才宛然發現這東西,竟是我曾做過的那個夢所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那是一口潔白無瑕的水晶棺材,上邊刻印著讓人看不懂的圖案與雕紋,當我第一眼看清楚這口水晶棺材的時候,我仿佛感覺自己在做夢一般。

            我一棒槌砸在那粽子的腦袋上,當場叫它腦袋開了花。汽油不小心撒了一地,我趕緊去找打火機,但在里邊摸索了半天,愣是沒能找到個點火的東西。最后,我看到屋子外邊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響,接著,無數道火光從外邊燒了進來。

            我從窗外往外看去,差點沒氣得一口老血噴出來。只見在屋外頭的圍墻后,不少村民一邊叫嚷著燒死粽子,一邊將那些衣服點燃丟了進來。我下意識的以為是小媳婦告狀,但仔細一看,發現小媳婦正哭著在哀求那些村民不要丟火,但然而沒什么卵用,那些村民就跟瘋了一樣,拼命的丟火進來,也不管里邊的我是否還活著……

            不一會時間,火勢已經從外邊燒了進來,門口那邊首當其沖被大火給圍住。更要命的,地上有不少汽油,火勢一起來,當即將這個屋子都點燃,而那三頭身上被我灑滿汽油的粽子,頓時在劫難逃……三頭粽子當場成為了三個火團,也許它們身如死肉,刀槍不破;也許它們毫無思想,不知疼痛為何物,但在這大火下,它們毫無抵擋,眨眼間便被燒成了灰,連根毛都不剩下。

            粽子必死無疑,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想往樓上跑去,但汽油就在樓梯口那邊,大火在那邊燒得最旺,門口那邊也同樣被火包圍,就剩下我一個大活人,被大火逼到了角落里,退無可退,躲無可躲……火在繼續燒,濃煙四起,我捂住鼻子,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要被烤干了一樣。

            屋外頭,村民還在丟著火把,小媳婦跪在地上哀求,但并不能阻擋他們……我看著屋外頭的一幕,嘴角莫名的勾起了一抹苦笑,我搖搖頭,意識已被濃煙熏得幾近模糊。有時候就是這樣,你幫了別人,他們覺得理所當然。而一旦要他們有所幫助,那很抱歉,他們不落井下石,就已是最大的恩惠。

            但就算是這樣,我依然沒有后悔回來村子救他們,畢竟,這是我答應了趙姨的事情……火還在繼續燒,整個屋子里已是濃煙滾滾。而就在這時,烈火燃燒著的門忽然被人給撞開了。我抬頭看去,發現是小媳婦裹著一條與她嬌小身材反差極大的濕被子沖了進來……

            “陳化凡,你不要死?!毙∠眿D蓋著被子毫不猶豫地沖過來,然后用被子將我也蓋住,但這會的我,早已被嗆倒,一口氣喘不上來。那小媳婦見狀,遲疑了一下后,忽然深呼吸了一口氣,直接對著我的嘴呼起氣來……我恍然回過神來,一眼就看見在火光中,小媳婦的那張臉紅得跟蘋果似的,而這會她的嘴,還正和我緊緊貼著。

            我下意識的抿了一下嘴,結果一下子就和這小媳婦的小舌頭碰了個正著,嚇得她趕緊縮回了舌頭?!澳阈蚜??”小媳婦面紅耳赤道。我尷尬的點了點頭,老臉滾燙得厲害,大爺的,剛才我沒想到自己怎么就抿嘴了,搞得我好像就跟在裝昏迷占人家便宜一樣;不過小媳婦的那嘴,還真甜……

            李恩迅速回過神,撒腿就跑。而那只在切下獨眼龍腦袋的手骨縮回了棺材里沒多久,我便察覺到那口棺材響起了一陣拍打聲,緊接著,獨眼龍的腦袋被拋了出來。第29章 起尸了(下)獨眼龍的腦袋被拋出來沒多久,沒過一會,更為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獨眼龍那具沒了腦袋的尸體還立在原地,鮮血從他脖子的缺口往外涌著,一時間下,那鮮血灑落了一地。而我目光掃去,卻見到地上的這些鮮血,先是匯集成一灘,再之后竟是發散出了八條細小的血流,然后好似被一股詭異的吸力所吸引了一般,竟是主動緩緩往那八口棺材流了過去……

            隨即,鮮血流進了八口棺材,棺材中傳出了一絲絲輕微的吮吸聲,就像是嬰兒在貪婪吮吸母親甘甜奶水一般的滿足,我聽在耳里,只覺得一股冷氣從我腳板下邊直往上鉆,整個人涼颼颼的。要知道,鮮血是在地上的,分散流成八條也就算了,他娘的還會爬上那些棺材和發出聲音,我這一看,差點沒嚇尿了。

            周小舍也驚得合不攏嘴,“奶奶個熊,這是要起尸的節奏?!蔽疫B忙道:“你丫的不是道士嗎?你上,我殿后?!薄暗朗磕忝冒?,我是搬山道人,專業盜墓的,道士只是我的第二職業……而且小道也只懂一些普通的驅邪?!薄澳窃趺崔k?”

            “跑吧?!敝苄∩岣纱嗔藬嗟?。我一聽,差點就想用洛陽鏟拍他的腦袋,但在我一看到旁邊的李恩和李文海時,我頓時欲哭無淚。離得近一些的李文海已經昏死了過去,離得遠一點的李恩,則干脆被那些鮮血逆流和棺材發出的吮吸聲給嚇癱了,好半天都沒起身。

            我趕緊道:“快跑啊,還坐著做什么?”李恩臉色蒼白如紙,語氣微弱道:“我站不起來……”我聽得想死的心都有了,這節骨眼,這女人凈是事;一旁的周小舍見狀,自覺的扛起了李文海,撒腿就往外邊跑,道:“老鐵,英雄救美的差事就交給你了,風緊扯呼,小道先撤了?!?br>
            周小舍還算有良心,至少扛走了李文海,只是那個被嚇得連站都站不起來的李恩,卻只能我來了。我一個箭步沖上去,結果剛把李恩扛在肩上,我發現那八口棺材忽然開始移動了起來?!耙姽砹?,這棺材還會自己動了?”我也是頭一次見到如此陣勢,當即不免有些心慌。

            那八口棺材一下子便將我的退路給攔住,我只能看著周小舍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我眼前,而我和李恩,則陷入到了這些棺材的包圍當中……退又退不了,跑又跑不掉,我的心瞬間懸到了嗓子眼處。但接下來的事情,更讓我心頭如墜冰窖一般。

            只見那八口棺材,隨著地上的最后一絲鮮血被吸走,棺內的吮吸聲頓時戛然而止。但緊隨而來的,是八口棺材里,各是有一具渾身沾滿鮮血的女尸爬了起來……這些女尸身上的皮肉早已不存,原本森白色的骨架沾滿了獨眼龍的鮮血,她們臉上的五官也只剩下了幾個坑坑洼洼,但在腦袋上,卻偏偏又長著一股密集的黑色長發。

            這女尸一起來,當即就把李恩嚇了一跳,我眼看著偌大的主墓穴里,竟是沒有一個藏身之處時,我頓時心生絕望?!澳锏?,今天難不成真要栽在這里?”我心里苦澀道。眼看著八具女尸就要快爬出棺材時,心急如焚的我掃視了一圈主墓室,忽然眼前一亮,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小石棺上。

            這主墓穴空間不小,里頭不但擺了八口棺材,中間還有一口石棺,只是這石棺明顯小了一些,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成人的棺材。不得已,我只得推開石棺的棺材蓋,然后將李恩丟進去,自己也一股腦跳了下來。石棺空間極小,一進去就得必須縮住身體卷成一團;我一將棺材蓋蓋住,結果自己的身體一下子貼在了李恩的身上,連轉都轉不過去……

            漆黑的石棺,狹小的空間,李恩卷縮著身體側躺在棺材下邊,而我也只能努力縮著我的一米八大長腿,背抵著棺壁,和李恩來了個面對面的近距離接觸。此刻,我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李恩的臉離我只有不到四五厘米的距離;而在三分之一秒后,我便感受到了李恩炙熱的鼻息吹在了我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女孩香味,夾雜著三分緊張六分不安,還有一分羞澀……

            李恩想要閉住呼吸,但無奈口鼻一不呼吸,心跳反而開始加速;結果和她緊挨著身體的我,一下子便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處,正被兩團柔軟的東西,撞來撞去,撞得我幾近心神蕩漾……李恩也察覺到了自己胸口起伏得太厲害,當即又不由得呼吸急促起來。

            黑暗中,我的視線逐漸適應后,我已經能清楚的看見,離我不到三五厘米距離的李恩,此時正緊咬著嘴唇,俏臉漲紅。石棺外,女尸們的詭異叫聲籠罩了整個主墓穴,我從棺材蓋上的間隙看見,外邊的女尸已將石棺團團圍住,但讓我感到慶幸的是,這些女尸對石棺材格外的忌憚和敬重,絲毫不敢靠石棺。

            “你!”李恩啞口無言,以她的性格,要讓她說出來我下面搭了小帳篷這種話,她根本你說不出來。就在我緊咬舌根讓自己清醒一些的時候,忽然間,一陣香氣從沒關緊的棺材蓋的縫隙涌了進來。我輕輕一聞,頓時心頭一震,因為這香氣我再是熟悉不過,剛才那伙盜墓賊,就因為吸了這跟春1藥似的香氣,就跟嗑1了藥似的,一個個精蟲上腦,連女尸都不放過。

            而如今,這香氣飄進來了石棺里,這不是要我老命嗎?我急忙沖李恩道:“別呼吸!”但我的話還是說晚了,只見隨著我聲音落下,李恩早已臉色通紅,而那雙剪水秋眸,這會已是眼神迷茫得不行,她輕輕咬了一下嘴唇,當即那性感的櫻唇,紅潤得如就涂了口紅一般。

            而更要命的,是李恩那雙小手,已不自覺地往我身上摸了上來……'第30章 什么是挑逗?我腦子一愣,完全沒想到這一出;而就在我尋思著要不要再矜持一些的時候,李恩的呼吸逐漸加促,那雙柔弱無骨的小手,先是滑過我的腰,然后慢慢抵住了我的胸口。

            我目瞪狗呆,盯著離我不到三五厘米距離遠的李恩,喃喃了句:“你這是在挑逗我嗎?”“什么是挑逗?”李恩雙眼迷蒙,咬著紅潤的小嘴道?!澳氵@就是挑逗!”我道。李恩似懂非懂,那眼神直勾勾的,與平素那個刁蠻任性的她差距還真不小。

            “原來這叫挑逗……”李恩小聲道了句,接著,她的手已經摸向了我的下巴,輕輕的,她竟是挨得我又近了一些。此刻,我清晰的感受到,李恩那火熱的鼻息吹在了我的臉上,帶著一絲香氣,讓我心神差點蕩漾到了天邊?!按笮亟?,你再這樣,我會控制不了自己的?!?br>
            “我也不想的,但我的頭,好疼……”李恩艱難的想要穩住心神,但她臉早已紅得跟蘋果似的,她這一蹙眉,反而徒添了幾分魅惑人心的韻味,我看著眼前這張精致漲紅的小臉,心頭蠢蠢欲動?!胺凑四窍銡?,我親幾下應該沒事吧?!蔽倚睦镯懫鹨坏缆曇?。

            但另外一道聲音又適時的響起,“不行,我陳化凡再不濟,也不能干出這事吧?!蔽覄e過頭去,想要躲開李恩。但李恩那手,就跟鬼魅似的,在我身上一陣摸索,我越是不回應,她反而更來勁了,摸得我忍不住遐想:這香味春1藥的藥勁真有那么大嗎?還是李恩你故意借著藥勁想要揩油我?畢竟我長得那么帥……

            李恩的在手還在摸索時,我隱隱察覺到,好像她的另外一只手又摸了下來,而這一次,直摸向我的褲襠處。我心頭驀地一緊,這李恩玩真的?李恩雙眼依舊迷蒙,一只手在上邊摸索,一只手在我褲襠處游離,弄得我有點魂不守舍,老實說,那感覺還真是有點奇妙,但很快,我便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李恩放在我上邊的那只手,明顯柔軟無骨,軟軟的;而下面的那一只,相比于上面的手,好似小了一點,另外,手骨也堅硬了不少……我隱隱感覺古怪,不容褲襠處的那只手在摸,我趕緊伸手去抓,結果這不抓不要緊,一抓差點沒把我給嚇尿了。

            我所抓中的那只手,上邊比李恩的手小了一個號不說,那手上的皮肉,絲毫沒有體溫,涼颼颼的,那感覺就像是放久了的豬蹄一般又冷又硬,而剛才,他娘的我還以為是李恩,讓它白摸了我褲襠那么久。此刻,我終于不能再淡定,直接掀開了棺材蓋!

            李恩也被驚了一下,趁得她迷糊之際,我將她連忙扛起來,然后目光落在我身下的那只手上;那是一只小孩子的手,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上邊的指甲漆黑如墨,而那手,就是從石棺的底部伸出來的……我心頭猛地一震,這石棺下居然還有個底坑,而這只手的主人,明顯就躺在這底坑下邊。

            “誰在下面?”我壯著膽子吼道。隨著我聲音落下,那只小孩子的手立即縮了回去;而石棺旁的那八具女尸,這會則齊刷刷的跪了下來,表情猙獰且詭異到了極點……我心頭暗生出一絲危險氣息,果不其然,下一秒鐘我便看到在石棺的底部,一股鮮血涌了出來,迅速蔓延在整個石棺上。

            “哪來的這么多鮮血?”我嚇了一跳,趕緊摟著軟綿無力的李恩跳出了石棺。而石棺的鮮血越來越多,估摸著也就幾秒鐘的時間,鮮血已經蓄滿了整個石棺,一時間下,空氣中的香味被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所取代,整個人主墓穴里,腥風大起,而那八具女尸,則在這血腥味中,手舞足蹈……

            整個節骨眼下,我托著李恩,迅速跑到一旁抓起了獨眼龍遺落下來的手槍。有槍在手,我多少有了點底氣。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蓄滿鮮血的石棺中,那只小孩子的手掌重新冒了出來,那上邊黑色的指甲,在鮮血中快速生長,一兩秒鐘的時間,指甲已經足足有半米來長。

            接著,另外一只手也出現了,同樣的黑色指甲瘋狂直長;再然后,一顆小孩子的頭顱從鮮血中慢慢升起,鮮血中,那小孩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樣,身材短小骨瘦如柴,活像一個沒完全進化好的古代猿人似的……我看得心頭直發毛,就這么一具半人半猴模樣的尸體跑出來,連帶著那八具女尸都無比忌憚,這玩意得該有多么恐怖?

            “大胸姐,快醒醒?!蔽亿s緊掐了下李恩的人中,結果好不容易把她掐醒來,但她在看到眼前這一大群尸體時,又一下子昏了過去……我心急如焚,這李恩一暈,我們倆個連跑的機會都沒有。人猴模樣的童尸目光迅速鎖定住了我,它發出一陣刮刮亂叫的尖銳聲后,那八具女尸頓時齊刷刷往我這邊圍了過來……

            “大爺的,玩群毆呢?”我欲哭無淚,抓著手槍迅速瞄準了其中最靠前的一具女尸。我二話不說便扣動了扳機。一道槍聲響起,把李恩驚醒的同時,也準確命中了那具女尸的腦袋瓜子。我傻眼了,這現代化的武器對于女尸來,壓根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剛醒過來的李恩也嚇懵了,但在這時,我聽到了一陣噠噠的腳步聲和熟悉的罵娘聲從遠處傳了過來?!澳棠虃€熊,這玩意的皮怎么比老鐵你的臉還糙?”我猛地抬頭看去,只見周小舍沖了過來,而在他身后,則還跟著一只緊追不舍,但腦袋明顯被炸糊了的魔鬼蚣……'

            第31章 孌尸不得不說,周小舍來的時間點剛剛好,那八具女尸當即就被吸引住了目光。周小舍將魔鬼蚣往這邊一引,八具女尸頓時便先落入到了魔鬼蚣的攻擊范圍中……這魔鬼蚣的威力我是知道的,當下,我趕緊拉著李恩跳到了一旁避開魔鬼蚣。

            至于那八具女尸,則首當其沖被魔鬼蚣視為了攻擊目標?!芭1亲?,干得不賴!”我道?!氨仨毜睦翔F!”周小舍一陣嘚瑟,他這一招也夠損的,把魔鬼蚣引過來對付女尸,那些女尸再牛逼,但在魔鬼蚣的肆虐下,她們毫無招架之力……

            魔鬼蚣全身堅硬如鋼鐵,連子彈都打不穿它的外皮,那些女尸更無法對它造成多大的傷害,只能是群起而攻之,但這樣一來更激怒了魔鬼蚣。當即,我便看到了一場慘烈的大戰拉開了序幕,而本是當事人的我和周小舍,卻反成為了吃瓜群眾一枚。

            魔鬼蚣甩動如鐵棒一般的尾巴,將一具女尸甩飛再砸倒在地上,那具女尸當場就被砸散了骨架,骨頭掉了一地,頓時再無任何聲響。周小舍嘖嘖稱奇道:“奶奶個熊,那個風水陣不弱,但可惜這些干粽子不行,根本就不夠魔鬼蚣打的?!?br>
            “你還知道魔鬼蚣?”我好奇道。周小舍在這說這話面不紅心不跳的,要不是后邊的李文海適時的出現,我還真信了他的邪。李文海站在后邊,沖我道:“小哥,我們剛才逃跑時不小心放出了這魔鬼蚣,你們沒事吧?”周小舍頓時老臉一紅,尷尬得不行,我聽得直冷笑,道:“周小舍,你他娘的不去演電影可惜了?!?br>
            “老鐵,你說這話就扎心了……”顧不上回應周小舍,我看見在魔鬼蚣的狂攻下,那八具女尸已經紛紛倒在了地上,散成了一撮撮骨架?!芭1屏诉@魔鬼蚣??!”周小舍興奮道。我盯著魔鬼蚣,目光掃了一圈,發現那具尖嘴猴腮的童尸已經迎了上去。

            “牛鼻子,你知道這玩意叫什么不?”我問。周小舍瞇著眼打量了許久,忽然臉色微微一變?!澳棠虃€熊,這娃娃尸,難不成是……”“別繞關子,是什么快說?!倍矍拔覀冇龅降倪@一具童尸,明顯都不屬于以上所說的那些粽子。

            我也看得出來,這具童尸,應該是被人故意做了風水陣,從而導致人為的尸變,至于這意欲何為,我無從得知。周小舍支吾道:“小道要是沒猜錯的話,這娃娃尸,應該是孌尸,生為孌童戾氣入體,死后八星聚棺凝尸氣,這絕對是有人故意干的?!?br>
            我滿心疑惑,但在這會功夫,我看見孌尸對上了魔鬼蚣后,兩邊已纏斗在一起。我們在一旁看得直暗爽,他娘的,兩邊都不是什么好東西,看著它們兩個斗得你死我活的感覺,簡直不要太爽!但我們沒能爽太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們驚掉了一地下巴。

            只見剛才虐女尸如小學生一般的魔鬼蚣,在身材短小、尖嘴猴腮的孌尸的面前,竟是撐不到三五個回合,便被孌尸咬住了尾巴。那孌尸的牙齒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居然直接就將魔鬼蚣的尾巴也硬生生咬斷。魔鬼蚣尾巴一斷,頓時威力大減,而在孌尸的全力攻擊下,魔鬼蚣越戰越弱,到后邊,孌尸一口咬住了魔鬼蚣的腦袋,竟是將那顆碩大的蜈蚣頭,給啃成了稀巴爛……

            “奶奶個熊,風緊扯呼!”周小舍大呼不妙,我和他都沒想到這魔鬼蚣如此不堪一擊?!袄翔F,快跑??!”周小舍沖我招呼了一聲,自己毫不猶豫地撒腿就跑。我也不敢停留,拉起了李恩也玩命狂奔,后邊的孌尸見狀,齜牙咧嘴的在后邊直追。

            “奶奶個熊,這魔鬼蚣太不經打了,老鐵,小道帶你們去個地方?!敝苄∩嵩谇斑呉?,李文海也跟了上來,眾人一頓狂奔很快來到了墓穴的深處。周小舍輕車熟路的推開那扇原本關著魔鬼蚣的墓室,直接從身上摸出一根火藥棒,一點燃,立即將墓室的地下給炸開了一道口子。

            “這是?”我問道?!跋氯ツ銈兙椭懒??!敝苄∩崧氏葟哪强谧犹讼氯?,接著是李文海,我回頭一望,發現身后不遠處,孌尸也追了過來,當下不再猶豫,拉著李恩也一起跳下了口子。而隨著這火一點亮周圍,我目光掃了一圈,頓時心頭猛地一震!

            一旁的李文海更是按耐不住激動,當即臉色狂喜脫口而出道:“沒想到,這下面居然是一條金礦脈……”'第32章 金礦早前的時候,我就聽周小舍那廝說過曾有人進過這洞穴,最后帶出了不少金礦石。這事我也聽村里的老人說過,但我都沒放心上,我尋思著,這洞穴下有古墓,又有金礦,哪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如今,當我親眼目睹到自己就所處在一條金礦之中時,我不禁傻眼了。李文海驚喜得合不攏嘴,這條金礦足足有百來米長,火把照過去,火光下,周旁的金礦石隱隱約約閃爍著依稀的金光,就如繁星點綴過的一般,讓人眼花繚亂心頭亢奮。

            “發財了?!敝苄∩崛滩蛔『暗?。這么一條金礦,天知道這里邊蘊含了多少金礦,一眼看去,我尋思著要是將礦石都煉了,我以后肯定就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和迎娶白富美了。但我這美好的幻想沒能持續太久,很快,我便被身后傳來的一道怪獸一般的詭異叫聲給驚了一跳。

            “奶奶個熊,這孌尸又來了?!敝苄∩岷暗??!皠e愣著了,快跑?!蔽业?。眼下幾個人再也顧不上這金礦帶來的震動,撒腿一路狂奔,后邊的孌尸則緊追不舍,隨著它發出來的陣陣詭異叫聲,我們四人被一路追趕到了金礦的盡頭。

            在金礦的盡頭處,我們迅速發現了一處屋子;屋門前插著一把破爛不堪的旭日旗?!澳棠虃€熊,這是小日本搭的屋子,大家伙快進來?!敝苄∩釋⒛切袢掌煲稽c燃直接當成了火把,引著我們幾人進屋后,再迅速將屋子的門窗給堵上。

            熱門小說推薦

            最近入庫小說

            日本亚欧乱色视频网站|秋水伊人论坛|sssss色在线播放|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迪丽热巴|精品剧情v国产在线观看-欧美熟妇另类综合网